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七章 珍宝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所有的一切都凝固了。

    紧随而至的是如同海啸般的溢出与****,一个瘦削的身影被弗罗从漩涡的中心抛出,那是葛兰,在克瑞玛尔看见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女神银蓝色的神火就像是跗骨之蛆那样缠绕着他,但葛兰身上有着一抹半透明的影子,将那股能够将葛兰彻底毁灭的火焰隔绝在外——一异界的灵魂不知道弗罗是否注意到了这个,又或是没有,他投掷出不知何时回到身边的银色细绳,但它落空了,葛兰从碎裂的冰笋与钟乳石间掉下去,一霎那间就不见了踪影。

    空气剧烈地波动着,蓝白色的雷霆在穹顶与冰层间流窜,到处都是翻滚的火焰,汹涌的海水从冰层之下涌入这里,一半沸腾着另一半则升腾着瘴气,克瑞玛尔听见侏儒在尖叫,他被无形的力量攫住,如果不是凯瑞本抓住了他的脚踝,他会被扔到冰壁上而,和巫妖阿瑟一样粉身碎骨,但侏儒可没办法像阿瑟那样把自己重新组合起来——游侠为此几乎被一座鎏金的宝座击中头部,发的施法者连续投掷了两瓶药水,勉强为自己和同伴支持一个单薄的防护屏障,他想要寻找其他人,但红棕色的瘴气与白色的蒸汽相互混杂蔓延,间杂着耀眼的火焰与闪电,他甚至无法看清三尺之外的东西。

    但他听到了李奥娜的声音,她在询问,可能伯德温和她在一起。

    李奥娜与伯德温并未从黄铜龙那里获得入场门票,这也许是种幸运,他们和那只黄铜龙的幻影喝了酒,佐着鲸鱼脂肪,一边听黄铜龙慢条斯理的叨叨——这个秘藏并不像他们最初所以为的,只是名为“深海珍珠”的雌性银龙的巢穴,如果一定要说有何关联的话,那么只能说她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巨龙们的离去毫无预兆并且异常迅速,人类对此众说纷纭,有些认为它们已经厌倦了这个充满了战争与纷乱的位面,找寻到了更好的地方;而有些则认为是回归的神祗们不愿意再看到这些太过强大乃至于会对他们造成威胁的生物。

    嗯……这个答案并不能说全错,就黄铜龙所说的,它们一来是为了遵从神上之神的旨意(善龙们皆是如此),二来是因为冥冥中的法则不断地对这些强大的生物予以卑劣的威胁与折磨(是的,恶龙们对此尤其愤怒)——虽然总有些无法舍弃这个位面的同伴与巢穴的巨龙做出了不同的选择,当然,似乎神上之神也不会因为这个缘故而降下雷霆把它们化作灰烬;而但它们很快就发现,它们的巢穴会崩塌,会枯萎,会被其他种族发现与滋扰,它们的鳞甲无论打磨多少次都再也无法如同宝石那般闪闪发亮,它们的牙齿无缘无故地脱落,而它们的嗅觉与视觉也都在快速地退化,它们失去食欲,在短短几十年内就变得虚弱无比,就连一个普通厨娘也能用她的菜刀砍下它们的脑袋,这可太羞耻了,不是吗?

    “但格瑞纳达还有着红龙啊。”李奥娜惊讶地喊道,作为一个王国曾经的继承人,当然不会对这个有着巨龙作为盾牌与长枪的新生国家感到陌生。

    “那就奇怪了,”黄铜龙托着下巴思索道:“除非它不再是巨龙了。”有些善龙不愿意离开自己的爱人,就用许愿术将自己转化为一个精灵或是一个人类,那么它也可以留下来,毕竟要离开的就只有巨龙。

    “它和它的孩子都是,”李奥娜谨慎地说,她的额头与脊背上都是细密的汗水,即便她正身处冰窟,但她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无意中得知了一个重要的秘密:“它们在天空中翱翔,喷吐火焰,燃烧整个城市和国家。”

    黄铜龙的神色与姿态都变得严肃起来,但在它再次开口之前,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量粉碎了它,并将整个地面撕裂,然后李奥娜和伯德温就掉了进来,他们在落入这里的时候,整个空间已经没有一个可以让普通人类得以幸存的角落,伯德温紧紧地抱着李奥娜,把她藏在自己的胳膊与脊背下面。搜索着葛兰的女神转动脖颈,看到了他们,在唯爱之女的记忆中,这两个人类与盗贼是一丘之貉,于是女神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手,想要将一团火焰投掷向他们。

    一个法术将李奥娜与伯德温推开,女神喷涌着火焰的眼睛转向发的施法者,施法者感受到了猛烈的冲击,他的身体被碾压,思想被撕裂,他从凯瑞本的手臂中脱出,坠落在汹涌的瘴气河流里——河流的颜色就像是枯萎了的朱红色香豌豆花,精灵将箭矢搭上弓弦,想要如在暗道里曾做过的那样用箭矢固定住施法者,但他迟了一步,一只无法被眼睛辨识出来的爪子勾住了施法者的脖颈,把他拉拽到女神的脚下。

    弗罗有些焦躁,她不得不使用一个人类的躯体,而那柄匕首对它造成了致命的伤害,闪动着光芒的血液从创口中流淌出来,沿着她秀美的双腿往下,她在寻找它的时候就连手指和小臂上也沾满了血——她仅有的,最后的力量也在流逝,她已经得到了那枚符文盘,巨龙在这个位面留下的最后一点痕迹,聚合了善龙与恶龙的力量——她能感觉到,但她无法取得它们,现在的弗罗就像是一个饥肠辘辘的凡人,他就站在一头肥美的,被烤得滋滋作响的羊羔前面,看得到它丰足的油脂,嗅的到馥郁的香气,中间却间隔着一道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

    弗罗能够感觉到符文盘中的力量正在不断地推拒着她,不愿被她所用,但如果这是巨龙留下的,应该也可以为巨龙所用,她这样思考着,拒绝去品味越发剧烈的疼痛。

    除了克瑞玛尔,在这里唯二拥有巨龙血脉的不速之客也不得不耻辱地匍匐在女神的赤足下,他们被悬浮起来,就像是被摆放在一座大祭台上的两只小羊,“小羊”的咽喉随之被撕裂,鲜血喷涌而出,倾倒在那枚始终不曾表现出任何异样的符文盘上——暗金色的眼睛与色的眼睛短暂地对视了一下,咽喉被撕裂意味着他们无法发出声音,但无论是奥斯塔尔还是克瑞玛尔,都是注重精神胜过其他的术士——他们的对视只持续了不到一个刹那,却已经成立了可能是这个位面最为快速而又短暂的盟约。

    弗罗已经可以触摸到了,她无法在这个时候得到巨龙的血,却能得到两个巨龙后裔的血,虽然符文盘被彻底地唤醒后,这两个不幸的术士也不免一死,但女神觉得,他们仍然能够有幸保留自自己完整的灵魂已经要感谢她的宽容了,但就在她的手指触摸到翻涌着的力量边缘之前,那只符文盘突然猛地飞了出去。弗罗将自己抛掷出去,在一个闪现后抓住了它——几乎,另一个力量接力将符文盘往更远的地方传送出去,而精灵凯瑞本就在距离它只有五十尺的地方。

    精灵没有丝毫迟疑地举起了长弓,裹挟着雷电的箭矢贯穿了女神所使用的人类躯体的肩膀,虽然它很快就痊愈了,但可以毁灭一整个虎鲸群的连环闪电仍然逼迫弗罗停顿了一下,在这个停顿之下,侏儒射出他的细网,细网准确地笼住了正在落入熔的符文盘,侏儒正想要把它捡起来的时候,一只白骨嶙峋的抓自己从旁边伸出来,轻而易举地把它夺走。

    重新把自己组合起来的巫妖阿瑟已经打开了自己的次元袋,一拿到符文盘就立刻放进了袋子里,但他下一刻就后悔了,因为那只魔鬼皮的袋子不安地拱动了两下后就爆裂了,阿瑟差一点第二次被碾成了糯米粉——半空中的符文盘随即被一股力量牵引着飞起,阿瑟将一个法术握在手里,看到符文盘的落点正站着握着喉咙的奥斯塔尔,一个红袍术士还不至于让阿瑟退让,但他们之间还有着一张该死的契约。

    一根银色的细绳高高跳起,卷住了众人争夺的目标,巫妖阿瑟的法术紧随而至——既然他的对手不再是奥斯塔尔,一个强大的幽魂出现在火焰与闪电中,在握住符文盘的时候它灰暗的身躯中流窜着危险的光芒,但它还是在彻底消散之前再一次被阿瑟拿在手里。

    “这是我的!”弗罗尖叫道,属于梅蜜,但要比原先的梅蜜更美的面孔因为疯狂而扭曲变形,她向阿瑟扑过来,巫妖裸露在外的头骨敲打了一下上下颚骨(相对于人类,这是一个相当讥讽的笑容),然后,他就像是另一个位面投掷飞盘戏耍小狗的人类那样,将符文盘扔了出去,扔给奥斯塔尔,奥斯塔尔有无因此而在心里大声诅咒不得而知,但他转而将符文盘丢向了那两个人类却是不争的事实,“别碰它!”李奥娜喊道。

    “你不知道那是什么!”伯德温同样大叫道,一边将李奥娜推了出去,他知道这只符文盘只是块诱饵,而诱饵后面紧跟着一条处于狂躁中的大鱼,这条大鱼或许可以吞掉高地诺曼的每一个人类,但能够让她疯狂到这个地步的诱饵会香甜到什么地步呢?这是一个神祗不择手段也要得到的东西,如果他将它奉献给泰尔……

    但他没能得到它,一袭半透明的影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前,后者只伸出三根手指,就准确地攫住了它。

    “那是我的!”弗罗声嘶力竭地喊道,她猛地向影冲了过来,等她发现自己正在冲向一柄匕首时为时已晚。

    弗罗想要摆脱它,就像之前那样,将那个敢于伤害一个神祗的人化作即便是许愿术也无法挽救的齑粉,但她发现那柄匕首似乎已经与她化为了一体,它融化在她的身体里,随着血液进入心脏与头脑——她抬起头,想要看清那个狂妄大胆的人类,但她只看到了一张色丝绒的面具,这个发现让弗罗恐惧地发抖。

    盗贼之神玛斯克借由匕首汲取着弗罗的力量,它驳杂不纯,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曾经在一个深渊怪物体内循环和储藏过的——略有遗憾,但这可以说是一份额外的小惊喜,所以玛斯克并不太过介怀,如果可能,他会吃光这个躯体中所有有价值的东西,就像蜘蛛吸吮猎物的体液那样。

    可惜的是弗罗并不愿意满足玛斯克的愿望,她不顾一切地抓住了那只香甜的诱饵,如同流火般的泪水从她的眼睛里涌出来——玛斯克警惕地后退,但符文盘就在这个瞬间爆裂了。

    没人去注意这个突兀的陌生人怎么样了,符文盘爆裂时产生的灼热光亮让每个人的眼睛在一片亮白后陷入了深沉的暗之中,异界的灵魂听到身体里的同居者在大叫,它伸出手,正如他感觉到的,一片冰冷的金属落入它的手中,他落入水中,被碎冰、火焰、金属撞击与推搡着,他想要呼唤其他人,但这个密闭的巨大空间中突然响起了巨龙的咆哮,此起彼伏,如同雷霆又如同潮水。

    之后的事情异界的灵魂不复记忆,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卧在一张厚软的海豹皮里,距离他只有几尺的地方,有着一个鲜明的热源,他转头看了一眼,那是一堆辉石粉末,盛装在曜石小碗里,侏儒正在上面烤一块鲸鱼肉,之后他才闻到了肉类的香味。

    “他醒了。”侏儒看到他张开眼睛,就高兴地叫道,其他同伴立刻走了过来。

    葛兰,李奥娜,伯德温还有凯瑞本,让异界的灵魂感到有些心惊的是他没有看到唯爱之女,但他立刻看到他的对面也有着一个海豹皮包裹。

    “弗罗已经离开了,”葛兰注意到了他的视线,“那是梅蜜……”只是一直处于昏睡之中

    “你感觉怎么样?”精灵问。

    异界的灵魂抚摸了一下喉咙,那里只留下了细小的疤痕,也许再过几天,疤痕也会消失。“我很好。”

    “看这个。”侏儒兴奋地说,举起一根项链,项链在永昼期间的暗淡光线下依然熠熠生辉,那是根金链子,上面悬挂着一颗有榛子仁那么大的红宝石。但这在巨龙的秘藏中,只能说是最普通的。

    “我们没有失去很多,”伯德温抱着手臂说,他看上去有点不同寻常的兴奋:“那个……岛屿碎裂了,但有一部分被冰层阻挡在了一个凹陷里,凯瑞本已经做下了标记,只要等第二年来挖掘就可以。”

    “还有最珍贵的那些。”李奥娜看了一眼伯德温,从一个皮袋里拿出了一块沉甸甸的金属片。

    “符文盘的一部分。”精灵游侠说:“它碎了,然后我们抓到一些。”

    “可惜不是全部。”伯德温说。

    “已经足够了。”李奥娜说,“不过我觉得最值得我们庆祝一番的是我们每个人都在。”

    葛兰看了一眼梅蜜,没有说话。

    异界的灵魂发现自己的长袍里也有这么一片,他把它拿出来,碎片上的宝石已经发生了变化,原先杂乱无章的图案已经变成了一只巨龙,巨龙无声地咆哮着,周身闪烁着月光般的光辉,从符文碎片中传来柔和却强大的力量,但一等要仔细感觉,它又消失不见了.

    “银龙。”伯德温说。

    其他人拿到的碎片上也出现了不同的巨龙,侏儒没能拿到碎片,但凯瑞本将他拿到的两块碎片分了一块给他,不为别的,只因为他能够在暗的甬道里舍弃本性中的懦弱与卑劣,虽然没能坚持到最后。

    他们在极昼期间离开,在回到陆地上的时候没能再次遇到阿拉提力特人的部落,回去的路程十分地平静,平静到让人心生忐忑,但确实什么都没发生。

    “你们要回灰岭?”伯德温问,他暴露在阳光下,皮肤已经从古铜色转向了铁色,但他非常乐意这么做。

    “我希望我们的法师能够解析一下这块碎片。”凯瑞本说:“另外就是我们也很想念我们的族人。”

    伯德温点了点头:“你们会很快回来吗?”

    “在下一个极昼期前,会的。”凯瑞本说。

    “那么,”李奥娜微笑着说:“愿星光照耀着你们的每一寸前路。”

    “它们也必将照耀着你们。”凯瑞本说:“愿你们幸福。”

    “对了,”李奥娜说:“葛兰这次要留在龙火列岛。”

    伯德温蹙眉,“为什么?”

    “因为梅蜜醒了,”李奥娜说:“我也是刚刚知道,葛兰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她。”

    伯德温咕哝了一句,李奥娜不理他。

    “你为什么要带那么多小鱼干?”侏儒说,一边狠狠地打了好几个喷嚏。

    “带给我的一个朋友,”异界的灵魂说:“它还没吃过南面海域的鱼呢。”

    ————————————————————————

    凯瑞本与克瑞玛尔这次没有经过碧岬堤堡,他们从白银瀑布右侧往北,精灵的飞翼船在大约一百里的地方等待着他们。

    他们中途只需要休息一晚,在杂乱的石与茂密的灌木从里,异界的灵魂忙碌地打开行囊,当他站起身来的时候,以为自己可以看到熊熊燃烧的篝火,但没有,明亮的月光下只有凯瑞本站在那里,手握着长弓。

    “我们已经吃过晚餐了……”异界的灵魂这么说道,但突然,他停住了,因为他已经明白了,凯瑞本握着长弓,并不是为了狩猎,而是……

    “你不是比维斯的弟子。”凯瑞本说:“他的导师牟路斯虽然已经死了,但他的灵魂还在这个位面飘荡着,”他说,冷静而平稳,就像那枚搭在弓弦上的箭。

    或许很多人会嘲笑精灵们居然会使用粉色的魔法箭矢,但为凯瑞本的箭矢不下一次附魔的施法者当然知道,所有闪烁着粉色光芒的魔法箭矢都是被用来对付精灵们最为深恶痛绝的不死者以及其追随者的。

    异界的灵魂站在那里,四肢麻木,手脚冰冷,他想要说些什么,但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何况如果他真的发出声音,也许那枚箭矢会立即贯穿他的喉咙。

    他听到了箭矢离开弓弦的声音——以及箭头撞击在石上的声音。

    异界的灵魂睁开眼睛,看了看在离自己一尺有余的位置轻轻摇晃的箭矢,还有他和凯瑞本之间不过十五尺的距离,对于这位精灵游侠来说,大概从他第一次拿起弓箭开始,就没有拿到过如此糟糕的成绩了吧。

    他等待着,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在等待什么,但凯瑞本什么也没说,他将另一枚长箭搭在弓弦上,以一个警戒的姿态往后退,一直退入暗,消失不见。

    ——————————————————————————————————————————

    飞翼船如同鸟儿一样落在星光河上。

    现在是夜,鸟儿、松鼠、昆虫都入睡了,就连风也似有似无,但凯瑞本一落下,就看到一个他不希望看到的“同伴”。

    水獭白脸儿单单一只孤零零地站在河滩上,它又长胖了些,腹部的皮毛往下坠,落在它的脚上,它看到凯瑞本的时候兴奋地叫了两声,然后又歪着脑袋往他身后看。

    “抱歉,”凯瑞本说:“抱歉,我没……”他以为自己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心绪,但在看到白脸儿的那个瞬间,他发现他的喉咙就像是被堵住了:“我没能把……把克瑞玛尔带回来。”

    他慢慢地放下了膝盖,垂下肩膀,将水獭抱在怀里,“抱歉,白脸儿,对不起……但是……他以后也不会……再出现了……”

    ——

    这里是作者的道歉,因为卡文,所以又跳票了一次,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这一章实在是……这里事实上是三章的内容了,被我删除了很多,然后终于写到了一直想写的那一段,也算是整件事情告一段落吧……终于可以开新卷了——再次致歉。(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