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五十八章 混乱(7)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抱歉,新章写的不是很满意,所以放一章同人小文——是我最近为了调换思路写的一篇漫画同人,是一部很老的漫画。虽然应该属于你知道的那个,但我觉得更像是扶他文,因为里面的妖魔一方都是可以改变自身性别的……改变之后还相当的清纯或是娇艳,而且萝莉和御姐都有……

    《妖魔的封印》——旁观者

    写在前面:你看,里面所有的角色以及剧情统统属于原作者,我不拿来赚钱,就是这样……

    我之所以知道我是在一本漫画里,是因为我有着一个叫做里鲁多的朋友。

    当然啦,妖魔之间的友情,也就是那个样子。何况里鲁多是个标准的死忠迷弟,迷的对象就是他跟随了无数个岁月的妖魔君王——虚无之君多利亚斯(简称万人迷的那个)。而他之所以会和我成为朋友,也是因为我有着一张与多利亚斯有着五六分相似的脸和同样的色长发——在他的君王不允许他跟随的时候,他就跑到我这里来看大型活动手办,嗯,也就是我。

    “你这里还是那么寥落,”里鲁康说,“如果不要妖魔的下属,就连人类的奴仆也不要吗?”

    啊,对了,还需要提一句的是,在我还是一个不知道自己在漫画里的漫画人物时,我就不太喜欢身边有着其他什么人,嗯,人和妖魔都不要。总觉得有什么突然从身前身后冒出来完全就是日式恐怖鬼片的套路,就连里鲁康,也在被我胖揍了上千次后终于学会了敲门。

    “因为并没有什么需要他们去做的事情啊。”我说。

    “你的容姿可以让成千上万的妖魔为之臣服,”里鲁康说:“为了求得一个侍奉你的机会他们会甘愿献出所有的。”

    就像你那样吗,我在心里说,不过还是没有把它说出口。也许因为曾经是个人类的关系,我的脾气在熟悉我的妖魔中可以说相当的好。但讲真,再好的脾气在遇到那群无底线上来就要抱腿的颜狗时也会爆发的。

    所以说,在妖魔中我也是一个异类。每个想要成为我的随从和下属的妖魔都会被我痛扁一顿后扔出我的色森林,然后森林中的树木、藤蔓和细草会记住他们的气息,他们一旦再次靠近就会变成一连串的妖魔粽子,至于什么时候被释放,那要看我哪天心情好。但即便如此,我也不会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一群残忍暴虐,力量强大的可以瞬息之间干掉一座城池里所有人类的妖魔玩儿什么甄嬛传啊。

    “啊,”不知道里鲁康是不是突然感应到了我想要把他踢出去的心情,他很及时地给了我一个我一直想要听到的消息:“你问起过的那个人类,我的下属捕捉到他的消息了——拉宾斯,一个魔术使,虽然因为降魔术而得到了人类的推崇,但也只是一只可怜的小虫子而已,”他突然露出了不太高兴的神情:“天啦,千万别告诉我你是看中了那个人类想要成为他的妖魔吧,如果是那样……”

    “如果是那样……”我说:“里鲁康,你想要怎么样呢?想要让我消亡吗?我比你更美,里鲁康,你不会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在妖魔中,容貌与实力都是成正比的,里鲁康如果敢做些什么,我也不介意现在就让虚无之君换个近侍。

    不过若是我真的成为了某个人类的妖魔,里鲁康一定会不择手段只为了杀死那个人类或是我的吧,他可不会容忍一个人类成为我的主人的,就算我和多利亚斯只是有着一张我认为并不那么相似的脸。

    “我只是觉得太可惜了,”里鲁康说:“如果你不是每年睡上三百天的话,那么你哪怕想要成为某个君王的近侍也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我不会向任何一个存在屈膝,称他为主人的,”我说:“关于这点你就放心吧,里鲁康,自由对我而言是最重要的。”和那个居然在番外里爱上了一个人类的伪自由爱好者绝对不同!

    但里鲁康在被我踢出森林之前还是有点忧心忡忡的,毕竟我在这座森林了呆了一千多年了,也没对什么感兴趣过,妖魔不,人类也不,拉宾斯还是我提起的第一个名字呢。但我真的对那张面糊脸没兴趣,里鲁康,我的朋友,如果可能,我真希望你能明白我现在的心情——这家伙就是个炮灰,但这个炮灰却是引动了整本漫画的关键所在啊、

    我知道你的爱豆将来会爱上一个人类呢!

    我还知道因为你你的爱豆还会玩上一场失忆梗呢!

    我还还知道你会被你的爱豆勒令出局,之后因爱成恨转粉了呢!

    我还还还知道你之后还会救了你爱豆的爱豆的迷弟,不惜将自己封印了只为了增强你爱豆的爱豆的迷弟的力量,不,我不是在编顺口溜,事情就是那么复杂——这个虽然你不爱我不看我不接受我不理解我但我还是爱你为了你不惜付出一切即便你神马都不知道只求你万事无忧幸福安康的男二梗你玩的那么六真的大丈夫?

    你知不知道我一把台剧中的女猪脚代入虚无之君多利亚斯就是一身冷汗?

    ***

    就在里鲁康离开不久,一个深夜里,我突然从床上跳了起来,而整个森林都在瑟瑟发抖。

    wtf?

    这个就像是当胸一击的压迫感除了虚无之君,畏怖之君多利亚斯还有哪个?而且其他的妖魔之君可不会突然降临到这个人世间来。我盘着双脚,以一种里鲁康看见了会尖叫的不雅姿态坐在床上,等到那股可怕的力量离开之后,才慢吞吞地去查看哪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之前说过,这片森林是我的领地,然后大约一百几十年前一些人类在我的森林边定居了下来,繁衍至今也是一个村庄了——因为这里被妖魔占据了的关系,没有苛刻的领主也没有贪婪的盗贼,而且我也不在意他们进森林捡拾点燃料或是捉鱼和小动物,所以他们的日子要比其他地方的人类舒服得多。

    对于他们来说,唯一的困扰大概就是在森林与村庄之间有个水沼,水沼里面原本只有鳗鱼和水蛭,但因为,咳咳,我的追求者之一,一个好像叫做伊利还是叫做耶利亚的妖魔预备长期作战的关系,他在水沼里定居了下来,然后和村庄里的水术师勾搭成奸——哦,不不不,这里应该怎么说,互通有无?还是别的什么?抱歉,我不做人类已经有段时间,对于成语确实已经有点不那么熟悉了。反正他们相互之间达成了默契,伊利还是耶利亚的存在让人类不得不以一村之力供奉那个徒有虚名的水术师,而水术师将会为妖魔免费提供新鲜的肉食。

    水沼边还残留着妖魔君王的力量,我挥动袖子,将它们驱散,不然它们很快就会引来其他的妖魔,到时候事情会变得很麻烦——我在乌的沼泽中捡到了属于水魔维利耶卡(哦,原来我还是记得他的名字的)的封玉,妖魔们在死亡后留下的力量核心。

    事情很好推测,我记得漫画的开头就是里鲁康爱豆的爱豆席巴被双重封印,失去了原先的大半力量后仍然无所忌惮的到处趴趴走,走过沼泽的时候无意间救了一个人类的小男孩,小男孩把他带回家里,家里还有个漂亮的姐姐——如果这是一本港漫,那么接下来肯定就是美女以身相许了,可惜这本漫画顶多就是个扶他文,所以对席巴一见钟情的不会是个姑娘只会是个妖魔,虽然维利耶卡钟情的大概只有他的比妖魔贵族更漂亮的脸,但你们知道的(耸肩),席巴有只召唤兽。

    别责怪我对妖魔之君如此不敬,你还要我怎么样,我曾经还是个人类呢,但我真的不喜欢人类,人类有美好的地方,但腐烂发臭的地方更多,以至于我在成为妖魔后就连食谱上也不愿意出现人类的选项……吔,是的,随便你怎么说,就妖魔而言,我的三观真是再正确也没有了。

    所以我的看法和大部分妖魔是一样的,喵咪的,我宁愿多利亚斯和深颚之君西瑞尔厮混到一堆去(随便里鲁康哭死在厕所里吧),也不要看到他和一个人类共同奏响河蟹的进行曲。

    嗯,但我或许还是要对维利耶卡说声抱歉,如果不是我不记得他这个拗口的名字,嗯那,我应该提前提醒他别去招惹一个看上去很不错实际上被恶犬守着的肥肉的,让我想想,席巴应该有着浅紫色的头发(对,就和那个名为战争女神实则总是在微风中颤抖等着别人来救的小白花同一个发色),灰蓝色的眼睛,用多利亚斯的话来说“如同火焰般高贵美丽的人儿”,反正遇到这么个家伙就赶紧逃跑吧,如果你不想正面刚上畏怖之君。

    人类的村庄正在举行庆典,当然喽,他们以为妖魔已经死了,那个不怀好意的水术师也死了,再也没有人会成为水魔的祭品——这个想法不错。

    但这个地方,人类,是属于我的,我不会为了维利耶卡杀死任何一个人类,但我也记得此后漫画似乎也没再提到过这个地方,那就对了,作为将来要拯救整个世界的席巴救世主来说,这个地方未免太不值一提了,而且他也已经做了所有他能做的,妖魔消失了,人类理所当然的应该得到安宁。

    藤蔓与荆棘从地面升起,它们要比人类或是妖魔的奴仆更听话,也不会让我感觉总是在被人窥视,它们冲破了人类的房屋,把他们从里面驱赶出来,其中有两个人,一个弟弟,一个姐姐。

    “福龙(这个名字很值得商榷一番),诺拉。”我指了指他们,村民们推搡着,把他们推到我的面前,姐姐紧紧地把弟弟抱在怀里,喊着要吃就吃我之类的话,不,我才不要吃你呢。

    “我要你们记住一件事情,”我说:“正是因为这两个人,你们才会被驱逐这个地方。”

    说完我就走了,森林会完成之后的工作,而森林之外,是盗贼,是税官,是暴戾恶毒的贵族与领主,是永无休止的劳役与饥饿,对于他们应受的惩罚,我相信人类会比妖魔做得更好一些。

    故事已经开始,而我觉得,我应该有一两个下仆了。

    ——————————————————————————————————

    人世间正在发生异变,妖魔界与人世间的隔膜被打破了,不仅仅是低级妖魔,就连妖魔的贵族与君王也可以凭借自身的意志随意出现在人世间而无需召唤,两界也未此出现力量盈满后产生的龟裂——对于妖魔来说,这将是一场盛宴,到处都是战争、疫病与饥荒,人类一个村庄,一个城市,一个国家那样的死去,秃鹫盘旋在血色的天穹之上,野狗在殿堂之上巡梭,肚子里塞满了人肉。

    我从漫画上的时间来推算,从我的森林离开后,大约一晚,或是一夜后,席巴在多利亚斯的看护下睡了七天,这是确实写明的,然后他就来到了尼尼贝,一个国家的首都,疫牙之君拉瑞尔和他的贵族侍从降临在那里,带来疫病,整个首都的人因此几乎都快死完了,席巴竭力拯救他们但还是徒劳无功,在这个时间段里,多利亚斯为了席巴而驱逐了拉瑞尔还有拉瑞尔的仆从,但他爱上席巴的事情也因此引起了其他妖魔之君的注意。

    啊,我不是在骗字数,我说过我不靠这个赚钱,我想要说的是,正因为如此,梦魇之君西菲尔的下属马芙斯做了一件不可谓不绝妙的事情——他假冒多利亚斯在梦中强迫了席巴,让他夜夜不得安宁。

    当然,畏怖之君现在虽然有着一个恋爱脑,但狂霸酷帅拽的总裁气质还是被保持着的,他怒气冲冲地去找西菲尔的麻烦,在这之前,他唯恐有其他妖魔乘机危害到我们的小白花,将自己的头发变成护符让席巴佩戴在身上。

    这是多利亚斯的力量,足以让所有妖魔都不敢靠近。

    也是我一定要得到的东西之一。

    另外插一句,多利亚斯取下自己头发的方式是用拔,你知道这让我想起了什么吗?啊,对,就是那个“猴哥!猴哥!你真了不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