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八章 故居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里曾是巫妖居住了一百多年的地方,当他从蛋里孵化出来,得到格瑞第的赐名,直到他从术士塔里走出来,也是在这里的一个回廊中摆脱了格瑞第与所谓的那个父亲的桎梏。至于现在他又回到了这里,只能说命运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娼妇。

    无论是出于本能,还是出于必要,红龙和龙裔都不怎么喜欢与人比邻而居,所以如果你可以从上方俯瞰格瑞纳达的王庭,那么你可以看到一个庞大的圆顶建筑群,它属于格瑞第(虽然红龙很少长时间地滞留于此),而后以它为中心,向四周辐射而去,长短不一的封闭桥廊连接着大约十二个相类似但要更小一些的建筑,分别归属格瑞第的红龙后裔与人类后裔。当然,不是所有的后裔都有资格在这里占据一处领地。

    另外就算是红龙,在死亡后不但会失去自己之前曾经拥有的一切荣誉、权柄与财富,甚至连自己的身体与灵魂也未必能够得到保全——红龙格瑞第在这方面简直不像是一只红龙,或者更正确地说,即便是她的子女,也无法被她视作同类,对她来说,一切的一切都是工具、奴隶或是祭品,没有什么不可以牺牲,也没有什么不可以遗忘,她的血液总是沸腾着,如同翻滚的熔,在抵达最后的终点之前,她永远饥肠辘辘,无法餮足。

    新王的居所几乎可以说理所当然地距离格瑞第的殿堂最近,有趣的是克瑞玛尔的居所却是从新王的枝条上伸出的一只小果实,中间连接着一根勉强能够容许巨龙原型走过的悬廊——悬廊下是无底深渊,往下看你只能看到深色的树木与藤蔓,但你若是仔细倾听就能听到激流冲击着石发出的巨大响声……之前它只在地下数百尺的地方流动,但自从这里建起了王庭,它就被红龙寻找出来,上方的层被打开和挪走,形成了我们现在所能看到的峭壁悬崖,清澈寒冷的宽阔河流被暴露出来,依照红龙的意愿,它成为了王都的水源与护城河——格瑞纳达人把它称作恩赐之河,但还有些低劣的奴隶们暗中把它称为格瑞第的口涎,因为河流里充斥着红袍们的造物:有些类似于水蚺或是鳄鱼,有些则类似于食人鲳鱼,之所以说类似,因为它们比自然生成的杀戮者更危险和更扭曲,举个小小的例子,人类被普通的食人鲳鱼会感到疼痛,促使着他们尽快逃生,但格瑞纳达的食人鲳鱼能够和牛虻一样分泌出有着麻痹作用的唾液,就算它们一拥而上,将一个人类的下半部分身体吃光,那个人类如果不去看自己的身体,仍然会一无所觉,除了感觉有点虚弱之外——很多龙裔与红袍就很喜欢拿这种食人鲳鱼戏弄那些性情固执的恋人,或是同伴,又或是父母孩子——当他们或是她们满怀希望地从漫至胸口的水中拉起自己的挚爱时,哇!看,他/她确实还活着,但很抱歉,只有半个。

    虽然有时候他们也未必能够免除相同的命运,巫妖微微露出一个笑容,风带来的水的气息让他回想起在他手中结束的第一条生命。一个有天赋的人类,非常非常非常的年轻,而且俊美的如同一个龙裔,王庭中常有这样的小侍从,他希望能够去到凯尔门或是凯尔丝身边,或者米特寇特也行,却没想到会被新王挑选来服侍一个可见的弃子,可以想象,他又多么的恼怒与不甘,这些多余的情绪让他成为了那些仆从们中最先消失的一个——也许其中也有其他人的推波助澜,但他太莽撞了,或者是习惯了克瑞玛尔的弱小。

    至于其他的人,巫妖想,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极其耐心了……虽然那时候他还是一个行动艰难的幼儿。

    那些人一直想法设法地想要离开,但他们从未想到过,如果他们真的能如自以为的那样完美,那么又怎么会被充作仆役呢?这些可怜的蠢货,要么就是天赋平平,要么就是心性浮躁,而且显然并不懂得如何真正地获得看重与宠爱,虽然这些不会影响到他们将心中的压抑与愤怒倾泻到唯一一个无法逃走,也无法反抗,甚至无法控诉的弱者身上——巫妖已经不太记得最卑微,最悲惨的那段时光了,或许是因为它对他来说毫无裨益的关系,又或者它已经结束了,从任何意义上而言……在他进入术士塔之前,他只能凭借着自己与生俱来的智慧与微弱的力量去抵抗与报复那些伤害过自己的人,但等他在短短十年内就从术士塔的导师手中取回了自己的契约——不单单是成为术士,还完成了导师所要求的契约中的所有工作——无论那件都能让一个缺乏经验的年轻术士死无葬身之地的工作。但他或许要感谢那个企图向凯尔门与凯尔丝的红龙母亲献媚的导师,因为如果不是他,克瑞玛尔就永远只会是个术士,格瑞第手中的一件玩具,但他交付的工作之一,让克瑞玛尔遇到了埃戴尔那。

    而他取回契约之后,还不能说被埃戴尔那承认的年轻术士连续做了几件事情——重要到可以让凯尔门与凯尔丝竖起全身的鳞片,而格瑞第也很适时地表现出她对这个有着一半精灵血脉的后裔的关注,还有他的父亲,格瑞纳达名不副实的王也似乎想要将更多的权利交给他,没人发现这个发的异种正时刻准备着弃牌——不过术士没想到的是,就在他终于得以离开这座王庭之前的几天,有一些人被送了回来,他们正是那些有幸在克瑞玛尔能够做些什么之前设法调离了此处的侍从,他们有些转而去为导师服务,有些转而去奉承格瑞第的侍女,但现在他们的新主人把他们作为一份小礼物,送给了这个他们曾经欺辱或无视过的,弱小的似乎随时都会死去的龙裔。

    之中还有两个是凯尔门麾下的术士,不过凯尔门的行为更多的像是一种羞辱,不过那时候的巫妖根本不在意这个,他知道这也许是因为第三天他将会得到格瑞第的正式召见的关系,但这不妨碍他弥补心中的一点小小遗憾。

    ——非常精美,异界的灵魂说。

    ——什么?

    ——我是说,那些雕像。

    ——那不是雕像。巫妖说。这次他没等同居者继续傻乎乎地问下去,而且他看到那只圆滚滚富有弹性的“灵魂团子”不安地震颤了一下,它似乎已经猜到了正确的答案,不过他还是仁慈地给了它答案——这些都是被施加了石化术的……人类,他说,他们曾经是我的侍从,不过并不称职。

    异界的灵魂几乎用尽了所有的自制力才能够不那么快地把手指从那个侍女圆润的胳膊上移开——他已经感觉到了异样,无论雕琢这座雕像的工匠有多么出色,态度又是多么的诚恳,也无法打磨出那种人类皮肤所特有的涩感,这和木头,石材,青铜都是截然不同的——令人毛骨悚然的……这是生命,却是被永远被固化在一刹那间的生命。

    ——我记得那时候我只是把他们石化了,巫妖说,但不知道是谁把他们放置的……如此妥当的。

    异界的灵魂所看到是一尊奉着蓬香豌豆花的石像,她是个女性,姿态优雅地向左侧着身体,嘴唇微张,但仔细看,你能够看到她的眼睛在惊恐地张大,手指的曲张也不是那么自然,石化术不是美颜相机,它只会将人类凝固在法术生效的那一刻,当然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让人察觉到其中的端倪。

    ——这个我记得,巫妖说,那时候……嗯,她试图躲藏在另一个人的身后,可惜的是那个人比她更敏捷,虽然最后也没能从巫妖的法术下逃走。

    像这样的雕像一共有十余座,男性居多,并不都是死于石化术——巫妖的石化术只会石化受术人的表层而不是全部——经过数百次实验后,这个深度被确定在一寸到一寸五左右。有些人对他不去增强法术的效力反而试图减弱它而迷惑不解,甚至嘲笑他,但就没人想到过,如果一个血肉之躯只有一部分变成了石头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吗?所有的血管和神经,还有骨骼以及内脏都会被石头的重量与锐角撕裂。原先的石化术只要受术人不被击碎,只要法术被解除就能恢复原先的样子,但巫妖优化过的石化术,在法术生效的那一刻起,那个人就只有高阶牧师的祈祷或是大许愿术才能救得回来。

    这个暂且不论,单就感觉到自己被活生生地分割就足以让受术人发疯了。

    不过之后整理庭院的人似乎误解了什么,就连那些不是被石化术杀死的人也被石化了,在被石化前还摆出了各种姿势,异界的灵魂觉得之中有座甚至很像是另一个位面的思考者。那些因为石化术而死的人当然无法改变原先的姿势,但让巫妖感觉很囧的是,他们设法让这些石化者看上去像是被故意摆成这个样子的……之前的那个女性侍从大张的手臂被塞入了一大捧香豌豆花,一个匍匐在地的男性侍从脊背上多了一块石板,充作坐凳或是矮桌,尤其让巫妖为之木然的是,一个在最后的一刻还在诅咒不停因此嘴巴大张的侍从被矗在水池里,然后有水从他的牙齿间喷涌而出,也许是那个心思灵巧的工匠发现了他们居然是中空的……之后这样的利用方式变得广泛起来,不得不说,这些工匠的想象力非常丰富,他们在被石化的可怜虫的嘴巴和眼睛里投下种子,然后花朵和枝叶就会从那些空隙里钻出来,这样人们就看不见那些扭曲变形的手脚了。

    “你不喜欢这些雕像吗?”米特寇特问。

    “不喜欢,”异界的灵魂坦然地说:“看上去有点古怪,不过还是让它们留在那儿吧,”他在巫妖的提示下说:“也是一个很不错的景观——尤其是对于我的新侍从来说。”

    米特寇特笑了,“说的不错,”他说:“因为你刚刚回家的关系,所以这里的侍从都是我和父亲身边调拨过来的,但‘母亲’的侍女会重新派遣更适合你的人过来。当然,这些人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可以任意地惩罚或是处死他们,从他们踏入这里开始,他们就不再是我或是父亲的侍从,而只属于你了。”

    异界的灵魂闻言只是略略鞠了一躬,既没有抗拒,也没有感激,但米特寇特看上去已经很满意了。

    “你还想知道些什么吗?”米特寇特说,“只要我能够告诉你的,我都会说的。”

    “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母亲’?”

    米特寇特露出了一个稍稍有点惊讶的表情,“这要看‘母亲’决定什么时候召见你。”他说,随后他安慰般地说道:“不过既然‘母亲’命令奥斯塔尔把你带回来,就不会像之前那样继续漠视你的,事实上,在你离开之前,她已经决定正式召见你了。”

    “但你可以去见见我们的父亲。”米特寇特说:“不,不是召见,只是一个父亲想要见见自己的孩子,而孩子也只是见见父亲罢了……虽然凯尔门和凯尔丝就不能,”他仿佛自言自语般轻声说:“我想他会很高兴看到你的。”

    “什么时候?”

    “任何时候。”米特寇特说,“不过今天你可能要好好休息一下。”

    异界的灵魂承认了这一点,然后他停顿了一下,而米特寇特耐心地等待着。

    “如果可以,”异界的灵魂说:“我还需要一个婴儿。”

    米特寇特平静地点点头,“什么样的?”

    “人类的,”异界的灵魂说:“出生不要超过三天,至少母亲还活着,要健康。”

    “我的侍从会在晨光倒泻之前送来。”

    米特寇特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