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五章 混乱(4)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哦,忘记提一句——第四百五十四章的谜语均来自于网络。

    ————————————————————————————————————————————————

    发的龙裔离开人面狮身兽群的时候,天穹已经从带着红褐边缘的灰白色变成了深沉的灰蓝色,很快,它会变成钴蓝色与色,随着光线逐渐变暗,沙漠的温度也在飞速地下降,到了深夜,这里将会滴水成冰——克瑞玛尔当然不会畏惧这个,他的火元素侍者已经被召唤出来,它就匍匐在克瑞玛尔的肩头,不但为他带来温暖还威慑除了那些蠢蠢欲动的野兽与怪物——沙漠里有很多惯于在夜间捕猎的生物,虽然在白昼的时候它们也不是那么安静,其中就有在食蛛兽的繁衍大业中占有重要角色的沙漠巨蛛,它们不结网,而是躲藏在浅薄的砂层下,一等到有猎物出现,或是用螯肢捕捉,或是用上下颚撕咬,又或是从尾部喷射出一团黏稠的丝团,将猎物黏住;还有的就是巨狼,格瑞纳达周边的沙漠中所生存着的巨狼们与异界的灵魂在极北之海见到过的冬狼不同,它们的身躯长度固然可以与冬狼相媲美,但形体要消瘦的多,皮毛也不够厚重,身躯上有着斑驳的斑点,耳朵与长吻周围生着纤长的毛——这些毛能让他们敏锐地察觉到空气中风的走向与湿度的变化,不过有一点它们倒是和冬狼很相似,那就是它们即便吃饱了也不会放过不幸落入它们视线的猎物。

    至于其他一些更为“小巧”与“温和”的生物我们就不必赘言了,总之,一个单独行走在沙漠中的人类所接受到的热切注视可能比任何一个大公或是国王还要来得多,但从他身上辐射出来的热量让拥有着智慧的怪物们迟疑着驻足不前,而那些普通的野兽也有着属于自己的直觉,尤其是它们看到一条或许是被饥饿弄昏了头脑的赤蛇突然从沙丘后一跃而起,向那个人类喷射毒液——它和她的毒液一起在半空中变成了一团耀眼的火球。

    “唔,”异界的灵魂说:“希望我们没有惊扰到我们要找的那一位。”火元素侍者,浑身赤红的小蜘蛛惊讶地拍打了一下螯肢,很显然,它是没有预料到这一点的,轻微的沮丧与懊悔经由颤动的心灵感应传达到他主人的思想里,异界的灵魂立即伸出手来抚摸了一下小蜘蛛的脑袋,“不,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它解释道:“我只是担心他会认为我们是他的敌人。”

    比起话语,从相互连接的思想中传达的情感更快,也更真实地安抚了火元素侍者,它就像是一只猫崽儿那样蹭蹭主人的手指,而后心满意足地继续攀在那件白色的短袍上,粗心大意的人或许会认为那是一枚精致的符文领针,它的八只眼睛在暗中熠熠生辉,就像是没有燃烧完全的炭火。

    异界的灵魂停下脚步,估算了一下之前走过的路程。人面狮身兽的智慧确保了他们不会对距离估算错误,而他们的阵营保证了他们不会说谎,哪怕男面狮身兽的首领并不愿意看到一个同族成为人类的坐骑。他们所说的地方距离克瑞玛尔现在的位置不远了,也许只有几百尺,方才的火焰可以惊动数百里之外的生物,如果那里确实栖息着一只男面狮身兽的话,他确实应该会发现他们。

    凡人,以及施法者的星河已经横贯天穹,只是它的星光在格瑞纳达总是那样晦暗不明,沙漠因此覆盖着一层浅薄而暧昧的红光,沙丘连绵起伏,投下阴影也被阴影笼罩,而后他们听到有沙子从沙丘上流下来,悉索的声音让发的龙裔立刻停住脚步,小蜘蛛的温度突然升高了,它的爪子更是刺进了克瑞玛尔的皮肤。

    那个最为高大的沙丘颤动着,沙子不断地从上面滑泻而下,没一会儿,即便在最微弱的光线下也能明辨毫末的眼睛就辨识出了这座沙丘的真面目——一只男面狮身兽,比他们之前见到的首领还要大只的那种。

    在异界的灵魂想要说些什么之前,那只男面狮身兽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和所有夜行动物那样发光,在一片暗中,它们看上去就像是漂浮着的火焰——他举起一只爪子,做出了一个在两个位面都通用的手势,“安静。”他用手语说,然后继续回到原先的姿态,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某个地方。

    这给了异界的灵魂好好观察他的机会,小蜘蛛从主人的肩窝里爬出来,抓着他的头发爬到了他的头顶,光线的变化让异界的灵魂惊讶地发现这是一只几近全的男面狮身兽,光亮的色皮毛没有一点杂色,滑顺的就像是绸缎,只有爪尖和眼睛是不同的颜色,以及尾梢有着一点赤红色,就像是谁拿着他的尾巴放在朱砂粉里蘸了蘸。

    异界的灵魂盘着膝盖在他身边坐下,反正他们似乎都不怎么在意时间,何况这个巨大的身体可以挡去风和沙子,但沉默地坐着是件非常无趣的事情,所以异界的灵魂就拿出了盐橄榄、杏仁和咸味烤饼,鉴于它吃到的每一样东西都玩命似的要么加满香料,要么浇满蜂蜜和糖浆。这两样他亲自监督制作的食物至少可以平衡一下这个身体内的甜咸度。

    嘁嚓嘁嚓。

    咯哒咯哒。

    “我说,”那只男面狮身兽忍耐了很久之后才终于出声道:“不要相信那些吟游诗人们的胡说八道。”

    “怎么?”

    “没有哪只有智慧的生物会被一些新奇的食物吸引走的,更不会为了一点吃的东西而甘愿成为人类的奴隶。”色的男面狮身兽不那么高兴的看了一眼被人类拿在手里的烤饼,他吃过那种烤饼,一点也不好吃,潮湿的就像是泥巴,坚硬的就像是石子,而且里面混杂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中间的味儿他一闻就要打上好几个喷嚏。虽然今天的烤饼闻起来似乎不是那么糟糕,它的气味很单调,但因为单调而变得格外纯粹与浓郁,像是油脂,但又不像是山羊与沙鼠的油脂。还有一些坚果和盐的气味,他小小地斜睨一眼,那些东西看上去和烤饼一样乏善可陈,是的,只是气味有点诱人,仅此而已。

    他只是有点好奇,也许他可以尝一尝,但也只是尝一尝而已,他绝对不会和那些吟游诗人长诗中的蠢动物那样,只是为了吃到烤肉或是奶油就甘愿和人类签下契约什么的,如果你把爪子放在人类的脖子上,他一样会奉上所有他能够奉上的,就连他的子女父母也不例外。

    “我打搅到你了吗?”异界的灵魂说,显然与色的男面狮身兽不那么心有灵犀的他将食物收了起来,气味立刻被次元袋隔绝了,男面狮身兽遗憾地转过头去:“是的,”他说:“你打搅到了我。”他认真地说:“我正在享受我的寂静。”

    “呃,抱歉?”

    “没关系,”男面狮身兽说:“那块云层已经改变了形状了,”他指给异界的灵魂看,“它不再是原先的样子了。”

    “它原先是什么样子?”

    “很像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女面狮身兽的屁股,”男面狮身兽惋惜地说:“刚才它的形状逼真的让我甚至想要凑上去嗅嗅它的气味。”他看向天空:“而现在它就像是一堆鸟头拉的粪便。”一边说,他一边露出了一个恶心的表情。

    “我得说,”男面狮身兽继续说:“你做的选择十分正确,鸟头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它们就像是兽人的哔——哔……,还是那种被哔——哔的……哔……哔”

    ——我说,异界的灵魂说,我来到这个位面已经有段时间了,但我还是第一次遇到需要消声的词汇,而且是在……

    ——是在需要我们竭力争取的助力前,发自于他的嘴,巫妖紧接着说,毫无疑问,我们遇到了一只相当特别的男面狮身兽。

    不过这些都是些不值一提的小问题,巫妖关注的是这只男面狮身兽似乎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来意,既然他没有表现出敌意,那么他们就还有机会。

    “别吃惊,”男面狮身兽说,“在你们来到之前,我的好宝贝儿特意亲自赶来,告诉了我有关于你们的事情。”就在异界的灵魂努力猜测这个所谓的好宝贝儿是谁的时候,他继续说道:“当然,该死的无底深渊,你们似乎吓到他了,就我来看,他就差把尾巴塞在哔……哔里面了,而且我猜他在来见我之前还……啊,弄湿过一两块石头,真是见鬼的哔——哔,活该被哔——哔的宝宝宝贝儿,我说过,他不太适合做首领,他缺乏一些上进心和决断,但我的妻子和她的姐妹一直不怎么认为,好吧,”他极具人性化地耸了耸肩,“看看,看看,在遇到大事儿的时候,他竟然只会滚他的蛋蛋——我或许应该在最后的决斗中打裂他的脸,这样我们都能好过一点。哔的!”

    “他是您的……”

    “儿子,没错。”色的男面狮身兽说,一边用爪尖挠挠耳朵:“他是我的儿子,我是他们的前任首领,我必须说我还是相当称职的,但我的妻子愤怒于我的某些行为……不过我认为那不算什么,虽然我和她的姐妹嘿嘿嘿,和她的外甥女嘿嘿嘿,和她的朋友嘿嘿嘿,和她的沙鼠嘿嘿嘿,但我至少没和她的母亲嘿嘿嘿过,而且我发誓过我最爱的还是她,可惜的是她似乎并不愿意原谅我。”

    我们也不想,异界的灵魂说——我们还有时间,他对巫妖说,我们是不是该试试去找一条巨龙?或是蜥蜴也行?

    巫妖不说话。

    “你不想说些什么吗?”男面狮身兽说:“你应该说些什么,殿下,毕竟我的小小宝贝儿做出这个决定完全是因为你带来的坏消息。”

    “如果不是我带来的坏消息,”异界的灵魂说,“那么他们就要迎来更大的坏消息了。”

    男面狮身兽理解地点点头:“但我不想感谢你,所以那就这样吧——而且我不觉得那个更大的坏消息能够坏到哪儿去——是的,他们迁徙了,但他们能够迁徙到哪儿去呢。虽然我们也可以在砾漠与地里生活,但红龙的双翼只会不断地成为更多地方的阴影,他们今天离开了这里,明天又要离开那里,再一天他们又要离开去到别的地方……总有一天,他们会发现自己无处可去,而他们的身边除了敌人还是敌人——如果其他人也和他们有着一样的想法。”

    “但他们如果留在这里……”

    “他甚至没有想过抵抗。”曾经的首领意味深长地说,“他就像是一只装满了黄水儿的尿脬,经不起碰——对一个首领来说,这可真是糟糕透顶。”

    “那么如果是您,您会怎么做呢?”

    色的男面狮身兽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你觉得穆萨的族人会怎么做?”他说:“你觉得他们会逃走吗?”他举起一只前爪,就像人类那样撑着自己的下颌:“他们无法离开他们的食蛛兽,离开了食蛛兽,他们就是一些什么都不是的流民,他们就连往地里撒种子都不会。他们不是沦为野兽的食物,就是冻饿而死。”

    “那么,如果不逃走,”男面狮身兽说:“他们还能怎么办呢?”他卷起嘴唇:“他们只能去寻找那个似乎对他们抱有善意的人,成为他手中的武器和货物,是吧……就像你给我们留下的那道不太有趣的题目,它同样被摆在穆萨面前,虽然这种选择只有一个选项,不过它看起来相当正确。”

    异界的灵魂沉默了一会,而男面狮身兽则耐心地等待着,就像方才发的龙裔等待他那样,可惜的是他没有烤饼和坚果,但在他开始敲击自己的爪尖之前,施法者点了点头:“我承认你所说的,”发的龙裔坦然地说:“但并不是没有其他的选择,关键在于,您会做出那样的选择吗?”

    男面狮身兽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不会。”他站了起来,身体的阴影一下子笼罩住了克瑞玛尔:“但要从臭蛋蛋里面挑出一个不那么臭的吃下去,仍然会令人愤怒,你说是吗?龙裔?”(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