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七章 流沙(2)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茉莉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与力气,她只觉得一霎那间天地就陷入了一片腥臭的暗之中,她被猛地甩了出去,然后是浓稠的浆液浇淋了她一身,浆液中有着她熟悉的蜜的气息,毒液混杂其中,流入她的伤口,但正是这股强烈的刺痛,让她顿时清醒过来,她发现自己正匍匐在一片沙子里,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姿势,她没有陷落的太深,她听到了啼哭声。

    格里芬也听到了,婴儿很小,但滋味甜美,它喜欢吃婴儿就像是人类喜欢吃浆果,它距离流沙很近,也知道自己的重量一旦陷入流沙没有法术就别想飞起来,所以它没有降落,而是侧过身体,翅膀一扇,将婴儿扫上半空,但就在它伸出脑袋,想要叼住他的时候,一只沉重的大巴掌从天而降,狠狠地给了他一下——格里芬是翻滚出去的,差点就和那些蛮族人落了同一个下场,如果不是米特寇特及时地将他们悬浮起来。

    “那是我的!”格里芬咆哮道。

    “那是我主人的,”就像是每个清纯脱俗的妖艳贱货那样,克欧无师自通地学会了用下巴尖儿看人(看狮身兽),以及用那种可以稳稳拉住在场所有狮身兽仇恨的语调说话:“当然,你大概不理解这种复杂的关系,我们都知道,鸟头的思想……我是说,确实比较简单,但我想你可以问问你的主人。”

    格里芬当然不会真的蠢到去问米特寇特,鹰面狮身兽的智商或许没有人面狮身兽那样高到可以施放神术,但论起阴谋诡计它们可不会逊色于无论哪一个人类,它知道它的主人对这位发的龙裔百般忍让是有原因的,虽然它确实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格里芬是绝对支持它主人做出的所有决定的,它的主人是最好的,顶呱呱,妙妙妙,好极了,尤其是他还愿意拿出他的药水好让它不至于脖子凉飕飕地成为其他狮身兽的笑料。

    巫妖甚至懒得给予那个婴儿一眼,也不在意茉莉向他投出的仇恨的眼神,弱者的叫嚣与态度对强者来说甚至不如一缕蛛丝,一粒沙子,或是一阵微风,他催促着克欧回到原先的位置。

    “我刚才感觉到了水,很多水,”克欧说:“你想要创造出范围多大的流沙?我觉得你继续下去就能让这个沙漠变成绿洲了。”

    才不会,巫妖在心里说:“你不准备把我扔下去了?”

    “怎么会呢,”克欧的心情突然变得轻松起来,他隐约猜到一点,但没有深入下去,这里有着上千个术士,如果其中有一个正在用法术窥视他的思想,那么他很有可能给自己的搭档带来危险,“你是我最亲爱的主人,克瑞玛尔,”他说:“我对你言听计从,俯首帖耳——说真的,就对着我的妻子我也没能做到这点,”他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你是多么地幸运哪,龙裔。”

    巫妖想念他的同居者了,后者会毫不犹豫地呕吐在这个混蛋的脑袋上。

    ————————————————————————————————————————————

    茉莉不知道格瑞纳达的龙牙骑士们为什么不将他们的杀戮蔓延到人类身上,她也不想知道,她只想要抱起那个终于开始啼哭的婴儿,但她一站起来,想要迈步的时候,就重重地倾倒在沙地上,她的腿骨疼的就像是要裂开,这个时候她才发现沙子就像是无数只牙齿那样紧咬着她的腿,她的身体低低地悬空着,所有的重量都压在她的膝盖上,她想要拔起一只脚,却发现它沉重就像是和整个沙漠焊接在了一起,她站在沙子里,而她的身体在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沉。

    遭遇到这个绝境的还有她的族人,他们在相互呼喊着,从食蛛兽身上掉落下来之后,他们就陷入到了流沙里,他们其中一些机敏的人抓住了食蛛兽的残肢,食蛛兽的比重要比人类轻,下沉的速度慢,但仍然会下沉,但至少可以将他们的生命再延长一点—有人开始诅咒,有人开始懊悔,更多人开始哀求,他们,其中也包括了茉莉,他们从食蛛兽的肚子里挖出卵,举在手里让格瑞纳达人看,告诉他们自己还很有用,比一个普通的奴隶更有价值——他们隐约记得穆萨提到过一个格瑞纳达的贵人愿意收容一些蛮族奴隶,但他们不记得他的名字,或者说,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仔细听穆萨在说些什么。

    “但这样我们就不得不保留他们的头脑了,”米特寇特似乎有些遗憾地说:“他们是些永远也不会听话的畜生——如果要说有什么可惜的,商人手中的食蛛兽的毒液可能要保持一段时间的高价了。”

    “这也未必,”巫妖轻描淡写地说:“我保留了一些蛮族奴隶,如果你对食蛛兽的毒液,蜜或是卵,蛹有所需要的话,我可以以之前的价格出售它们。”

    “这可真是太好了,”米特寇特惊讶地说:“如果说我现在就需要……一些蛹呢?”

    “你需要多少?”巫妖说。

    “几十只,大概。”米特寇特说。

    “你随时都可以来取。”

    “看来你拥有这些奴隶已经有段时间了。”米特寇特说。

    “在我还没有离开格瑞纳达之前,”巫妖说:“他们的后代仍然在我的契约上。”

    “那可真是不错。”米特寇特说,他看上去已经不再那么感兴趣了。巫妖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格瑞纳达人不会视蛮族为“人”,但可以作为一个可以用来交易的砝码,不过巫妖也是格瑞纳达人,他对这种把戏熟悉的很,他知道他的同居者会怎么做,自然也有办法摆脱米特寇特隐晦的暗示。

    至于那些蛹,他不但有蛹,还有虫卵和蜜,毒液,这些都是小魔鬼阿斯摩代欧斯辛苦了好几个晚上的结果,为了这个,他不得不奖赏了它两块灵魂宝石。

    ——————————————————————————————————————

    茉莉抱着婴儿,也许,婴儿轻盈的体重会让他成为所有蛮族人中最后一个被流沙吞没的,但茉莉愿意自私地抱着他,让他和自己一起沉入流沙,至少要比成为鹰面狮身兽的食物要好,她看到他的族人们正在竭力挣扎,他们想要躺在流沙上,就像有人侥幸成功过的那样,最终摆脱它们,但这次的流沙是魔法创造出来的,他们只小心翼翼地试了一下,就发现自己全身都在往下沉,最后他们得到的最好成绩也不过是让流沙从膝盖以上变成了腰部以上,茉莉也是如此,但不是因为她有尝试脱身,而是因为她还抱着一个婴儿。

    茉莉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在这些人中,也有穆萨的伯父,还有那些年长者,他们在自己的小部族中有着说一不二的地位,在他们这支首领部族中也承担着长老的职责,他们和穆萨的伯父一样,对穆萨的父亲充满厌恶,所以在他死去之后,一找到机会就亟不可待地剥夺了他儿子的权位,还将他驱逐出去。但他们或许没想到,穆萨虽然只是一个年轻人,但他却有着比年长者更为长远的眼光——放弃对抗,暂时屈服在格瑞纳达人的脚下是他一直有的设想,但他和茉莉说过,不是全部,而是一部分,他们的战士将用食蛛兽与自己换来族人们的安宁,一如茉莉的叔叔所说的,他们除了食蛛兽之外,困苦的就连地精都懒得来打劫他们——也许格瑞纳达会拒绝,会折磨和杀死他们,但就这样无知地挑衅下去,毁灭的绝对不会是格瑞纳达,只会是他们自己。

    他会被嘲笑,会被讥讽,会被斥责,甚至有可能被自己的族人抛弃,这些穆萨都考虑过了,但他大概也没有想到自己所猜测的一切都会成真。

    现在,茉莉只能向那位被他们遗忘的神祗祈祷,祈祷那位愿意接受穆萨以及族人的术士不会太过残忍,穆萨带走的女人和孩子,还有他自己能够活下来,延续他们的种族。

    婴儿不安地挣动着,沙子已经碰触到了他的脚,茉莉举起双手,和其他母亲那样,将自己的孩子举高,有着两个,或是更多的母亲是最痛苦的,她们只能举起最小的那个,而更大些的孩子,只能无助地靠在她身边哭泣。

    “应该结束了。”巫妖说,没有人会反对他的意见,虽然大部分龙牙军团的骑士与术士都觉得这个场面充满了趣味——人类的卑劣与脆弱都会在最后的时刻被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但如果使用魔法或是刀剑,那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被流沙缓慢地吞噬,就像是看着自己无法控制地一步步地走向暗的哀悼荒原,巨大的折磨几乎可以让一个人立刻发疯,他们的表情随着沙子的上升而不断地变化,激烈的情绪更是让术士们如同在品尝一杯醇厚的血酒,哪怕他们有些遗憾,因为看不到他们最喜欢的血色,但这些仍然可以让他们心满意足。

    巫妖按住符文碎片,碎片的力量浩瀚如海,而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像是要将这些巨浪狂潮……转化成一张细密而充满希望的罗网。

    ————————————————————————————————————————

    茉莉感觉到身体猛地往下一坠,她下意识地想要发出一声叫喊,但不能,沙子已经压住了她的胸口,她连呼吸都变得艰难,她抓着婴儿的手不由自主地收紧。

    她以为死亡将会是漫长而又痛苦的,但她错了,死亡来得快速,冰冷的气息涌入了她的口鼻,耳朵,她不能喊,也不能听,她用尽力气睁开眼睛,即便有沙子刺激着她的眼睛也绝不闭上,但更多的沙子飘荡在她的眼前,越来越多,终于夺走了最后一丝光线。

    “这个景象极具艺术性,”一个术士说:“都让我想要石化这片沙地了。”

    他的骑士歪着脑袋瞥了一眼那些如同树枝一般伸出,举着孩子的手臂:“我一点也不觉得你的魔力可以支持这一法术——你顶多能够石化一个,结果它还是要沉下去。”

    “如果我也能有……”术士说。

    “嘘。”骑士说,他知道术士指的是那些残缺的符文,但他一点也不觉得身后的这位施法者竞争得过如此之多的龙裔,他可不想成为一个必然失败者的同盟。

    而就在他们交谈的时候,沙地上仅存的几条手臂也消失了,连带着手臂上的孩子。

    发龙裔身边的灰袍女士将和几个灰袍“清理”这里,保证不会有幸存者在龙牙军团的獠牙下出现,而军团中的骑士与鹰面狮身兽,他们可以回到营地好好地品尝小牛肉和蜂蜜乳饼,在充溢着硫磺气息的浴池中浸泡一番后舒舒服服地修整一晚——这次的战役又简短又平淡,不过这本来就是为了清除前路的小石子以及整合军团所设置的,所以也不必太过在意——克欧当然还是第一个,他还没忘了举起尾巴让格里芬有幸欣赏一下他的哔,让格里芬差点忘了他亲爱的主人扑上去再和这个无耻得很有格瑞纳达风格的人面狮身兽你死我活地打一架。

    “我们要等多久呢?”一个灰袍问道:“女士?”

    他们几个之中原先是灰袍女士的导师身份最高,他虽然回七十七群岛去了,却是为了转化仪式,他还会回来,而且回来的时候就是一个巫妖了,谁也不想因为一些小事惹怒他仅有的女弟子,毕竟谁都知道,女弟子往往会和导师有着较为密切的关系。

    “一个小格。”灰袍女士说:“就算是翼蛇也无法在流沙中坚持一个小格的时间。”

    而在他们没有看见的地方,在流沙的深处,那些被流沙吞没的人类,正在被清澈的水流冲击着——就像我们所知道的,沙漠中出现流沙正是因为下方出现了水,而这些水,是从沙漠之下的地下层渗涌入砂层的,如果把它们剖开,我们可以看到如同大树伸展枝条般的水脉图,而这些人类就被晶莹剔透的水卷裹着拖入粗壮的脉络里,迅速地进入到地下暗流,空洞的层里,流水奔腾不息,但它们距离上方的顶却还有着一段狭小的空隙,就是这段空隙,让人类得以重新开始呼吸。

    水流托举着他们,一路前行,迅疾而又平稳,几乎所有的人都昏睡着,但就在他们将要离开沙漠,将要离开格瑞纳达的时候,暗的地下层中响起了婴儿不屈不挠的哭声。(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