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零三章 故土(3)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不知道是否应该感到高兴,”奥斯塔尔意有所指的说:“你没有和你的那些同伴在一起。”

    “我们又不是旅鼠。”巫妖平静地回答,“必须随时随地聚在一起。”他已经隐约猜度到奥斯塔尔的来意,这一天他早有预料,所以并不太惊惶,虽然如果可以,他希望能将这个时间再往后延迟三年或是更久,他现在的法术位和法术等级可能还要低于奥斯塔尔,遑论王庭里的那些龙裔,但若是暴露,他也不会畏惧和忌惮。格瑞纳达是个他还只是一个连凡人也不如的孱弱孩子时就能挣扎求存的地方,它固然邪恶与暗,但曾经的不死者对它知之甚深,他之前可以在那儿求得一席之地,现在也可以。

    奥斯塔尔再次注视着对方的面孔,在那张如同面具般凝滞的面孔上他找不到一丝可以窥视的隙缝,这个有着一半埃雅精灵血脉的龙裔继承了他母亲的眼睛与发色,向来弱势的精灵血脉在遇到巨龙血脉的时候从来就只能偃旗息鼓,但在他身上,埃雅精灵的血脉却像是唯一的,如果不是他没有丑陋的尖耳朵,也要比精灵更为强壮与有力的话——他的双耳与人类一模一样,不像有些血脉浓厚的龙裔会显现出部分巨龙的特征,就像他的两个“兄姐”,他们的母亲是格瑞第的红龙女儿,所以他们的瞳仁是细长菱形的,脊背、手臂和腿上也覆盖着鳞片,就像是人类在身体上覆盖着的甲胄,有些龙裔还会生长着长长的尾巴——一般来说,他们会为之骄傲,并且会把它们显露出来。

    幼年时的奥斯塔尔也羡慕过他们,但他很快就不再关注这些事情了,也许他们确实有着先天优势,但奥斯塔尔继承了巨龙的头脑,他的学习能力甚至令他的导师感到不安——红袍术士的嘴边浮起一个轻薄的微笑,他的导师曾经以为可以用一卷契约来制约他,但他不该忘记格瑞纳达是红龙的国度,而奥斯塔尔的曾祖母正是最受格瑞第喜爱的侍女之一,她当然不会坐视自己的后裔无故遭到不“公正”的对待,之后的事情就要好处理得多了,再强大的术士也无法对抗红龙的威势。

    虽然说这一切都不是无需酬劳的,但为红龙女士,格瑞纳达人共同的母亲效力本来就是他们要做的事情,也是他们漫长生命中仅有的意义,奥斯塔尔并不为忤,并且非常乐意去做,他的虔诚获得了格瑞第的欣赏,比其他龙裔更为诡诈多变的心思更是让他的位置一天比一天靠近王座——他必须要承认,他有点嫉妒这个发的施法者。

    这个龙裔有着一半最被巨龙鄙视与憎恨的血统,出生的时候虚弱的就连哭叫一声也不能,奥斯塔尔推测红龙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吞吃了他只因为这家伙的营养可能还不及一只兔子。虽然他来到王庭的时候克瑞玛尔已经“死亡”了,但他还是从守卫与侍从那儿获得了一些有关于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为弱小的龙裔的情报——他们经常在酒后和床榻上说个不停。当然,值得讽刺一番的,这些血脉淡薄的后裔虽然极其地鄙夷人类,但在很多时候,他们的行为与人类毫无区别。

    克瑞玛尔是一个变体名。从格瑞斯赐予他的龙名中变化而来,那并不是一个值得称赞的好名字,更像是一个诅咒,或许确实如此,在克瑞玛尔的两个兄长业已征战多年,为格瑞纳达立下无数功勋,取得广阔领地的时候,他还在如同一只狼狈的野猫那样在庭院中寻找每一样可以吃的东西;而他的姐姐结束了学徒生涯,成为一个牧师的时候,他连一个三级以上的法术也施放不出来,要知道,对于一个龙裔术士来说,施放是与生俱来的天赋,有些时候无需帮助与指导,他们投掷出的火焰也能够焚烧掉一整个巨大的殿堂。

    有很多人认为这是因为克瑞玛尔身体里的另一半血脉过于低劣才会导致如今的局面,奥斯塔尔也是这么认为的,这或许也就是他为什么无法发觉发施法者身份的缘故,但他现在并不认为克瑞玛尔正如那些人所说的那样弱小,不,他或许暂时无法与那些在格瑞纳达的顶峰上矗立的巨龙与龙裔相比,但就奥斯塔尔与他交战的情形来看,他有着很多施法者终生也未必能够拥有的对魔法能量的敏感性,以及幸运。别笑,或许在另一个位面,幸运只是个距离人们很远的细小星辰,但在这里,在整个充斥着魔法、魔鬼与神祗的位面里,命运的力量就连神祗也无法撼动,而施法者们更是注重这个,一些总是会遇到些不幸事情的学徒会被视为被命运放弃的倒霉鬼,他们不但无法成为导师的弟子,还会成为祭品与试验品的第一选择。奥斯塔尔在术士塔里的时候就不止一次地让他的导师产生诸如此类的错觉,而淘汰了两三个比他更有天赋的对手。

    而在他面前的这个施法者,如果他没有离开格瑞纳达,毫无疑问,他可能会成为奥斯塔尔最为棘手的敌人之一,是的,除了卓越的战斗技巧与丰沛的魔力之外,他还有着一个堪称出色的幸运光环笼罩,奥斯塔尔已经有所察觉了,这或许比什么天赋都重要,对于精准度要求从来就是无上限的施法者们来说,一点小意外就会导致失败以及生命的终结,而在之前的战斗中,奥斯塔尔已经嗅到了那一丝不祥的气息,如果可能,他不会再出现在克瑞玛尔面前,反正他手里有足够的棋子。

    “那么,”在片刻沉默后,巫妖问道:“你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可惜那只阉鸡和关心我的同伴吗?术士?”

    “当然不。”奥斯塔尔说,他突然从喉咙里发出一个低沉的声音,如同远处的雷声,这是龙语,而他所说的就是克瑞玛尔的龙语名字,让他失望的是,发的施法者没有丝毫动容,他听到了这个名字,也懂得它的含义以及与之而来的各种麻烦,可能还有令人心悸的惩罚,但他的态度和听到了“汤姆”或是“杰瑞”一样冷漠,他甚至还有心思为自己到了一杯茶。

    “你知道这个名字。”奥斯塔尔说。

    巫妖点了点头,“这个名字的主人正坐在你的面前呢。”他说,然后开始喝茶,没有礼貌地给奥斯塔尔倒一杯,反正一个红袍术士是不会对这种“茶”感兴趣的——一个面包里不掺杂木屑与泥土就算是上等美味佳肴的小村庄里自然不会有茶叶,茶叶是瑟里斯人的特产,需要用白银和黄金去换,即便在格瑞纳达也只有少数龙裔与巨龙可以无限制地饮用苦涩后反会愈发甘甜的茶水,据说它们和精灵的雪蜜有着相似的用途,只是效力要差一些——村庄里的茶是用晒干的树叶与浆果干泡制的,加了糖,喝起来更像是甜汤。

    “那么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奥斯塔尔索性不再玩弄话语上的技巧:“你现在手里还有几块碎片?”

    “只有一块。”

    “这是‘母亲’所希望能够看到的东西,”奥斯塔尔明白地说:“她可不接受谎言。”

    而那个发的施法者只是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这表明奥斯塔尔的恐吓并没能落到实处,奥斯塔尔确定自己讨厌和一个同样出身自格瑞纳达王庭的混蛋打交道,他显然也同样深谙术士们惯用的那一套,而且他缺乏对“格瑞第”的尊敬与畏惧,单凭着几句话,没有可能让他平白让出已经紧握在手里的利益。

    奥斯塔尔更愿意用格瑞安达的军队淹没眼前的这个龙裔,但他知道不能,就算他有这个权力,但他需要带回去的可不止符文的碎块。

    “你应该回去了,”术士站起来,兴味索然地说:“你已经离开格瑞纳达太久了,虽然‘母亲’认为你玩弄的那个小把戏还是挺有趣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就可以继续在外和一群恶心的所谓‘同伴’毫无意义地抛掷格瑞第赐予你的生命以及天赋。”

    “怎么样?”他转过身去,盯着发的施法者:“还是你还有什么紧要的事情需要做?”

    “不。”巫妖看着术士谨慎地撕开一个卷轴,也许是因为身边还有着他的关系,奥斯塔尔没有选择自己施放法术,然后轻微的嗡鸣声响起,空中先是一个银蓝色的点,然后是点向两侧拓展,变成一根线后向底部垂下,最终形成一个门的轮廓,门里闪动着耀眼的光,而曾经的不死者已经悄无声息地完成了一个法术,以探测传送门的落点是否正如奥斯塔尔所说是格瑞纳达王都的近郊,他可不希望被直接传送到一个魔鬼的领域里,这并不是不可能的。

    最后他回头看了一眼寂静中孕育着不安的村庄:“你知道这里距离星光河不远。”他说。

    “怎么?”奥斯塔尔说,他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我是说,我的同伴之中有一个是精灵游侠,”巫妖说:“他可能会来寻找我。”

    奥斯塔尔的愤懑几乎就要化作实质了,而他将会很愿意捏着它们狠狠地敲打对方的鼻梁,他知道克瑞玛尔是什么意思,在不知道格瑞第是否要公开克瑞玛尔真实身份的情况下,奥斯塔尔并不敢自作主张把他暴露在其他人的视线里,但如果这样,就意味着他原先的计划必须修改,也就是说,他之前是想要命令那些大地精们毁掉整个村庄的,但如果精灵游侠可能会回到这里,那么他绝对不会对这一惨烈的事情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过于周密的调查可能会踩到奥斯塔尔的长袍。

    “你可真是个仁慈的好人哪。”奥斯塔尔讽刺地说,虽然这句话在格瑞纳达简直就是一句最为下作的诅咒。

    等到酒馆的男女主人与村民们拿着农具,战战兢兢地,一步一顿地回到酒馆里查勘的时候,他们惊异地发现那些大地精都已经消失不见了,那具残缺的尸体也不见了,床单和家具上的血迹也不见了,除了人们狼狈逃跑的时候推翻的桌椅,敲碎的盘子,以及那只陶碗与陶碗里的阉鸡,他们几乎没有任何损失。

    “这是个戏法!”他们之中最为年长的汤姆喊道,他是个游商,靠卖泥土做的烤鸭子与树皮做的靴子为生,虽然经常被人殴打以及被投入监牢,但还是游历了很多地方,这让他的见识也要比其他人更为精彩多样,而且他们之中还有个曾经做了多年佣兵的酒馆主人,他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外来者或许是个法师学徒,因为没钱付账而施放了一个小法术把他们吓跑,这样他就可以从容不迫地逃走了,他急忙催促着自己的妻子去杂物间查看他们的衣箱,希望没有遭到更多的损失。

    他们放在杂物间的衣箱仍然好好地锁着,里面的东西,包括一件崭新的亚麻袍子,都完好无损,在这些衣物上面,还压着两枚金币,不知道那个人是怎样做到的。

    但既然如此,非但没有受到太大损失甚至还有所得益的酒馆主人也没什么可说的,这两枚金币被他用来加固房屋与购买武器,酒馆的老板娘得到了一整套全新的陶具,还有一个铁锅。

    凯瑞本来到这里的时候,他所看到的就是一个人类女性正在将一口旧锅倒扣在地上,刮掉上面的炭灰,炭灰落在地上,形成一个乌的圈。

    “别从那儿走,”老板娘高叫道:“那是炭灰圈。”

    精灵立即收住了脚步,他想起在一些人类的风俗中,这种炭灰圈是要留给查缇的牧师们跳的,据说这样能让锅里的饭食总是满满的。

    他向酒馆的老板娘询问有无看见一个身着白袍的发施法者,对于一个精灵,善良的人们当然没有隐瞒的需要,她告诉精灵确实有着那么一个古怪的人,在弄了个小戏法把他们全都吓跑后就离开了,“不过也有件好事,”老板娘说:“自从他消失后那些大地精似乎也跑掉了。”前来围剿的士兵没能找到大地精,洞穴里只有它们的粪便,幸好有,不然管事的可能会以为他们在说谎。(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