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三章 混乱(2)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欲见不见,不见反见。”异界的灵魂说。

    两只怡然自得地坐在它面前的女面狮身**头接耳了一番,而后其中有着一双沉静的褐色眼睛的女面狮身兽给出了答案:“梦境。”坐卧在他们四周的女面狮身兽们思考了一下,开始频频点头,显然非常赞同这个答案。

    异界的灵魂也点了点头,然后说出了下一个谜面,“曾见舞姿婆娑,实属虚无飘渺。”

    这个谜语让女面狮身兽们反复斟酌了一会,倒不是她们无法猜出答案,而是可能的答案太多了,她们互有争执,不能确定之中的哪一个才是最正确的:“有限定吗?”褐眼的女面狮身兽问道:“它有生命,还是无生命,有形体,又或是无形体?”

    “您若说它无生命,”异界的灵魂回答说:“没有生命它便不复存在;但您若说它有生命,它却无血无肉——若说它有形体,无人可以碰触它,若说它无形体,却是人人常得见。”

    褐眼的女面狮身兽沉吟了一会,然后微笑了一下:“影子,”她说,声音轻柔而沙哑:“是吗,我们的小客人?”

    “无比正确。”异界的灵魂说。

    之后女面狮身兽都鼓起掌(拍打她们厚大的前爪)来,虽然作为非人的怪物而生存在整个位面上,但和男面狮身兽那样,女面狮身兽也有着超乎常人的智慧,她们最喜欢的就是倾听旅人的故事与破解各种谜题与谜语,为了这个她们甚至愿意以金币、宝物以及各种服务来交换,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她们的性格也要比男面狮身兽好多了。

    “如果他确实没有欺骗我们,”一个女面狮身兽在听了几个悲伤而又幸福的故事之后(异界的灵魂免费赠送的鸡汤小文),与同伴窃窃私语道:“我倒是不介意成为他的坐骑。只要每晚三个谜语,和一个故事,或者再加上一只他亲手烹饪的沙鼠。”

    “只怕不行,”褐眼的女面狮身兽说:“你需要的是男面狮身兽,是因为你所要统领的军队是龙牙,一支由鹰首狮身兽与人类组成的军队,是吗?”

    “是的。”异界的灵魂说:“我需要的是一个能够让所有的鹰面狮身兽为之颤抖的朋友,他将是我的臂膀和我的剑,在必要的时刻,他要能够让那些鸟头不至于对我的命令阳奉阴违。”

    褐眼的女面狮身兽为了他话语中的“鸟头”而发笑,“真不应该让他带坏了您,这样对我们的敌人可真是有点不够尊重。”

    “鸟头也没有尊重过我们,”一个女面狮身兽说,“又或许是太笨了,他们从来没有听懂过我们的拒绝。”

    这个话题激起了女面狮身兽们的讨论欲望,她们之中有不少都曾经被强迫生下鹰首狮身兽的蛋,问题是那些蛋孵化出来之后都只能是鹰首狮身兽,从还是幼崽开始就又笨又残暴,一些年轻,甚至是第一次产子的女面狮身兽会设法抚养和教导它们,但很快她们就发现那根本是无用功,那些幼崽在饥饿的时候连生养它们的母亲都会遭到攻击。

    “两者皆而有之吧,邪恶之辈总是不会去倾听弱者的声音,它们习惯于践踏与奴役后者,一如它们也愿意被更强大的存在统治。”异界的灵魂说,它在另一个位面的时候并不相信人生来就是邪恶的,但到了这个位面之后他才发觉,无论有无智慧,某些生命就是与生俱来的邪恶,这是无法改变也不需要去改变的,所以它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接受格里芬,无论那只鹰首狮身兽是否愿意忠诚它,都不会,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站在两个阵营,还间隔着根本不可能逾越过去的鸿沟。

    “好啦,”褐眼的女面狮身兽说,异界的灵魂注意到她一开始说话所有的嘈杂声就马上低微了起来,很有可能,她是这群女面狮身兽的首领,就像他们之前遇到的那只男面狮身兽那样,她有着比其他女面狮身兽更强壮的身躯与端庄而秀丽的面孔:“这个问题从来没有答案,尊敬的客人,在篝火燃起,我的丈夫回来之前,请您再说一个谜语,然后您就应该休息了,我知道你们总是需要休息的。”

    “谨遵钧命,夫人,”异界的灵魂回答,它回忆了一会,从识海的深处捞取出一块破碎的记忆,这个记忆竟然是那样的清晰,让它都有些惊喜了。

    “……世界上哪样东西是最长的又是最短的,最快的又是最慢的,最能分割的又是最广大的,最不受重视的又是最珍贵的;没有它,什么事情都做不成;它使一切渺小的东西归于消灭,使一切伟大的东西生命不绝?”

    这个谜语所耗费的时间也是最长的,女面狮身兽们甩动着尾巴,她们得出了很多答案,但没有一个能够统一的,而她们的首领先是轻微地蹙着眉头,而后又露出了苦苦思索的神情,但在捕捉到那道灵光的时候,她从激扬的情绪中缓慢地平静了下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谜语。”她说:“如同在沙子中熠熠生辉的金子,又如同雨后盛开的第一朵花,它的光辉与芬芳可以流传一万年或是更久,我们的小客人,这是你的财富吗?”

    “不,”异界的灵魂否认道:“它来自于一个睿智的长者,我从他那里拿来,珍藏在记忆里。”

    “我很高兴你没有说谎,”褐眼的女面狮身兽说:“那么请听我的答案吧,我的答案是——时间。”

    “最长的莫过于时间,因为它永无穷尽;最短的也莫过于时间,因为人们所有的计划都来不及完成;在等待的人,时间是最慢的;在作乐的人,时间是最快的;它可以扩展到无穷大,也可以分割到无穷小。当时谁都不加重视,过后谁都表示惋惜;没有时间,什么事都做不成;不值得后世纪念的,它都令人忘怀;伟大的,它都使它们永生不朽。”

    ——————————————————————————————————————————————

    男面狮身兽的首领拍打着双翼从天空降落的时候,他们首先嗅闻到的就是浓郁的肉香。

    “这是用来招待我的吗?”用色的长巾包裹着头发与半张面孔的人类男性大声地喊道,在空中,风会带走声音,所以即便是大喊大叫,也只有很少的一些能够被捕捉到,不过男面狮身兽的首领的耳朵并不似人类那样愚钝。

    “就算我想,”男面狮身兽的首领令人伤心地说,“穆萨,难道我们还会为你特意豢养一个厨子吗?”人面狮身兽和鹰首狮身兽那样习惯享用血淋淋的食物,不过人面狮身兽偶尔也会好奇地尝尝人类的烤肉和煮肉,但若说他们会特意保留一个人类的厨子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我确实闻到了细叶香桂树皮与胡椒的气味。”穆萨喃喃自语道,而他们已经看到沙丘上燃起的那堆篝火。

    褐眼的女面狮身兽已经站了起来,她扬起双翼,飞向空中,在穆萨的古怪配音下,两位人面狮身兽甜蜜地接了一个吻,并亲昵地摩擦着面孔和脖子——而等他们终于落到细腻的沙子上的时候,女面狮身兽与看护着她们的男面狮身兽都已经站立了起来。

    正如男面狮身兽的首领之前所说的,他没有允许穆萨骑在自己身上,但穆萨并不是没有坐骑的,他是沙漠蛮族的部落首领,当然也有着自己的坐骑,一只看上去不比恐爪龙更小一些的食蛛兽。他们落在在场唯二的人类身前,穆萨露在外面的眼睛注视着身着白袍的发青年,虽然他知道对方是一个龙裔,但他必须承认,这个龙裔并没有一个充溢着邪恶气息的外表,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晨光之神的牧师,而且是从还是幼童起就没有离开过神殿圣所,无忧无虑地在月桂树下嬉戏长大的那种,仅有的苦恼不过是无法记得那些连篇累牍的颂歌歌词。

    “克瑞玛尔?”穆萨说,他站在距离施法者约有三尺远的地方,对于陌生人,这个距离略微有点过近了,但对于一个凡人来说,这个距离才是最合适的——穆萨可以确定自己的弯刀可以在对方做出一个手势或是念出一个咒语之前割断对方的喉咙,他略微幻想了一下那个场景,但很快就摆脱了它们的纠缠——他的理智和经验告诉如果他们确实是敌人,那么最大的可能是他被早已设定的防护法术击中,变成一堆焦炭或是肉糜。

    异界的灵魂没能在第一时间回答他,这有些失礼,但它在龙火列岛见到过可以装在盘子里作为一道菜肴的蚊虫之后就觉得自己的眼界已经足够开阔了,但现在它才知道,嗯,那个还早得很。

    食蛛兽,如果一定要形容一下的话,那么我们可以把它看做一只有着普通黄蜂无数倍大的……黄蜂。任何可爱的,美丽的小昆虫在被放大后都可以被充作恐怖电影的反面主角,遑论这种本身就以肉类为主食的蜂类了——它的翅膀不像是普通黄蜂那样是半透明的,而是灰色的,就像是蝙蝠的膜翼,但在飞动的时候,就算是异界的灵魂现在所有的动态视力也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它的身躯是杏黄色的,和人面狮身兽那样,属于在沙漠中的生物特有的保护色,但在双翼下,有着大大小小的斑点;和克瑞玛尔的火元素侍者小蜘蛛一样,它有着八只色的眼睛,眼睛的表面光亮的就像是珍珠,大小不一,分布在铁锈红色的纺锤形头部两侧;它只有四只爪子,从健壮的上半身延伸出来,末端带着尖锐的钩子,而沿着纤细的腰部往下,是肥硕的腹部,腹部的末端伸出一只有毒的钩针,这只钩针和那双不断敲击着的有力上下颚是这种怪物最为擅长的两种武器,虽然在很多时候,它的钩爪,乃至身上覆盖着的刺毛对没有鳞甲毛皮的生物而言都极具威胁性。

    异界的灵魂禁不住要为他担心,那些刺毛尖长的就像是一枚枚小箭,而它的身上并没有坐鞍,这个用色的长巾缠绕着遮挡住大半面目的男性行动之间,也没有格外警惕的意思,装束也不是那么厚重——与头巾同色的紧身衣之外,就是靴子尖略微翘起的短靴,悬挂在身上的一对弯刀,皮质的护腕,以及悬挂在胸前的一枚护符,上面并没有魔法的气息,可能只是亲人或是爱人赠予的一份信物与纪念。

    “是我。”异界的灵魂说,他站了起来,然后在它行礼之前,穆萨就干脆利落地深深地弯下腰去,但他眨眼间就直起腰来,就像是一只力道强劲的弹簧。

    “向您致意,殿下。”穆萨说:“愿您日益强大,无可匹敌。”

    “我以为您并不承认格瑞纳达的统治。”异界的灵魂说:“您,还有您的族人,一直就在与格瑞纳达为敌。”

    “我与格瑞纳达为敌并不妨碍我承认他们的统治,”穆萨抬起头来,拉去遮蔽着自己面容的色头巾:“这并不是一件值得羞愧和躲避的事情——正视自己的敌人才能更好地击溃它——当然,”他突然咧嘴而笑,同时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对于现今的我们来说,这还只是一个遥远的想法。”

    “而您,殿下,”他说:“我倒是听说,您有着一个有趣的想法,并且近在咫尺。”

    ——————————————————————————————————————

    预告:

    “最后一个谜语,夫人。”

    “请说。”

    “什么与人分享,有增无减?”

    褐眼的女面狮身兽微笑了起来,“希望与幸福。”她温和地说:“请问这个答案是否正确?”

    “没有比这个答案更正确的答案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