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二章 战前(2)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或许明天?”让巫妖去烦恼这件事情吧,不对,异界的灵魂想,他或许乐在其中,它有点好奇,但这点好奇还不至于让它尝试与一个魅魔共享床榻。零↑九△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但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我的主人,”魅魔说,她尖利的小牙齿摩擦着鼓动着的血管:“我已经等待了你很久。”

    ——但在这之前她也没让自己忍饥挨饿,巫妖说,她似乎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牺牲品,当然,有可能是很多个。

    “是谁?”在巫妖的暗示下,异界的灵魂问道:“你的又一个情人,我嗅到了他的气味。”

    “你是在嫉妒吗?”费瑞克希尔说:“我很高兴你会为我嫉妒,或者你只是在顾虑我是否毁掉了你的计划,”她摇摇头:“所以法师总是不太可爱,因为他们总是考虑这个考虑那个,留给我们和自己的时间并不多,但你尽可以安心,小可爱,那个幸运儿既不是你的下属,也不是你的朋友,却是你的敌人。”

    发的龙裔挑起一条眉毛。

    “看来你的消息还不是那么灵通,”魅魔的尾巴轻轻地抽打了一下他的小腿,就从那儿撤离了,费瑞克希尔围绕着异界的灵魂姿态优雅地走了一圈,“你的兄长现在可能正在为他的第一分队长而头痛不已。”

    “你杀了他?”

    “一个顽固的家伙,”费瑞克希尔说:“但并不是很难。”

    ——呃,我觉得你应该感谢她一次,巫妖说,她的确做的很好,我简直要怀疑她已经爱上你了——记得我和你说过的有关于龙牙军团组成部分的事情吗?第一分队长是统帅的口舌与手臂,其他分队长以他马首是瞻——在统帅无法亲自引领他们的时候,他可以说是龙牙军团中最强的,也是统帅认为最可以相信的那个人,他的生命与荣誉与统帅紧密相连——要想让他们退却与背叛,我们可能要付出难以想象的沉重代价,但现在,我们只要别让米特寇特注意到我们就行了。

    ——但米特寇特应该知道我们召唤了费瑞克希尔……

    ——证据,证据,证据,我相信费瑞克希尔会处理的很完美。而且他还是我们的兄长呢。他应该爱护我们,相信我们,而不是无端猜疑,这可不太适合他一直以来的形象和格瑞纳达的法律。

    异界的灵魂摇了摇头,他猜得出费瑞克希尔所希望的就是这个,她虽然免费为他们处理了一个棘手的麻烦,但很显然,她并不准备将整个过程和盘托出,这个可能会被她留到下一个黎明讲,在她饱足之后——但不。至少异界的灵魂不,反正它有巫妖。

    ——第一分队长是怎么选出来的?

    ——在第一分队里挑选,巫妖回答,他也知道这只是一种异界的灵魂特有的,孩子气的逃避方式罢了,但他也不想让一个还没有尝过情//爱滋味的傻瓜去安抚一个魅魔,它会弄砸所有的一切,激怒一个魅魔也就算了,激怒格拉兹特的女儿最好还是不要,她已经显现过她的力量了,米特寇特的第一近卫可不是那么容易冠上这个称号的。

    ——他们会不择手段。

    ——那是一定的,诬告、陷阱、暗杀……等等等等。

    ——但如果米特寇特直接指定其中的一个呢?异界的灵魂问道,强硬地,只指定一个人。

    ——那么他就会首当其冲的,或许第二天他就会悄无声息地死在自己的床上。我知道米特寇特在那个龙裔身上耗费了不少心思,就是不想让他轻易损耗在内部的争斗中。

    “我的邀请让你那么为难吗?”费瑞克希尔打断了识海内的谈话。

    “我很愿意屈服在您的身躯与智慧之下,”异界的灵魂依照巫妖的指示说:“但我在回来之前就已经用掉了几乎所有的法术……沙漠里充满了危险,而且我还带回了那个。”他用眼神示意费瑞克希尔去看那个庞大的色身影。“为了让他屈从我差点就死了。”

    “是吗?”费瑞克希尔说,她的手指晃动着,而长袍上那紧密的一排小扣子一只紧接着一只地松开,露出用系带系着的长内衣,她用舌尖拉开了它们,而后长久地注视着龙裔胸膛上留下的痕迹——那些伤痕即便经过药水的治疗仍然留下了痕迹,这些痕迹可能要到第二天才能完全消失,表明它们确实非常严重过。

    “你应该让我来为你治疗。”魅魔说,恶魔也有着治疗他人的方法,最简单的就是从其他人的身体里取出魔法能量注入到他们所关切的那个身体里,不仅仅是法术,他们还制造有着相同作用的武器,曾经有一个著名盗贼就有着这样一柄匕首,他因此获得了非人生物长久的生命力吗,这让他活的很久并且年轻,最后他不知所终,有人说他已经跟随着这柄匕首去了无尽深渊,在那里直接成为了一个可怕的恶魔。

    “如果是您的法术,”异界的灵魂说:“那么我更想它被用在其他地方。”

    “问题是今天你不能了。”

    “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异界的灵魂一边说,一边觉得面颊发麻:“除非您已经厌倦我了。”

    费瑞克希尔笑了起来,异于常人的皮肤被凶猛的热潮所冲击着,就像是体内隐藏了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而她吹在空中的吐息就像是火山爆发之前流淌在空中的硫磺蒸汽,“好吧,”魅魔说:“但你要记得,你承诺过要补偿我。”

    “一百万个抱歉,”异界的灵魂说:“请原谅我的怯弱,我不想让您失望。”

    “你不会让我失望,事实上,”费瑞克希尔说:“我从未见到过你这样的生命,你的身上藏着无数秘密与矛盾,我希望有一天我能用自己的手指把它们一个个地拔出来,看看它们是不是真如我想象的那样鲜血淋漓,甘美无比。”

    ——————————————————————————————————————————————————

    费瑞克希尔不无遗憾地落在庭院里,她一出现,其他人类当然就不可能继续留在这里,克欧懒洋洋地瞥了她一眼,转过头去舔抿自己被弄乱的皮毛。

    “你是克瑞玛尔的坐骑?”魅魔问。

    如果换了另一个人,克欧肯定会咆哮着喊道:我们是同伴,是搭档,是朋友之类的话,不过既然是这只魅魔——嗯呐,“是的,”他耸眉塌眼地说:“是的,克瑞玛尔是我的主人,我是他的坐骑小宝贝。”

    正如他所料的,费瑞克希尔面带轻蔑地走开了。克欧在她身后无声地吐了口气,万幸,他还是从吟游诗人那儿听到过一些有关于魅魔的坏毛病的,她们对男性几乎没什么可挑剔的,但也有种类型不是她们的菜——就像是这样的克欧。

    克欧垂着脑袋,走到庭院的水渠边喝了点水,然后踩了(这个我没写错)一支紫蓝色的睡莲挂在自己的耳朵边,同时还哼着甜蜜的小曲儿,然后他看到一对不祥的膜翼从树叶的缝隙间滑过,他装作没看见,在玫瑰丛上打了一个滚,浓厚得快要让他打个前所未有的大喷嚏的香味猛然爆发出来,可怜的克欧一边苦苦地忍耐着,一边坚持着一动不动地给自己熏香。

    他会被所有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面狮身兽嘲笑一百年以上,但相比起和魅魔生蛋,这种待遇却又变得极其美好和难得起来——克欧可不想看着一个魅魔每天早上用自己的孩子做煮蛋,煎蛋和蛋卷。

    ————————————————————————————————————————————————

    龙牙军团的动荡很快就初露端倪,这次,除了礼物,克瑞玛尔的宅邸里也迎来了新的客人,他们都是龙牙军团中的分队长,他们承诺可以向克瑞玛尔献出忠诚,条件就是克瑞玛尔能够指定他们成为第一分队长——当然,第一分队长应该从第一分队中选择,但现在龙牙的统帅是克瑞玛尔而不是米特寇特,如果米特寇特的第一分队长没有突然死亡,那么慑于他的残暴与强大,其他分队长也只能将野心埋藏在内心最深处,但他已经死了,而第一分队中并没有值得他们害怕退缩的人。

    这样重要的交易当然不可能在一夜之间谈妥,但第四分队长在离开的时候,似乎是无意地提起了沙漠蛮族的情况:“那些虫子似乎嗅到了空气中的气味,”他说:“它们分散开了,四分五裂,关于这个您有什么情报吗?”

    “我曾经和其中的一个有过密约,”异界的灵魂坦然地说,“食蛛兽的虫胶和毒液还是有些价值的,在我们把他们全都埋在沙子里之前,我想要看看我是否可以得到一些奴隶。”

    第四分队长笑了,“我也觉得有点可惜,殿下,”他说:“您的想法非常正确,如果可能,我愿意为您……”

    “不,”异界的灵魂说:“不,我的骑士,不需要那么麻烦,我们只需要等待就行了,如果他有着那么一点理智,他就会自行前来匍匐在我脚下的。”

    第四分队张开心地点点头:“毫无疑问,”他鞠了一躬,“我相信您会如愿以偿的。”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祝福”,当天深夜,异界的灵魂身旁的鲸蜡蜡烛就跳出了一捧火焰,火焰落到地上,照亮了周围的墙壁,但一点也没有熄灭的意思。然后从火焰中,露出了穆萨的脸,他看着克瑞玛尔,眼睛中既有惊骇,也有愤恨,以及不可避免的绝望,如果说还有什么,十分奇特的,还有着些许希望与祈求。

    “我来找你了,”他看上去精疲力竭,头发蓬乱,肩膀上捆扎着的衣物条子露出斑斑血迹:“你,您,殿下,您还需要我们吗?”

    “你和你的族人谈过了,”异界的灵魂几乎可以说有些冷酷地说:“结果怎么样?

    “他们不愿意迁徙。”穆萨说:“他们认为我是受了你的欺骗,”虽然他将自己所能获得的所有信息都放在了那些长老的面前,他们还是不相信,他们甚至指责穆萨,认为他是因为胆小虚荣才会想要将族人出卖给格瑞纳达人,他想要做奴隶,但他们不想,族里的大部分人都在咒骂他,其他人也只认为他是危言耸听,胡言乱语。

    穆萨回忆起集会上的情况就感到一阵阵如同撕裂心肺般的痛苦——没人知道他早就在密切地关注着格瑞纳达三个军团的变动,也一直在寻找另一个沙漠,沙漠蛮族时常自称是沙漠中的毒虫,这是种带着骄傲的称呼,但有谁会允许身边就有着那么一群毒虫呢?长老和他的长辈们认为,格瑞纳达人即便再次出动军团围剿他们,其结果也只能和之前的每一次那样,他们可以乘着食蛛兽如同风一般地遁走,没人可以找得到他们的踪迹,他们可以凭借着食蛛兽的蜜和分泌液生存,而那些大鸟和龙却是要吃肉的,格瑞纳达人没办法在沙漠中长时间地找寻他们,最终也只能徒劳无功地打道回府——至于穆萨所说的,格瑞纳达的法师与术士们可以操控沙暴,他们就更不信了,蛮族在沙漠里生存的时间比格瑞纳达人还要久,谁能操控沙暴,难道他们是神祗吗?就算神祗也未必能,沙暴从从来就是随心所欲的,它的出现与消失都毫无征兆,即便在行进中也会突然改变方向。而且如果格瑞纳达人真的能够这么做,他们为什么任凭自己的商队一次次地被沙暴吞噬呢?

    穆萨被夺走了象征着首领的斗篷与衣饰,他被关押和监视起来,但他还是想法设法地取得了部落中其他一些人的支持,虽然他们将信将疑,但他们还是听从了穆萨的话,带着自己的食蛛兽从部落中冲了出来,穆萨只是没想到他的伯父会对他射箭,如果箭头上不是食蛛兽毒液而是其他生物的,他或许早就死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