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零八章 纷乱(5)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阳光没能照在葛兰的身上,虽然在船上阴影并不如在陆地上那样广泛,以及葛兰是这艘船的主人,根本没必要遮掩自己的行踪,但基于盗贼的本能,他更愿意在阴影里待着,这让他感觉到安全,如果不是有另一个人出现在他身边那就更好了,但他也没法儿说些什么,毕竟这个至少从外表上来看,正处在作为一个盗贼的巅峰状态的男人不是别的,正是盗贼之神马斯克的选民。他受马斯克的派遣而来,为葛兰效力。

    葛兰知道他未必能够忠于自己,但一个狡猾的能够成为马斯克选民的人当然也不会给葛兰一个把他丢下船喂鲨鱼的把柄,“您应该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回到尖颚港,您的麻烦会多上很多吧。”马斯克的选民提醒说,他一直在对这个年轻的盗贼做出估测与猜度,寻找他是怎样获得马斯克的宠爱的,但迄今为止,除了狂妄与愚蠢之外他什么也没找到——他自己一个人返回尖颚港也就算了,或许他确实有着不为人知的危险能力,但一个只能躺卧在床上,终日昏睡不醒的弗罗牧师又能给他怎样的协助呢?他曾经劝说过葛兰将梅蜜放置在一个隐秘的地方,反正他们有的是奴隶,他们可以好好地服侍她,而她也不必经受颠沛流离之苦。但葛兰只给了他似笑非笑的一瞥,是啦,他们都是盗贼,这根本就是他们玩儿了无数次的把戏,“一个隐秘的地方”几乎就和盗贼的口袋没什么区别了,无论他们以为自己隐藏的有多么巧妙,金币是,宝石是,人当然也是。

    幸好五桅船在转过红宝石海角的时候,梅蜜的身体就得到了很大的好转,她走出舱房,享受起海风与阳光,劲烈的风吹过她,将那件轻薄的丝袍拉的笔直,正面几乎就像是第二层皮肤那样紧贴在梅蜜的身体上,每个凸起与凹陷都是那样的轮廓鲜明,让人看得目眩神迷——除了竭力挣扎的马斯克选民,即使是被秘药毁掉了大部分神智的奴隶们也无法摆脱她的影像,甚至奴隶中的女性也是如此,他们如饥似渴地追寻着她的踪迹,嗅闻着空气中的芬芳;而当她愿意恩赐般地用那双交杂着金黄、碧绿与灰蓝色的宝石眼注视着某人的时候——就连那位选民也无法幸免,他不得不伤害自己才能狼狈地逃走。

    葛兰颇有些乐不可支,但一个夜晚出现在他身后的人,或说马斯克在这个位面的投影严厉地责备了他,“你应该庆幸,”马斯克说:“我本应该把你和你的娼妇吊起来剥掉全身的皮肤,让你们的血为这艘船的甲板更换一个新颜色。”

    “但您没有。”葛兰大着胆子说:“因为您知道我只是在嫉妒您对另一个人的宠爱罢了。”

    “不,”马斯克转过身来,他被色丝绒面具覆盖着的面孔只露出了嘴唇与下颌,但这足够他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你是在测试我的底线,”他说,“但我要说你的猜想非常愚蠢。”

    葛兰确实有思考过为什么马斯克会选择他。他并不是一个多么虔诚的人,可以说,所有的盗贼都不那么虔诚,而狡诈与精悍的盗贼从不缺少,就像他的公会,他现在或许比之前更强大了,但仍然不能说是无可取代的——唯一的区别就是他曾经跟随过一个特别的主人,但如今他的主人已经失踪了。

    “事实永远要比想象更有趣,”马斯克说:“也要比想象更残酷,记得这一点。”

    马斯克竟然没有杀死他,折磨他,好让这个警告变得更为记忆深刻一点,葛兰觉得他虽然无法知道原因,但那条底线或许要比他以为的更低——一个冲动让他留住了这位阴毒而又变化莫测的神祗,“等等,”他说:“我想要知道,”他近似于放肆地说:“梅蜜真的是梅蜜吗?”

    “是的。”更加出乎意料的是,马斯克给了他回答,“她如今是个驳杂体,人类的一部分,神祗的一部分,以及圣者的一部分,善加使用,她所有的魅力或许会成为你手中最锐利的一柄匕首,但着并不意味着她能够挑衅一个神祗——你知道我在等待什么,葛兰,别让我失去耐心。”

    “再也不会了,”葛兰深深地向他鞠躬,“一万个抱歉并且十二万分地感谢您的宽容。”

    马斯克的投影看了他一眼就消失了。

    “一个新的盗贼公会?”葛兰喃喃道:“一个神祗的愿望难道就是这么简单吗?”但他已经别无选择,盗贼之神不会允许他退缩,他的野心也不会。

    ——————————————————————————————

    德雷克在尖颚港的宅邸里设宴欢迎葛兰的归来。

    两个在脸皮的厚度上完全可以和巨龙相媲美的人类男性亲热地拥抱在一起,就像是葛兰从未趁火打劫夺走德雷克在尖颚港的钱财,而德雷克也没有设下陷阱将葛兰送入必死之地那样,他们的匕首在结结实实的拥抱中相互撞击,耳鬓厮磨的程度就连梅蜜也要为之一个劲儿地翻白眼。他们相互用手掌拍打对方的后背,一个说:“我最亲爱的朋友。”一个说:“我最可信的兄弟。”,就这样手拉着手做到主人的位置上去,肩膀靠着肩膀,喝一个酒壶里的葡萄酒,吃一个盘子里的肉。

    葛兰带来了五十个来自于龙火列岛的奴隶,龙火列岛在奴隶这方面已经建立起一个非常牢靠的品牌了。每个去过列岛的人或许对肥美的螃蟹,耀眼的阳光,晶莹澄澈的海水与闪亮的珍珠等等毫无记忆,但无论如何,他们也不会忘记曾经受到过怎样细致而又奢侈的接待——有吟游诗人赞颂过,一个好妻子的服侍就像是棉布,一个娼妓的服侍就像是丝绸,而一个龙火列岛的奴隶的服侍就像是水,它是无所不至又是无比妥帖的。更别说,你永远也不必担心会被一个龙火列岛的奴隶背叛或是伤害,他们的自我思想已经被抽掉了,你尽可以羞辱他们,责罚他们,即便取走他们的性命,他们也不会做出任何让你不快的事情——又及,他们的价格是那样的低廉。

    但正如我们之前说过的,龙火列岛的奴隶不会被允许离开龙火列岛的,虽然即便是离开了,没有秘药持续供应,他们的“保质期”也不会很长,但更多时候想要得到这些奴隶的人并不需要太长时间,何况那位倒霉的商人提出来给葛兰的确实是其中最好的那部分,每一个男女都是完美无缺并且小巧精致的,德雷克已迅速地给他们各自开了价,并且决定将其中的几个敬献给他事实上的母亲亚速尔的女大公。

    “你应该早些让我知道这件事情的。”葛兰责怪说:“难道我还有什么不能让你相信的地方吗?”如果他知道德雷克确实在十个以上的竞争对手中获得了亚速尔女大公的青睐,而不是如他以为的,只是在虚浮地炫耀与恐吓,他至少不会太快做出那个轻率的决定。

    “我以为这个传言已经足够广泛了。”德雷克一本正经地说,一边在心里做出一个诅咒的手势。

    “你也说那是一个传言。”葛兰说,但自从德雷克二次从亚速尔的女大公那里得到新船后这个传言就不再是传言了,亚速尔的女大公并不是一个慷慨的人,甚至可以说有点苛刻,但她对德雷克倒是非同一般的大方,葛兰的五桅船进入港口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德雷克的新船,一艘银冠木的船,知道银冠木是多么地难得吗——密林中的精灵很少去砍伐那些生机旺盛的木材,只会寻找那些自然死亡与倒塌的树木,当然也不会允许人类跑进密林任意肆虐——大陆上银冠木的来源一般而言只有两个,一个是很久之前,也就是在大浩劫之前蓄积的,那时候密林还被兽人占据着,他们可不在乎自然什么的,银冠木对他们来说没什么用处,他们没有从银冠木中提取贵重金属的本领与技巧,银冠木很多时候对他们来说还不如干燥的杂木,后者最少可以燃起用来取暖烤肉的火焰,有人类想用叮当作响的银币金币来换取这些木头对他们来说当然是再好也没有过了;第二就是翻越龙脊山脉,在兽人的领地里伐木,然后再经过蜿蜒漫长的不是道路的道路运送到指定的地方——起初也有人想要利用星光河,问题是除非精灵们一下子全都失去了视力与听觉,不然巨大的木材与木材相互碰撞的声音根本无法逃过他们的眼睛。

    “我的母亲有些时候非常传统,”德雷克说,虽然他知道葛兰正在不停地腹诽,而且他自己也觉得非常可笑,亚速尔女大公的荒淫是比白昼可以看到太阳,晚上可以看到月亮或是星河还要毋庸置疑的事情,并且她似乎很乐意生下数量众多的非婚生子,“她虽然很爱我,但她不会高兴我在外面过于宣扬这个事实。”

    “那么显然她如今已经做出让步了。”葛兰说,因为德雷克不但得到了他的新船,他现在还是尖颚港的总督,这让他变得更有权势,也变得更加危险了,葛兰几乎想要抬起手来抓住那枚符文碎片,但他在看到一个角落摆放着的马斯克雕像后就突然平静了下来。马斯克的选民告诉他可以选择这个被他趁火打劫过的倒霉鬼儿作为暂时同盟的对象,德雷克也没有在见到他第一面的时候就把他拖去绞死或是处于更残忍的刑罚,这表示他可能也接受了马斯克的指派,这个年轻的走私商人只因为身份没能成为一个盗贼,但葛兰知道他对盗贼这一职业的确有着不同寻常的爱好。

    不过葛兰并不会由衷的信任他们,他也是尖颚港人,当然知道他们的习性,就像大猫会不受控制地袭击每一个背对他们的人那样,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背叛一个信任他们的人,这几乎已经成为一种本能了——就连梅蜜也没能让葛兰彻底放下匕首,更别说是这些混蛋了。

    尖颚港的“银指”公会分部的新首领对是否要接受德雷克的邀请犹豫不决过一段时间,他知道葛兰回来了,这个曾经被公会出卖与抛弃的盗贼,现在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回来了。他考虑了很久,但最终还是让贪欲战胜了警惕。他知道葛兰从龙火列岛上弄到了几十个上好的货色——即便献给公会的首领也不会逊色到哪儿去的可爱小玩意儿,如果他能得到五个,或是更多,那么他还能得到一枚强有力的筹码,强到可以让他离开尖颚港,最近尖颚港出现了很多“细网”盗贼公会的成员,如果只是盗贼,他并不会太过畏惧,但就像他用了一箱子金币换来的情报中所说的,其中居然还有几个红袍,红袍是什么概念,只要有一个,就能让公会分部的法师钻进床底,只露出一个屁股瑟瑟发抖。

    尖颚港原本是个好地方,但现在不是了。

    他怀抱着这样的念头走进德雷克的宴会,当然没有以盗贼公会分部首领的身份,而是顶替了一个身家富足的游商,假冒的游商在宴会中四处游走,看到那些商人亲密地与葛兰握手,他们的手指在宽长的袖子里相互交错,比划,讨价还价,他不由得有些心焦,怀疑自己需要的货物已经被买走了。

    终于他找到了一个和德雷克握手的机会,在握手的间隙他脱下了自己的碧玺戒指,戒指落在德雷克的手里,尖颚港的总督会意地将他引领到葛兰面前,新首领不知道葛兰是不是认识自己,但从表面上来看,应该没有,而且他们之间并没有仇恨,在谈妥了一个价格后,他被带到一面帷幕后面,还有公会的法师——新首领也不是一无准备的。

    帷幕后只放置了一张躺椅,而那张躺椅上斜倚着一个美人儿,那可能是他见过最美的一个,她向他微微一笑,宝石眼中闪烁着魅人的光芒。(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