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六章 流沙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连龙牙的骑士们也不免露出了畏惧的神色,没有人能够比与沙漠比邻而居的人更能懂得沙漠的残忍与可怕的了,如果说,沙暴是沙漠形诸于外的愤怒与暴躁,那么流沙就是沙漠暗藏于心的阴冷与恶毒——尤其是这片将格瑞纳达奉在环抱中的沙漠,它的流沙无论产生还是消失都从无预兆,一旦出现,那么它所涉及的范围最小也可以吞没一整个商队,它比沼泽更可怕,若是不幸陷入沼泽,人们还能凭借着眼睛与手指找寻到机会,但在沙漠里,你所能看到的和抓到的就只有沙子——而且这里的流沙要比任何一个地方的更危险,术士们研究过,沙子的重量与颗粒的大小恰好可以和水融合成一个有着莫大抓力的黏稠漩涡,而水的浮力又不足以浮起一个人,普通人一旦陷入流沙根本就不可能凭借着自己的力量爬出来,施法者可以,但动作必须快,在这点上,术士又比法师有优势,毕竟后者只能施放已经记忆下来的法术,假如当时恰好没有适合的法术,那么……

    风正在变得锋利,压制着克欧的力量透入深深的地下,他的压力变轻了,狮身兽几乎是出于本能地,一抬翅膀就掠上了高空,从这个高度,他可以清晰地看到下方已经显露出一个优美的浑圆形状,沙丘在沉没,而原先凹陷的地方在凸起,最终和沙丘同化成一片平坦的沙地——而沙暴形成的帷幕也已经清晰可辨,它们就像是被无形的手拉着,向中间合拢,而这座庞大舞台上的演员,也就是那些可悲的沙漠蛮族们,正到了要做谢幕表演的时候。

    克欧突然有点无法理解发的龙裔,与他的妻子与儿子不同,他乐于和人类接触,当然,那个时候蛮族还不是那么贪婪和愚蠢,而那些非格瑞纳达的商人至少还有着一点属于人类的情感,他不觉得自己会被一个龙裔欺骗,即便他比克欧还要年长一些,但总有些东西是无法掩饰的——克欧当然不知道自己有着和小雀号的船长考伯特,精灵凯瑞本相类似的看法,但他现在也开始犹疑了——如果只有成年的男性,他或许还可以用这就是战争来宽慰自己,但他已经看到了女人吗,还有她们脊背上的孩子。

    茉莉将身体伏在食蛛兽的背脊上,因为食蛛兽如同巨型黄蜂般的外形,所以与其说是人类骑在它们身上,倒不如说是半夹半跪在它们相比起强健的胸膛和肥大的腹部相当纤细的腰部,不过这对于她来说算不得什么,就像北方的高地诺曼人无论男女老幼都擅长驾驭马匹那样,他们也是从蹒跚学步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如何骑着食蛛兽奔逃和追捕猎物了,这一次她有放弃了所有的东西,她的双手十指得以深深地嵌入食蛛兽的前肢与身躯连接的地方,那个地方就像是特意为人类准备的那样有着一个弧形的外骨骼,连接着神经,他们在不能发出声音的时候用手指按着那里就能让食蛛兽明白自己的意思。

    但现在,食蛛兽们根本不是依照人类的命令,而是遵从本能而拼命地奔逃着,沙暴的速度竟然是那么的快,又是那么的顽固,它不改变方向,也不见减弱,风裹挟着沙子吹过来的时候,就像是针那样刺在食蛛兽和人类的身上,茉莉没有被头巾与衣服遮掩着的地方已经一片鲜血淋漓,但那不是最让她恐惧的,让她恐惧的是食蛛兽的速度正在变得缓慢,这倒不都是因为它们在长时间的飞翔中丧失了力气的关系,那些风沙持续地打击在它们的膜翼上——虽然食蛛兽的膜翼并没有那么脆弱,但它们终究是有生命的,由血肉组成的,茉莉不是看,而是听出了那些膜翼正在被撕碎——起初只是一些凡人的眼睛根本发觉不了的小洞,然后小洞连接在一起,变成狭长的缝隙,缝隙在翅膀的振动与风沙的双重肆虐下被慢慢地撕开,最终断裂……它们在风中发出残破刺耳的叫声,一片碎裂的膜翼摔在茉莉的脸上时,她紧紧地抓住了它,现在她只能向着他们曾经的神祗祈祷,祈祷食蛛兽可以坚持到沙漠的尽头,那里是沙暴也无法逾越的界限,到了砾漠,他们就可以停下休息——可能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都会失去自己的食蛛兽,但只要有食蛛兽肚子里的卵,那么他们的部族还是能够延续下去的。

    但茉莉有些舍不得,她的食蛛兽是她自己从一只卵养育成一只成虫的,而不是如大多数人那样从长老的手中取走虫蛹,但她的怀里还有着一个婴儿,他是一个长老的孙子,也是他唯一的亲人,长老在沙暴来临时跟着他们一起逃走,但他的食蛛兽不知为何暴乱起来,他被甩到沙子上……具体的情况茉莉不得而知,她只记得这个老人高举着婴儿大声地喊叫着,绝望又悲愤,但没有人敢在沙暴的威胁下停留,或许也有一点迁怒——如果他们听从了穆萨的决定,就不必这样仓皇而凄惨的逃亡。只有茉莉一个俯冲抓起了这个孩子,长老的眼睛与她两两相对,但那个瞬间太短暂了,短暂到茉莉根本无法从中读出什么,但茉莉想他是后悔了,部族中的每个人都在后悔。

    他们将自己的生命与尊严寄托在别人的疏忽上。

    婴儿就在她和食蛛兽的背壳之间,食蛛兽的背壳极其坚硬,而且有凸起的荆刺,哪怕有厚重的沙鼠皮襁褓,这个孩子也一定感觉很不舒服吧,而且茉莉没有手来抱着她,她只能压低身体,将孩子包裹在自己的怀抱里,但他没有哭泣,也没有挣扎,他的小脸皱着,紧闭着眼睛,沙子在他还未被风沙摧毁的柔嫩面颊上留下几道鲜明的血痕。

    但他是那么的柔软,又是那么的热,即便间隔着衣物,他的小心脏蹦跳着的力度也能让茉莉清晰地感受到,她咬着牙齿,她知道现在不应该哭,这里没有可以容许她哭泣的时间与地方,但她的胸膛鼓胀着,一股股难以抑制的酸意从喉咙与鼻腔中翻涌而出——她想让他活下去,她也想活下去,但沙漠是那么大,而沙暴前行的速度又是那么地快——似乎命运觉得茉莉还不够绝望,她听到了族人们的呼喊,但不是喜悦的呼喊,而是惊恐的呼喊,一只食蛛兽让她惊讶地迎面而来,而上面的蛮族人有着一张似乎不那么陌生的面孔。茉莉似乎在一次部族间的聚会上看到过他。

    而与此同时,茉莉也已经看到了那根白线,不是追猎着他们的那根,而是拦截在他们之前——他们正在被沙暴两面截击,这不是自然可以做出的惩罚,穆萨是对的,格瑞纳达人确实寻找到了操控沙暴的方法。

    ————————————————————————————————————————————

    “沙漠蛮族一共有十个部族,”米特寇特说:“我们现在似乎只看到了七个。”

    第三分队的队长向米特寇特和巫妖分别鞠了一个躬,而鉴于他们现在都在空中,巫妖施放了一个法术,好让他们不必在扶摇不定的情况下对话。

    “两个部族已经消失在了沙暴中,”第三分队长恭敬地说:“我们的骑士正在确保那里已经‘干净’,而另一个部族似乎强迫他们的食蛛兽挖掘了洞穴,他们藏在里面,期望可以从沙暴中侥幸得生——”说到这里他邪恶地笑了一下:“我们的术士已经用火焰反复灼烧了那里三次,”他打开手掌让两位殿下观看,以龙裔以及半精灵的视力,米特寇特和巫妖倒是可以毫不费力地看清那是什么,那是一块浑浊的玻璃,就像是琥珀包裹昆虫那样包裹着一枚焦的手骨。

    巫妖的心猛然跳了一下,不,不需要惧怕,他没有插手与沙暴或是火焰有关的任何一种施法行为,而且那个也许会因此出现问题的异界灵魂也被他压制在识海的最深处,在那里他只能得到最模糊的信息,那么,就是他在恐惧冥冥之中法则将要做出的判定,但等等,既然他没有在事情发生的时候就遭到惩罚,这就表明,他的行为并未被判定在“恶行”之中——就像是泰尔的圣骑士,他们也会参与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随之而来的死亡也不会因此就忽略无辜之人,但只要他们没有亲自下令或是亲手杀死那些人,他们的阵营就不会因此发生变化。

    为了最大程度地避免被察觉出他身上的违和之处,巫妖甚至巧妙地玩弄了言语之中的把戏,他从未清晰地指出要如何剿灭每一个蛮族人,但又会有那个格瑞纳达人会无法理解其中的意思呢。

    当然,他是邪恶的,为一个凡人婴儿的死亡犹疑既不合情也不合理。

    “真可惜,”米特寇特说:“我更愿意看着他们在我弟弟的法术中哀嚎死去。”他话语中的意思很明白,格瑞第是乐于享受死亡与绝望的,能够奉上的生命越多,作为主持了这场行动的克瑞玛尔就能更多地得到她的宠爱。

    “没关系,”巫妖说:“我确定我可以拿到最多。”

    而后他没再去欣赏米特寇特的古怪神情,而是举起了手,火光在他的手指间冲向天空,将被沙暴浸染成灰黄色的天空照亮,就在几个呼吸之间,沙暴突然猛地减弱了,速度之快让已经陷入绝望之境的蛮族人以为自己遇到了奇迹,但笑容还未在他们的面孔上浮现就被恐惧重新夺走了位置,在垂落的风沙之后,是鹰首狮身兽和它们的骑士,他们盘旋在空中,形成一个圆环,或者说,那就是个绞索,而这个绞索将会套在每个蛮族人的脖子上。

    一只食蛛兽拼尽全力向外冲去,但一只鹰首狮身兽立刻扑过去,就像所有猫科动物那样,狮身兽分别用两只爪子攫住了食蛛兽的前半身与后半身,只略微一用力,就将它从腰部断开,食蛛兽身上的蛮族落在地上,他的腰里挂着金色的弯刀,表明他是个长老。但在格瑞纳达人的眼里,他只是一个无趣的玩物,因为他面对敌人连武器也不敢拔出来,但那个骑士并没有杀死他,而是任凭他仓皇地在沙地上狼狈地爬行。

    长老似乎想要站起来,他向另一个蛮族人伸出了手,那是他的儿子,他的儿子在犹豫片刻后将手递给自己的父亲,但他一拉之下竟然没能把瘦小的父亲拉起来,另一个蛮族人叫嚷着,然后长老的儿子这才发现他父亲的腿正深深地埋在沙子里,就在一转眼间,沙子就从足踝淹没到了他膝盖。他想起了一个可怕的名词,他冲着他的父亲大叫,但他的父亲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放开抓着他的手——但那个儿子显然是个果决的人,他抽出自己的弯刀,将自己父亲的手斩了下来。

    “无尽深渊在下,”一个骑士对背靠着自己的术士说:“这确实是一场精彩绝伦的表演,”他说,一边举起弩弓,将另一只食蛛兽射落,那是个母亲,抱着两个孩子,她拼命地举起其中一个,向她的丈夫哀求着——虽然她的丈夫知道这里所有的蛮族人都难逃一死,但他仍然眷恋着这短短一刻,他转过头去,不看他们。

    “我背对着你,”术士没好气地说,“你要我看什么?看你的哔——哔吗?”而就在这个骑士之后,其他的骑士们也立刻加入到了这个游戏当中,他们的射击是那样的精准,即便有几十个生性暴烈的战士呼喊着用弯刀刺着他们的食蛛兽冲了上来,也没对他们造成任何影响。

    “我想吃个婴儿。”格里芬突然说,然后,在米特寇特有意地放纵下,他猛地扑向了正在惶然不知所措的茉莉。(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