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 旧友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格瑞纳达的王都对于异界的灵魂是陌生的,但对于巫妖来说,与其说是熟悉,倒不如说是印象深刻。

    他和葛兰的人约定在“红肚子”见面。与很多人想象中的不同,“红肚子”并不是一个供人饱腹的餐馆,而是一个公共浴室,它不在王都之内,而是在第二重与第三重城墙之间,这里驻扎着一小部分的龙爪军团的士兵,主要职责是充作这个混乱之地的眼睛与耳朵,以及爪牙——是的,这里同样有着一个庞大的市集,但这个市集根本无法与王都内的“市”相比。拥挤在这里的人无不身份卑微,又或是无法显露自己的身份,在这里,你可以看见地精,可以看见兽人,也可以看见侏儒,有时候连矮人也会在这里露面——格瑞纳达人在这里倾销有瑕疵或是残疾的商品,像是浸了水的丝绸啦,敲破了一个小口的瓷器啦,混杂了太多杂质的铜铁啦,还有因为各种意外,或是自残的奴隶啦……在“市”中,一些东西的价格就已经廉宜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而到了这里,它们更是毫无价值可言。有资格出现在“市”上的商人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出现在这里的往往是他的仆从,或是下属,而他们手中的货物可能只是盘旋在格瑞纳达上空那个庞然大物牙齿间落下的渣滓,比起赏赐更像是随手抛出的废品——很少有人会去认真地考虑如何将这些东西卖出一个好价钱,他们漫不经心地从皮囊里拉出皱巴巴的织物,又在一块尚算平整的沙地里摆上一些碗碟,奴隶算是这些货物中最无所谓的,他们不但多半身形枯瘦,奄奄一息,神智也因为药物或是折磨总是处于混沌之中,像这样的“东西”就连恶魔也会拒收,像这种黏稠贫瘠的灵魂,根本无法榨出可以作为酬劳的魔法能量,就连食人魔或是兽人看了也要摇头,除非有个地精正准备找几块喂狗的骨头,不然他们根本就没有销路可言。

    但这些“东西”总是出现在这里的集市上,就像是待处理的垃圾,或许我们应该称赞一下王都人的环保意识,他们总觉得所有的东西都应该被利用殆尽——这些无主的奴隶被一堆堆地砌筑在灰尘弥漫的街道旁,等到沙漠的热风将他们吹干,这里的居民会把它们提回去作为燃料——格瑞纳达的森林就像格瑞安达人的良心那样稀少。

    而他们正走在这样的街道上,街道的地面满是沙土,裹挟着沙子的风呈现出一种难看的往来的人们都戴着兜帽,穿着一件有着折叠环领的长袍,折叠的环领可以提起来挂在兜帽两侧的小钩子上,这样人们就不必每走上几百尺就要清理耳朵和鼻孔中的灰尘了,这里距离沙漠更近,但城墙却要低矮得多,沙漠上的风和沙子都能够毫无忌惮地横越过整个街道,有些人为了避开这些讨厌的沙子,甚至会在眼睛外面蒙上一层细纱,当然,这是种愚蠢的行为,细纱挡住了灰尘,也同样挡住了你的视线。

    一个看上去就像是游商的人就这么迎面撞上了一个矮小的家伙,他不可谓不敏捷地抓住了自己的匕首,但这个时候,一柄刀子已经刺入了他的腹部,狠狠地一下,他跌倒了,而袭击者抓住了他的长袍,不,不是为了帮助这个蠢笨的猎物,他只是担心那件长袍会被血迹污染或被刀刃破坏,他捅入刀子的时候还特意挑选了长袍上的开缝。

    他将商人放在墙壁的阴影里,他的手简直就像是一双游鱼那样敏捷迅速,先是拿走了游商的匕首,弩弓,袖箭,之后才是钱囊与一两件可怜的小饰品,那根蜥蜴皮的腰带他也笑纳了,还有那件只是略微染上了点滴血色的长袍,心狠手辣的盗贼看上去心无旁骛,但他的眼尾才扫到一个模糊的影子,他就跳了起来,然后将自己藏在游商的尸体后面。

    但那个阴影并没有丝毫想要关注一下这里的意思,他从盗贼身边走了过去,盗贼动也不敢动,直到他确定对方已经离开这里很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才念了盗贼之神玛斯克的名字,这对盗贼来说是种诅咒,也是种对于自身的安慰——他遇到的是一个施法者,可能就是一个格瑞纳达的术士,他只是一个初入公会的小盗贼,但他能够辨认得出施法者的步伐,无论术士,牧师还是法师,他们在穿着靴子在沙地和沼泽中行走的时候也像是穿着软底鞋在图馆的大理石地面上轻移缓步。

    有人会将这种步伐与盗贼惯用的潜行步伐混淆,但施法者们移动脚步的时候是后脚掌先落地,盗贼却是前脚掌先落地,这点是完全不同的。

    巫妖当然知道这个小盗贼会立刻将这个微小的情报传送到公会里,当然,在格瑞纳达,只有一个盗贼公会,也就是“细网”,不过他并不担心露出踪迹,在这个肮脏的地方施法者并不在少数,他们有着各种各样的理由,就像是他。

    不过葛兰能够如此之快地将触须伸入格瑞纳达还是让巫妖有点意外的,他很快就想到了盗贼所有的那块符文碎片上——曾经的不死者深刻地怀疑他还能持有它多久,也许失去这块碎片的时候,葛兰也会失去他的性命。

    这一点他在片刻之后就几乎能够确认了,他以为会看到一张陌生的面孔,但不,在蒸汽蒸腾的公共浴室里,他看到了葛兰的脸。

    葛兰伸手推开这个匍匐在他身上的一个女性,她也许是个蛇人与人类的混血儿,因为她身上长满了青蓝色的小鳞片,而且她在兴致高昂的时候还吐了吐有一尺左右的分岔舌头。

    “格瑞纳达的术士无论在王都的何处都有着他们的特权,”葛兰拉开蒙着他鼻子以下部分,湿漉漉的亚麻布说,“看来这个传闻是真的。”

    这个浴室被分割成了好几个部分,而葛兰所在的地方,也许是他特意要求的关系,只有他们两个人,但在金币和匕首的双重胁迫之下,仍然坚持葛兰要脱光了才能进入浴室的管理者就像是没看到这个裹着长袍,戴着兜帽的家伙——也许是真的没看到,葛兰有些惋惜自己没有那么做,说真的,即便是使用了魔法,但这种做法仍然充满了粗暴的美感。

    巫妖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他们的脚下只不过五六尺远的地方就是一只方正的大浴池,不比克瑞玛尔浴室中的那只小,但如果仔细看,你会在浑浊的池水中看到灰白色的石中间镶嵌着的色宽缝,那是长年累月,无数种族的子民在这里留下的证明,肥沃的可以滋润上千顷的荒。不过无论是葛兰还是克瑞玛尔都不是来这里享受洗浴的乐趣的,葛兰的身下是一卷相当昂贵的丝绸,他的手指上戴着一枚宝石戒指,巫妖一看就知道这是一枚触发性的魔法戒指;他的面色不再那么苍白了,骨骼上也覆盖上了厚实的肌肉,在蒸汽的作用下,他厚软的深色头发软耷耷地垂在面颊两侧与身后,他向曾经的主人微微一笑,满足,轻佻,或许还带着一些傲慢。

    “这儿对非‘细网’公会成员的盗贼可不太友善,”巫妖说:“你太鲁莽了,葛兰。”

    “除了您,还有谁知道葛兰就在这儿呢。”葛兰毫不在意地说:“而且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克瑞玛尔,如果有人注意到我,那也是因为见到我的是你——格瑞纳达王最宠爱的幺子,你知道我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有多么惊讶吗?我一直以为你是凯瑞本的小儿子呢。”

    “这个笑话太冷了,”巫妖说:“不过我可以让它变得热一点。你觉得让一打以上的‘细网’公会成员追着你来个热身赛如何?”

    葛兰举起双手表示投降:“我当然有必须亲自见到你才能说的事情。”

    “请说。”

    “我需要你的帮助。”

    “你应该去找李奥娜,”巫妖说,“有关于这件事情,我想你们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心有灵犀。”

    “我可不想和伯德温老小子去争斗公主的注意力,”葛兰说:“或许最初我是有这个准备,但你知道的,过程中出了一点小问题。”

    巫妖用眼神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伯德温想要我的符文碎片,”葛兰平静地说,事实上,不仅仅是他的,还有梅蜜的。梅蜜的身体中同样藏着一块碎片,似乎是在符文盘碎裂的时候嵌入身体深处的,他们发现得太晚,现在几乎已经和梅蜜合二为一,拿不出来了——虽然它的效力仍旧存在,伯德温的要求葛兰当然不会同意,问题是李奥娜在这个问题上始终难以做出抉择——葛兰可以理解,毕竟梅蜜与李奥娜之间的关系只比敌人好一点,他和李奥娜之间也没有什么深厚的情谊。

    但这样,他原先预期的,想要借助李奥娜的力量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公会的事情,无形中就被停滞了下来——伯德温倒是从一开始就很坚决地在反对,龙火列岛的侧岛上迄今为止就连泰尔的天平也没能架设起来,遑论一个盗贼与刺客的巢穴?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

    “我已经回到尖颚港了,”葛兰说,一边俯身为发的施法者倒了一杯蜜酒,这大概是他们回到格瑞纳达后第一杯不加血的酒,而且经过过滤与冰镇,十分适口:“我去拜望了德雷克——嗯,是的,我们重新变得友好起来了,他愿意为我引荐他的母亲,也就是亚速尔的女大公。”

    “你想要成为一个爵士?”

    葛兰笑了起来:“怎么会,”他说:“我是一个盗贼,过去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是,我只是想要告诉您——虽然您或许已经知道了,”他手指一翻,不知道从丝绸的那个皱褶里跳出来的银币又开始翩翩起舞了:“我想要的是‘银指’。”

    “这确实是个相当值得期待的目标。”巫妖说:“但我还是不觉得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在这里已经停留了十五天,”葛兰说:“十五天,一个人,我并不能得到太多消息,但我可以知道,您现在身边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你是在说我可以信任你吗?”

    “没有什么能比利益更紧密的锁链了,”葛兰说,“虽然我无法进入王都,但这并不代表我没有办法为您效力——我已经得到了整个尖颚港,当然,或许今后这个范围可以更大一些。而我的力量可以向您无限制地倾斜——您可以从我这里拿走任何您需要的情报,我也有可以为您解决许多小麻烦的盗贼与刺客,而且我现在也不再只是一个凡人……”

    “那么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我知道您得到了龙牙军团,”葛兰说:“龙牙军团的术士配比是三个军团中最高的。”

    “你想要术士。”

    “我想要‘银指’,而‘银指’的首领有着不下七个强大的法师,或许还有更多,我不知道。”

    “那么你应该知道格瑞纳达的龙刺军团与‘细网’公会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巫妖说:“你怎么会以为格瑞纳达的术士会愿意为你效力呢?”

    “不是为我,而是为您,”葛兰说:“我只想得到‘银指’的力量,而不是‘银指’的名字,我知道‘细网’正在竭力从‘银指’与‘暗刺’公会的领地中抢夺出属于它的那份,但过程并不怎么顺利,他们的士兵与法师无法敬服盗贼之神玛斯克,他们得不到这位神祗的青睐,但我可以,我可以让你拿到面值最大的那枚筹码。”

    “我们相互合作,”葛兰接着说:“‘银指’消失,您得到信任与眷顾,而我得到我的工会,至于之后的事情与您毫无干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