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六十四章 沙暴(2)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茉莉走出帐篷,今天的阳光一如往常那样耀眼,即便她竭尽全力举目远眺,所能看见的仍然是浅紫灰色的天空与黄金一般的沙子,沙丘延绵起伏,投下如同海潮一般的阴影。零↑九△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你相信穆萨的话吗?”一个声音突然在她身后想起,吓了茉莉一跳,当她发现那个人是自己的叔叔时才放下心来:“他说的是那样的真实……”她喃喃道。

    “但你现在也看到了,什么也没有发生,”她叔叔说,“茉莉,你应该相信我,穆萨只是厌倦了这里的生活,才唆使族人和自己一起离开这里——他一个人无足轻重,但几百个强壮敏捷的战士就不同了。”茉莉的叔叔说,穆萨并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艰辛的生活就像是风沙那样消磨着他们的意志,而那些劫掠得来的蜜糖、丝绸和盔甲武器却像蜘蛛的酸液那样消融着他们的坚持——蛮族人喜欢自由,渴望自由,他们永不为奴,为此他们甚至不愿意向红龙屈服,虽然格瑞纳达的王都,一个富饶而又强大的城市就在他们身侧,他们的祖辈,父辈也从未想要过屈下膝盖只为了在那座城市中求得一席之地——但他们都已经老了,或是已经前去了哀悼荒原,他们无法制止年轻人的野心与欲//望,不断地有年轻人在一个夜晚离开自己的帐篷就再也没有回来。

    他们或许已经达成了自己的愿望,又或者已经成为了牺牲和祭品,也有可能,他们知道一旦离开就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他们离开部族的那一瞬间就表明他们只会是部族的敌人而不是亲人,即便他们带着黄金和药水回来,迎接他们的也只有淬着食蛛兽毒液的箭矢。

    “我们应该怎么办?”茉莉轻声问道。

    “就这样,”她的叔叔说:“和之前的每一天那样,我们只是些穷困的小人物,格瑞纳达的军团即便剿灭了我们也无法得到足够的补偿,像穆萨描述的那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你看到过人们用一柄锤子去敲打蚊虫吗?而且我们就像蚊虫一样敏捷,王都是属于他们的,但沙漠是属于我们的。”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抚摸了一下茉莉粗糙的头发,和其他蛮族女孩那样,她的皮肤和头发都是粗糙的,就像是砂,缺少水的滋润,但就她的叔叔看来,她就像沙漠雨后盛开的花儿那样美,但她的叔叔也知道,茉莉若是与其他地方的女孩相比,还是远远不如的——他知道茉莉一直喜欢着穆萨,这也是他为什么不说出那些更残酷的话的原因——商队中也有女人,不是娼妓就是奴隶,但这些女人都在穆萨父亲的强硬要求下杀了,茉莉的叔叔也为此迷惑不解过,但他回到自己的帐篷里,接受妻子的拥抱时他就突然明白了,那些女人,就像水那样干净与柔软,如果有了她们,谁还会想要如茉莉这样粗粝的女孩呢?在她们没有办法驯养属于自己的食蛛兽之前,如果需要逃亡,她们只能借助其他人的食蛛兽,那么他们还能有作为武器与盾牌的速度吗?就连茉莉的叔叔也不敢肯定,如果尝过了这些女性的滋味,他仍然可以在灾难到来时毫不犹豫地抛下她们……

    但如果穆萨能够成为一个格瑞纳达皇子的附庸,或是奴隶,那么作为战士,他应该也是可以有这样的女人的,就像是那些附属军团的士兵,他们与奴隶的区别大概还能拥有自己的财产与武器,但他们一样可以在外城区的酒馆、浴池和旅店里随心所欲地享受内城的术士与骑士嗤之以鼻但对于蛮族来说简直就像是幻境的美好生活。零↑九△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穆萨不会回来,也不会记得茉莉。

    ——————————————————————————————————————————————————————

    穆萨走出“红肚子”,他们刚才得以在最廉宜的大浴池里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澡,这是常年生活在沙漠中的人根本无法想象的,商人还雇佣了四个擦身女奴为他们服务——即便是最廉价的,池水也是热腾腾的,乳白色的水看上去就像是蒸煮过的牛羊奶,因为加了药草的关系闻起来还挺香,他们最小的同伴还忍不住偷偷喝了几口,因为他觉得这就是奶,但他很快就吐了,悄悄地告诉穆萨这些水又涩又苦。他,还有其他人似乎都忘记了沙漠,完全地被格瑞纳达的富足与华美征服了,在负责照看他们的人带他们去酒馆里大吃了一顿后,他们更是相信自己已经来到了神祗的国度——因为格瑞纳达对蜜糖的需求量很大的关系,这里所有的食物都是浇淋过****的,这种****和食蛛兽的蜜完全不同,食蛛兽的蜜正确点来说应该说是分泌物,吃起来只有着轻微的甘甜,更多的是酸和油腻,但这里的甜味又浓厚,又纯粹,一下子就征服了所有人的舌头。

    现在大概只有穆萨还记得他们只不过身在格瑞纳达的城墙之间,在一片混乱的城区之中,街道上走的不是佣兵,走卒就是盗贼……还有娼妓。作为陌生的面孔,他们很快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但就在他们身边的接应人扭动着手指做了几个隐晦的手势,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就转移开了。

    “我们可以喝点酒吗?”穆萨的同伴渴望地问。

    “当然可以,”接应人说:“但我们应该回到旅店的房间里喝,让老板送上来,他那里有很好的血酒,如果你们不喜欢血酒,也有普通的朗姆酒和麦酒。”他当然不会允许这些人在外面喝酒,他看得出他们都是些乡巴佬,可能这辈子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村子与城市之间的市集——他不知道他们就是即将被龙牙军团毁灭的蛮族人,毕竟他从尖颚港来到这个干燥暴躁的地方也不过几个月,虽然因为有着分部首领的支持,他在这里可谓如鱼得水,但像这样关键的情报他还是无从接触的。

    穆萨从同伴的眼睛中看到了兴奋的神色,他想要说些什么,但还是忍住了——食蛛兽的感觉器官十分灵敏,酒是他们讨厌的东西,所以蛮族人也从不碰酒,但为了能够跟随商队们潜入格瑞纳达,他们的食蛛兽都被主人亲手杀死,拿走毒腺与蜜后就永远地埋葬在了沙漠里——他们带进这里的是食蛛兽的卵,这些卵表面覆盖着如同尘土一样的东西,斑驳凹凸的表皮让它们看起来就像是一堆土豆,所以可以说是十分成功地蒙蔽了守卫们的眼睛,他们把它们放在背囊里,就像是佣兵们随身携带着的食物。

    而现在,在旅馆的房间里,这些卵还好好地待在他们的皮囊里,这些皮囊看上去就和他们的衣服那样平平无奇,就算是盗贼也不会想到能够在里面找到什么好东西,不过还是有看管他们的人,穆萨走进房间的时候,他正在呼呼大睡,他是部族中一个……一个个子高大,但显然缺乏智慧的人,他只懂得听从穆萨的话,虽然对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有点愧疚,但看到这一景象的穆萨还是有点哭笑不得,他推醒了这个人,将带来的食物递给他,他朝穆萨一笑,直接坐在床上狼吞虎咽起来。

    穆萨检查了那些卵,这些都是从食蛛兽的肚子里剖出来的,都是成熟的卵,透过乳黄色的卵皮,可以感觉到幼虫正在卵里蠕动,可能只需要三天,最长不过五天,他们就需要一头巨大的,活着的沙漠蜘蛛,在它的身上刺洞,将这些卵放进去,没有一个温暖而营养富足的洞穴,这些卵可是不会成功孵化的,而没有食蛛兽,他和同伴的家长就要降低一大半,至少在搏杀上,他们根本无法与游走在旅馆外的老练佣兵与盗贼相比。

    他想过是否该去询问他们的接应人,但这只是第一天,那个发的龙裔会不会因为他们的鲁莽和急躁而感到不耐烦,拒绝接受他们的忠诚?穆萨决定再等待一天,但他的心就像是被放在火焰上烤。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欢呼声与喧嚣声,他冲出房间,看到一些人正急急忙忙地往外跑,他跟着他们,在街道上已经挤满了人,他们都抬着头,而穆萨在抬起头之前,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每个蛮族人都必须熟悉和畏惧的声音,就连婴儿都知道听到这种声音的时候不要哭泣——这是鹰首狮身兽的唳叫声,它们载着自己的骑士,从薰衣草色的天空掠过,密集的就像是雨云,人们一直注视着这一场景,虽然在日常的训练与演习中,这种景象并不少见,但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之多的鹰首狮身兽和他们的骑士,它们投下的阴影覆盖在每个人的脸上和心上。

    “这是个欢迎仪式吗?”一个人问:“或是别的什么?”,他是知道龙牙有了一个新主人的。

    “战争,”有个人回答他:“或是屠杀,但如果你要把它看成一个欢迎仪式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

    巫妖骑在男面狮身兽的身上,克欧只索取了十张蜂蜜饼的代价就接受了鞍座,不过没有辔头,辔头是绝对不可以的,异界的灵魂也不会接受,而且曾经的不死者也不需要用这些不牢靠的东西来控制一只男面狮身兽。

    龙牙的营地里,克欧的浓厚气味仍旧没有散去,这让很多骑士们都不得不一再而,而再三地安抚自己暴躁的坐骑,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无论正面刚还是偷袭,克瑞玛尔的狮身兽都取得了无可辩驳的胜利,而胜利者总是有着相当多的特权。譬如说,他们可以在所有鹰首狮身兽在场的情况下,第一个飞上天空,克欧在他们的头顶上低空盘旋了一周,巫妖可以感觉到那些骑士和鹰首狮身兽的身体都是紧绷的,如果克欧敢于再一次用尿液羞辱他们,也许会被群起而攻之的。

    不过克欧没这么做。虽然作为一只男面狮身兽,他的立场可疑,性情更是又色又贱以至于自己的妻子与儿子都无法容忍,但他不是傻子也不是疯子,当然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做些什么,所以他只是盘旋了一周后就振翅飞向高空,而在他的身后,终于不必再提心吊胆的鹰首狮身兽们应声而起,它们挥动翅膀的声音就像是狂风卷过山谷。

    龙牙军团中是三一配置,也就是说,三个骑士,和一个术士。一个骑士负责驾驭鹰首狮身兽和防护敌人对术士的打击,鹰首狮身兽上的鞍座是特殊双人的,骑士的身后就是术士,只不过他们背对着背,这样术士的视线就不会被骑士所困扰,但这种配合需要长时间的训练,尤其是方向,要知道,术士看到的恰好与骑士相反,如果术士给出的指令,或是骑士的判断出现了错误,他们就可能直接冲到敌人的法术或是箭矢里面去了——而就在他们的左右两侧,各有一个骑士,他们各自配备着数量充足的短矛与精致的弩箭,短矛他们在对付地面的敌人时使用,他们甚至无需着力投掷,数百尺的距离可以让一只鸡蛋变成石头,铁的短矛更是可以将一整只恐爪龙钉在石的地面上。他们的弩箭要比一般人使用的更沉重,这是为了保证射程与力量,在空中作战的时候,这些弩箭被用来对付使用飞行术或是漂浮术的施法者,因为弩箭非常奢侈地使用镌刻着符文的秘银,就像精灵那样,术士与法师的附魔让它们可以击碎施法者们的防护魔法。

    我们从什么地方开始?就在距离克瑞玛尔不过一百尺不到的地方,米特寇特用寂语“说”,在高空中想要交谈,除非使用法术或是大喊大叫,显然米特寇特不会选择后两种方式。

    让巫妖有点意外的,米特寇特以一种粗暴的方式解决了他的第一分队长问题——是的,他成为了龙牙的第一分队长,这对他来说似乎可以算的上一个正确的答案,第一分队中的纷争与动摇立即平静了下来,而他的身份也不至于太过尴尬,而且作为近卫,他有权距离克瑞玛尔最近。

    沙漠的边缘,巫妖说,两侧同时推进,在中心点聚合。

    米特寇特笑了笑,看来你是不想给我们的敌人任何一个机会了——弟弟,你会得到格瑞第的欢心的,他说,半开玩笑的,我都快要嫉妒你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