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 崩崩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崩崩?”异界的灵魂喊道。

    而那个矮人奴隶从他的位置上转过来看着他,没错,那是崩崩,他瘦得只有原先的二分之一大小,而且额头有着一道血肉模糊的伤口,他没有衣服穿,皮肤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伤疤,双手被锁链连接在腰上,双脚也是,但让异界的灵魂第一眼就辨认出他的特征没有变——那只圆圆的就像是卵石的鼻子,矮人惊讶地看着克瑞玛尔,对他身上的红袍喷气,奴隶商人严厉地低声嗡嗡着,如果不是觉察到这个矮人奴隶与这位慷慨的买主有什么关联,也许皮鞭与烧红的铁棍早就抽打了下去。

    “我这里还有一些侏儒。”奴隶商人说,如果换了其他人,他倒愿意尽快将这个倔强的矮人卖出去,反正没有一个奴隶商人会负责售后的种种问题,但龙牙的主人又另当别论,不过他一开始见到这位大人的侍从时,他还以为那位主人要置买战士或是佣兵呢,毕竟他连自己的近卫也没有。但没想到的是,发的龙裔需要的是侏儒和矮人,或者他试图打造某些魔法武器又或是炼金防具?“这个矮人不够听话,比他更为技艺高超又温顺的侏儒多得是。”商人急切地说,事实上,从崩崩的位置也能看出他和其他奴隶不一样——他被单独关在一只铁笼里,没有那个奴隶愿意靠近他——他在清醒过来的那一刻就咬断了一个侏儒的脖子,如果矮人不是一种稀罕的商品,商人会把他丢给恐爪龙。

    商人使用了很多手段想要这个矮人听话,愿意为买主打造武器与盔甲,可惜的是,他和之前的每一个矮人一样顽固,或许还要暴躁一些,他不用商人施加酷刑,自己就会在铁笼上撞得头破血流。

    克瑞玛尔只向侍从点了点头,那个有着恶魔血脉的女性侍从就立刻命令商人打开铁笼,铁笼一打开崩崩就猛地冲了出来,那个劲头就像是可以撞开一堵石的墙壁,但克瑞玛尔的侍从只略微后退了半步,就抓住了他的肩膀,把他举了起来,利爪刺入矮人的皮肤,矮人粗糙厚实的皮肤让他不至于因此流血,但崩崩马上尖叫起来:“太高了,太高了,太高了!”他用矮人语喊道:“我要呕吐了,说真的,我要吐了,吐你一身!”

    侍从微微动了动嘴唇,崩崩就发现自己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当他想要真如喊叫般的那样呕吐出来的时候,克瑞玛尔转过身,做出了一个矮人之间通用的手势,崩崩眨着眼睛,他当然还记得这个头发的高个子,但矮人觉得他之前应该穿着一件白袍,崩崩的认知变得有些紊乱了——施法者的长袍是不可以随意改变颜色的,就像矮人们的牧师们也会在厚重肮脏的皮甲外面套上一件白色粗麻布袍子一样,而且崩崩知道红色是邪恶的。

    商人早已明智地闭上了嘴巴,他又何必太过啰嗦呢,也许这位大人所需要的只是一个祭品,又或是这个矮人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总之,发的龙裔似乎并不在意他会不会为自己站在火炉或是铁砧旁效力。

    不过关于这件事情,他猜错了。

    “这是什么?”崩崩严肃地说:“铠甲吗?看上去不太像。”他拒绝了洗澡,但穿上了一件对矮人来说又长又太舒适的袍子,赤着双脚,盘着膝盖坐在克瑞玛尔身前的地毯上,他的神情非常严肃,“我不为邪恶的做事。”

    崩崩是个年轻的矮人,说话和做事又是会显得他有些mdzz,至少侏儒麦基是这么想的,但巫妖和异界的灵魂知道,他并不像看上去的那样心无城府,这点从麦基从他那儿千辛万苦地偷窃来的一份炸面圈魔像图纸就可知一二了。

    “不是为邪恶的做事,”异界的灵魂学着矮人那样盘膝坐在地毯上,和矮人面对面,“让你看看它将要产生的用途。”然后,没有任何提醒的,一个奇怪的女人出现在矮人崩崩的视野里,她看上去像是一个人类,非常丑,脸上连一根胡子也没有,她没有手臂,只有一对大得过分的羽翼拖拉在地上。

    “这个不对。”崩崩指着肩膀与羽翼连接的地方说,他可能从未看见过这种血腥的改造,但属于矮人的敏锐仍然让他第一眼就看出了不协调的地方。

    “她的身躯根本无法承担起这对翅膀。”异界的灵魂说:“但如果拿掉这对翅膀,她们会……”

    “不能平衡,”矮人说,“会跌倒。”异界的灵魂点了点头,“就是这样,”他说:“我有考虑过增强她****与肩部的肌肉……”

    “不行,”矮人继续否认到:“还是无法平衡。”他指着女性兽化人的双腿和腰部,可以想象,这对宽大的羽翼如果加上强壮的肌肉,她的上半身将会沉重到一个什么程度。

    “所以我想要为她补充一具外骨骼。”异界的灵魂说,这个解决方法还是巫妖从那些浩如烟海的记忆碎片中找出来给它的,在它的位面里,这种技术也是最近才被普及到大众之中,装备上外骨骼装甲的普通人类可以强壮得如同一个海格力斯,但在没有魔法的位面里,这种外骨骼装甲暂时还只能接受外界的控制,想要让它接受人类的脑电波控制,就像真正的肢体那样,技术方面还力有不逮;但在这里,在这个魔法取代了科学的位面里,这个方案却是可行的。

    矮人又看了看手中的图纸,他的眼睛里浮现出了比熔更炙热的光芒:“然后呢?”矮人说,他已经觉察出这种东西有多么的危险,但矮人与生俱来的好奇心与创造力让他的手指蠢蠢欲动。

    “然后他们将会为我所用。”异界的灵魂说。

    “你会给那些士兵用。”

    “不会。”异界的灵魂说,“我不信任那些人。”

    “你也是被抓来的吗?”矮人崩崩说:“就像崩崩一样?”

    “可以那么说,”异界的灵魂抬了抬手,女性兽化人动作缓慢地坐了下来,他们的使用寿命并不长,只不过站立了一小会儿,她的膝盖就开始一阵阵地剧痛,若是在商人或是原先的主人手中,她露出痛苦的表情或是显露出不堪重负的样子,就会立刻被处置掉,但在这里,她可以稍微休息一下,在没有被主人召唤的时候,她还可以和同伴那样匍匐在矮榻上,将翅膀垂在地上。

    矮人崩崩神色严肃地伸出手去摸了摸她的翅膀,而后他又碰触了连接的地方,那里热得让矮人惯于触摸灼热金属的手都感觉到刺痛了。

    “这种铠甲会帮助她们站起来。”矮人说:“不痛的。”

    “不止,”异界的灵魂声音低沉地说:“它们还能帮助她们如同鹰隼一般地翱翔在空中,它们会让柔软的翅膀变成如同刀剑般的武器,而人们甚至无法发现她们有多么危险。”

    崩崩沉默了一会,他看向那个女性兽化人,他以为她会害怕的,又或是会憎恨——按照通常的说法,一个善良的人应该无条件地帮助她们,即便不能恢复她们原先的肢体,那么至少也不该让她们陷入到又一个可怕的泥沼之中。

    “按大人说的话去做吧,”那个女性兽化人突然说:“矮人,这也是我们自己的选择,”她说:“比起如同一个玩物那样寂寂无闻地死去,我更愿意成为一个盗贼,一个刺客,或是一个战士。”她凑近矮人,让他看清楚自己的脸:“我们没有国家,也没有部落,没有信仰,但我们不是生来就是这样的,我们……我也曾经是个佣兵,在我还有着手臂的时候,我能够娴熟的挥舞刀子,就像你挥舞你的锤子。”

    “而且,”她看向发的龙裔,“如果我们能够证明自己可以为一个龙裔效力——正如这位大人所承诺的,他会设法赎买我们的亲友。”

    “你还有亲友?”

    “我的妹妹,”女性兽化人说,“他的爱人,又或是一个母亲的孩子,一个孩子的母亲……”说话的时候她一直紧盯着发的龙裔,似乎可以从他的面容中证实这个许诺的真伪。

    矮人看了看克瑞玛尔,然后看看那个长翅膀的女人,“好吧,”他说:“我可以试试。”他说:“我记得你和我们一起并肩作战过,我愿意相信你一次,但别让我知道你在欺骗我,不然崩崩的斧头一定会砍断你的脖子。”

    ————————————————————————————————————————————————————

    矮人崩崩将会带着三个侏儒完成外骨骼装甲的试制,而克瑞玛尔在这之后又接待了另一个不速之客——葛兰的下属之一。

    不过这个下属未必是心甘情愿的,葛兰的碎片能够控制人们去做他们不想去做的事情,这个格瑞纳达的商人在被控制的时候做了一些他不该做的事情——也就是糟糕到即便他倾家荡产,送出所有的妻子和女儿也未必能够获得赦免的罪过,他不敢去尝试格瑞第侍女们的怒火,也无法靠着雇佣和算计抹平痕迹,只能勉强地屈膝在一个外来者的面前,为他做事,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也可以算是为一个龙裔效力,虽然克瑞玛尔在最初的时候根本不是他的第一选择。

    他带来了一个情报,有关于克瑞玛尔的座骑——鹰首狮身兽格里芬现在和克瑞玛尔之间的关系已经如同水火,格里芬的子民当然也不会愿意悖逆首领的意思,而且如果它们之中有谁选择了克瑞玛尔,龙牙的新统帅,那么就意味着它们将要与格里芬抵死一战,争夺首领的位置——但能够与红龙一同飞翔在空中的怪物并不多,周边地区几乎只有一种,也就是男面狮身兽,它们和鹰首狮身兽十分相像,可能身躯要更大一些,只是脖颈上不是一颗鹰首而是一张人类的面孔,因为要与鹰首狮身兽争斗防止它们强迫女面狮身兽的关系,男面狮身兽的凶悍与暴烈完全不逊色与鹰首狮身兽或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关键在于,第一,男面狮身兽很少会允许一个人类,乃至一个龙裔骑在它们身上;第二,即便有,也是和它们同属良善阵营的好人,没错儿,和女面狮身兽一样,男面狮身兽也是一个正直而善良的种族,要他们为红龙的军队效力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第三,这个男面狮身兽必须比格里芬更凶猛和强壮,甚至必须能够威慑住一整个鹰首狮身兽群。

    这几点加起来无疑大大增加了选择的难度,但这也是必须的事情,除非克瑞玛尔能够得到一只巨龙作为座骑。

    ——如果我还是我,曾经的不死者说,这或许还是有一些可操作性的——在巨龙们离开这个位面的时候,格瑞第可是乘机偷走了不少巨龙的蛋。

    ——我觉得一只男面狮身兽就已经很好了,异界的灵魂说,谢谢。

    ——在我们行动之前,巫妖说,我们需要先用掉那张卷轴。

    ——卷轴?

    ——召唤魅魔的那张,巫妖说,明天。

    ——我不能吗?异界的灵魂好奇地问,它还从未召唤过魔鬼或是恶魔。

    ——除非你想要试试魅魔,我的意思是,你要和她有亲密的关系……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