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三十四章 黑市(5)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从各种意义上来说,第一次由异界的灵魂,不是巫妖,也不是凯瑞本代为做出对他而言一个极其重要的决定。

    即便不曾看向其他人,也知道他们的注意力有很大一部分落在自己身上,他当然可以像之前那样让米特寇特说话,但从此之后,人们可能会更愿意倾听米特寇特的意见——哪怕那件事情切身相关的人是他而不是米特寇特。

    思考的过程很短,短的就像是一点火光在暗中绽裂,他以那种傲慢而又带着一点厌倦,但与格瑞纳达人相比较又要温和得许多的口吻说:“我记得你,马伦,但我见到你的时候,你似乎还是一个高地诺曼人。”

    马伦的唇边露出了一个微笑:“是的,殿下,我现在仍然是个诺曼人,但我的导师在为格瑞纳达效力,而我总是遵从与跟随她的。”

    灰袍女士没等克瑞玛尔将视线移过去就将手移向肩膀,简短地点了一下头。她并不弱小,但发施法者还有着龙裔的身份,格瑞纳达有句话叫做最卑微的一个龙裔也要胜过最睿智的人类,这句话虽然没有铭刻在石碑或是铜条上,却深深地印刻在每个人的心里——灰色的长袍可以让她拥有与大部分龙裔并肩的资格,但这仅限于两者没有冲突的时候,何况克瑞玛尔还是一个皇子。

    “到我这里来,”克瑞玛尔说:“我有些事情需要问你。”整个过程中他根本没有询问马伦,又或者马伦导师的意思——灰袍女士轻微地动了一下,但还是忍耐了下来,马伦只是一个弟子,又不是格瑞纳达人——红龙之子的要求没有威胁到她的魔法和生命,为了马伦让一个这样的贵人不悦是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马伦被拉里的一个仆人带下去后,除了灰袍女士身后少了一个人之外,所有人都像是没有听到和看到这个有趣的小插曲,不过相信还是会有人把这个当做一个有趣的情报收纳在自己的记忆里——更多珍贵而美味的食物被送了上来——先是松软有韧性的薄饼,包裹着从套叠烤物上切割下来的肉一起吃,可以浇淋柠檬汁和蜂蜜,当然,恐爪龙和石化蜥蜴是不会有人去吃的,就连鹿和山羊也被弃置一旁,人们只略微尝了尝兔子和鸽子的肉;紧接着还有一种只有暗与清澈的淡水中才能生长的水菜,为了采摘这种水菜不知道要有多少奴隶溺死在不见天日的地下水道里,但吃起来确实甘甜爽口;焖饭,异界的灵魂还是第一次吃到米饭,格瑞纳达的米饭与另一个位面的长粒香米相似,有点硬,香味浓郁,饭里混杂着的羊肉细嫩得连牙齿都不需要用——如果现在巫妖还能醒着,那么他或许会恶劣地提醒这个好吃的小窃贼,这种羊肉只可能来自于那些还没有出生的小羊。屠夫剖开即将分娩的母羊的肚子,把小羊拖出来,这些已经生长好了卷卷的皮毛,但还没能张开眼睛看看这个残忍的世界,发出一声弱弱的咩咩叫的小羊胎儿和母羊的血,奶,米一起煮,是格瑞纳达人最喜欢的主食。

    还有血酒,每个格瑞纳达人的酒杯里都滴入了鸽子血,无论基酒是蜜酒还是麦酒,血的甜腥味儿压过了舌头所能尝出的所有味道,异界的灵魂放下纯金的酒杯,也许是因为考虑到他刚回到格瑞纳达的关系,今天的餐具都很寻常,即便其中的每一样拿去都能在市上换来一百个,一千个奴隶,但并没有红袍们所喜欢的那种来自于人与类人的特殊点缀——或许会有人因此感到不满,但这里的主人是谁呢?是狡猾的拉里,他当然不可能让自己的宴会出现那么大的纰漏,在亲手分割了一只来自于独角鲸的心脏(每一块送到客人面前的血肉都还在痛苦地跳动)之后,他取出了一个很小的罐子,小到什么程度呢,拉里肥厚的手掌一翻就能把它完全地包裹起来,但在拉里拧开罐盖的时候,红袍们和唯一的灰袍都不禁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是所有施法者都熟悉和喜爱的一种气味。

    “你是只该死的老狗,”米特寇特说:“你居然还有雪蜜。”

    “最新和所有的,”拉里说:“我委托了一个盗贼,但那时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那时候银冠密林还没有封闭——我没想到他居然能把这个简单的任务拖得那么久,也许是因为想要拿到更多的钱——反正我直到三天前才拿到我早该拿到的东西。”

    “那么他拿到更多的钱了吗?”一个术士高声问道。

    “拿到了,”拉里说:“虽然拿到的方式也许他不是很喜欢。”

    “你是把金币融化了灌进他的喉咙,”另一个术士说:“还是将装着金币的袋子压在他的胸口上?”他的眼睛中闪烁着邪恶的光芒,格瑞纳达人在谈起这种事情的时候总是兴致勃勃的。

    “应该更近似于前者吧,”拉里说:“如果你们愿意,我们可以欣赏一下我最新的藏品。”他打了个响指,仆役们很快就把那个所谓的最新藏品搬了出来,那是一尊可以命名为痛苦与绝望的雕像——那个盗贼被魔法或是其他东西固定住后,融化的黄金从他的头部浇淋了下去,他的皮肉都被滚烫的黄金溶液消融了,凝固的黄金覆盖了头骨,眼睛的位置是两个略略凹陷的洞穴,嘴巴张开到了极限,还能看到牙齿的白色反光。这尊雕像****着上身,而下半部分或许因为没有必要留存而被截除,但他的手——连接着被黄金禁锢的双臂,还在如同蠕虫般的抓挠着。

    那双手应该算是漂亮的,细长,骨节分明,手掌很大,但现在看起来,它们更像是某种令人作呕的怪物。

    术士们津津有味地讨论了一番这尊雕像所需用到的法术,也有人试图与灰袍女士交谈一番,毕竟禁锢灵魂往往是灰袍们的拿手好戏,“应该是……灵魂枷锁的另行应用,”灰袍女士在仔细观察之后说:“并不十分复杂,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就是施放这个法术的法师将盗贼的灵魂禁锢在了这双手里,所以虽然他已经死了,但还是能够感受和操纵这双手,”她谨慎地不做评论,她也可以施放这个法术,但要修改和变形一个法术意味着那位法师至少精通比这个法术更高两级的法术,通晓其中的原理才行——拉里未必能够邀请到这样强大的法师,但那很有可能施放这个法术的正是前者心爱的弟子,所以才能学会这个还未被更多人所知的法术。

    “那位可敬的法师说过这个法术维持的时间并不长,”拉里说:“您觉得这个卑贱的灵魂还有可能去到哀悼荒原吗?”

    灰袍女士快速地看了那尊雕像一眼,那双手正扭动着手指,每一根绷紧的皮肤和肌肉都在说明他的痛苦,她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拉里立即放松了下来,看上去甚至有点高兴——他从坐席上走下来,为每个施法者分配现在变得更为珍贵的雪蜜,米特寇特与克瑞玛尔不必说,灰袍女士仅此于他们,而其他术士也得到了让他们感觉尚可的一份——完全满意是不可能的,红袍们生性贪婪,就算拉里将所有的雪蜜倾倒在一个人的杯子里也不会让他感到心满意足的。

    “让我们拿出货物来吧。”一个术士兼商人提议说,他们急着回去服用雪蜜和冥想。所有人都对此表示赞成——那些身生双翼的女性和猫耳孩子悄无声息地退下了,仆役们也只留下了寥寥几个。

    一个术士从自己的次元袋里拿出了一小袋米,半透明的米,比格瑞纳达的米要短一些,但要更肥胖一些,拉里还有几个人直接放在嘴里嚼了嚼,认为这种米还可以:“这是瑟里斯的米,”拉里问:“有多少?”

    那个术士比了个手势,一些商人露出了惊讶的神色,瑟里斯的米在市面上相当罕见——他们的统治者不是将黄金,而是将白米当做整个国家的基础——这个数量根本不可能以小规模的走私弄到,但在市上,有着一条无形的法律就是不过问货物的来源,所以他们也只是在眉来眼去一番后拿过羊皮纸写了自己愿意给出的价钱——粮食对于每个国家,每个地区都是极其重要的物资,没人会觉得食物太多,虽然有很多地方米并非主食,但在饥饿的时候,谁还会挑剔这个?

    术士拿过羊皮纸一张一张地看了看,很多人愿意将货物卖给出价最高的人,但有些时候,也许他更愿意与某些人交换,或是卖给某个人一个人情,但这个术士已经做出了决定,拉里成为了那个被选中的买主。

    “这是一种很不错的米。”其中一个商人遗憾地说,他来自于邻近的一个国家,虽然知道和格瑞纳达交易无异于与虎谋皮,但他不是国王,也不是国王的宠臣,对于他们做出的决定他无权改变,何况他现在可以说是半个格瑞纳达人。

    术士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有心询问以后是否还能拿到这样的米,不过这样的问题在此时此地同样是不会得到答案的。

    “接下来是谁?”拉里问。而那个想要询问白米来源的商人拿出了自己的样品,几块颜色与质地不同的木头,其他商人们传看了一会,给出了自己的报价,但这次被选择的买家还是拉里,他给出的价格最高,格瑞纳达的国土本身是很贫瘠的,木材也是一种紧缺的物资。紧接着,拿出石材的商人也同样选择了拉里,还有马匹、工匠,毛皮,盐,以及格瑞纳达人最喜欢的糖与蜂蜜——在外面的街道上也有相类似的买卖,但在拉里这里,每个人拿出的货物都是以船或是库来计算的。

    轮到格瑞安达的商人,以及兼商人的术士的时候,他们拿出来的大多是奴隶、药水、卷轴和符文,还有一些打包的“繁杂物品”——也就是军队的战利品,也就是刀剑盔甲,黄金宝石以外的一些东西,像是精致的家具,雕像,灯具,帷幔和挂毯等等,它们的价格都是异常廉宜的,因为商人拿回去后还要加以修缮与清洗——很多物品上都沾有血迹和内脏,也有粗暴的拆卸与搬运时产生的凹陷与缺损,还有一些上面刺绣与铭刻着纹章,不做处理根本无法拿到其他的买主面前。但必须要说的是,如果处理的好,商人们得到的利益最少也是以三倍来计算的,有些时候甚至可以达到十倍。

    奴隶也是有样品的,一个强壮的男性以及女性。不过最终买主的随从会去一一甄别,他们的眼睛锐利的就像是秃鹰,像是罹患疾病的,身体虚弱的,年岁太大的,都无法逃过他们的眼睛。还有一些也许会成为隐患的羊——那些企图混迹于奴隶之中隐瞒自己作为一个骑士或是爵爷身份的人,他们或许可以卖出一个好价钱,但比起温顺的农奴或是胆小的平民,他们可能造成的祸患会更多,所以这种人也是会被挑出来的,至于他们之后会怎么样就不是卖主和随从所要担心的事情了。

    与魔法相关的东西是最为昂贵的商品,但比起其他地方,这些东西的价格又变得格外地和善可亲了,尤其是普通人也可以使用的符文,和食物一样,也是只会觉得太少不会觉得太多的东西。

    这些交易都进行得很快,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可能和必要,在庭院陷入了一个短暂的沉默后,米特寇特站了起来。

    所有人都向他看去。

    “我有一只奇美拉,”他说:“但我希望能够交换,而不是交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