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零五章 纷乱(2)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让李奥娜与伯德温更为愤慨的事情还在后面,一些负责将这些奴隶运送到岛屿各处的诺曼士兵回报说,其中一些奴隶并不是农奴,而是平民,他们被一整个村子一整个村子里带走,然后经过长途跋涉被送到奴隶商人的手中,他们被强行打散,分做年老的,年轻的,幼小的,年轻的之中又分为男性与女性,孩子也是如此,他们不知道自己会被带到哪儿,也不知道亲人们在什么地方,并不是没有人想要反抗,但反抗的人都被士兵的长矛刺穿了胸膛;到了商人这里,又饥又渴的他们得到了一碗浑浊的汤水,汤水里有着药草,他们喝下去就失去了知觉。

    “是那种药草。”伯德温说,现在在侧岛上,只有领主宅邸周围还能看见那些能够开出美艳花朵的植物,这是为了保证那些已经无法摆脱药草控制的奴隶们还能继续生存下去,以及交给德鲁伊以及牧师们实验与测试用的,随着他们对这种药草的了解逐渐加深,对它的忌惮也愈发地强烈,据说晨光之神的牧师已经向主殿提交了相关的文,要求罗萨达的追随者们设法遏制这种植物的扩散。

    但让人失望的是,白袍们的动作并没有理想中的那么快,倒是在格瑞第牧师的推波助澜下,有好几个国家与地区的统治者都开始种植这种药草。

    而且正如我们之前说过的,这种药草制成的药膏、丸药和药水因为价格低廉的关系,很快就取代了大部分价格昂贵的同类用品,一些见识短浅的平民们甚至减少了去如罗萨达等善神神殿祈祷的次数,改而跑去祭献格瑞第,只因为格瑞第神殿中的牧师承诺,只要他们能够让格瑞第看见自己的虔诚,就能从他们的手中免费取得那种药草制品——虽然罗萨达与泰尔都明确地下发了神谕,确定格瑞第只是一个伪神,但那些生活着艰难与困苦中的人类并不能完全理解这些(事实上,就连一些贵人所有的信仰也不是那么稳固),他们只询问白袍们是否能够拿出与这种药草相媲美的东西,不能?那很好,你不能阻止我去信仰一个能给我这些的神祗,伪神又如何呢,如果没有这种药草,也许不幸受伤或是生病的他们不过两三天就要前往哀悼平原了——这种药草对人体的伤害又不像乌头或是曼陀罗那样能够被快速而明显地显露出来,因此所有的劝解与疏导都变得极其困难。

    哪怕是在侧岛,原先的奴隶中也有逐渐变得清醒的人,但他们并未因此感到欣喜若狂,反而变得沮丧失望,比起长久的生命,他们更希望得到“平静”,就像过去那样,感觉不到痛苦,也感觉不到饥饿。还有一些就是误入歧途的诺曼士兵,伯德温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迷恋上这种缓慢致命的毒药的,后来还是效力于葛兰的一个盗贼窥见了这个秘密——还记得那些零星散落在海岸线边缘的酒馆与旅店吗?里面鱼龙混杂,当然也少不了贩卖这种药草的游商,对这种药草的危害一无所知,又因为领主的慷慨而有着丰厚酬劳的诺曼士兵们成为了他们争夺的对象。

    这让伯德温勃然大怒,几乎就在一夜之间,侧岛的酒馆与旅店就缩减到了原先的十分之一,不断有人被挂上标注了罪名的木牌被绞死,他们的尸体悬挂在木架上,海鸟落在他们的肩膀上,啄掉他们的眼珠,无论是叛卖药物的游商还是有意包庇的酒馆或是旅店主人均是如此。牧师们行走在士兵与骑士之间,寻找已经受到这种药物诱惑的士兵——骑士修是想保留他们的,毕竟他们现在的力量还很薄弱,而且在骑士修的思想中,毒瘾是可以被法术与神术解除的,但伯德温相信克瑞玛尔,或是说,相信凯瑞本。发的施法者说过,这种药物最坏的地方莫过于受它控制的不单单是身体。

    那些士兵有可能再一次被它吸引与裹挟,也可能不会,但伯德温不愿去赌博,尤其是在赢面如此之小的时候。

    船长考伯特一进入到侧岛看到的就是这个不太令人愉快的景象,他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他的船上也有两个船员因此被他解雇,“而且碧岬堤堡也不是那么安宁。”他说。

    “怎么?”李奥娜关切地问,毕竟他们如果要从龙火列岛回到陆地上,那么碧岬堤堡是最可靠也是最便利的一个渠道,她知道现在碧岬堤堡的统治者是哈威大公,原先的执政官,但她对他并不是非常了解。

    碧岬堤堡同样处于一个不稳定的状态,它的天空依然碧蓝如洗,但考伯特来看,依然有着如同飓风来临之前的乌云层聚集在哈威大公的心上。

    他离开碧岬堤堡的时候,哈威大公的士兵刚将半打违反了碧岬堤堡的新法,贩卖与种植这种药草的游商和平民挂在了城墙上。

    在绞索被勒紧之前,那个游商还在大喊大叫说他携带着的几瓶药膏是他自己需要和食用的,他确实也只带了五盎司不到;而那个可怜的中年男人住在一个非常荒僻的地方,他根本不知道什么药草,他只是从格瑞第的神殿里免费拿到了一包种子,在确认神殿会用叮当作响的铜币购买它的果实后,这个只懂得和泥土打交道的农民就把它们带回去种在田埂边,当巡查的士兵突然毁掉了他的泥屋,将他和妻子,还有三个孩子驱赶出来的时候,他一片茫然,就连粗糙的麻绳套在他的脖子上的时候,他的神色依然像是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

    考伯特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他知道不止一个人对哈威大公产生了不满与反感,包括一直支持着他的奥布里,奥布里的儿子为哈威效力,奥布里就把他赶了出去。

    像这样还算是好的,像是在哈威面前卑躬屈膝,转过身就只差把他诅咒到无底深渊的更是大有人在。

    考伯特为哈威,还有始终与他并肩而立的阿尔瓦法师忧心不已。(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