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章 脱逃(2)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要说读者都该看腻了!”盗贼大叫道:“太多龙了!”

    ——————————————————————————————————————————————

    “我的孩子有幸为一位强大的红袍术士效力,”葛兰说,“当然,我不会告诉别人它被浸泡在罐子里。”

    坐在他前面的赤铜龙想了想,而后拍着前爪大笑不止。它的笑声就像是石与石相互撞击,而它拍打爪子的动作让整个洞窟都在颤抖:“一个非常恶劣的笑话,但也同样契合现实,”它说:“而且非常新鲜。”

    对于已经在这个洞窟中沉睡了近一千年的家伙,他所知道的无论什么笑话都是新鲜的吧,葛兰这么想,而那只体形庞大的赤铜龙只是更换了一只撑着下颚的爪子:“还有其他的吗?”

    但无论如何,它的要求总是让人无法拒绝的。“我的朋友,一个盗贼,遇到了非常不幸的意外,”葛兰说:“我是第一个到达他身边的,我把他的头放在我的膝盖上,急切地询问我是否还能为他做些什么,他艰难地说,‘就……就一件……’我催促道,‘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他说,‘你……能不……能……别笑的那么开心?’”

    赤铜龙愣了一愣,而后再次爆发出一场大笑。

    “最悲惨的事情莫过于你喝的酩酊大醉,”盗贼说:“结果你醒来的时候,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这个地方,身边躺着的是什么人,以及她为什么死了。”

    “这个笑话也很有意思,”赤铜龙在大笑后,一本正经地说:“但我觉得这还算不得最悲惨的,最悲惨的是还有一群愤怒的卫兵围绕在你的床边。”

    “有个女孩闯入房间向我求救,说她被人侵害了,”盗贼说:“‘那你真是太过不幸了,居然在一天里两次遇到这种事情。’我说,然后站起来关上门。”

    这次赤铜龙思考的时间有点长,然后它狂笑起来:“我亲爱的朋友,”它用轰隆隆的声音说:“我希望这确实只是一个笑话。”赤铜龙说:“因为那确实是太过邪恶了。”

    “这些笑话都是我从我的主人那儿听来的。”葛兰毫无愧疚之心地出卖了克瑞玛尔:“但据我所知,他还是个不折不扣的雏儿呢。”

    “如果只是杜撰的,”赤铜龙说,“那么我只能认为你的主人有着不同寻常的古怪思维。”

    “还有一些更有趣的,”盗贼说:“您想听听吗?”

    “我很想。”赤铜龙说:“但我……”它突然扭动脖子,如同雷霆般地向身后的一个角落喷吐出一线酸液,酸液落在冰面上,这些可以令得钢铁的刀剑也为之卷曲断裂的坚冰顿时散发着白色的烟雾凹陷下去一大块,“我还有我的职责需要履行。”

    “什么职责?”一个年轻男性的声音说,他站在半空中,带着镶嵌着红边的色面具,面具和他的紧身衣一样都是厚重的色丝绸做成的,他披着一件只到腰部的灰色短斗篷,斗篷的一角被翻折到肩膀后面,他的手威胁性地放在他的腰带上,而另一只手像是握着什么,又像是没有握着什么,“你并不是真正的巨龙,只是一个虚伪的投影,你就连存在都是不真实的。”

    “就和您一样吗?”赤铜龙站立起来,它的前额上生长着如同蝉蛹一般的两只对称的角,而身体上覆盖着铜币色泽的鳞甲,它的尾巴相比起其他巨龙来说有点短,但结实而又粗壮:“盗贼之神马斯克?”

    葛兰颤抖了一下,他已经略微猜到了一点这个神秘人物的身份,但他的真正身份被突然揭示的时候,盗贼还是会忍不住感到恐惧,他曾经无数次地跪在马斯克的神像或是象征下,祈祷或是祭献,虽然他也有听说过某个盗贼因为消灭了马斯克厌恶的敌人的追随者,又或是敬献了令马斯克满意的祭品而有幸见到他的化身,但他之前可从未想象过自己也能得到这份殊荣,更正确地说,他也不想要,毕竟自从再一次遇到发的施法者之后,作为一个盗贼来说他并不能说是最称职的。

    “挪开你笨重的屁股,”马斯克的化身说:“蠢货,不然我不介意折断你的脊骨。”

    “走到一边去,”赤铜龙的眼睛盯着马斯克的化身,但这句话却是对葛兰说的:“要记得感谢你的主人。”

    葛兰毫不犹豫地藏到了阴影里——他在沼泽中遇到过龙,之前不久还遇到过一尊银龙的魔像,就像他抱怨的,他们已经遇到了太多的龙,而它们留给葛兰唯一的经验就是作为一个人类,或是类人,至少一个盗贼,根本无法与一只巨龙正面对抗。它们有着如同盾牌般的鳞甲,梁柱般的长尾,短剑般的牙齿与随时可能喷吐而出的酸液,毒气与火焰,当然,他不否认一些勇敢的骑士或是战士或许真的能够在与巨龙的战斗中获得胜利,但他的野心可没有伯德温那样旺盛。

    他唯一需要担心的是否因为太过直白的反应而受到马斯克的惩罚,但一个他从未听到过的声音却在告诉他马斯克对他还是有着些许宽容的,不然掌握着那柄匕首,承受一只巨龙的怒火的就不是他的化身而是葛兰了。

    他们所在的洞窟并不是那么广阔,最少的,不如他们在遇到银龙魔像时的那个洞窟广阔,而且到处都是冰雪的钟乳石与石笋,这让洞窟中多了许多角落,屏障与阴影,对于盗贼来说,这样的环境也许是最好的,但对于赤铜龙也是最好的——葛兰不像他的主人那样看过许多文与记载,他对赤铜龙并不了解,所以并不知道这种巨龙原本并不应该出现在冰原上,它更喜欢干燥的,石为主的高地与山岳,就像是高地诺曼,在那里它可以随意地使用自己的天赋能力。但就像马斯克的化身所说的,守护在这里的只是一个投影,它并不会受到环境的影响,能够如同在石的山峦中那样自如地使用所有应有的能力——四五根冰笋突然就像陷入泥沼的石头那样沉了下去,马斯克的化身从它们的阴影中离开,但紧接着,他的动作突然变得迟缓起来——赤铜龙能够喷吐出酸液,也能喷吐出令人行动变得缓慢的气体,而这种气体是无色无嗅的。

    赤铜龙的双翼猛然张开,翼尖横扫而过,就像一个强壮的战士在横向挥出自己的盾牌,而马斯克虽然是一个神祗,但他驱使的躯体终究还是属于一个人类的,虽然他很快驱散了气体带来的负面影响,但还是慢了一步,他被赤铜龙的翼尖撞击到一面坚硬的冰壁上,期间撞断了好几根钟乳石,他撞击到的地方出现了凹陷与裂痕,而他的身体就像是被折成了两段。

    马斯克的敌人,那只赤铜龙动作轻捷地跳到了冰壁上,就像它可以施放类似于化石成泥的法术那样,它也可以在光滑或是粗糙的垂直面上自如行走,就像是一只蜘蛛,它向马斯克的化身张开满是利齿的嘴,马斯克发出一声恶毒的诅咒,将那柄颜色艳丽的匕首投掷向巨龙,匕首所携带着的阴冷气息让赤铜龙本能地闪避开,盗贼之神的化身抓住这个机会跳了下来,落在巨龙的膜翼上,他挥动手指,匕首回到了他的手里,而他用力地向下戳刺,匕首贯穿了膜翼,把它钉在一根冰笋上。

    赤铜龙愤怒地咆哮了一声,洞窟震动,它没有丝毫迟疑地向固定着自己膜翼的冰笋喷出一线酸液,酸液进入了伤口,它因为疼痛而变得更加愤怒,只一下就将膜翼从匕首上扯了下来,碎裂的膜翼难看地垂挂在翅指骨边,就像是一块陈旧的绸缎——它扬起脖颈,嗅闻着空气中的气味,踏着重重的步子,但它只在冰笋中走了几步,就被什么东西拉拽住自己的爪子,红铜色的身躯猛然倾倒在冰笋丛中,它挣扎着,碎裂的冰块四处飞溅,它想要看看是什么抓住了自己,但除了越发沉重的身躯之外它什么也没能找到。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缕缥缈的色影子落在了巨龙脆弱的颈根部位,匕首只穿过了它的鳞甲,但就像之前赤铜龙所隐约察觉到但没有看重的,它正贪婪地汲取着赤铜龙的原身留在它身体里的力量,力量犹如击破了堤坝的洪水那样倾泻出去,它嚎叫着,但已经失去了挽回的机会,赤铜龙哀痛地将头颅放在冷硬的冰层上,它的尾尖正在变得透明,原先的位置闪烁着隐约的光点,并且这个趋势正在扩散到身体的每个部分。

    “它死了吗?”葛兰问。

    “只能说消亡,”盗贼之神的化身说:“它从来就不是‘活’的,你需要学会如何使用你的眼睛,葛兰。”

    在整条赤铜龙化作了星星点点的光芒后,马斯克伸出化身的手指,但他的手指只能穿过它们,“看来它们并不承认我。”他说,不过这个结果并不在他的意料之外,光点最终消融在葛兰伸出的双手里。

    马斯克的化身将匕首捡拾起来,还给葛兰,“去吧,我的……信徒,”他说:“你的同伴也许正在等待着你呢。”

    葛兰犹豫着,他将匕首插回腰带,然后他的手指停留在次元袋上,马斯克的化身在与巨龙作战的过程中受到了很大的损害,就葛兰所能看到的,这具躯体如果去除紧身衣的包裹与马斯克的护持,也许在下一刻就会四分五裂,但马斯克似乎并不在意,所以葛兰不知道是否应该拿出自己的治疗药水。

    “可爱的孩子,”马斯克似乎已经读到了他内心最为真实的想法,他在面具后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你是在为这具身体担忧吗?没关系,”他状似无意地说:“我很快就会放弃它了。”

    “那么,”葛兰也装作一个傻瓜般地问道:“它原先的主人还能回来吗?”而后他急忙补充道:“我不知道再一次见到它的时候是否应该向它表示敬意。”

    “一个铜壶里原先盛放着清水,”马斯克说:“然后你把里面的清水倒入沟渠,铜壶里被重新倒入昂贵的烈酒,在这些烈酒被转移进更珍贵的杯子里之后,你觉得原先的清水还能回到这只铜壶里去吗?”

    “啊,”葛兰说:“我明白了。”

    “我希望你能明白,”马斯克说:“不过如果里面原先盛放着蜜糖就说不定了,蜜糖与烈酒一样珍贵,”他说:“或许要更罕重一些——要看对谁而言。”他握着葛兰的手,意味深长地将他的手放在匕首上:“你已经看到了这柄匕首的力量,你要相信它,它是无所不能的。”

    说完他就消失了,就和出现在葛兰面前时一样突兀。

    葛兰站在原地,他知道自己在马斯克的帮助下已经通过了最后,也许是最后的关卡,但他的耳边还是回荡着赤铜龙坦诚而又豪爽的笑声。

    他俯下//身体,从满是碎冰的地面上捡起银色的细绳。

    “抱歉,”葛兰悄悄地说:“我是个盗贼。”

    ————————————————————————————————————————————————

    生活在沼泽中的龙大概是所有巨龙中最臭的,就连卡乌奢的“使者”也难以忍受那种像是被火烤过的成年便便的气味。

    尤其是“使者”遇到的龙还将冰窟化作了一整个充满了污浊液体的泥沼,如果站在这里只是个霜巨人的祭司,那么他肯定会在这个肮脏污秽的战场上被龙撕裂成碎片吃掉,幸好他已经不复存在了,即便如此,卡乌奢的使者也在龙的利爪尖牙,以及喷吐的酸液中受到了不小的伤害——与冒险者们在雪盖沼泽里遇到的龙不同,这是一只年老的龙留下的投影,它或许并没有太过强大的力量,但有着丰富的经验与恶毒的心思,虽然最后的胜利者还是卡乌奢的“使者”,但他几乎丢掉了近一半的触须,就连尾巴也断掉了——在龙咬住它的时候,“使者”就像蜥蜴那样自己折断了它。

    最让“使者”恼怒的是,他辛辛苦苦将龙拖出沼泽,想要好好享用一顿龙大餐的时候,它变成光点消失了。

    注:本章中的笑话均改编自《英式没品笑话》。(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