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九章 沙漠(3)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座建筑从天空往下看,小的就像是可以放在掌心里,但随着翼蛇如同坠落般的下降,它的体积也在转瞬间突兀地变大,当翼蛇带着货物和人一同钻进穴下方的门时,第一次有幸进入到这种穴的人才惊觉到它有多大——大的就像是一座神殿,每条翼蛇都有一百多尺,可以轻易吞下三匹马,但即便这里有着四条翼蛇,整个空间还是显得那样的空荡与广阔。

    商队的术士轻轻投掷出一团光芒,它就像是有生命那样围绕着穴的墙壁游走了一番,随着光亮的移动,人们可以看到墙壁上的浮雕与壁画,浮雕已经残缺不堪,壁画也只留下了寥寥几处笔画,但从笔触上来看,绘制和雕刻他们的人还是有着几分才能的;整个穴就像是一个被无数次劫掠过的大厅,除了上述的浮雕与壁画,就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柱子,地面和平直的天顶,天顶有几处边缘滑润的洞,可能之前有镶嵌过用以照明的氟石,与柱子以及平顶同一材质的地面上堆积着沙子,不过越往里就越少,异界的灵魂看向接近入口的地方,那里完美地呈现出一个半圆形——也许是因为穴的门也是砂雕琢而成的,花纹粗陋又沉重,所以也没人想到要把它们带走,但这点无疑给了沙暴的受害者一丝喘息的机会。

    有微弱的光从砂双门的缝隙中投射进来,在暗的地面上形成一条暗灰色的长线,贯穿整个穴,就像是把它无形地分割成了两半,翼蛇虽然是怪物,但还是遵循着族群的特点,分别占据了殿堂的四个角落,有人在压抑地咳嗽,但也只有这么一点声音。

    商队主人向年轻的术士抬了抬手,光团熄灭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突然听到了人类与马匹的嘶喊声,有什么东西在用尽全力敲打穴的门,砂双门颤抖着,被退开了一条很小的缝隙,小得连一条手臂也放不进来,只能让人们看到一只眼睛和一张嘴巴,“让我们进来!”外面的人哀嚎着:“让我们进来,沙暴就要来了!”为这个声音伴奏的,是如同暴风骤雨般的沙石,一块鹅蛋大小的石头被风裹挟着撞在那个人的头上,而后带着鲜血蹦跳了进来,在地面上滚动着。

    异界的灵魂在暗中一样可以清晰地看到每个人的表情,只有一小部分人对此漠不关心,更多的人则就像是嗅到了鲜血气味的翼蛇那样直起了身体,脸上满是带着深厚恶意的笑容。

    “你们得另找地方,”商队主人漫不经心地说:“我们这里已经够多人了。”

    “我们在为格瑞纳达的术士塔效力!”那个人喊道,血从额头上流到他的嘴里。

    “谁又不是呢?”商队主人说,他隐约可以听见一些人在叫喊着“再用力点,门就要开了”之类的废话,举起左手做了个手势,年轻的术士立刻露出一个兴致勃勃的狰狞笑容,发出一连串低沉的嘶嘶声,翼蛇则遵照着主人的命令游过去,竖立起自己的身体,靠在原本就沉重无比的石门上,原先的缝隙只一下就收缩到只有原先的三分之一大小。

    外面的嚷嚷声顿时变得细小和杂乱,他们在互相抱怨,也有人诅咒着自己的马,在沙暴前,动物的感知比人类更敏锐,它们不愿意蜷缩在穴下等死,只想飞快地跑得越远越好,但一些商人希望自己能够匍匐在马匹下躲开这场劫难,年轻的术士侧耳倾听着,嘴角的微笑从未散去,这是格瑞纳达人最喜欢的好戏,比在舞台或是广场上演出的更真实,更深刻,更能动人心弦,但他听着听着就蹙起眉,随后站起来,急匆匆地附在商队主人的耳边说了一些话。

    商队主人意外地看了外界一眼,而后翼蛇退让开了,外面还有人在推门,但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多了,所以门中间的缝隙也只有原先那样大小,术士施放法术,让商队主人的话可以从里面清清楚楚地传到外面每个人的耳朵里,不然不说那些人始终毫无意义地叫喊,就连沙暴到来前的风声也足以掩盖不够响亮的呼声。

    “我们可以再接纳十个人。”商队主人说:“可以少,但绝对不能多。”

    术士向着商队主人眨眼睛,他真是太喜欢这个了,他很快就听到了外面的人在争吵着用宝石和金币,或是其他昂贵的东西来换取进入这里的资格,有些人显然没有同伴那么富有,但他们只是沉默了片刻,门外就响起了凄厉的惨叫声,就连狂风和沙子也无法带走的血气蓄积起来,让翼蛇们都开始躁动不已,术士一边安抚着翼蛇,一边舔着嘴唇,他必须说自己真是爱死这个了。

    所以说,当石门突然毫无预警地轰然开启时,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都差点吓得跳起来,只不过外面的人立刻喜出望外地奔逃了进来,而里面的人,尤其是商队的术士,则立刻转头恶狠狠地盯着那个打断了他们享乐的人。

    而那个人则同样平静地一个一个地看回去,不带哪怕一点愤怒或是畏怯的痕迹,“怎么啦,”他向术士微微一笑:“不是说十个吗?”他耸了耸肩,“十个了。”

    格瑞纳达的商队再次看向那些侥幸逃脱了性命的人,他们站在或是瘫坐在殿堂里,可以轻易地点清人数,确实是十个,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其中有一个可能是这支商队的首领,他身边的两个人显然是强壮老练的佣兵,而除了首领之外,其他人,包括那两个佣兵都受了程度不同的伤,有个人的眼珠还吊挂在面颊上,而另一个人裸露在外的手臂上血肉模糊,显然是被牙齿生生咬掉的。

    石门开着,却没法儿如之前那样简单地闭拢,因为石门上倒伏着尸体——实质上来说,他们才是先到这里的人,在推开石门这件事上也耗费了不少力气,当商队的主人说可以再接纳十个人的时候,他们以为自己能够重回生天,也有些人从装束和配饰上看也要比其他人更奢侈华美,也许就是那些许诺了最多报偿而有幸被允许走到前面来的人,但他们应该想到,有很多时候,一柄匕首可以消除所有的差异,甚至可以让匕首的主人占有其他人所不能有的优势。

    这些尸体卡住了门的缝隙,但就在商队主人说些什么之前,幸存者的首领已经摇摇摆摆地站了起来——他是个人类,矮小但有力,“我们马上就把这些尸体拖走。”他深深地向商队主人鞠躬,深的就像是那个肥硕的肚子不存在似的。

    “不用了。”商队主人厌烦地说,就在幸存者畏惧的眼神中,翼蛇游了过去,从缝隙间拖走尸体,而后在令人浑身颤抖的咯咯声中,它们一具连着一具地吞下了所有残留的痕迹,从马匹到人类,术士笼着双手,没有加以干涉的意思,他固然能够控制这些爬行动物,但那些出自于本能的欲求他可不想去阻扰,无底深渊在下,控制四条翼蛇已经让他感觉有点吃力了。

    他忍耐着不去向那个多管闲事的家伙投去憎恶的目光,但既然这家伙也是要去格瑞纳达的……但说实话,商队的术士一点也不觉得他像是一个格瑞纳达人,其他人或许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当术士看过去的时候,他注意到没人再继续注意这个人——或许是因为那也是一个施法者,又或许是因为他精准的感知能力——要知道,除了风声与沙石撞击的干扰之外,他们之间还隔着厚厚的石壁,更别说那些人类还在疯狂的叫嚷和哀嚎,还有纷乱地诅咒与祈求,在那一片混乱中,可能只是一个疏忽或是一个迟疑,就可能多了一个或是少了一个,而不是如他所判断的十个。

    原先商队主人以为那些人只会剩下五个,两个,一个,又或是一个也不剩,杀戮从来就是一件会让人上瘾的事情,何况如果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别人,那么他会不会在离开之后和别人说,又或是向执政官举报自己呢,能够行走在格瑞纳达的人都不会是普通的游商或是手工艺人,即便没有证据,他们的亲眷也很有可能雇佣刺客来谋杀自己——商队主人唯一无法确定的是,那个发的格瑞纳达人,那个施法者,是对这些人类产生了怜悯之情呢,还是在显示自己的力量?如果是前者,那么他可能有些愚蠢;但如果是后者,他必须说这还是颇为合情合理的,既尊重了他,又没有对商队中的任何一个人造成损失——那个短暂的小娱乐当然可以忽略不计。

    幸存者们几乎没有地方可去,虽然这座厅堂是那么地空旷,异界的灵魂注意到他们之中的一些人露出了愤慨的神色,这里大概还可以容纳下一千人或是更多,但现在即便加上他们原先所有的人,也不过一百多个人,但没人敢说些什么,他们不敢在厅堂的中央坐下,那儿几乎是所有人视线的交汇之处,也不敢坐在角落里,那里盘踞着正在消解大餐的翼蛇,至于三面墙壁,几乎都被之前的人占据了,于是他们走到门边去,那儿满是沙子,而且不断有如同利刃般的风从缝隙中刺入。

    但无论如何,也要比在外面好,沙暴已经降临,就连这座庞大的穴都在为之轻微地摇晃,商队主人轻轻叹息了一声,将视线落在那条狭窄的光线上,那条光线变得更加黯淡了,而已经有人注意到,那条光线从门缝隙开始的地方,断开了一段,那是因为外面堆积起来的沙子已经再度淹没了那里的关系。请诸位切莫忘记,这座穴原本就被掩盖在沙丘之下,只不过是沙暴之前的狂风将整座沙丘推移开才将它显露了出来,那么,若是沙暴的方向不做改变,并一直持续下去的话,沙子会重新将之掩埋起来,带着藏着里面的人。

    商队主人在仰头观望平顶的时候,一边也在估算,如果沙子真的重新将这里掩埋起来,穴中残留的空气还能让他们坚持多久——他当然可以让术士命令翼蛇离开,毕竟翼蛇在沙子中也能存活,无需在这里和人类争夺空气,但这样他的货物就必须永远地留在这里了,即便他还能通过法术找到和带走它们,其代价也是得不偿失。还有那些多余的人类……

    他意外地与一个人对视了——他们都在注意那个平顶,可能对方也在估算和考虑与之相关的那件事情,商队主人对发的施法者笑了笑,他记得自己的次元袋里还有着一瓶只有一盎司的雪蜜,是他特意分装来对付现在这种情况的,一瓶一盎司的雪蜜,送出去并不引人注意,也不会造成太大的损失,却可能连上一条不知何时能够起到关键作用的线索。

    但在商队的主人行动之前,幸存者中的一个却率先有了动作,他正是这些人的首领,在站立起来之前他向自己的佣兵投去一个隐晦的眼神,然后走到商队主人的面前,再三向他表示感谢,并承诺在回到格瑞纳达后,将会用一整队的驮马驮着金子来酬谢这位恩人,但其中最重要的还是他似乎是无意间举起的手掌,里面绘制着一个龙语名,以龙语撰写,如果一般人来看,也许只是些无规则的点点划划,但商人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名字。

    他确认自己的心中确实掠过了一丝不那么愉快的悔意,他之所以让步是因为商队的术士告诉他这个商人可能与术士塔中的一个导师有长期的来往——这个很重要,能与导师有长期往来表明这个商人很有可能有着某个秘密渠道可以取得导师所需的“特殊”货物,如果他死了,而很不幸的,那个导师不得不重新寻找一个商人的话,他很有可能被迁怒。

    但这个商人展示的名字却表明他的交易对象可能要比一个术士塔中的导师更为棘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