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一章 各方(2)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真是不太愿意在这里看到你。”异界的灵魂说。

    “每个地方都有邪恶与暗,格瑞纳达只是多一点而已。”如果是那个还在父亲和导师的羽翼下平静度日的年轻牧师,当然不可能产生这样的想法,但站在这里的是经过了无数折磨与艰难的亚戴尔。他曾经在一夜之间失去了父亲和兄长,又在同一天里被自己的另一个兄长诬陷为弑杀亲人的凶手,又因为本身的失职而被夺去了追随罗萨达的资格,他被烙印,被流放,而命运似乎还觉得自己不够残忍似的——他的同伴与导师被狼群无情地吞噬,他离开了精灵的庇护后四处流浪,几乎没有一个地方愿意接纳他,因为他的面孔上标记着他的罪名,即便是那些连一个字母也看不懂的村民,也会因为那些丑陋的伤疤而驱赶他——最后他来到了雷霆堡,雷霆堡荒瘠寒冷,但也许正是因为它的条件是那样的恶劣,那里的人们反而有着在其他地方所看不到的宽容,亚戴尔那时无法以祈祷或其他方式来获得罗萨达的回应,但他在导师那里学来的知识能够让他辨认出每一种沉寂在荒野中的草药,他不但会采集它们,还会培育它们,人类不相信他他也可以给受伤的鸟兽们治疗,还有那些被人唾弃的罪犯。谁都知道他们被送到雷霆堡就是为了他们身上仅存的最后一点价值,即便受了伤,他们也无法得到治疗,亚戴尔的草药从而挽救了不止一条生命。接下来,就是这些罪犯们的看守,士兵,普通的手工艺者……在雷霆堡遇到克瑞玛尔的时候,亚戴尔已经是雷霆堡毋庸置疑的一部分了。

    这让他在雷霆堡的人们遇到劫难的时候无法袖手旁观,他领导起那些茫然而悲哀的人们,把他们带出了那片似乎可以带走所有生机的荒野,但也许正是因为如此,雷霆堡真正的主人,曾经的领主伯德温从不曾对自己抱有信任与善意,这个,亚戴尔可以理解,不管怎么说,这些都是他的子民——除了这个,伯德温可能还有些自卑,他在雷霆堡的时候,简单的一份文,就能让雷霆堡的人们放弃他们的家远走他方,没有一丝质疑与犹豫,他是那样地崇高过,受到无比深重的信任与尊重,但在这里,他连收留子民的领地都是从朋友那里商借的,即便是一粒沙子,他也没有任意挥霍与处理的权利。这让他沮丧,毫无疑问,可以想象,当他发现雷霆堡那些忠诚与爱戴着自己的人因为这个而被放逐,追杀,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让他们靠着一个被罗萨达厌弃的牧师挣扎求存的时候,他又会多么地愤怒于自己的无能为力……

    所以亚戴尔在踏上龙火列岛的第一天就交出了手中所有的权利,反正他对权利也并不怎么热衷,说真的,如果白塔没有发生过那些可怕的事情,他可能早就成为了一个平庸而温和的罗萨达牧师了吧,就像那些成年的同僚那样,如同采摘花朵那样收集着少女的倾慕,享受青春与爱恋,在罗萨达的荣光下平和地过完自己的一生。

    不,也有可能,他会在另一种情况中死去,即便没有德蒙,没有安芮,作为与精灵的灰岭紧紧连接着的枢纽,白塔仍然不可能逃过“细网”公会的触须,而他们所能做的就是将这些肮脏的老鼠驱赶出去,无论是作为白塔的罗萨达圣所中的一员还是作为执政官的幺子,白塔居民的一员,他都会这么做的。

    只是……想到这儿亚戴尔忍不住叹息了一声,他是个牧师,当然知道被自己追随的神祗抛弃是件多么让人痛苦的事情——他在流亡的途中,以及在雷霆堡的变故中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时并没有想到赎罪,请原谅他的卑微,但亚戴尔从来不认为他的罪行是可以被赎清的,即便他已经得到了晨光之神的认可——但这些事情,年少无知的亚戴尔不明白,难道经过了那么多,见到了那么多,也听到了那么多的亚戴尔还能不明白吗?他们对同僚的疏忽与放纵令得罗萨达的光芒笼罩上了一层难以磨灭的灰暗尘土;而他握着的利剑也确实刺入了兄长的胸膛,难道这些罪过能够用“不得已”或是“被欺骗”来抵消吗,如果是这样,那些徘徊在哀悼荒原上的灵魂可以因为这两个原因而回到他们在凡世的身体里来吗?如果可以,亚戴尔可以承受所有以这两种理由犯下的罪行一万年或是永远。

    但他的神祗罗萨达就如同他所掌管的晨光那样明晰而温柔,他宽恕了亚戴尔,允许这个年轻的牧师再一次呼唤他的圣名,亚戴尔必须承认自己为此而感到欣喜,他竭诚想要为自己的神祗再做些什么,罗萨达的神殿与圣所能够在似乎遗忘了众神也被众神遗忘的龙火列岛矗立起来,就像那位自白塔而来的主任牧师所说的,他确实有着一份不可忽略的功绩。但亚戴尔没有想到的是,那座白色的圣所会如同利箭那样刺痛伯德温的眼睛和心,这还是骑士修和他提起的,骑士修为了伯德温的顽固而头痛不已——伯德温同样是被他所信奉的神祗所惩罚与放弃的,但如果说,之前他还能用赎罪之途必然漫长而艰辛的认知来麻痹自己,那么在他看来身负重罪的亚戴尔居然如此之快地重新得以披上白袍简直就是毁灭了他仅存的理智——他疯狂地想要获得泰尔的宽恕,为了这个他几乎可以说是不择手段,他索取的东西越来越多,不但是从他的朋友凯瑞本那里,还从王女李奥娜那里,从他的下属与子民那里,他甚至毫无愧疚之心地挪用侧岛的税金,强迫商人送上更多的铁与精钢——他们或许要感谢李奥娜,如果不是这个性情刚强的王女将自己的爱人与臣子重重地打醒,他或许还会搁置遏制“烟草”的研究计划,将这一部分施法者与医师转移到他的军队里来。

    亚戴尔和修在李奥娜的计划中担任了一个重要的角色,若是确切点说,他们可以说是背叛了伯德温——修欺骗了伯德温,而亚戴尔则设法将他暂时囚禁起来,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不采用强硬的手段,伯德温根本不愿意和李奥娜谈话。结果就是伯德温终于冷静了下来,而他们,他是说,骑士修和亚戴尔,他们交出了手中的权利,骑士修被派遣去管理那些在碧岬堤堡的周边领地中滞留的高地诺曼人,而亚戴尔则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或许伯德温会懊悔于自己的冲动,也有可能他会羞愧,或是在羞愧后感到一丝轻松,但没关系,亚戴尔知道他是一个好人,他只是需要得到一个喘息的机会。

    “你知道是谁让我来找你的吗?”亚戴尔问。

    “谁?”

    “凯瑞本。”罗萨达的牧师说,然后他看到了一个糅合了欣喜,怀念与悲哀的神情,他感到高兴,这个迅捷而细微的表情如果是假的,那么这个世界上也许就不会有真实的东西了,但他随即看到曾经的同伴眼中露出了鲜明的畏惧之色。真奇怪,凯瑞本是因为银冠密林的迷锁法阵已经彻底落下而无法离开,如果可以,出现在这里的就不单单是亚戴尔了——凯瑞本从来不会因为自身的安危而停住寻觅密友的脚步,但他在和阿尔瓦法师通讯的时候,知道自己离开了龙火列岛,正在碧岬堤堡的时候,精灵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将这个任务委托给了亚戴尔。

    亚戴尔转眼之间想到了另一种可能:“如果说你的身份,”罗萨达的年轻牧师戏谑地鞠了一躬:“格瑞纳达最小的皇子,殿下,这个令人惊奇的称呼至少在凯瑞本以及阿尔瓦法师那里已经不能说是一个秘密了,而且他们很早之前就猜测过你的另一半血脉可能来自于巨龙,”亚戴尔停顿了一下,“他们也猜测到那可能是只红龙或是他的后裔,毕竟其他的巨龙们离开这个位面已经有一千年之久了。”

    异界的灵魂隐藏起一个苦涩的微笑:“凯瑞本说了些什么吗?”

    “他让我记得提醒你一下,”亚戴尔说:“回去的时候记得带小鱼干。”他好奇地笑了笑,“这是什么暗语?还是凯瑞本很喜欢小鱼干?”

    喜欢小鱼干的另有其“人”,异界的灵魂在心里说,他深深地吸了口气,“阿尔瓦法师和安东尼奥法师还好吗?”

    “很好,”亚戴尔并没有恼怒于克瑞玛尔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既然是秘密,哪怕是朋友的,最好也不要去碰触:“他们都是极其强大的法师,而且哈威大公连通了碧岬堤堡与龙火列岛之间的甜蜜商路,所以那些议员们都安静下来了,对商人们来说,赚钱总是最重要的,所以碧岬堤堡差不多和之前一样平静富饶了,虽然还是会有刺客和盗贼,但变革总是会带来仇恨,这是无法避免的,就连神祗也未必能够平抚每一个愤怒的灵魂。”

    “也许还有一件事情你愿意听听,”亚戴尔说:“我并不是沿着海岸或是穿过内陆径直来到格瑞纳达的,我去了尖颚港,尽管不是自愿,但葛兰让我代为问好。”

    ————————————————————————————————————————————

    葛兰在尖颚港遇到亚戴尔的时候也有点惊讶,不过他很快就释放了罗萨达的牧师,并且送他上了一条去往格瑞纳达的船。这个巧合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他也曾经在同样的黎明送过一个发的施法者上过一艘叫做“小雀号”的船,他生命中最痛苦与最离奇的一部分也是由此而起,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自己居然会被行会惩罚性地丢弃,更没想到他还能够回到尖颚港,以一个强大的施法者的身份——没人知道他拥有着两片符文碎片,除了那些人,他不知道是否该将他们称为同伴或是朋友,因为他并不想要出卖和伤害他们,但他不知道有没有第二个合适的称呼可以用在他们身上。

    现在他可以居住在那座高塔里了,即便是公会的法师也无法抵抗住碎片的侵袭,他有了一群无比忠诚的手下,有力可靠的盟友,还有着妻子,或许不能说是妻子,他希望和梅蜜缔结婚约,但梅蜜坚持他们保持现有的状态就很好。想到这儿,葛兰就忍不住想要试试自己的匕首——用那个弗罗牧师的,她是梅蜜的母亲,也就是将梅蜜驱逐出神殿的人。

    他们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不在神殿里了,神殿里一个人也没有,听其他人说,这个神殿中的弗罗牧师不知为何受到了弗罗的厌弃,一夜之间就衰老了,在神祗收回了她的力量后,有些弗罗牧师当即因为老迈而死去,而没有死去的那些,哪怕是只有四十岁看上去也有六十岁或是七十岁,就像是沃金的牧师在收回贷款本金的时候还带着利息那样,她们得到的荣宠在离开的时候也带走了更多的青春与美貌。

    梅蜜的母亲在梅蜜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有六十岁了,她是主任牧师,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她没有立刻死去,但她衰老的就像是一个从哀悼荒原返回的死者,浑身散发着腐臭的气息。

    她看到梅蜜的第一眼就知道他们是来做什么的,梅蜜想要放弃弗罗牧师的身份,成为一个男人的妻子,抛弃她的神祗,这让这个母亲怒不可遏,也许是因为嫉妒,也有可能出于虔诚,她无情地诅咒了梅蜜。

    她的声音在暗中轰然作响,说的每一个字都像嵌在他们的耳朵里那样尖锐犀利,梅蜜逃走了,即便她身体里的碎片可以让一整个尖颚港的人在瘟疫的淫威下颤抖,但她仍然不敢面对自己的母亲,或说是她的神祗。

    “弗罗已经死了!”葛兰大叫道,他喘息着,将匕首插回腰间。

    真的吗?不,他也不敢确定。(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