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零二章 故土(2)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但酒馆中的人们很快就听到了一声响亮而惊恐的叫喊,以及盘子与碗打落在地上的声音,然后他们就看到酒馆的老板娘猛地从洞洞的走廊里冲了出来。

    “大地精!”老板娘声嘶力竭地叫喊着,挥舞着自己的手臂:“它们跑进来啦!”

    实际上无需她提醒,人们也看到了紧跟着她跃出走廊的地精们,大地精是这里的人们最为恐惧的一种怪物,它们要比普通的小地精更大一些,顶顶大的那些可以有一个刚成年的人类女性那么高,它们成群结队,拿着粗陋的武器,凭借着数量的优势不断地侵扰与折磨这个村庄,每次出现都意味着会有人被它们吃掉或是杀死。

    村庄太小了,没有牧师,村庄的人虽然已经向领主递交了恳请他派遣军队来围剿这些地精的文,但要让领主在百忙之中关注这件事情,他们还缺几个金币。不管怎么说,现在葡萄的触须还很柔嫩,葡萄更是遥远至极,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会慨然同意一个陌生人在这里住了那么久的关系。

    那些灰绿色的怪物尖叫着,向人们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它们不辞辛劳地上下奔忙,直到将每一个人都恐吓出了这座不大的酒馆,没人想到那个还在房间里的外来者,就算想到了,也为时过晚。

    房间里飘散着浓郁的血腥气,而没有帷幔遮掩的木床上是一具残破的躯体,它的腹部被尖锐的爪子剖开,大地精已经吃光了里面的内脏,可以看到平滑的肌肉与白色的骨骼,外来者的头滚落在地上,双目紧闭,而一条握着椅子脚的手臂被丢弃在房间的另一端,看得出他确实有试图反抗过。

    房间里数量堪怜的家具除了沉重的木床,都遭到了大地精的破坏,门窗粉碎,衣箱被翻倒,里面是空的(里面珍贵的衣服已经被主人拿走藏起来了),原本靠着窗口有一把椅子和一个小圆桌,都是男主人在闲暇时候自己打造的,现在它们都被毁了。老板娘端来的阉鸡连着盛放它的大碗摔落在地上,陶碗自然已经无可挽回,鲜美的鸡汤泼洒的到处都是,被色的泥地吸收,整个儿的阉鸡悲凉地倾跌在碎木块之间,两条花束状的腿向空气中伸着。

    整个酒馆悄寂无声,一只家灰鼠禁不住阉鸡的诱惑,探头探脑地伸出了自己的鼻子,细小的触须在它的鼻子两边颤抖着,豆般的小眼睛充满了对肉食的渴望,它或许察觉到了危险,但贪婪最终控制了它的思想,它爬了出来,随即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拦腰扭断,它的血腥味儿弥漫在空中,意外地要比之前的血腥味儿更浓重些。←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红袍的术士走了进来。

    “很精妙的幻术,”奥斯塔尔说:“看来你有着一个无比卓越的导师,应该是,不然那时候他如何能蒙蔽住两个龙裔的眼睛,把你带走呢?”

    没有人回答他,但就像是那些无声无息中消失的大地精,那个悲惨的景象,也就是说,带着甜腥味儿的空气,被损坏的家具,残破的肢体……它们就像是一层覆盖在真实上的画布那样,缓慢而有致的徐徐拉开,露出如同外来者入住之前的平和景色。

    没有大地精,当然也没有被杀的人,和被它们肆虐过的房间。

    “你完全不必那么做,”奥斯塔尔说:“我对凡人没有兴趣,只要他们别来妨碍我,我不会想要浪费我的法术。”

    巫妖在心中大声地发出嗤笑,说的就像是一个红袍术士能够多么无害似的——在他假死离开格瑞纳达之前,他几乎一直被禁锢在一个小小的宫室里,除了那些心不甘情不愿的仆从,没人注意和关心他,当然,不是说他很需要那些,他只是希望那些能够祛除始终笼罩在他头顶上的死亡阴影——他知道自己非常顽强,但也知道自己还能呼吸与睁开眼睛并不是一件能让其他人感到高兴的事情。他生命中最初的五十年因为缺乏必要的养分而显得格外孱弱与迟钝,而即便是他身边最卑微的仆从也能施放一个三级以上的法术,在强者为尊的格瑞纳达,这种差别简直就是致命的,他暗中受到的折磨与欺凌并不比外界的奴隶少,也有仆从抽取他的血液,拔掉他的指甲,割掉一点皮肉去做实验,毕竟他的本身就是那么的奇特。

    但这些都无法与格瑞第相比,格瑞第在曾经的不死者面前出现的时候他还非常地幼小,幼小到会期望自己的生活因为这个雍容而华美的女人发生一些转变——是有转变,但不是好的转变,而是坏的转变,格瑞第显然很好奇他是如何能够存活如此之久的,为了这个,她不介意施放一些小小的法术在克瑞玛尔身上,而这些小小的法术,任何一个都要比侍从所施放的法术更邪恶与可怕一百倍。

    有时候,巫妖也会奇怪自己是怎么能够坚持下来,没有疯掉,也没有死去或是残疾,他身体的每寸皮肤,每块骨头,每只器官几乎都再生过,就连眼球这种最脆弱的器官也不例外,或许大脑也有,只是在冗长的痛苦与昏睡中他失去了很多记忆。不过他的天赋被激发确实有着这一部分的原因,他至今仍然记得格瑞第的金色眼睛凝视着他时迸发的喜悦与兴奋。

    他不再是那个可以仍由资质平庸的侍从们随意摆布的偶人了,但与之相对的,他发现自己想要逃离这个监牢的可能性更小了,在克瑞玛尔小的时候,他还可以在饥肠辘辘的时候钻到废弃的庭院里寻找浆果与地鼠,但现在他身边永远有着不下一打锐利的眼睛——即便是他进入到术士塔之后也是如此,只不过那些眼睛的主人从侍从换成了真正的术士。

    他在术士塔里等待了好几十年,一个比沼泽更为污浊粘稠的地方,戏弄、羞辱、背叛、出卖……阴谋诡计层出不穷,简直比阳光和月光更为寻常——导师将学徒献祭给魔鬼,只为了得到一个问题的答案;弟子将匕首刺入导师的后背,也只是为了得到一支可能颇具威力的卷轴;肆意的调情与仓促的欢愉随处可见,有时是为了交易,也有些时候纯粹是为了满足自己,当然有时候所谓的享乐也会成为谋杀的另一种说法……巫妖一直觉得自己应该感谢巨龙与龙裔们旺盛的生殖能力,不然可能在他进入之前术士塔就不必存在了,但这样似乎也是有着好处的,那就是每个从被允许披上红袍,离开法师塔的术士都不会有着什么假惺惺悲天悯人的可笑情怀,他们就像是攀爬在蛤蟆脊背上渡过池塘的蝎子,邪恶不再是他们的行事准则或是习惯,而是与生俱来的本能。

    一个红袍术士不会对凡人做些什么?别开玩笑了,如果是那样,那么格瑞纳达的奴隶和工具,还有试验品与祭品又是从哪儿来的?他们向格瑞第祈祷得来的?而且巫妖深知,一个红袍术士是绝对不会介意迁怒的——既然奥斯塔尔没有隐瞒自己的行踪,也就是说他暂时不能以敌人的身份来面对克瑞玛尔,但在这个(至少暂时如此)卑弱的施法者身上,这位已经连接失败了两次,若是可以,他一定很乐意不沾调料生吃了克瑞玛尔,但他不能。那么,在他走进这座酒馆的时候,假如这里还是坐满了吵闹不已的凡人,他肯定不会介意让这里变得更安静一些,就像巫妖提前所做的。

    奥斯塔尔凝视着这个发的施法者,他看上去是那么地年轻,虽然从人类的称谓上来说,他是他的曾曾曾……祖辈——奥斯塔尔简直不愿意去想这种糟心的事。不过格瑞纳达的谱系总是非常混乱的,巨龙只要不曾衰亡,它们的人类形态就永远是年轻有力的,而龙裔也随着所继承的血脉的多少成分而拥有着少则百年,多则近千年的青春——理论上,毕竟现在还未出现过能够将自己的生命保持的这样久的龙裔。他们也不受弱者们所制定的所谓道德与法律的制约,只要他们愿意(无论另一方是否被迫),就能随心所欲地将对方拢入双翼或是臂膀之间,格瑞纳达的法律中也没有如其他国家那样强硬地将非婚生子与婚生子分割开来,新生儿只要有父母中的一方承认就能获得格瑞纳达的公民身份,至于他之后如何则要看她/他的天赋。

    他们也不会如人类那样居住在一起,缔结婚约只是为了巩固权力,共享盟约,就像格瑞纳达的新王与他最后一任妻子(事实上也是他唯一获得格瑞第承认的妻子),新王住在王庭里,而他的妻子居住在数千尺之外的巢穴里,一龙一人之间几乎毫无交集,除了在格瑞第认为需要的时候他们在一起生育了两个子女,

    就连普通的格瑞纳达人也会尽可能地享有一个独立的房间,如果你到了格瑞纳达,你会发现即便是旅馆的墙壁也是坚硬的石头砌成的,有些奢侈的地方还会覆盖上铁,就连窗户上也镶嵌着有着复杂花纹的铁花,这样才能让他们感到安全。

    像现在这样,两个龙裔共处在一个房间里,不由得就会让他们感到压抑和警惕,就像有小针刺着他们最敏感的黏膜。

    奥斯塔尔唯一奇怪的就是直到现在他也无法感知到克瑞玛尔身上的血脉,按理说,克瑞玛尔身上的血脉,就父系来说,也要比瑞意特之流强盛许多,他应该能够嗅到的,但即便距离已经那么近了,他的感知还是略微有些游移不定,可能是因为他身上的另一半血脉是属于精灵的关系?两者的冲突显然不仅限于反噬,奥斯塔尔感到遗憾,如果他能够觉察到克瑞玛尔的龙裔身份,也许他能做的更多,不过现在也不是很晚。

    “真可惜。”奥斯塔尔说,“这是一只好阉鸡。”

    他在那张撤除了幻术后完整无缺的圆桌边坐下,但没有坐在那把椅子上,那把椅子不但布满了污秽的油腻,四只脚还不一样长,看得出修补过的痕迹,他可不想坐在上面的时候因为依然失去重心而产生什么不可弥补的纰漏——他身体下的空气旋转着,呈现出半凝固的状态,就像是一个圆盘托住了他的身体,而巫妖这时候非常不合时宜地想起了一个简短的手势,这个手势能够解除奥斯塔尔的法术,而这个装a与c之间的术士会四脚朝天地摔在地上,露出两条光赤的白腿,他就一个劲儿地想笑。

    不,巫妖努力收敛起这个恶劣的念头,让奥斯塔尔出丑对他来说一点好处也没有,除了能够痛痛快快地笑一场以及储存起来作为茶会上的小点心以外,是的,没有一星半点的好处,反而会激怒这个已经压抑了很久的红袍术士,他在离开格瑞纳达之前没有听闻过奥斯塔尔的名字,但这不是说他就对奥斯塔尔不够了解。

    曾经的不死者同样走到桌边坐下,他倒是不介意那把椅子,这几天他已经很习惯了。

    他知道红袍术士正在做着估测,很多术士和格瑞纳达人都会这么做,衡量一个对手、敌人甚至盟友的水准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例行常事,很多谨慎的法师与牧师也会这么做,就是不会那么直白,而格瑞纳达人是不会介意对方的看法的——弱者无需在意,而强者他们只会表示屈从。

    曾经的不死者也想过是否要驱赶这些盘桓在酒馆里的凡人,虽然他不是为了顾念这些喧闹的家伙们的性命,也不是因为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那个窃贼或许会有些意见,但他如果想要推诿也并不是不可以,毕竟奥斯塔尔显露的踪迹只有龙裔可以注意到,而另一个灵魂不但不是龙裔,就连本土居民都不是。

    但最后他还是选择了从善,是的,他也是龙裔,让一个原本就邪恶的人显露出真正的面目与让一个善良的人堕落对于龙裔来说是两件截然不同的事情,前者或许会让他们感到无聊,后者却能让他们感到极其愉快。(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