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九章 混乱(8)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过这种方式很恶魔。巫妖说,我只希望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我们现在家底浅薄,如果米特寇特坚持索赔的话,我们只有把费瑞克希尔送出去了。

    ——应该不会,异界的灵魂说,我想不会,即便有,米特寇特也未必会将这个罪责落在我们身上——他一开始要对付的就不是我们,不然他根本不必交出龙牙,还努力地想要做一个好哥哥。

    ——你知道他温情脉脉地让我都快怀孕了吗?巫妖说。

    异界的灵魂放声大笑,但只是在识海内,在外面,人们只能看到他在微笑,矮人崩崩以为他是看见了那件卓有成效的“外骨骼”,说真的,矮人真心实意地认为,这个名词很有格瑞纳达的风格,听起来就很恐怖。不过就形状和颜色而言,它看上去并不怎么可怕——它看上去更像是一种奢靡的装饰品,矮人注重实用,但侏儒们在实用之余还注重华美和精致,所以他们争吵了好几次,结果就是现在这件——看上去如同凝固的涟漪一般附着在女性有翼兽化人躯体与四肢上的秘银线——或者不应该说是线,因为它们最窄也有一寸,最宽则有半尺,尤其是背脊上最重要的那一部分,看上去就像是一面袖珍的盾牌,所有的线都从它上面延伸出来,就像是章鱼伸出的触须,“触须”由宽到窄,环绕着躯体与手臂,还有腿,直至手腕和膝盖,而“盾牌”的内部,是一枚犹如盛开的玫瑰花儿般大小的符文,由矮人,侏儒与克瑞玛尔协作完成,中间镶嵌着紫翠玉与翡翠,这些宝石提供外骨骼所需的动力支持。

    在另一个位面,外骨骼装甲看上去更像是昆虫的甲壳,十分厚重,但除了能够让一些不幸残疾的人重新能够走动,奔跑和拿取物品之外,还能够让一个普通人变成一个无比强壮的超人,在异界的灵魂破碎的记忆中,那些外骨骼装甲可以让一个人连续五百次举起两百磅的东西,或许还能更多,只要能源不枯竭,但在这个高魔的世界,他们所创造出来的外骨骼装甲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力量更大,也更多——有翼兽化人再也不必为了那对沉重拖沓的翅膀而痛苦,外骨骼装甲可以代替她们举起和挥舞它们,在符文盘里,连接着一根刺线,这根刺线是异界的灵魂在深谙人体结构的巫妖指导下完成的,虽然巫妖也借鉴了一部分另一个位面的知识——在这个位面,死灵学派的法师们算是对人体最为了解了,但比起另一个位面的学者来说,又不够深刻与精细(也许是因为他们都是实用派的关系)——这根刺线,或说是导线,刺入人类的脑部,以便装甲可以接收大脑的指令,而不需要使用者用嘴或是手发出命令。这让它们的存在变得更为隐蔽。

    崩崩除外,克瑞玛尔相信这个矮人不会出卖自己,但那三个侏儒,可以说是被监视与关了起来,他们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他们在克瑞玛尔这里至少可以吃上可口丰盛的食物,睡上柔软有弹性的床榻,偶尔还能在没有工作的时候喝上一点蜜酒,这就足够了,在见识了皮鞭与烙铁之后这些侏儒就明智地将自身的位置放到了最低,现在略有提高就足以让他们倍感满足了。

    “只有一副,”矮人崩崩说,“之后,会快些。”

    异界的灵魂向他点点头,他知道崩崩的意思,第一副,没有图纸,没有参考,只有一个概念与草图,他们打造与装配起来肯定会很慢,但如果这个试验品能够成功,那么接下来不过是按样制作,那就要快很多了。

    有翼兽化人,也就是那个第一个同意为发的龙裔效力的女性人类先是小心翼翼地拍打了一下自己的翅膀,她等待着剧烈痛苦的来临,但没有。接着她转过头去抚摸翅膀,因为她感觉不到它们的重量,还以为它们突然消失了呢,在走动的时候都差点失去平衡,她抚摸着外骨骼装甲,柔韧的秘银在她的手掌上滑动,她微微收缩了一下肌肉,这次她感觉到了,她看了她的主人一眼,克瑞玛尔向她点了点头,女性兽化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如果说她不懂得如何飞,那是不可能的,在那对翅膀只能带来痛苦的时候,她就在逼迫下学会了如何飞行,她微微闭上眼睛,回忆着那时的感觉,不是痛苦,而是那一瞬间的新奇与激动,她的翅膀猛烈地击打着空气,不过是一眨眼间,她就冲上了天空。

    她不记得自己飞了多久,只知道周围的空气变得又冷,又尖利,她睁开眼睛,向下俯瞰,首先看到的就是那座孤零零的宅邸,它小的就像是一个玩具,她突然感到一阵恐慌,不假思索地落了下去——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因为很快,就有两个术士升向天空,查看着周围的情况——然后克瑞玛尔的侍女们急急忙忙地和他们解释去了,克瑞玛尔受到了警告,不过鉴于他已经得到格瑞第的承认,以及新王的关爱,所以这件事情也不再有人追究,但那个女性有翼兽化人挨了一鞭子好让她记得今天的教训。

    “她应该感谢我们所处的位置十分地偏僻,而且就高度而言,也是最低的,或者说低得非常厉害。”侍女握着鞭子和自己的同伴说,她们当然知道自己的主人在还是幼儿时非常地不受宠爱,这点从赐给他的宫殿就能看得出——因为红龙喜欢高处的关系,格瑞纳达人也是以高处为尊的,但今天这个令人感到羞辱的缺点反而挽救了一条性命,虽然以侍女的意见,这个人类奴隶最好还是立刻杀掉,但克瑞玛尔不允许,她们猜测这可能是因为克瑞玛尔还需要这个试验品的关系。

    如她们所以为的,发的龙裔只是粗略地检查了一下那个伤口,确定不会影响到骨骼就兴致缺缺地打发走了那个人类女**隶——异界的灵魂倒是很希望给她施放一个治疗法术或是给她一瓶药水,但他知道,他不能表现得太过温和仁慈,否则他身边所有的侍从都会立即转向他的敌人,因为在格瑞纳达,善良的人总是死的最快,这些唯利是图的家伙可不会服从和忠于一个必然的死人。

    “你再去做一些测试,崩崩。”异界的灵魂说,崩崩盯着他,然后异界的灵魂向他眨了眨眼睛,崩崩立刻就明白了,作为一个格外有用的矮人奴隶,他身边可不缺乏治疗药水,他可以分一点给这个可怜的姑娘,虽然她长得很丑——以矮人的审美观来说。

    女性的有翼兽化人跟着崩崩走进地下室,阳光不会照进这里,但这里的暗已经足够让她安心,他们正在远离那些邪恶的人——崩崩先到自己的房间里找了治疗药水,给她喝了,她感觉背脊发痒,知道伤口正在愈合:“我们什么时候继续测试?”

    “测试?”崩崩说:“不,你需要休息,我们可以明天再测试。”

    “明天是另一天了,”女性兽化人说,“那意味着你们的锻造工作也要延迟一天,我的同伴们也要忍耐痛苦又一天,而且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事情会变得更坏,”她注视着矮人:“我知道你在同情我,怜悯我,但崩崩,你想一下,如果就差那么一天呢,就差那么一天,我的同伴来不及穿上装甲,他们不能飞,也不能跑,假如有人想要杀死他们,他们只有喊叫和承受。”

    崩崩抿起了嘴:“好吧,”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们去做测试。”

    有些测试是不能给别人看到的,甚至不能给那些侏儒看到,之前的飞翔只不过是另一种方式的掩人耳目——他们现在要做的才是最重要的。

    崩崩把女性兽化人带到一个很大的圆形地面的房间里,这个房间虽然在地下,但很高,在克瑞玛尔没有离开格瑞纳达之前,它是被用来召唤恶魔和魔鬼的,恶魔和魔鬼普遍都很高大,所以这个房间足以容纳女性兽化人飞起来,就是要小心不要飞的太高,她有几次撞到了天顶,因为在外骨骼装甲的帮助下,那对翅膀就像蝴蝶和蜻蜓那样轻盈敏捷,但很快她就熟悉起它们来,毕竟它们是她的一部分——她可以在空中飞行,快速移动和悬浮,然后矮人给了她一只弩弓,然后拿起了自己的圆盾和长矛。

    “来吧!”他高喊道。

    女性兽化人曾经是个佣兵,在被格瑞纳达人擒住之前,她算不得邪恶,当然,也不能说是善良。她就和任何一个凡人那样,有好有坏,或许偏向坏的那面更多些,因为一个普通的佣兵可没有办法如同泰尔的骑士或是白袍那样正直,而且她要养育自己的小妹妹。所以在一开始,她表现的非常狡猾,虽然她已经占据了有利的位置,但在可能的情况下还是会绕到矮人的身后射出弩箭,那些弩箭已经被去掉了箭头,但即便如此,还是没有一支弩箭可以射中矮人,“你要更快些!”矮人喊道。

    他的临时敌人嘘了一声表示同意,她有意忘记了装甲还有翅膀,就像是真正的鸟儿那样,她在有限的空间里肆意地飞行,变化着各种姿势,矮人的眼睛只能捕捉到她留下的残影,在不断地咆哮与跳跃后,矮人的脊背上终于多了两只讨人厌的白点儿,“算你过关!”矮人喊道,但就在女性兽化人收起翅膀的那一瞬间,他的长矛只差毫厘就击中了她的额头。

    “永远别放弃你的优势。”矮人说。

    “你说得对,”女性兽化人喘息着回答,而后矮人的脖子上就多了一根冷冰冰的尖刺,尖刺从翅膀的末端延伸出阿里,原来她们的外骨骼装甲除了人们可以看见的,覆盖在躯体与四肢上的,还有藏在那些丰厚羽毛中的,它们就像是没有羽毛的茎干那样埋伏在羽毛之中,但只要女性兽化人一个念头,它们就会刺出最危险的一击。

    “这还是我的作品呢。”矮人不服气地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他推开那根尖刺,但他的笑容告诉女性兽化人,他此时此刻是非常开心的。

    ————————————————————————————————————————————————

    “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些猫咪?”费瑞克希尔问,她或许已经看出这套外骨骼装甲不限于此,但她什么也没说。

    “那个我还要想一想。”异界的灵魂就说,事实上他确实已经有了想法——一个可以说是最快捷的方法,既然他们的武器被拔除了,那么他也可以把它还给他们,只要他们做出决定。

    费瑞克希尔还想要说些什么时候,侍女通报米特寇特殿下来访。

    这位长兄的神色可真是有点不太好,他甚至顾不得和自己的弟弟好好地亲爱一番:“克瑞玛尔,”他问:“你是否有了一个坐骑,而它是一只人面狮身兽?”

    “噢,是的,”异界的灵魂说:“当然,一个新坐骑,怎么,我和它说过去龙牙的营地,是它出了什么问题吗?”

    “或许我们可以到营地去谈这件事情。”米特寇特说,他倒是很愿意让它出点问题,但既然它是克瑞玛尔的坐骑……

    “你知道人面狮身兽的阵营恰好是与我们相反的吧?”在即将抵达目的地的时候,米特寇特说:“它们是群伪善而又天真的蠢货——和鹰面狮身兽完全不同,我很担心,我的弟弟,它或许不会是一个忠诚的伙伴。”

    “我只是需要一只坐骑而已,”异界的灵魂面不改色地说:“而且我选择的那一位与众不同,你看,它是的,色是一个邪恶的颜色。”

    “还有,”异界的灵魂继续说道:“我认为,他的内心与外形还是极其一致的……他还是有点邪恶的,你觉得呢?”

    他们已经看到了那只色的男面狮身兽,还有米特寇特的坐骑格里芬。

    格里芬被男面狮身兽坐在身下,四肢张开,脑袋被一只爪子按住,而另一只前爪则在拔着他的翎毛——鹰首狮身兽脖子和肩膀连接着的地方,肩膀胸膛部分是鬃毛,而肩膀以上就是大而华美的羽毛了,男面狮身兽一边拔着,一边咕哝着:“她爱我……她不爱我……她爱我……她不爱我……哦哦,太糟了,”他看了一眼爪子里最后一根羽毛,“这不是个好数字,格里芬。”他说,然后开始从第二圈开始拔。

    而格里芬的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

    “她是谁?”异界的灵魂好奇地问。

    “谁?”男面狮身兽说:“嗯,我也不知道。”

    “你看,”异界的灵魂对米特寇特说:“我说过他还是有点邪恶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