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二章 混乱(1)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们,或者说,只有克瑞玛尔一个人行走在沙漠中,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他的侍从都是格瑞纳达人,甚至还有一部分拥有着稀薄的红龙血脉,无论从什么地方来判断这些人都不会是愿意以及可以站在良善阵营的人,阿斯摩代欧斯和费瑞克希尔一个是魔鬼,一个是恶魔,哦,还有一些克瑞玛尔的人——在他还没有离开格瑞纳达之前半是敷衍半是认真雕琢的一把小棋子,曾经的不死者以为自己没有再用到他们的一天了,但让他不是那么意外的,他们的子孙又陆陆续续地回到了他的麾下,当然,他们之中虽然也有一些颇有手腕的人物,但在格瑞纳达,没有龙裔在身后作支持,哪怕是沃金的选民也未必能够随心所欲地拓展自己的势力,毕竟一个有着浓厚血脉的龙裔随时可以以各种罪名将你入狱、处死,而后掠走你所有的家人与财产。所以这些家伙只能谨慎地,安静地,小心翼翼地隐藏在别人的影子里……他们的祖辈固然和他们说过自己曾经为格瑞第的直系子孙服务过,但谁也不敢说出去,尤其是这位龙裔失踪之后。

    起初只是一个人,他通过克瑞玛尔的侍从递交了自己的诚意,他被允许觐见发的龙裔之后,更多的人走了出来,他们之中或许有奸细,又或是贪心不足的蠢货,但巫妖并没有那个兴趣去一一甄别,他只是为了在这一口沸腾的杂碎汤里增添更多一点的调料——在人们的视线如同钢线那样穿插在他们周围的时候,唯一正确的对应就是逼迫他们不得不改而关注其他,譬如说,他们自身的利弊与安危,这样曾经的不死者和他的同居者才有可能得到一丝喘息的空间。

    沙漠上的风永远是干燥的,白昼的时候是热的干燥,而晚间是冷的干燥,水分在这里珍贵的就像是黄金,但奇异的是,这里仍然是生机旺盛的,除了在之前的沙漠中出现过的蜥蜴与翼蛇,异界的灵魂还看到了就像小丘一般壮硕的沙鼠,可能比驮马更高大一些的巨狼,还有披覆着鳞片的大鸟,它们没有羽毛,翅膀短又小,身上的肉很柴,但用来煮汤出乎意料的美味——就像是另一个位面的风鸡,异界的灵魂又带了充足的盐和香料,巫妖抱怨着汤的气味会引来饥肠辘辘的掠食者,但隔天轮到他掌控身体的时候他也没想过去啃精灵们的藤粉饼——这种食物很符合人类对于精灵们的想象,又淡又硬,不管是从味道上说还是从质感上来说都已经满足不了这个身躯愈发敏锐的感官了。

    他们大约在第五天的晚间遇到了一具沙鼠的骨架,巫妖详细地研究过后,认为他们距离他们的目标不远了。

    ——人面狮身兽的狩猎方式与狼群不同,巨狼们会将沙鼠撕碎,分开,所以不可能留下完整的骨架,但狮身兽会俯冲而下,直接从沙子里抓出沙鼠,要么用爪子扭断它的脖子,要么就是把它带上高空,而后摔在砂上——看这里,巫妖说,这里是它的颈椎,很少的一截,但我们看不见它的头骨,应该是因为狮身兽不吃头部,所以沙鼠的头颅被其他动物叼走了,但它的其他骨头被留在了这里,而且时间不久,它们甚至还有一些仍旧相互连接着,曾经的不死者将手指放在弯曲的腿骨上,那里的韧带没有被割断,在风和沙子的催化下已经变成了难看的色,而那些灰白色的骨头上留着一道道平滑的刮痕,那是因为人面狮身兽可以如同人类使用匕首那样翻转它们的爪子,他们可以将肉从骨头上一条条地剔下来,而不是如动物那样只能使用舌头和牙齿。

    ——而且这个人面狮身兽可能还有一两个小崽儿,巫妖一边检查一边分析道,沙鼠有一块骨头,是位于尾椎末端的一只圆球,外面包着一层组织,不容腐化,富有弹性,可以用来磨牙和拍打着玩儿。

    异界的灵魂半跪下来翻看,巫妖所指的骨头看上去就像是一只被打碎的大碗,它伸手试了试,那只小球可能要用两只手才能勉强捧住,但从那只“碗”碎裂的情况与显然被撕开的边缘来看,这只小球不是特意去取是绝对不会自己掉落出来的。

    “原来它们还有玩具吗?”异界的灵魂自言自语般地说道。

    “他们。”一个声音这样提醒它,异界的灵魂以为是巫妖在说话,但它随即发现那个声音浑厚而宏亮,绝对不是巫妖那种法师所特有的,低沉而轻柔的声音。

    它站起来,转过身去,看到了一只,不,一个男面狮身兽。

    ——————————————————————————————————————————

    异界的灵魂在这之前已经看到过鹰首狮身兽,并且和它们的头领两度亲密接触过(虽然格里芬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对男面狮身兽的体型也在巫妖的提醒下有所预料,但它没想到会看到如此巨大而又华美的生灵——他只是站在那里,投下来的阴影就笼罩住了克瑞玛尔与沙鼠的骨架。

    ——超大型的男面狮身兽,巫妖冷静地说,我们的运气还是不错的,是的,我想我们直接见到了他们的首领。

    这个男面狮身兽的身长大约有格里芬的一倍半那么多,但因为少了鹰隼的长脖子,它头部距离地面的尺寸和格里芬相差不多,即便如此,他给异界的灵魂的感觉,仍然像是一个人站在两层楼那么高的地方和他说话。他有着一张人面狮身兽来说俊美而又威严的面孔,让异界的灵魂想起大理石雕塑与油画的那种,与鹰首狮身兽相似又不同的是,他从****以上都是一个强壮得过分的人类男性的样子,有着发达到让那双羽翼变得合情合理的胸肌,宽阔的肩膀,粗壮的脖子,还有如同鬃毛般的长发,圆而毛绒的耳朵从头发中竖立起来,他的眼睛就和狮子那样是琥珀色的,扩张的鼻翼几乎占到面孔的三分之一,但和那张宽阔,并在说话之间不断露出尖锐獠牙的嘴只能说是匹配无比。

    他的翅膀是那种带着灰的金黄色,和皮毛一样,在沙漠中是再好也没有过的隐蔽色,但羽翼下方的绒毛是柔软的乳白色,看上去就像是云朵和棉花糖——如果他的脾气也能够和前两者一样就好了,但异界的灵魂已经听说过了,人面狮身兽虽然善良,但终究还是凶悍的怪物,他们不会主动袭击人类,但在面对敌人的时候,他们的狂暴同样会让那些侥幸逃脱的可怜虫在每一个夜晚瑟瑟发抖。

    而且他们与鹰首狮身兽不同,男面狮身兽还能够如同高阶牧师那样施放神术,用于治疗和防御。

    ——简单点说,异界的灵魂说,就是类似于圣骑士那样的暴力奶爸,对吧。

    ——再正确也没有了,巫妖说。我建议如果可能,你最好不要和他正面刚。

    男面狮身兽咳嗽了一声,显然很惊奇于有人在面对着他的时候仍然能够心不在焉,他举起一只爪子拍了拍沙面:“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人类?”他嗅了嗅空气,这个人类闻起来有点像是龙裔,虽然气味十分浅淡,但因为距离他们不远就有着一个红龙之城的关系,男面狮身兽从来就是非常警惕的。首领低下头注视着这个不速之客,他没有穿着术士的红袍,也没有穿着灰袍,他的身上也没有那种死灵法术必然会遗留下来的阴冷气息,他穿着一件只到膝盖的白袍,长靴,披着色的斗篷,和一个普通的旅人一般无二。

    “回答我,”狮身兽的首领催促道,它宽大的爪子在沙面上继续按了两个爪印,大的可以容许阿斯摩代欧斯进去游个泳:“你是个危险的哨探,还是一个无辜的过客?”他说,声音轰隆隆的就像是天际正在打雷:“如果是后者,我会送你离开这片沙漠,若是必须,甚至可以让你走的更远些,如果你正被格瑞纳达通缉和捕捉着。”

    “一半一半。”异界的灵魂说。

    “怎么说?”男面狮身兽饶有趣味地问道。

    “在我解释之前,”异界的灵魂举起一只手说:“你要先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请求。”

    “说说看?”

    “无论您之后听到什么,只要对话没有结束,您就不可以将我当做您的敌人。”

    “看来您有着一个很危险的身份。”男面狮身兽说,他的呼吸轻轻地吹动了他垂落到面孔上的头发,他不那么在意地甩甩头,把自己的脸显露在阳光下:“我或许不该答应您,但我确实很期待您能给我的答案,好吧,陌生人,我答应你,在你没有沉默之前,我会把您当做一个朋友来对待。”

    他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异界的灵魂看着男面狮身兽收起羽翼,就像是一只超级大的猫那样坐下,前爪交叉着压着彼此,挺高胸膛。

    异界的灵魂在停顿了一下后,也坐了下来,沙子很柔软,他盘着膝盖,然后将两只手搭在膝盖上,就如男面狮身兽所做的那样,对于一个施法者来说,这也是一个毫无敌意的姿势,男面狮身兽微微露出了一丝笑意:“你可以说了,”他说:“希望不会是什么太过可怕的秘密。”

    “我的名字是克瑞玛尔。”异界的灵魂说,一边紧盯着男面狮身兽的眼睛,他的名字可能早已作为一份珍贵的情报传达到了很多地方,但他不确定狮身兽是否会关心这个,但如果他们如巫妖所猜测的那样与沙漠中的蛮族有所关联的话,这位首领就应该听过他的名字,果不其然,那双琥珀色的圆眼睛一下子就被蓝色的瞳仁占据了,不仅如此,那条一直轻轻甩动着的尾巴也在一瞬间僵硬了。

    不过现在可不是撸猫的时候,异界的灵魂快速地往下说:“我是红龙格瑞第的直系子孙,新王最小的一个儿子,格瑞纳达龙牙军团最新的主人,他们的统领。”

    男面狮身兽动了动嘴唇,他的每一条肌肉都紧绷着,如果可能,他随时都会一跃而起,但这个有着惊人身份的陌生人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男面狮身兽倾听着周围的声音——他的耳朵可以捕捉到在一百尺以下的沙子里安静匍匐着的沙鼠,也能够捕捉到数百里之外巨狼的喘息声,但他没有听到除了这个人之外的声音,也没有嗅到恐爪龙或是鹰首狮身兽的臭味。

    “那么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呢?”男面狮身兽说。

    “因为我并不想要选择一只鹰首狮身兽作为我的坐骑。”异界的灵魂说,“我希望我可以得到一个人面狮身兽作为朋友和战友。”

    男面狮身兽的首领即便在他最荒诞无稽的梦中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儿,一时间他无法确定自己应该摆出怎样的表情,是愤怒,还是轻蔑,最后他选择了哈哈大笑,一边大笑,一边重重地摇着头:“这不可能,哈,”他说:“这不可能,即便你是一个泰尔的骑士,又或是罗萨达的白袍,”男面狮身兽坚定地说:“我们也不会允许一个人类骑在我们的身上,我们不是马匹,也不是翼蛇,我们不是坐骑。不管那些有着羊头或是鸟头的家伙们怎么想,我们是绝对不会想要成为一个奴隶的。”

    “但我只是需要一个……”

    “一个朋友,或是一个战友,”男面狮身兽的眼神变得讥讽起来,他站了起来,拍了拍翅膀,扬起的沙子盖了发的龙裔一身:“或许,这听起来很美,但我们知道那根本就是同一个意思,人类,或是龙裔,难道你会整天背负着一个人面狮身兽跑来跑去吗?当然,你不会,那么就根本说不上平等——或者你的确只是想要得到一个奴隶,那么,就来战斗吧,和我,还有我的族人,也许你有一个军团,但我保证,你只会得到我们的尸体或是你自己的。”

    异界的灵魂烦恼地抓了抓脖子,这个走向是它最不希望出现的,但它也知道这个走向出现的几率毫无疑问是最大的。

    “格瑞纳达要再次发动战争了。”异界的灵魂说。

    “你想要告诉我什么?”

    “如需攘外,”异界的灵魂用了在另一个位面相当有名的一句话:“必先安内。”

    “说的更明白一些。”男面狮身兽说。

    “格瑞纳达这次所要发动的战争或许将会与开国时期相媲美,格瑞第已经对那些国家失去了耐心,而在此之前,她要让格瑞纳达彻底地安静下来,免得她的军团被一些无谓的小虫子干扰——你知道的,就是所有不服从于红龙的生命,从沙漠中的蛮族和流民开始。”

    “我不关心人类之间的事情。”

    “在解决了那些蛮族之后,龙牙军团将会有一个很大的扩充,”异界的灵魂说:“沙漠里有多少鹰首狮身兽族群?又有多少羊头狮身兽族群?还有女面和男面狮身兽族群?”

    男面狮身兽的首领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这种聪慧的生物当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鹰首狮身兽没有雌性,他们的繁衍方式就是抢夺和强迫女面狮身兽,而女面狮身兽的力量总是要逊色于鹰首狮身兽的,有时候也很难对付那些数量众多的羊首狮身兽们,所以她们周围总有男面狮身兽族群驻扎,免得遭到以上两者的骚扰。

    但这只是说,在他们仅仅需要面对鹰首与羊首狮身兽的时候。如果后者的脊背上还有着全副武装的骑士,红袍术士以及灰袍的死灵法师,那么这场战争的结局根本无需去推测就能得出最后的结果,更别说沙漠中的蛮族与流民一直就是人面狮身兽族群的朋友。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男面狮身兽说:“如果你真的是一个善心的人,那么你完全可以不去接受这个邪恶的任命。”

    “然后呢?”异界的灵魂说,“看着你们被毁灭?”(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