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三章 沙暴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火光熄灭了,穆萨的脸重新落入暗之中,那枚护符上的宝石已经碎裂,他伸手把它捡起来,轻轻一捏,曾经是那样美丽璀璨的宝物就成了一小抹无用的色碎渣,他放开手指,残渣从他的指缝间隙落入沙子里。零↑九△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他并不想要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一个格瑞纳达人的身上,但他和那些愿意跟随他的人已经无处可去,他甚至有冲动抛下食蛛兽,往沙漠之外的地方走,就像他许多年之前想的那样,但他知道这不可能,不但是他的族人,就连他也不知道离开食蛛兽后自己还能做什么,可能连做个奴隶也会显得太过瘦弱吧。

    每个沙漠蛮族人都是极其纤瘦的,除了贫乏的饮食之外,太重了就无法骑在自己的食蛛兽上逃走也是原因之一——穆萨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之前长老们所津津乐道的那些战争——遇到沙暴而迷途虚弱的商队;鲁莽或是心怀叵测的外来者,小支的,不超过部落战士人数一半以上的,龙爪士兵的巡逻队……除了这些,他们遇到那种被充作诱饵的商队,或是龙爪的精锐或是龙牙的骑士,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逃跑,食蛛兽在短途内速度惊人,只有迫不得已他们才会转过身来与敌人拼死一搏。

    当然,像是这种只能以怯懦与卑劣冠名的后半部分长老们是不会告诉孩子们的,就连穆萨,也要到二十岁成年之后才能听到与见到部落中的真实与暗,虽然在那之前的几年,聪慧的他也已经从只言片语以及影影绰绰的影像中分析与辨别出那些谎言——但他要怎么做呢?难道他要告诉那些孩子们,他们所以为的那些英勇的战士不过是一些靠着敌人的不在意而侥幸存活下来的幸运儿吗?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谎言说多了,骗过的不但是别人,还有自己,那些长老竟然会以为在格瑞纳达认真起来的时候,他们还能凭借着那些早已被龙牙骑士与术士们了然于心的老旧把戏逃过一劫……或者,穆萨露出一丝苦笑,他们只是很早就开始不满于自己那些严苛的规矩——他不准他们随意打劫那些情况不明的商队,也不允许买卖虐杀俘虏与奴隶,更不允许他们伤害与劫掠人面狮身兽——人面狮身兽们曾经和蛮族关系密切,但自从穆萨的父亲死去之后,部族中的一些人因为术士们的开价而心动,借着人面狮身兽对他们的信任做出了不可饶恕的背叛行为,穆萨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以为一两袋子金币会比一个智慧种族的同盟更重要。但他们就是这么做了,虽然穆萨近似于抢夺地将狮身兽们的蛋送回了他们的领地,但就从那些人伸出手的一刻开始,蛮族与人面狮身兽之间的盟约就告破裂了——这次人面狮身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迁移,但他们甚至没有去问问穆萨人类是否也要跟着他们一起离开沙漠……

    男面狮身兽的首领愿意把他带到那位发的龙裔面前,也只是因为穆萨曾经带回的那些蛋。

    穆萨在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思考了很久,他发现如果这件事情是真实的,那么蛮族最好的下场也不过是成为奴隶,或是流民,如果放在几年之前,穆萨或许会选择流亡,但这几年他隐约知晓了一些周边国家的情况,他们被格瑞纳达带来的战争阴影笼罩着,大量的年轻男性成为士兵,田地只能由老人,女人和孩子耕种,这让这些国家对奴隶与农奴的渴求达到了一个顶峰,他们不会得到自由,只会得到永无止境的奴役。

    年轻的首领唯一能够想到的,能够让沙漠蛮族延续下去的方法,似乎只有成为那个发龙裔的附庸,或者就像那些长者所斥责的,成为一个奴隶,但既然那个龙裔可以被一只男面狮身兽信任,那么他或许也能寄希望于他并不如其他格瑞纳达的龙裔那样残暴无情?他们可以为他饲养成群的食蛛兽,虽然说……食蛛兽的确有些价值,但似乎还不值得对方拿出太多的东西交换——可在那位发的龙裔还没有建立起自己的势力之前,穆萨敢说自身的力量虽然微小,但就像是食蛛兽腹部的螯针,在关键时刻,他们也许可以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也说不定。

    “那个术士怎么说?”一个年轻的沙漠蛮族说,他在部落里,与穆萨的关系并不怎么好,但他之所以愿意“相信”穆萨,和他一起离开部落——穆萨知道,他只是因为厌倦了继续在沙漠里日复一日地过着贫瘠而不稳定的生活,渴望被一个强大而富有的国王或是领主雇佣,成为他的左右手,执掌权势,成为可以随意摆布他人命运的人。

    “他已经同意了。”详细的过程穆萨不想多说,他知道到了最后他几乎崩溃了,他冲着火焰中的影像大声吼叫,告诉对方自己已经明了了他的阴谋,发誓他的谋划最终无法在现实中兑现,但发的龙裔只是露出了一个笑容,这不是讥讽的笑容,也不见阴毒与刻薄,这个笑容甚至可以说是宽容的,带着几分在格瑞纳达人身上罕见的怜悯,是啊,身着白袍的术士非常坦然地告诉他他并没有任何计划,他只是告诉了他们格瑞纳达人将要做什么,至于他们是不是需要跪在他面前,他丝毫不关心,如果穆萨觉得羞辱或是有所怀疑,他可以带着他的族人去往无论哪一个地方,就他个人而言,他不会多事地加以阻挠。

    “那么……”年轻的蛮族试探地问道:“难道我们就这么走过去吗?还没有碰触到第一道外城墙我们就会被杀死或是囚禁起来了。”

    “他说他会派他的使者来。”穆萨说。

    他们在沙漠里等待了两天,就在克瑞玛尔动身前往军营的那一天,一支携带着沉重的铁精钢的商队从沙漠的那一端穿过来,在火元素侍者的指引下,他们找到了穆萨和他的族人。

    蛮族在外表上,和一些褐色皮肤的格瑞纳达人并无区别,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或许就是他们的衣着——格瑞纳达是一个施法者之国,所以即便佩挂着锁子甲与长剑,人们也会乐于往身上加一件宽松的长袍,而为了迎合巨龙的喜好,他们更是在脖颈,额头和手腕上挂满珠宝——蛮族则不然,为了减轻食蛛兽的负担,不去影响它们的速度,蛮族偏好紧身衣,最多为了抵御风沙而佩戴着一块巨大的头巾,所携带的武器也以小巧精致为重,至于饰物,只有女孩会在双耳上戴上一对细细的金环,男性身上你几乎只能看到护符,这些护符多半来自于他们的长辈,是一种祝福,并没有超出人类期望的力量。

    “换上衣服,”商队主人说,他从这里将商队分做两组,一组是他可信的下属,而另一组则是雇来的佣兵,佣兵保证了他们可以走到这里,而接下来的路程则需要交给这些陌生人。有很多人都会钦佩他的勇气,但他必须要说的是,最终是对于尖颚港盗贼工会主人的恐惧大过了对格瑞纳达的——而且葛兰说过,他也算是在为一个格瑞纳达的王室成员效力,希望如此,他想,一边急速地扫过那些需要他带走的人,幸好其中只有很少的女人和孩子,不然他就很难解释为什么他会有一群家庭化的佣兵。

    穆萨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想到那些女人和孩子他就为之心痛,但他没办法带走她们,她们不愿意离开部落,不愿意成为奴隶,这很正确——只是有时候穆萨希望自己的认知与判断是错误的,即便他必须为了今天的决定而失去作为一个人类的尊严,但最少的那些无辜的生命可以得以保全。

    他的同伴却在兴致勃勃地试穿那些皮甲与衬衣,还有斗篷,这些衣物都可以与一个佣兵的身份相符合,不够精致,有些粗陋,但蛮族为之兴奋的却是他们的武器,作为佣兵,所有的不可能只是一柄匕首,他们可以有长剑、大弓、双弯刀,盾牌和长短矛。他们看上去并不挂念留在部落中的人,这也是穆萨与其他蛮族有所不同的地方,蛮族并不是一个柔和的种族,他们在一些地方坚硬的就像是经过飓风无数次打磨的沙子。

    “我们只负责把你们带到外城区。”那个商人解释说:“所有被雇佣的佣兵都只能在外城区中停留,他们不被允许进入内城区,不过外城区也很不错,有酒,有女人,还有舒服的床。”

    果不其然,穆萨看到同伴中的一些马上露出了垂涎的神色,他们喜欢酒,也喜欢女人,还喜欢所有可以被称之为享乐的事情。

    “我们走吧。”穆萨最后说,他在拉上斗篷上的兜帽之前看了一眼沙漠,如今他别无它求,只求那位发的龙裔不会强迫他们将刀剑对着自己的族人。

    ——————————————————————————————————————————————————

    有关于穆萨的想法,异界的灵魂完全不知道,对它而言,它只是做了一件非常合理又简单的事情,就像有人穿越到二战,知晓了一个犹太居住区里所有人会被拘捕并且送往集中营,所以就设法尽快地警告了那些人那样——虽然尴尬的是,他们正是这个任务的负责人。

    但巫妖似乎也并不在意他的行为——他们不会相信的,曾经的不死者说,如果他们仍然和之前一样——在我还没有离开格瑞纳达前,我就和他们打过交道,我必须得说,整个过程很恶心,他们的智商大概就和他们豢养的食蛛兽一样低,不,也许还要低一些,他们惯于麻痹自己,安于现状,可能会有一些人逃走,但那只会是少数。

    ——但如果那个人说出了我们呢?

    ——有什么让你产生了这样的错觉?一个蛮族在王都内只可能是个奴隶,谁会去听一个奴隶说些什么?如果有人试图让一个奴隶成为证人,那么首先被问罪的只会是他们,因为他们居然敢将一个奴隶抬升到一个格瑞纳达居民的位置。而且……

    ——而且?

    ——我很想知道,那位“母亲”,还有我的父亲,我的长兄,他们可以宽容到怎样的一个地步,我们……可以拥有多大的权利……可以犯下多大的错误……可以得到多久的忍耐……想想都会让人激动不已呢,亲爱的。

    ——但……那好像……有点危险?

    ——你说的好像之前的诸多蠢事不是你做的——巫妖说,是因为我没有把你诅咒到无尽深渊里的关系吗?

    他们在夜间就得到了那些愿意离开部落的蛮族人已经进入到外城区的消息,不过现在就算是异界的灵魂也没有和他们联系的意思,明天他们就要跟着整合完毕的龙牙出战,问题是异界的灵魂不愿意,而巫妖不可以,伤害到任何一个无辜的人——虽然说,蛮族们的男性没有可以被称之为无辜的,他们在劫掠商队的时候也没有放过那些非格瑞纳达的商人,他们就如盗贼与刺客一样残忍,如果不是穆萨的父亲一再制止,他们的行为或许也不比格瑞纳达好多少,但关键在于,部落中的女人和孩子,巫妖和异界的灵魂都不知道法则是如何认定的,但杀死一个婴儿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是个正义的行为吧。

    ——等到你来关切这个事情的时候,巫妖没好声气的说,一切都已经晚得不能再晚了,他整理了卷轴带和药水带,还有每个施法者不可或缺的次元袋,次元袋里是这次任务需要用到的符文碎片。

    “嗨,”在颜色上非常邪恶的克欧看到发的龙裔走过来的时候,高兴地打了一个招呼:“今天早上的阳光可真是美好啊。”他说。

    而巫妖只盯着他双耳之间的玫瑰花环。(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