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六十章 混乱(9)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米特寇特一点也不想和克瑞玛尔讨论一只男面狮身兽是否足够邪恶,他在离开之前男面狮身兽还在与格里芬对峙,而他离开也只不过很小的一会儿,为了解决这件麻烦事儿,他都没有乘坐蜥蜴而是使用了马匹,如果不是王都内限制了传送类法术的应用,他可能还会将克瑞玛尔与自己传送到城外。

    他转而看向其他的鹰首狮身兽,要知道,鹰首狮身兽从来就不是会顾虑道德与亲情的一群,即便格里芬被抓住了,它们本也可以一拥而上,但它们有时候卑劣的简直就像是一个人类,在米特寇特看过去的时候,鹰首狮身兽们不是专心致志地看着地面——就像是它们的前爪多了一根脚趾,就是抬头看着天空,就像是云朵之间有着一只漂亮的女面狮身兽在飞。

    有几只鹰首狮身兽堪称狼狈地匍匐在沙地里,它们在鹰首狮身兽中的地位大概就和龙牙骑士中的分队长,也就是它们的主人差不多,不过米特寇特可不认为它们是为了援救格里芬而受的伤——如果是那样,格里芬至少不会那么遭受到如此之大的羞辱,它们身上的伤痕可能是因为想要战胜那个战胜了它们的首领格里芬的男面狮身兽时留下的,那只色的男面狮身兽对格里芬不客气,对它们更不会,米特寇特头痛地想,他可能要动用自己的存货才能在出战之前让格里芬恢复如初,就像这些鹰首狮身兽们的主人。

    “克瑞玛尔,”他转过身去,语气和缓地说:“如果你确实想要一只男面狮身兽作为坐骑……”

    “一个。”异界的灵魂纠正道:“人面狮身兽与鹰面狮身兽是完全不同的,就我看来,一个人面狮身兽完全可以被当做一个人类来看待,他也不是我的坐骑,而是我的同伴。”他说,然后转向已经不再数羽毛的男面狮身兽:“你的挑战已经结束了吗?”

    “结束了,我亲爱的朋友,”男面狮身兽用后爪挠了挠后颈,“最少我已经大声地喊过了,环绕着整个营地,我看到了不下数千只鹰首狮身兽,但他们似乎并不太想要和我正面对抗。”倒是有些鹰首狮身兽想要乘着熟悉地形以及在主人的协助下偷袭这只陌生的狮身兽,但男面狮身兽立刻就教会了它们该如何做一只安分守己的鸟头——就像米特寇特无法反驳克瑞玛尔的话,男面狮身兽可以如一个高等级的牧师那样以神术施放所有牧师法术列表上的法术,可能还有一些被归类在善良、医疗与保护范畴的法术,他就像是一个身生双翼的强大白袍,还有着长达一百多年的战斗经验与对应的素养。所以在魔法上面,连羊首狮身兽都不如的,只能使用尖锐的喙与爪子对敌人造成伤害的鹰首狮身兽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啊,”异界的灵魂感叹道:“这可真是太好了。”他对米特寇特说:“我之前还有些担忧,如果我的同伴无法战胜格里芬,或许还有其他的挑战者,我可能需要另外去寻觅一个新朋友,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需要多此一举了。”

    米特寇特的神色就像是有人硬塞了一口粗盐在他嘴里,他当然不想让一个男面狮身兽,尤其是兄弟所谓的同伴成为这些鹰首狮身兽的首领,就像他从未想过要将龙牙真正地交出去,但他能够说些什么呢?克瑞玛尔的坐骑甚至是以格瑞纳达的方式来挑战的,没有礼仪,没有商讨,没有除了武力之外的东西。事实上,若是可以,他也愿意有一只人面狮身兽作为坐骑,或者将龙牙中的每一只坐骑都更换成前者,这样龙牙的力量可能要增强两倍,三倍,也有可能更多,但就像他之前和克瑞玛尔所说的,人面狮身兽就算是被活生生地肢解,也不愿意屈就在任何一个格瑞纳达人的胯下。

    “也许你说得对。”米特寇特说,他努力不想让自己的语气中满含勉强与愤怒,但即便是异界的灵魂,也还是能够听出一点点的。

    发的龙裔看向男面狮身兽,一双如同夜,一双如同阳光的眼睛稍一碰触就立即离开,不过双方都知道对方在窃笑。

    “米特寇特殿下?”异界的灵魂一本正经地问道:“兄长?米特寇特?哥哥?”

    米特寇特第一次没能及时回应他最小的兄弟,他反复呼吸了好几次,才终于将嫉妒掩藏起来,“那么你可能需要一个定制的鞍具。”他向男面狮身兽走去,一边抬起手,似乎想要触碰他的鬃毛,但在还没能触碰到之前,他就停下了,因为男面狮身兽正抬起一只爪子,做出威胁的姿态——狮子的爪子本应没有那么灵活,但男面狮身兽的爪子要比一般狮子的更长,关节的数量与人类一致,所以可以做出人类能够做到的任何一个手势,包括施法手势。

    “要试试新的鞍具吗?”米特寇特诱惑地说道,如果这只人面狮身兽真的如克瑞玛尔所说是邪恶的,那么他希望它能够邪恶到接受另一个主人,无论从什么地方来看,他都要比克瑞玛尔更有力和富有不是吗?“用恐爪龙的胎龙龙皮做成的鞍具,轻盈柔软的让你感觉不到有丝毫束缚,连接着秘银的链甲,可以保护住你的前胸与后臀,”新王的长子巨细靡遗地描述着:“上面还可以镶嵌你喜欢的宝石。”他当然没以为一具鞍具就能收买一只人面狮身兽,但只要它接受了,那么米特寇特总有更多的手段让它转而青睐自己。

    男面狮身兽一直安静地听着他说话,表现的非常耐心,直到最后他才露出一个暗藏讥讽的笑容:“我讨厌恐爪龙皮,”他说:“它们闻起来就像是鸟头的屁股,也许你确实很喜欢,但它们大概是在便便里鞣制的,应该是,听说所有的婴儿都浸泡在自己的便便里——还有秘银和宝石,傻瓜,我又不是一个娘们儿,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地方,要看看我的哔吗?”他说,一边威胁性地提起一只后爪:“嗨,”这个混蛋好不羞惭地暴露出自己的哔和哔,“你要看它撒尿吗?”他骄傲地说:“我可以撒满整个营地。”

    异界的灵魂不无怜悯地看着他的兄长——不是名义上的,但事实上似乎也没有好到哪儿去的兄长向后退了两步,它记得在它的位面时常有人描写某人的脸部轮廓如同刀劈斧削,它总觉得那只可能会出现在大理石雕像的粗胚上面,但它今天发觉这种形容词还是有点事实根据的——它决定付出一点同情心,所以拍了拍手掌,将男面狮身兽和米特寇特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来。

    “我们该走啦,”发的龙裔说:“既然你已经做完了你的工作——你喜欢烤羊肉吗?”

    “没有比这更喜欢的了。”男面狮身兽说,“亲爱的,到我的脊背上来,虽然没有鞍具,但我可以保证我绝对不会让你摔碎了那张漂亮的面孔。”

    米特寇特让开道路,他的神色已经恢复了原先的平静,他看着男面狮身兽走过他的身边,尾巴摇摆着,竖起的双翼几乎可以遮蔽天空,它看上去是那样的强悍而又强大,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可以拿来挑剔的瑕疵,而且对于男面狮身兽来说,它正值壮年——也许是他对它还不够了解,才会不小心激怒了它,但没关系,他们之后还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朝夕相处。

    “克瑞玛尔。”

    “什么?”

    “三天之后,所有的龙牙骑士,包括你我,都要进入军营了,”米特寇特说:“是时候让他们见见龙牙的新统帅了。”

    “那个啊,”异界的灵魂说:“没有问题。”他说,踏在男面狮身兽伸出的尾巴上,男面狮身兽在伏下//身体的时候仍然有六尺或是七尺那么高,异界的灵魂当然也不可能去搬一把梯子,它已经准备好了一个漂浮术,但男面狮身兽只是轻轻一甩,就把它扔到了自己的脊背上,他的鬃毛十分丰厚,顿时淹没了龙裔的半个身躯。

    “再会。”异界的灵魂说。

    “再会。”米特寇特说,男面狮身兽立起身体,强迫他往后退,然后他轻捷大步地向前快走,奔跑,最后那对羽翼拍打着,将这个沉重如同山丘的身躯送上了虚无的高空。

    他没有直接飞向王都,而是在营地上盘旋了一周,从上往下俯瞰,可以看到鹰首狮身兽只有很小的一部分停留在营地里,它们的主人是龙牙中的分队长,才能有此特权,其他骑士的鹰首狮身兽和羊首狮身兽都被限制在距离营地只有数百尺的一个丘陵中,风中隐约传来了暴躁的唳叫声,异界的灵魂轻轻地拍了拍男面狮身兽的脖子,靠近他的耳朵说:“你刚才和米特寇特说的,还记得吗?”

    男面狮身兽眨了眨眼睛,他回忆了一下,因为他有点拿不准他的新朋友想要说些什么,但他随即想到了——黝的面孔上露出了一个确实可以以邪恶来形容的笑容:“啊,”他轻声细语地说:“我当然记得。”

    于是他就撒尿了,尿液从空中飞落到鹰首狮身兽和骑士的营地,浓烈的气味立刻让下面混乱了起来,他们一起放声大笑。

    有几只鹰首狮身兽飞了上来,气势汹汹,想要找到那个胆大妄为的家伙——如果那只是一只鸟,甚至是另外一只鹰首狮身兽,它们都会把它撕碎吞掉,就连一片血肉都不会掉在地上,但它们在看见男面狮身兽与克瑞玛尔的那一刻,就毫不犹豫地一收翅膀,任凭自己掉了下去。

    男面狮身兽垂着脑袋,看着那些鹰首狮身兽慌慌张张地在距离地面还不到一百尺的地方才敢张开双翼,弄得自己满面尘土,不由得摇了摇头:“一代不如一代了,”他遗憾地说:“在我还是首领的时候,鹰首狮身兽在一千里以外的地方就能分辨出我的气味,而不是像个没能孵化出脑子的蠢蛋那样莽莽撞撞地冲过来——像刚才那个距离,如果不是你在我身上……”他叹了口气,无比惋惜的:“我会把它们一个个地塞回到它们妈妈的洞里去,我发誓,一个也不少,没错儿,一个也不多!”

    异界的灵魂觉得有点不对:“能够繁育鹰首狮身兽的只有女面狮身兽吧?”

    “唔……嗯……啊……”

    “你被驱逐出去可真是一点也不让人意外。”难怪他的儿子还那么年轻就成为了男面狮身兽的首领,虽然女面狮身兽是需要这些男面狮身兽保护的,但显而易见,她们的地位要高过人类的女性。

    “这可不太好。”男面狮身兽说:“我们应该是一国的。”

    “另外,”他说,“你不觉得应该给我一个名字吗?”

    “你难道没有名字吗?”

    “那是男面狮身兽首领的名字,在我被……那个哔哔之前我当然可以拥有它,但现在我没了。”男面狮身兽说:“而且吟游诗人的诗歌里不都是那么说的吗?一个骑士遇到了一头独角兽,给它一名字,得到了它的忠诚——当然,我是不会这么蠢的,我不会因为一个名字就忠诚于某人,我是自由的,但我确实需要一个名字,要不然你怎么称呼我呢?总不能老是叫我色的男面狮身兽吧,万一在很遥远的地方也有一只色的男面狮身兽呢,人们会把我和他搞错的,这可不太好,我们要去做邪恶的事情,对不对,当人们需要记载我的时候,可以有个名字可供他们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你觉得愤怒之暗夜,或是恐怖的深渊,哪个比较好?还是让他们称我凶悍的,咆哮的,可怖的铁面武士会更妥当些?”

    “我觉得,”异界的灵魂摸了摸自己的胳膊,他都有些毛骨悚然了:“你觉得克欧怎么样?”

    “什么意思?”

    “龙语中它是闪电的意思,”异界的灵魂说:“它出自于暗,却能够击破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