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零九章 雾霭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凡人们常有一种错误的想法,那就是施法者们从来不屑使用双腿或是其他凡人使用的方法完成自己的行程。事实上他们错了,魔法能量即便于一个强大的施法者来说也不是无穷无尽的,法师吝啬于自己的法术位,术士吝啬于自己的精神力,而牧师与祭司们则吝啬于自己的神术,简单点来说,这个关系到他们的性命乃至灵魂,除非必须,他们是绝对不会如此轻易抛掷自己的法术的——卷轴和符文也是一样,如果需要自己抄写卷轴,那么同样要占去一个法术位以及相等的魔法能量,如果想要购买,且不说只有大城和王都才有可能找寻到可以并愿意出卖这种卷轴的商人,你又怎么确定对方肯定有你要去的地方的定点传送卷轴呢?

    所以马格里布城邦的守卫看到的并不是两个从嗡嗡作响的传送门里走出来的施法者,而是如普通的游商那样裹着灰色的连帽斗篷,骑在马匹上的一对陌生人。

    守卫注意了一下他们的马匹,马匹非常高大和漂亮,但这种马可不适合被用于长途跋涉——可能他们是从邻近的城市过来的,他猜度道,一边向另一个守卫眨着眼睛,与他无声地商榷着从这两个人身上敲诈多少钱,而对方翘起一个小拇指,象征着十枚银币,先前的守卫不悦地卷起嘴唇,伸出中指,也就是一枚金币,“看看那些鞍辔。”他转动着眼珠,示意同伴观察近在咫尺的马具,这些马具看上去平平无奇,没有雕花也没有鎏金。马鞍的用料看上去像是上好的小牛皮,但从只要仔细看你会发现上面找不到一个应有的毛孔,倒是有着无数如同月牙形状的轻微凹痕,只有恐爪龙的皮会在鞣制后留下这种痕迹。恐爪龙与巨龙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关系,只是一种性情残暴的怪物——一定要追根溯源的话,大概就是它的头颅和爪子就像是微缩了上百倍的巨龙,它可以凭借后爪直立,奔跑和跳跃,直立的时候大约有一个成年男性大小,还有这不亚于地精的智力——除了难以完好地捕捉之外,只有位于其腹部部位的皮可用也是让相关制品价格从来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就这两匹马的鞍座,大概就要用掉价值十枚金币的恐爪龙皮,这个守卫几乎可以用自己父亲的名字做担保,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

    既然如此,这两个陌生人也应该能拿出一枚金币来解决一点点小麻烦,譬如说,他们可能是某个敌对国家派遣来的奸细——至于守卫是怎么看出来的,这原本就是他的职责不是吗?或许他有可能弄错了,但在这之前,这两个可怜的家伙就要在享受任何一种可得的乐趣之前先行尝试一下这里的牢狱与刑罚了,而且一旦进了监牢,他们想要继续保有自己的生命与自由,可能要付出数百倍乃至数千倍于一枚金币的代价。

    但他的同伴还是隐晦地摇了摇头,他的目光比之前的守卫更锐利,如果说之前的守卫只看到了价值十枚金币以上的马具,那么他看到的东西可能是前者的数百倍,尤其让他不安的是,这两个人对这些珍贵的衣物与饰品毫无爱惜之情,他们的行动告诉他这些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一个平民身上的粗麻外套或是更为普通。

    富有在很多时候往往都是致命的,但富有到了一个程度之后,它反而会成为一种震慑,至少对于一个守卫来说已经足够了,奥斯塔尔不但没有贿赂他们,就连每个人都要缴纳的入城费用似乎也被他忘记了,异界的灵魂走出很远依然能够感觉到有一道危险的视线正紧盯着他们。

    ——旅馆。

    ——什么?

    ——在我们到达旅馆之前,我们所谓的底细就会被查个一清二楚,如果我们不是那些守卫所误认为的那种有权势的家伙,那么我们大概会被立刻投入监狱吧。对于这些人可能的做法,没人能比曾经的不死者更清楚的了。

    ——那么奥斯塔尔为什么不那么做?异界的灵魂问道,而且……它有些迟疑地说,我以为他会立刻脱下斗篷,让他们看到他的红色长袍呢,我们现在应该是在格瑞纳达的境内了吧。

    ——还不算是,马格里布城邦虽然是格瑞纳达的附庸,但无论是他们还是格瑞纳达都暂时没有合并的意思,当然,不愿意合并的那个是马格里布城邦的元老会,想要合并或说吞并但顾忌着其他国家的大概是格瑞纳达。巫妖解释说,马格里布城邦混乱而软弱,但它是个不折不扣的缓冲地带,如果没有它,格瑞纳达就会立即直接面对三个以上对其有着敌意的国家。

    这时候他们身边走过了一个红袍,他有着一个朝天的,趾高气扬的尖鼻子,这让他看起来就像一个小丑般的可笑,但所有的人都立即俯首,鞠躬表示敬意,他的前面没有任何阻碍。←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至于奥斯塔尔为什么没有显示他的身份,巫妖接着说,也许他并不愿意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一些人的情报网络上吧。

    ——因为他身边跟着我们?

    ——……真令我惊讶,在短暂的寂静后,巫妖说,我真怀疑在极北之海出现的不是弗罗而是知识或是智慧之神,而他们其中的一个化身取代了我的寄居者。

    经过那么长的时间,异界的灵魂已经习惯于巫妖的冷嘲热讽了——那么你觉得我很聪明是吗?它沾沾自喜地说道,我觉得也是,你看,我曾经是个大学生,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是大学生,但那好像是个很了不起的东西。

    ——太好了,巫妖说,就这样蠢下去吧,我想我会更习惯你的这个样子。他不再去关心瞬间如同一只被戳破的水母那样委顿下来的异界的灵魂,而是继续通过他的眼睛观察着外面的情况,那个窃贼说对了一些问题,是的,格瑞第在格瑞纳达是唯一的真神,唯一的“母亲”,唯一的统治者,她要求奥斯塔尔带回克瑞玛尔,可不是说她就一定会看重他们胜过血统更为纯粹的孩子,克瑞玛尔不论,奥斯塔尔一点也不想赌他在格瑞第心中的分量能够胜过现任格瑞纳达的新王与红龙所生下来的两个孩子。

    在格瑞纳达未曾刻在石板上的法律来说,很少会有人为一个死人去寻求公道,奥斯塔尔在外人的眼中或许是个强大的术士,但在红龙看来,他也不过是一块需要多咀嚼几次的小骨头罢了,他可不想因为带回了克瑞玛尔而让那只年轻的红龙怀疑到自己的立场——即便他只是遵从格瑞第的命令。

    还有的就是,奥斯塔尔接到了连续几个地方的回音。“细网”公会中得用的盗贼几乎都在第一时间出动了——问题是,奥斯塔尔从一开始就晚了,他和巫妖阿瑟被抛到了一个很小的野魔法区里,那里狂乱的魔法漩涡给了他们不少阻扰和烦恼,以至于他们在脱离那里之后发现已经过去了好几天——奥斯塔尔回到了格瑞纳达后,格瑞第又恰好离开了,好吧,因为那个可以说是没有完成的任务,他又被年轻的红龙拘押了一段时间,所以在他得以向格瑞第奉献上碎片之前,被那些无耻的盗贼窃取的碎片都已经分散开了。

    他的盗贼所能够追寻到精灵所持有的碎片的最后踪迹,终结于银冠密林,是的,精灵游侠凯瑞本可能已经将那枚碎片奉献给了他的父亲,密林之王英格威,更深入与更确切的证据则毁灭在精灵的箭矢与迷锁中——密林最近变得格外的警惕与压抑,像是原先还容许可信的外人进入的灰岭,现在也已经被严密地封锁起来了,除了精灵,没人再能够在稠密的椴树林以及银冠木密林中出入。

    而那两个人类,愚蠢的人类,他们竟然将碎片送往了泰尔的主殿,如果是泰尔位于其他地方的圣所与神殿,瑞卡大概还能够进行尝试,但在始终覆盖着来自于泰尔的荣光与威严的大神殿里,在数百个白袍与圣骑士面前,就算是红龙也要思量再三……据说另外一个人类,一个狡猾的盗贼,被克蓝沃的牧师诅咒从而位于不生不死的尴尬境地的可怜虫,在“细网”公会的成员试图对他做些什么的时候,却遭到了他的反向围猎,损失惨重,但更让瑞卡吃惊的是,他们的身后似乎站着所有盗贼都会予以尊崇的盗贼之神马斯克——这点从葛兰,一个被公会驱逐与抛弃的盗贼,居然能够杀死尖颚港的新任首领,重新夺回自己的位置却被“银指”公会那些锱铢必较的首脑们近似于仁慈地默认就可知一二了。

    至于另一片可知的碎片,却落在了侏儒麦基手上,但他还未回到龙火列岛就消失了,似乎都没能踏上他熟悉的陆地。

    这些结果可真是糟心,当奥斯塔尔不得不向格瑞第提交答案的时候,他几乎已经做好了被红龙愤怒的火焰焚烧殆尽的准备,但让他心悸的是,红龙巨大的爪子在那些羊皮纸上来回摩挲了一会后,没有给予他任何惩罚,也没有命令,后来他从瑞卡那里知道,他们得到的最新的命令是“安静”,格瑞第的神殿或许也是如此,那些身着如术士那样身着红袍的牧师当然还在宣扬格瑞第的教义与鼓励人们向她祭献,但可以感觉到的,她们的行事不再像之前那样张扬,尤其是在那些人类的统治者面前,也不再试图唆使他们驱逐其他神祗的牧师和圣骑士,摧毁非格瑞第的神殿。

    也许这样才是最好的,奥斯塔尔说,他之前一直暗中诟病着这些牧师的做法,当然,他知道他们的“母亲”格瑞第有着怎样的野心,但他并不赞成在格瑞第成为一个真正的神祗之前就成为大多数神祗的敌人。格瑞纳达有着仅次于“万维林”的藏,作为受到格瑞第宠爱的孩子,他当然有幸进入其中长时间地阅读,不比生命短暂的人类,巨龙的记载几乎可以贯穿这片大陆的历史,所以他不但知道现在的阴谋之神希瑞克原本是个卑贱的盗贼,还知道他是如何从那些嫉妒他的神祗的谋划下失去了原本另外两大重要神职的——在信仰成为神力的来源后,神祗间的冲突就愈发激烈了——只要你仔细去研究,你会发现许多神祗的神职事实上都是相互重叠的,就像大地之神查缇有着赐予所有生命繁衍生长权利的神职,但他们的“母亲”格瑞第同样也有着从弗罗那里抢夺而来的,从“爱情”衍生到“婚姻”,又从“婚姻”中衍生出的“繁殖”的神职,人们祭献格瑞第能够得到孩子,但如果他们去祭献查缇,也一样可以得到孩子。

    他们的“母亲”能够与这位古老的神祗正面刚吗?奥斯塔尔必须极其悖逆地确信绝对不能。他从格瑞第的沉默中得到了对于这个观点的支持。

    还有,如巫妖所猜测的,如果奥斯塔尔从一开始就显露出他红袍的身份,他们之后的行程或许会变得十分平静而无趣,这对于想要观察一下他这个半精灵血统龙裔的奥斯塔尔或许会是相当不利的。

    奥斯塔尔选择的旅店可能是这个小城中最好的,它有三层,底层是酒馆,就是异界的灵魂最为熟悉的那种,将旅店与酒馆综合在一起的场所,他们到达的时候是正午往后一点,这个时间段底层的吧台边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顾客,在角落的桌子上一个肮脏的男人鼾声如雷,可能是从昨夜一直喝到早晨,然后在其他人辛苦工作的时候舒舒服服地趴在桌子上睡大觉,然后快要接近黄昏的时候,他会爬起来要求赊欠一大碗麦糊糊,毕竟那些叮当作响的钱币已经被他在昨天全数换成了劣酒,之后他会走出旅店,随便选择一条暗的巷道和一个不幸的受害者,如果没被守卫抓住,也没被猎物反过来吞掉的话,他会在深夜重新回到这里,要上几杯麦酒、朗姆酒或是其他什么不会太过昂贵的酒。

    “我们要在这里住一天,”奥斯塔尔说:“然后和一支商队一起越过沙漠。”(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