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 混球(2)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像是人类婴儿所散发出来的,那种轻轻咬一口就能满口汁水的乳香味儿,又像是女面狮身兽身上,尤其是臀部位置格外浓郁的诱惑气味,还是在繁殖期间的那种,它们几乎都能看见那些肥美无骨的肉和同等程度但属于另一种意义的美味。两只鹰面狮身兽不自觉地张大了嘴巴,唾液从它们的齿缝间流出来,浸润了粗糙的沙地——克欧抽了抽鼻子,爪子在翅膀的根部挠了几下,让匣子中的粉末纷纷扬扬地在微风中落了对面两只蠢货一身,它们已经失去了应有的警惕,眼神涣散,仰面躺在地上,爪子无意识地摇摆着,舌头也耷拉在外面,克欧看得心痒痒的,可惜就像它说的,他现在和这些鸟头是一伙的,不然他完全可以开几个肚子玩玩。

    等到察觉到不对的巡逻卫队跑过来的时候,克欧早就离开了。

    那两天,不断地有鹰面狮身兽被突然跳出来的男面狮身兽吓一跳,而那个男面狮身兽的开场白可以说没有一丁点儿的变化:“嗨,兄弟,要来点刺激的吗?”

    ————————————————————————————————————

    克欧回到发龙裔身边的时候,他的身上还散发着“猫薄荷”的气味,他一回到庭院里就开始拨弄自己的鼻子,一边的女性兽化人看到了立刻来帮忙,毕竟狮子的肉垫不是那么适合做些太过精巧的动作——填塞在鼻孔中的两个塞子被取出来后克欧大大地喘了一口气,他瞄了一眼女性兽化人翅膀末端闪烁着金属光芒的部分,那些比鹰爪更尖锐的秘银指骨在这些兽化人熟练之后甚至可以毫发无损地捏起一只蚂蚁,她们的翅膀也不再是累赘,因为身体部分相比起翅膀来说过于小巧精致的关系,她们只略微一动翅膀就能从庭院的这头掠到庭院的那头,而且克瑞玛尔和克欧说过,理论下,有魔法的加持,她们可以飞行一昼夜也不觉得疲累。

    男面狮身兽打了几个喷嚏,接着舒畅地深呼吸了几次,发龙裔弄到的粉末也让他尝试了一次,具体如何他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清醒的时候大概一整个庭院的兽化人都在自己的肚子上玩儿——之后为了让他熟悉这种气味,龙裔又给他试了两次,两次他都试图控制自己但都失败了,唯一可观的地方就是他终于保留了些许记忆——轻盈与欢乐的感觉占据了他所有的感官,就算是和女面狮身兽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没那么松弛过,他几乎可以接受任何事情,只要别把他从这个无可挑剔的梦境中唤醒。零↑九△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就像现在,这种残留的气味还是让他有点想要躺下,歪着脑袋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干,一个劲儿地打呼噜。

    “他们大概多久会来找你?”克欧问。

    知道这个想法的时候,克欧必须说这个主意可真是有点卑鄙——他起初以为他的主人弄到了这些粉末只是为了保证自己和狮身**涉的时候,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可以自如脱身;之后他以为这位在阵营问题上显然有些认知错误的搭档是想要设法废除龙牙军团最重要的力量,但他想了想就知道这不可能,这是绝对无法得到容忍的事情,除非格瑞第的脑子突然退化成蜥蜴了,就算是,那些被剥夺了权位的骑士们也会疯了的,而疯子可以做出任何事情;再来他得到了答案,这些粉末会伤害到那些鸟头吗?除了那些刀剑导致的后遗症,当然不,这种粉末只会让鸟头羊头们陷入一个异常舒适而懒散的美梦中,而且只要将粉末移开,它们就能够迅速地从这种情况中摆脱出来,没有昏眩、抽搐、麻木等等负面作用出现在这些宝贵的资产身上,相反的,它们还会显得精神矍铄,神采奕奕。

    问题是,就像是那些鸟头和羊头会要求它们的骑士给自己提供最新鲜,最美味的肉,刷洗皮毛和羽毛,清理巢穴粪便的仆人奴隶那样,这种能让两个位面的猫科动物为之心迷神醉的粉末也会被它们列入必需品的行列之中,它们会理所应当地提出要求并且希望得到满足——而发的龙裔就在这里等待着,这种来自于“万事皆三”之手的植物还是一种非常新奇的东西,鉴于万事皆三的苛吝啬脾性,它的用途与种植方法可能要过一千年才能广为人知——而克欧的搭档手中甚至还只是一些粉末,虽然分量充足。

    至于价格……如果克欧之前还想过囤积一些拿去讨好他妻子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放弃这个无聊的想法了——他对这位发龙裔颇有好感,但绝不准备给他做上一辈子的白工。

    不过关于这点,龙牙骑士们也没什么可抱怨的,术士们的作品从来就是十分昂贵的,尤其是处于垄断地位中的那些。术士塔每年提供出的药水、符文、魔杖和卷轴都是有固定数量的,如果不是遇到战争年,他们还会有意识地调控魔法药水市场,就像是另一个位面中那些心手狠的商人那样,所有被格瑞纳达占领的地方就只有格瑞纳达的施法者们可以酿造药水,而他们需要紧急聚敛当地的钱财、粮食或是其他出产的时候,他们还会有意识地挑起争斗,然后提高药水的价格,为了不至于残疾以及丧命,无论他们的要求多么荒唐,人们也只能忍声吞气地接受下来。

    而龙牙骑士们将要遭遇到的和之前我们描述的差不多,在这个过程中,发龙裔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宅邸一步(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这只能说是坐骑之间的小事儿——而且克欧甚至不能说心怀恶意,因为这种粉末对于狮身兽们来说有着相同的作用,而且只要处理得当,就不会造成什么伤害——如果不算龙牙骑士们的钱囊。

    他们当然可以不买,没关系,这些粉末他们的首领也没有多少存货,但回去的时候他们会被自己的坐骑一翅膀扫到数十尺之外——若是放在平时,他们倒可以让自己的坐骑回忆一下它们如何被征服的,但开战迫在眉睫,以及还有一个鹰面狮身兽不知道的消息——沙漠中的女面狮身兽似乎迁徙了,而他们的术士还没有找到她们或是新的族群,也就是说,来年这些鹰面狮身兽都要一个不剩地打光棍了。

    所以这些骑士们……穷了,这是在他们最荒诞最可怕的噩梦中都不曾出现过的情况,如果不是那么真实,他们似乎都要笑出来了——龙牙骑士的俸金原先就十分丰厚,每次侵占,不,夺取一个城市或是国家的时候他们是被允许肆意劫掠的,虽然其中价值最高的一部分需要上缴,但留在他们手中的也足以轻而易举地打造出一个新的富人;他们又常年居留在军营,除了娼妓与酒馆之外别无大的支出(格瑞纳达负责抚养他们的孩子),所以每个骑士在死去之前都认为自己将以一个显赫而富足的身份回到内城,但现在呢?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过一些粉末就能让自己倾家荡产……

    这个情况,逼迫着龙牙现任的第一分队长,之前龙牙的首领,新王的长子,现任统帅的兄长认真地和自己最小的弟弟谈了谈,毕竟他们不能让骑士们连喝杯血酒都需要再三斟酌,按照鹰面狮身兽的狂欢速度来看,就算他们将来能够连续劫掠三座城市,骑士们的钱囊还是有随时被清空的危险。

    异界的灵魂表现得非常无辜,真的,无辜极了,弄到这些粉末的不是他,让克欧去推销这些粉末的也不是他,将粉末卖出一个天价的也不是他,而且他有充足的理由说明它们为什么会那么贵,所有出自于魔鬼和恶魔的东西都是非常昂贵的——或许有些人会辩驳说,有些魔鬼也会拿出廉宜甚至不需要付出代价的东西,但亲爱的,你知道,最贵的不是别的,就是免费——你不会知道魔鬼会拿走什么,但众所周知,魔鬼从未做过赔本买卖。

    而且,这并不是必须品,这些本来就是他为了引诱这只人面狮身兽堕落的药剂,那些骑士或许应该和自己的鹰面狮身兽谈谈,看看能不能换成他们的手指头或是别的什么。

    这个当然不行,最后发的龙裔万般无奈地同意了,除了金币宝石之外,奴隶也可以被用来充数——他确实需要大量的奴隶——这大概也是米特寇特听说过最为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了。

    不是在砾漠中,也不是在石上,而是在松软的海沙上造起一座城市——这点要求新王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和格瑞第也很好奇,这样的城市如何能够被建造起来,如果可能,无论是新王还是格瑞第都愿意尝试着建造更多的城市——为了将格瑞纳达的触须延伸到更远的地方,这几乎是必须的,而接下来的战争确保了他们不会缺少奴隶。

    在另一个位面,填沙成岛,筑桩造城已经被证明是可行的,不过就算不行,巫妖也无所谓,他需要的是嗜杀的格瑞纳达人手中留下尽可能多的生命——在不会被怀疑到真实身份的前提下——就像是他在异界的灵魂残破的记忆中看到的,一个普通的人类也是这样做的,他耗费了所有的心力与家产,最终也只能保护了一千两百条生命,但巫妖所要做的将会是他的十倍甚至更多,他不知道其他的赎罪巫妖(或许从来没有出现过)是否会在赎罪的过程中有所感觉,但他确实发现了,在那些沙漠蛮族被送出格瑞纳达的范围之后,压制在他身上的桎梏确实变得更轻了一些。

    这种感觉让他心生憎恶,因为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条被套上项圈的狗,当他不再冲着无辜的人龇牙咧嘴的时候,他脖子上的项圈就会被放松一些,但它随时都可能再勒紧一些——但他不得不屈服,灵魂被缓慢消蚀,所有的一切都被剥夺,那种漫长而又可怕的感觉,就算是他的导师也无法承受——不,巫妖漠然地想,他的导师倒是很有可能兴致勃勃地感受一下这种全新的刑罚,他实在是太无聊了。

    但他应该感谢这种无聊,不然他现在只能是格瑞纳达的红袍术士克瑞玛尔,他或许早就疯了,又或者成为格瑞第的祭品。

    ————————————————————————————————————————————

    “需要我为您做些什么吗,导师?”

    “难道你还准备给我拍拍背吗?”埃戴尔那说,他在自己的塔里,身边只有可信任(可控制)的弟子时,就不需要再弄出一个人类的皮囊了,虽然他的弟子也不太清楚那是投影还是真实的形体,反正他所能看到的就是一条粗壮的椎骨,是的,这位半神巫妖在转化成半神巫妖的时候留下的是自己从颈椎到尾椎的那一段。这个位面中半神巫妖虽然说是罕见但数量也没有人们以为的那样少,不过他们在需要留下一部分躯体的时候,要么留下头骨,要么留下手骨,留下头骨的会像是带着额冠那样地将自己的灵魂宝石镶嵌在头骨里,而留下手骨的则镶嵌在指骨的关节里,埃戴尔那将灵魂宝石镶嵌在自己的椎骨之中,并且用法术增生的骨质掩盖它们的色彩与光辉。

    唯一能够证明这是一个半神巫妖而不是一块残缺尸骨的只有环绕着他悠然旋转着的两颗艾恩石,粉红色的,可以依照主人的心愿随时隐形,这样就没人能够察觉垂挂在树枝上、扶手上,盘在角落里的那堆白骨有什么异样了,而且在他需要鞭挞自己的弟子的时候,这个状态非常的好用。

    “也不是不可以啊。”埃戴尔那的弟子说,埃戴尔那在还没有成为半神巫妖的时候,就被七十七群岛的邻居和同僚称之为疯子巫妖,这在差不多都有点疯癫的不死者群落中也是非常少见的,但在他成为一个半神巫妖后,这个绰号也就自然而然地消失无踪了,不过就是因为他的不合时宜,他的弟子都还算过的不错,虽然也有成为祭品和试验品的倒霉鬼,但存活率确实是整个七十七群岛上最高的,而且他的弟子知道他非常讨厌人们对他诚惶诚恐,“又不是说这就能增加一两个法术位什么的。”埃戴尔那说:“而且等到他们能对我做些什么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少拆我一根骨头。”

    这是实话,半神巫妖的弟子想,他也是一个巫妖,当然知道不死者们都是些什么货色。

    “我只是在咳嗽,”埃戴尔那说,完全不去考虑一根椎骨是怎么咳嗽的:“可能是我的弟子在想我了,我是个多么好的导师啊。”

    弟子心有戚戚地点点头,他也有点想被自己扔在格瑞纳达的女弟子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