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一十四章 雾霭(6)(两章合一)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本来上午想要发一章的,结果觉得断开不是很好,所以一起发……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玫瑰女士立即提起了她的武器,但在面对着一个恶魔化的怪物时,这种普通的精钢武器和人类的躯体是多么地脆弱啊。怪物只一挥爪子,就将短剑从玫瑰女士的手指中拍打了出去,短剑在空中旋转着,笃地钉在玫瑰旅店的招牌上,尾端震颤着发出一阵轻微的嗡鸣声——在距离如此之近的时候,怪物身上散发出来的臭气更是浓郁的仿若实质,玫瑰女士几乎无法呼吸,但她还是敏捷地跳到了一旁的立柱上,那儿点燃着一枚火把,火把不是此地的城主为了照拂那些不得不在暗中行走的人所设置的——而是守卫们为了照亮那个被绞死在铁匠铺招牌上的尸体所特意安插的,既是警告,也是威吓——这种尸体会被悬挂到腐烂殆尽,绳子挂不住的时候才会掉下来,而在此之前,如果不想被那些守卫们投入监牢的话,是不会有人擅自把它们放下来的。

    当然,如果你愿意给守卫们一笔钱,你会发现那具尸体腐烂的特别快,快得一夜之间就不见了。

    现在看来,那个铁匠并没能拿出足够的钱,那具尸体还悬挂在那里,舌头吐出,眼睛凸起,在火把摇曳不定的光亮下,他看上去就像是在憎恶地注视着玫瑰女士,他的死因源自于他的贪婪与忘恩负义,但这个早已堕落的灵魂可不会这么认为,不过玫瑰女士既然在这座城市中从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成长到这个年纪,就不是会因为这种可怖的景象而感到惶恐畏惧的人,她跳了起来,手指抓住了缠绕在那根细脖子上的绳子,而****的双足踩在死者冰冷弯曲的手臂上——士兵没有捆绑他的双手,濒临死亡前他猛烈地挣扎,他有四根手指卡在绳索里,但对于挽回他的性命来说毫无作用。

    下一刻,玫瑰女士猛地旋转身体,不下十根色的刚毛刺在那个假盗贼的尸体上,在属于一只普通的苍蝇时,这种刚毛用人类的眼睛几乎可以说是看不见,但它们属于一个恶魔时,它们每一根都像是一枚小型的吹箭,如果被射中的不是这具僵硬的盾牌而是玫瑰女士丰满温热的身体,那么她大概早就因为刚毛中蕴藏的毒液而昏厥麻痹了。

    玫瑰女士摘下了火把,向那个怪物挥舞它。

    怪物不自觉地微微移动了一下它毛茸茸的腿,人类女性喘息着,她伸直手臂,企图让火把的光和热辐射到更大的范围里去。

    怪物传动着眼睛,那只由无数小眼睛组成的复眼,每只眼球都是湿漉漉的,它的爪子在不停地抓着地面,像是因为火的恐吓而不情愿地想要后退,但就在玫瑰女士略微放下肩膀的那一瞬间,它猛扑上去,从它的嘴里,更正确地说,口器里,喷出一股黏稠的白色脓液,这个脓液直喷了有二十尺那么远,并且覆盖了两个橡木酒桶那么大的范围——火把一下子就熄灭了,同时被这个脓液喷溅到的玫瑰女士只感觉到眼睛一阵尖锐的灼痛,随之一样锋利的东西擦着她的面颊过去,割伤了她高举的手臂,她努力了,但还是掉了下来。

    她以为自己会摔落在石板道路上,已经预计到必然会到来的剧痛,但比那更糟的是,她被一对爪子抓住了,毛茸茸的肢体擦拭着她的脸和身体,有什么东西从她的皮肤上黏答答地划过,如果要形容一下的话,就像是一块腐臭的油脂,但这种东西似乎能够中和先前的粘液,她喘息了几下,就睁开了眼睛,她看到了一张很难用人类的词语来形容的面孔,但那些垂挂的赘皮与飘散在空中的黄白色毛发还是让她想起了一个人。

    她不知道守卫队长是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但当那个怪物用四只爪子分别固定住她的手脚,另外一对爪子开始撕开她身上仅存的那件亚麻长袍的时候,玫瑰女士还是忍不住大声呼喊起来,但就如她所能够想到和习惯的,所有的窗户和门都被紧紧地关闭着,之前有亮着灯光的地方也已经熄灭了烛火,没有人会愿意帮助她——如果这只是一个外来者,或许有人试试看能不能就此得到进入玫瑰女士房间的殊荣,但这是一个怪物,单凭它之前所做的,就知道这只从无底深渊里爬出来的大虫子绝对不是几个守卫或是佣兵可以对付的——生命是所有享乐与利益的前提,没有它一切都是虚无。

    如果她的弟弟今晚就在这里……而不是明天。玫瑰女士知道在这些时候想这些毫无用处,但在听到自己骨头折断的声音的时候,她还是绝望地将最后一丝生机寄托在缥缈的幻想中——被一个人类强迫她或许还可以活下去,但一只怪物,它每一寸皮肤上都生满了细小的倒钩与尖刺,渗流着溃烂的脓液,在明亮的月光下,她也能够看见那只正在伸展与扭曲的暗色肢体,那看上去就像是数根纠缠在一起的舌头,又像是在手掌心中生着眼球的手臂。

    她的身体被打开,她闭上眼睛,现在她甚至希望能被立刻杀死,但她知道这或许已经是个奢望——她被提起来,肩膀压着石板,石板的冰冷和坚硬折磨着她的皮肉。

    怪物已经准备好了,它充满期待地拍打着翅膀,弯曲身体,现在,只要将尾端向前一送,它的欲望就能得到满足,它的口器张开着,流着唾液——它身上的每一根刚毛都在颤抖,恐惧绝望的气味是那么地香甜,人类的肉体与灵魂又是那么地甘脆可口,对了,还有叫喊着,最后也是最美妙的尖叫声,充满了憎恨与痛苦,这是恶魔与魔鬼最为热衷的乐章——它必须听到,它能够听到,它听到了,但它的思维也同时终止在这一刻。

    玫瑰女士尖叫着,但不是因为受到了怪物的折磨,而是因为怪物的头突然爆裂了,无法言喻的浓稠液体与碎片、刚毛泼洒了她一身,而这些液体就像是稀薄的硫酸那样烧灼着她的身体,但那个巨大的身体倾倒了下去,抓着她的爪子也松开了,她拖着折断的手臂从那堆肮脏恶心的垃圾下爬出来,抬起头的时候,就看到二层最右侧的房间窗户正站着一个人,暗让他的头发与身体如同阴影的一部分,但他的面孔却像是月光那样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救救我!”玫瑰女士喊道,“救救我!”

    ————————————————————————————————————————————————————————

    玫瑰女士对她的恩人自然是感激不尽的,她不但许诺了很多报偿,并肯定地说只要等她的弟弟回来,他还能得到一个强大的红袍的答谢。

    “你用什么杀了那怪物?”

    “侏儒的爆裂弩箭。”异界的灵魂回答说,一边向这位女士展示自己的弩弓,虽然他施放的是法术而不是侏儒的造物,但既然奥斯塔尔甚至没有露出他的红袍……法术的作用是以强大的物理力量使得敌人的头颅爆裂,爆裂弩箭也是一样,即便有施法者过来查看,也未必能够得出其他的答案——主要是那只怪物的头部实在是太过畸形了,爆裂后更像是一堆可以被命名为大宇宙意志的后现代装置艺术的杂碎。

    玫瑰女士勉强地笑了笑,她抓着一杯麦酒,之前她已经喝过很多杯了,但那股让她快要发疯的气味与触感还是拂之不去。

    因为她几乎已经失去了攀爬的力量——更别说那块墙壁已经摇摇欲坠了,酒馆的前门打开着,从敞开的隙缝中仍然可以看到那只怪物的尸体,它在很短的时间里萎缩了,显露出糟糕的原型,巫妖之前也看到过无法从这种变化药水中挣脱出来的失败者,一般而言不是药水在制造过程中出了问题就是使用者意志力太过薄弱,但现在看起来这两种状况都有,至少他之前配置出来的变化药水可不会营造出那么一具看似强大实则虚弱的身躯。

    “爸爸!”

    就在玫瑰女士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从街道上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喊叫。

    发现自己珍贵的变化药水突然消失的时候,尖鼻子术士已经预感到了不祥,他急匆匆地,几乎是毫无必要地施放了一个法术来寻找自己的父亲。法术指示的方向并不让他感到意外,他可以说是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他起初只想着那瓶药水,因为父亲的欺骗与短见而怒火熊熊,不管怎么说,那瓶药水和其他东西一样只有在他感到非常危急的时刻才能被拿来使用,而且也不是被他的父亲,或者说除了他之外的人使用,而他的父亲只为了一个人类女性就冒冒失失地把它用掉了!

    他之后再也不可能去服侍一个魅魔,也没有勇气和材料去召唤一个魅魔,他再也不可能制造出这么一瓶有用的药水了!

    在短暂的路途中,他的大脑飞速地旋转着,他期望过他的爸爸只是拿着药水去炫耀或是恐吓,但他能够嗅到那股特殊的臭味,看到那具庞大的显然不是个人类的躯体,于是他想或许可以将这个形态固定下来,然后收服,就像收服魔宠那样,让它变成自己的工具与宠物,就像术士塔的导师那样——但他跑到那具躯体前,才发现它死了,彻彻底底地。

    而且尸体上的异化正在消失,他至少还是一个术士,知道这种情况表示它很快就会萎缩还原。

    他俯下//身体急急忙忙地收起了一些血液,浓浆和毛发,但没等他用掉第三个小玻璃瓶子,躺卧在他面前的就不再是一个有价值的怪物,而只是一个没有了脑袋,衰老以及毫无用处的人类。

    它的脑袋已经不复存在,颈脖处鲜血淋漓,浑身没有一点遮蔽,皮肤上满是划痕瘀青。但它的大腿上还有着一条伤痕,尖鼻子认得这条伤痕,他的父亲曾经是个佣兵,在一次战斗中他逃走了,然后毫无愧疚之心地掠走了那些不幸死去的同伴的财物,并且就此成为了一个商人,这条伤痕是在那场战斗中留下的,但不是敌人,而是一个曾经的同伴——在尖鼻子的父亲去拉扯他的皮袋时,他居然还能咬着最后一口气给了这个卑劣之人一匕首。

    尖鼻子的父亲当然不会认为自己是个恶人,那些财物如果不是被他收走,留在荒野中沉入泥土岂不是很可惜,不过他经常让尖鼻子看自己的腿,好叫他记住无论何时都要谨慎小心。尖鼻子回忆起这件事情,不由得感到一丝悲伤,这点悲伤让他流下了一滴眼泪。

    ——————————————————————————————————————————————————————

    玫瑰女士被用力一拉,灼热的火焰长舌从她的身后擦过,将她的头发燎的焦发臭——她倒在地上,翻滚着,她已经换过了一件干净的衣服,但为了冲洗掉身上的粘液,急切之下她用了酒,所以她湿漉漉的头发里全都是酒——唯一值得感激的是那些麦酒和苹果酒都很低劣,酒味很淡,如果是冬酒或是朗姆酒,她现在可能已经燃烧起来了。

    她看到了火光后的人,他穿着一件可以让所有人为之屈膝的红袍,火焰的热浪冲击着他,让袍角与衣襟疯狂地在阴暗的背景中飞舞。

    那张面孔仍然是那么的丑陋到可笑,但玫瑰女士一点也笑不出来,她看到他举起双手——一个术士举起双手还能做什么?她躲藏在一个桌子后面,但那个桌子立刻就被一只无形的手拉开了,在墙上摔得粉身碎骨——她被展示在尖鼻子的面前,他的表情是那么地狰狞,“我不会让你如此愉快地死去的。”他阴沉地说:“我保证。”

    “但为什么!?”玫瑰女士喊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我和你之间并无仇恨!”她甚至想说,如果不是他有着一个太丑太老太卑劣的父亲,她现在可能就是他的新妈妈了,但她现在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说服面前的这个施法者……说服他她并不知道那个怪物就是他的父亲。

    “你杀了我的父亲。”尖鼻子说:“门外的那个。”毁了那瓶药水最后一点用处。

    “我并不知道,”玫瑰女士争取道:“它和你的父亲并无相似之处。”

    “那又有什么关系。”尖鼻子暴躁地说:“即便没有这件事情,我想要杀了你难道还要寻找什么三件以上的证据,十二个证人和聆听辩护人的胡言乱语吗?”

    “那么想想我的弟弟!”玫瑰女士大叫道,她不是施法者,但仍然能够感觉到有压力从那双细瘦的手上传来:“一个红袍,”她微微带着点得意的说:“和你一样的红袍,”或许比你更强:“我知道你一直想要得到术士塔的召唤,”她说:“也许我的弟弟会愿意帮你这个忙——他和我说过,他的导师,也是你的导师,很喜欢他,经常会交给他一些重要的事情去做。”

    她吐了一口气——尖鼻子术士的眼神游移不定,但他确实轻轻放下了高举着的双手,转而把它们放在自己的袖子里,他似乎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听起来似乎不错。”

    “一笔相当划算的买卖。”玫瑰女士直白地说:“向格瑞第发誓,这确实只是一场误会,一个意外,我对此感到万分遗憾——但我绝对没有丝毫对您不敬或是不利的企图,我发誓,等我弟弟回来,就在今天,我想他会给您补偿的……”

    “你说的没错,”尖鼻子说,他似乎已经被玫瑰女士说服了,但站在角落中关注着他们的异界灵魂不那么意外地搜索到了那双小眼睛中的恶意与嘲弄,“问题是,”尖鼻子果然继续说道:“我并不觉得一个死人能够给我什么补偿!”说到最后一个单词的时候,他几乎尖叫了起来,同时他的手从次元袋中猛地抽了出来,一样色物体从他大张的手指间被丢掷了出来,砸在了玫瑰女士的鼻梁上,她发出一声疼痛的哀叫,伴随着尖鼻子术士的哈哈大笑。

    “看看!”他喊道:“看看,这就是你的弟弟,亲爱的弟弟,是的,他的确回来了,可惜的是只有这么一点儿!”

    他就像是一只被激怒的公鸡那样耸起了全身的羽毛,“你应该感谢我,玫瑰女士!不然你的弟弟就连这部分也回不来!”他得到这个喜讯的时候几乎不敢相信,付出了更多的代价后他得到了这个,虽然他知道这个部件可能是术士派遣学徒从小魔怪的嘴巴里拉出来的,但非常侥幸的是,它的大部分保存的还算完好,完好地可以让他确认自己最大的敌人已经绝对不可能从他身上取得胜利了。

    这个东西可以说是大半个头颅,脑子是很重要的实验材料,一早就被挖走了,而残余的痕迹可以看得出剩下的部分被法术保存过,可能是因为那张可以说是十分俊秀的面孔,它被当做装饰品保留了几天,之后才被扔给了负责清理垃圾的小魔怪。尖鼻子不知道玫瑰女士得到的讯息是因为被欺骗了还是因为那时候他的弟弟还活着并且愚蠢地以为自己受到了看重,多半是后者,在术士塔里,生与死之间的距离往往只间隔着一张卷轴纸也不到的距离,就连他们的导师也有可能在召唤魔鬼的时候被吞噬,又或是被敌人派遣来的幽魂杀死,他的弟子更是不比说,何况在术士塔中,弟子和学徒的另一个名字就是祭品或是实验品。

    他还因为这个少年在十几年里就得到了导师的宠爱而忐忑不安过,现在看来,“看重”的确有,但是是哪方面的看重就很难说了。

    玫瑰女士微微一愣,她像是没能听懂尖鼻子的话,但她下一刻就四肢着地得爬了过去,将那只被她嫌恶地抽打到一边的头颅抱在怀里,火焰引燃了门扉和桌椅,它们的亮光足以让玫瑰女士看清那张已经不是非常熟悉的面孔,但还有谁能有着这样一张面孔呢?而且尖鼻子的态度也已经说明了这点,玫瑰女士和他一样都是小城里的人,他们彼此熟悉,玫瑰女士很清楚尖鼻子就和他的父亲一样,是个欺软怕硬,卑劣无耻的小人,他们在面对强者的时候只会一味的逢迎谄媚,除非受到生命的威胁,否则无论如何也不会敢于和后者作对的——别说他们之间有着多么深厚的情感,没人不知道尖鼻子从术士塔回来之后,他和他父亲的地位就掉了个个儿,无数人看到过他就像呵斥一条老狗那样呵斥自己的父亲。

    她的弟弟也曾经说过,尖鼻子在术士塔中的位置或许只比那些处理垃圾的小魔怪更高一些,有些学徒甚至暗地里把他形容为一只人类泥形怪,当然不是说他有着泥形怪物那么强大,而是说他能够像泥形怪那样不介意任何羞辱,嘲笑,也不介意被随手弃置在无人问津的角落里,但她的弟弟也说,尖鼻子也同样有着他的智慧,要她警惕,不管怎么说,他终究走出了术士塔,而又有多少曾经嘲弄过这个他们认为无用又可笑的家伙的学徒和弟子,根本就没有那个机会碰触到他们梦寐以求的红袍。

    但玫瑰女士没有想到她的弟弟也是其中的一个,他是那样的聪明,又是那样的有天赋,对待导师和其他的弟子又是那样的谦恭与温顺……她无法相信,这或许只是个噩梦?但她知道自己必须清醒过来。

    “你已经缅怀完毕了吗?”尖鼻子不是那么满意地说,一边扭动手指:“让我们完成之后的工作吧……我的怒火急需要你的哀叫来平息——亲爱的玫瑰女士,我会妥善处理你的灵魂,也许你会愿意和我的父亲共享一块宝石?作为儿子,他的愿望我总是愿意满足一二的。”

    他说着抬起手来,但在他施放法术之前,玫瑰女士的大叫让他停了下来,并且露出疑惑的神色:“你在说什么?”他问。

    “你的父亲不是我杀的!”玫瑰女士嘶喊道:“不是我,不是我杀了你的父亲!”

    尖鼻子歪过头:“那是谁?”他抽了抽鼻子:“别告诉我他是走在路上不小心跌了一跤,把自己的脑袋都给跌没了。”

    “是这个人。”玫瑰女士说,一边指向一直站在角落的人——这个人尖鼻子一早就发觉了,但他从不关心一个凡人,如果他想要阻扰自己的话,尖鼻子当然不会吝啬一个火球,或是在他得到玫瑰女士的灵魂后,也可以为这场复仇的盛宴加份小甜点。

    “他是一个施法者吗?”尖鼻子问,但他觉得不是很像,那个人看上去非常普通,除了格外冷静之外,但也有可能他已经吓傻了。“一个凡人无法杀死我的父亲。”在喝了变化药水后,他很清楚使用者会变成什么样子,尖鼻子一开始是认为玫瑰女士可能有着某个魔法用具,既然她总是在说她的弟弟很爱她,而她的弟弟又深受导师宠爱,那么她可能真的有什么能够杀死一个恶魔的东西。

    “不是,”玫瑰女士干涩地说:“但他有弩弓和爆裂弩箭。”

    “侏儒的爆裂弩箭,”尖鼻子说:“那是有可能的。”他做出一个手势,如果那个凡人举起双手或是做出些别的动作,那么他会立刻被尖鼻子的法术撕裂。

    但那个人只是看向了玫瑰女士,火光反射在他的眼睛里,玫瑰女士先是垂下眼睛,然后又抬起眼睛,她很抱歉,但她已经没有了弟弟,不能没了自己,她不知道尖鼻子在杀死这个人后是否会愿意宽恕自己,但她如果什么也不说,那么她会毫无疑问地被折磨而死,死后灵魂依然无法得到安宁。

    “我想他是想要拯救一个可怜的女孩,”尖鼻子刻薄地说:“就像吟游诗人在诗歌中赞颂的英雄那样。”

    “我不需要拯救,”玫瑰女士紧接着说:“我愿意服侍您。”

    这下子就连尖鼻子也露出了一个惊讶的神色:“但你拒绝了我父亲的求婚。”

    “那是不同的,”玫瑰女士说,火焰灼烤着空气,让她的每一次呼吸都像是在用刀子割着自己的胸膛,但她弟弟的头颅还捧在她的手上:“如果是您,我是愿意就,就算不是作为妻子,而是奴隶,我也是愿意的。”

    尖鼻子撇了撇嘴,是的,玫瑰女士当然比不上应导师召唤而来的魅魔,但她确实是这座小城中最美的,也是最丰盈的,她就像是刚刚成熟的葡萄那样饱含着蜜汁,不怪得他的父亲即便变成了一个恶魔仍然对她念念不忘。她坐在地上,狼狈不堪,但裸露出的每一寸肌肤都是紧绷着的,光滑,有着一层细密的汗珠,诱惑着人上去舔一舔——如果作为一个妻子,当然不可能,尖鼻子始终认为自己将会得到一个爵爷的女儿作为妻子,但如果只是作为侍女,或是奴隶,那倒是相当合适,简直合适的让他感到裤子不太合身——即便他现在并没有在长袍下穿着裤子。

    “那么给我一个证明吧。”尖鼻子往后退了两步:“去杀了这个人。”

    他以为玫瑰女士会犹豫一下,但她没有,她站起来,随手将弟弟的头颅抛入火中,然后走向那个人,她很紧张,浑身的肌肉都绷紧着,走动的姿态就像是一只被逼到了绝境的豹子,非常美也非常危险,尖鼻子一边提醒自己要抽掉这个女孩的几根骨头一边兴奋而激动地观看这场有趣的短剧,他喜欢这个,欺骗、背叛、杀戮……但让他不高兴的是短剧的另一个角色并没有露出愤怒或是失望的神色,他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心不在焉,“要我拿走他的弩弓吗?”尖鼻子问。

    “不用。”玫瑰女士说,尖鼻子突然到来的时候她就抽走了那个人的弩弓,那时候她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唯一的依仗,她只是认为自己需要武器,但她没想到这反而成为了她的优势——这个从外貌上可能和她的弟弟差不多大的外来者看上去十分的单薄,手指比一个未成年的少女还要纤细,手腕更是细得像是没有一点力量,而且他也没有穿着色或是红色的长袍,玫瑰女士知道他和他的同伴是在等待一个商队,如果是个施法者,那么他们应该把自己传送走,而不是骑在马上和其他牲畜上,还要借助商队的保护。

    而她是个战士,虽然是女性,但也是一个强壮的战士,她鼓胀的手臂可以把他拽起来扔到墙上,她的手可以捏成拳头殴打他的头,她也可以用她的双腿绞住他的脖子直到他窒息。

    “抱歉,”她喃喃地说,轻得就像是在对自己说话:“你不该这么善良,尤其是在这里。”

    尖鼻子看着玫瑰女士将双手放在那个人的脖子上时,他情不自禁地张开了嘴,睁大了眼睛,双手紧握,激动得手指都有些发麻,以至于他没能第一时间听清楚后面的那个人在说什么。

    一个粘性法球将尖鼻子凝固在了原地,然后一道闪亮的光芒闪过,他十分荣幸地落得了一个与自己的父亲无比相近的下场——他的脑袋从肩膀上滚落了下来,之所以说相近而不是相同,他的头颅并没有爆裂得连一块比指甲更大些的碎片也找不到,而是掉进火堆里被烧得滋滋作响。

    “我们该走了。”奥斯塔尔说,一双手藏在斗篷里,无比随意地打量了一下周围,平静得就像是每个黎明都能看到一个燃烧着的旅馆。

    而他所对话的对象,那个发的年轻人,克瑞玛尔从角落里绕开无法动作和说话的玫瑰女士走了出来。

    “你还要做些什么吗?”奥斯塔尔说:“我们应该还有些时间。”

    “没有。”克瑞玛尔说。

    他们走了出去,没有了火光的影响,异界的灵魂这才注意到天色已经从单调的钴蓝变成了交杂着珊瑚色与暗紫罗兰色的铅白色,但街道和街道两侧的房屋里仍然和深夜里一样,悄寂无声,死气沉沉。

    他们要随之同行的商队早已等候在低矮的城墙外,城门大开着。

    直到他们走出很长一段路,长的几乎看不见旅馆燃烧时升起的烟尘后,也没有人来追捕和寻找他们,异界的灵魂在识海中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

    ——你似乎并不意外呢。巫妖说。

    ——我们住的那个房间原本应该是玫瑰女士的吧,一个女性和战士的房间,异界的灵魂说。她和我们调换了房间,也许她之前就已经察觉到了危险。

    ——她或许认为她只需要再坚持一晚,巫妖说,带着显而易见的讥讽——应该说她的想法是完全正确的,瞧,总会有个愚蠢的外来者为她挡去灾祸的。

    ——嗯。

    ——嗯是什么意思?

    ——嗯的意思就是你也应该习惯了,异界的灵魂和善地说,是的,我就是那么一个愚蠢的外来者,但很显然,你大概还要和我捆绑一段时间……它耸耸肩,或许会很久。

    ——你想要激怒我吗?

    ——谁知道呢?异界的灵魂说,反正如今凯瑞本距离我们大概有几千里远。(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