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六章 幻境(2)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凶狠的,毫不留情的鞭挞惊醒了奥斯塔尔。

    这个他并不陌生但已经有点不是那么熟悉的感觉让红袍术士有点恍惚,他抬起头,随即又挨了狠厉的一鞭子,这一鞭子从他的左额一直抽打到他的右嘴角,虽然他及时地闭上了眼睛,但还是被擦伤了眼球,眼泪和血汹涌地流了出来。“不准抬头,”一个冷漠的声音说:“罪人。”

    奥斯塔尔顺从地低下头,哪怕只有那么一个瞬间,他也已经看到了他所处的环境,这里是格瑞纳达针对术士与法师所设的监牢。墙壁,地面和顶面都被铁覆盖,他被扭向后背的手指和脚踝上都戴着沉重的镣铐,镣铐的材质是掺杂了铬的精钢,铬是种稀有的金属,除了不会让钢铁生锈,闪闪发亮之外,它还能增加钢铁的强度与对于魔法的惰性——或许有人会觉得奇怪,毕竟镣铐戴在脚踝上还有情可原,但为什么这里的镣铐会戴在手指上?当然不是因为它们的价格几乎已经等同于黄金——当一个凡人或是战士双手被普通的镣铐桎梏住的时候,他可能很难再做出什么反抗的动作,一个施法者却未必,除非像是这种专为施法者们准备的特殊指铐,它看上去就像是五个一组被固定在一起的小环,手指伸入其中之后会被强迫捏紧,捏紧后的手指就连一个手势也做不出来,也无法捏碎符文宝石或是撕开卷轴。

    他满口血腥,舌头被一个有刺的小铁球刺穿在上下颚之间,它不安地肿胀着,但还在,这个认知让奥斯塔尔松了一口气。

    行刑者继续给了他几十鞭子后,走开了,奥斯塔尔耐心地等待着,他期待着行刑者离开监牢,让他得到一些短暂的自由,他需要了解有什么事情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他记得之前他似乎还在极北之地,与散发着臭气的精灵、侏儒与人类,还有一群愚蠢的霜巨人争夺银龙留下来的秘藏,和七十七群岛的半巫妖埃戴尔那的弟子一起。后者御使着一些死去的霜巨人走进洞穴,或许还有残缺不全的冬狼和食人魔——奥斯塔尔一点也不怀疑自己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虽然可能只是一部分,但他看到了什么?他一直很好奇那些人为什么会容许一个弗罗的牧师成为他们的累赘,现在他可总算是明白了,即便是一只巨龙,它也是无法与一个神祗相对抗的,虽然“她”不得不被限制在一个人类的身躯里,奥斯塔尔必须承认,他们或许并不像他以为的那样莽撞无知。

    问题是这位女性或许在力量的方面相当可敬,但在头脑上面却并不那么值得赞赏,她没能掌控住迷锁的关键,反而让它愤怒和紊乱了起来,他们所有的人都被卷入了深色的漩涡,之后,奥斯塔尔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但他确实失去了知觉。

    那么,他失去知觉的时间有多久?一天,两天,还是一个月,一年?又是谁把自己带回来了呢?“幻境,”奥斯塔尔在心里说,他回忆起在漩涡出现之前他和埃戴尔那的弟子的交谈内容,“这是银龙的幻境。”他对自己重复道,但他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没有什么能比最爱玩弄躯体与灵魂的红袍法师更懂得幻觉的可怕——奥斯塔尔的导师就曾经将一个凡人捆绑在暗的房间里,然后故弄玄虚,在手指上发出一些闪光,告诉他会有几只小魔鬼轮番咬破他的手腕喝他的血,事实上,他只不过放了几只无害的蝙蝠在里面,结果一夜之后,打开房门,那个凡人已经死了,死于恐惧以及失血过多,真奇妙,他受到的唯一伤害明明只有蝙蝠在裸露的皮肤上留下的轻浅痕迹;又或者他们会拿着烧红的烙铁靠近受刑人看不到的地方,然后用一柄冰冷的烙铁代替,但那个被碰触到的地方也一样会滋滋响着红肿与溃烂,发出焦臭的气味;奥斯塔尔也曾经在一本古老的籍上看到过一个恶毒的盗贼首领有着四柄魔法匕首,当它们被投掷出来的时候看上去有十几把那么多,有些是真实的,有些只是幻象,但他的每一个敌人都会因为无法分辨它们而受伤或是死去。

    如果他现在所遭遇到的是一切都是幻觉,那么奥斯塔尔必须向此地的守护者表示一个仅属于施法者的敬意,它太真实了,真实到他能够嗅到金属与鲜血的铁锈味,也能感受到光亮与轻微的风,至于疼痛与瘙痒,根本无须赘述,他还感觉到了干渴与饥饿,那种持续了很多天的——龙脉术士有着比凡人更为坚韧强壮的身体,他们也同样善于忍耐,而这种像是随时可以吞下一头巨龙的,像是整个肠胃都在迫不及待地消化自己的感觉,只有长达十天,甚至二十天的漫长时间才能做到。←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有那么多天吗?奥斯塔尔提醒自己,不,这只是幻觉。

    受到了局限的自由并没有维持很长时间,几个身着红袍的牧师走了进来,她们将奥斯塔尔带出监牢,把他坦露在阳光下,灼热的阳光照耀着他的躯体,他的眼睛根本无法睁开。在一阵表演性质的鞭挞后,他被涂抹上具强刺激性的药物,推到了街道上——不着片缕的,他听到人们在欢呼与喊叫,充满了恶意的——有人给他戴上马具,用棍棒敲打他的膝盖,让他跪下,然后逼迫着他匍匐向前。

    奥斯塔尔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惩罚,虽然他从未接受过。在他感觉到身上连接着的锁链拖拽着一个十分沉重的物体时,他几乎能够肯定——这种刑罚被用在那些虽然犯下了错误,但因为还有用处,所以暂时不会处死或是被送上祭台与解剖台的格瑞纳达的施法者身上,比起痛苦,它更着重在剥夺去受刑人的尊严与地位,受到这种刑罚的人,无论他是术士还是法师,都不在可能受到格瑞第的信任和重视了,他所拥有的一切都会被夺走,而且在被榨取干净之后他仍然避免不了成为货币或是食物。

    他所拉拽的是一尊格瑞第的曜石石像,有几千磅那么重,而他必须环绕格瑞纳达王都整整一周,在艰难爬行的过程中,更是伴随着无数的诅咒与鞭挞——在他不由自主地停下来,嘴唇碰触冰冷的地面,企图从里面汲取一点水分时。

    之后他被剥夺了名字,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羞辱性的绰号,他被充入交易的行列,成为无底深渊中魔鬼与恶魔血战时必定会出现的消耗品之一。

    奥斯塔尔,请允许我们继续这样称呼他,如果说在一天,两天或是一年里他还能够坚定地以为这是幻境的话,在血战中搏杀了近五十年时候他也开始变得不确定了,他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地清晰可信,但就如奥斯塔尔所了解到的,所有的幻境实质上几乎都是建立在受法人本身的记忆上的,因为无论怎样精妙的法术终究也只是法术,只是其中有冲突和纰漏的地方往往会被受术人的记忆修补——就像是人类在做梦的时候经常难以知晓自己在做梦,哪怕梦境已经荒诞到了离奇可笑的地步,他们总能做出各种各样看似合理的解释。

    但奥斯塔尔的行程仍然继续着,他侥幸从无底深渊再次回到主物质位面,虽然那时候他已经不能说是一个人类或是巨龙的后裔,只能说是一只扭曲的怪物,不过这本就是他要付出的代价,不过奥斯塔尔觉得这个价格并不算得太过昂贵——他再一次看到了格瑞纳达白亮的天空,红褐色的土地与灰色的石,看到了王都中行走的袍、红袍与灰袍,看到了高耸的赤色冕峰——一座座陡峭尖锐的山峰上栖息着红龙,其中最大的一座,被人们称之为“死亡之颚”的,属于格瑞第,也就是他们的“母亲”,在“死亡之颚”的下方,是绵延数千里的建筑群——格瑞纳达的王都。就和他在极北之地看到的,银龙在幻境中塑造出的王都一样,格瑞纳达的王都中,每座建筑也都是可以同时允许巨龙以原有的形态出入起降的,街道也要比其他国家王都中的更为宽阔平整,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景象更让奥斯塔尔熟悉的了。

    奥斯塔尔见到了他的弟子瑞卡,他的境况不是很好,这很正常,在格瑞纳达,失去了导师,尤其是这个导师还是因为犯罪或是失职而被责罚了的话,那么他的弟子除非能够展现出强大而独特的天赋,不然的话他会在所有的阴谋与陷阱中被第一个挑选为牺牲或是祭品。对这,奥斯塔尔表示,看到他过的不好自己很安心;之后他谨慎地“探望”了自己曾经的同僚与下属,发现他熟悉的面孔已寥寥无几——最后才是他的血亲。

    格瑞纳达之外的人常会迷惑于格瑞纳达人之间的关系,尤其是他们的贵族和王室成员,这也许是因为巨龙以及他们的后裔总是不那么在意一些对他们来说只是细枝末节的东西的关系。人类的衰老很迅速,而且在近亲中挑选配偶的话可能会繁衍出愚蠢或是丑陋的后代,但巨龙以及继承了其血脉的人完全没有这个顾虑,巨龙只要愿意,即便是太古龙也能幻化成年少的人类形态,而他们的后裔很少衰老,而且他们的寿命也可以与精灵或是矮人相媲美。他们即便与最亲近的血亲缔结婚约,所生育的孩子也只会因为血脉愈加浓厚纯粹而变得更为健康强大,根本不会出现畸形或是流产。

    不过某些无底线人士的猜测也是错误的,格瑞第虽然被许多有着她血脉的术士或是牧师称为“母亲”,但那只是一种隐晦而尊敬的代称,并不是说她在一千年里生下了如此之多的后代——格瑞第是巨龙,不是兔子。就奥斯塔尔所知,格瑞第的后裔中,只有七只红龙,是的,她所孕育着的最后一枚卵是雄性——格瑞纳达的第一个国王,是格瑞第与一个法师的后代,之后格瑞第大概还和其他人类,巨人以及兽人生育了大约三百个后裔,但其中大多数都夭折或是在格瑞纳达扩张的过程中死去了,包括三只红龙。现在距离格瑞第最近,也是最受她信任的,除了红龙之外,只有三个拥有着最浓厚血脉的后裔,他们之中的一个正是奥斯塔尔的曾祖母。

    至于其他的,格瑞第需要更多的力量——她的巨龙后裔在她的授意或是命令下从不介意与强大的人类欢好。一只巨龙从有孕到孵化可能需要几十上百年的时间,但巨龙与人类的后裔却和人类所需的时间差不多,虽然生下来也是一只蛋并且需要三十天的孵化时间,但比起龙蛋来说它们的效率要高得多,格瑞第很快就有了大量的人类后裔,每一个生来就是出色的施法者,在格瑞第的要求下,他们又彼此通婚,生育下更多的孩子,格瑞纳达最初的基座就是这么建立起来的。

    奥斯塔尔就是这些术士的后代,他的家族从未在格瑞第的谱系之外寻找配偶,所以他的血脉也要比一般的龙脉术士更为浓郁。在格瑞纳达立国之后的几百年里,格瑞纳达也逐渐开始与外界往来,巨龙的血脉缓慢地流散了出去,有些是无意的,有些则是有意而为之——不曾拥有它的人士不会懂得这种尊贵而强大的血脉意味着什么,但如果你有,哪怕是最为浅薄的一丝……它能给你带来荣耀,带来力量,带来财富,当然,也能给你带来死亡——如果你敢于轻忽或是鄙视它。

    就像是格瑞纳达的新王,虽然他在国王的宝座上已经端坐了三百年,但是的,他还是一个必须服从于格瑞第的新王。或许是因为他身体里人类的血脉有点过多的关系(他的父亲是格瑞第与人类所孕育的最小的一个儿子,而他的母亲也是一个人类),所以有些任性,不但拒绝了他的红龙姐妹,而且只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