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 各方(3)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弗罗已经死了,葛兰是这么对自己说的,也是这样对梅蜜说的,只是他们心底深处仍然隐藏着一丝不确定,但不久之后,一个愉快的消息就冲散了盘旋在他们心头的阴云梅蜜有了他们的孩子,他还很小,小到梅蜜的腹部仍然是那样平坦光滑,但梅蜜能够感觉到那里正藏着一个新的生命,他的心跳就像潮汐那样席卷了她的神智,这就是幸福的滋味吗?她想,尝起来就像是蜂蜜,那样的甜蜜又是那样的纯粹。&

    她没有继续拒绝葛兰的求婚,他们必须要缔结婚约,才能保证这个孩子生下来的时候不会是非婚生子,葛兰和梅蜜一样,都不是在正统的婚姻下诞生的,他们的出生罪恶与多余,但他们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孩子沦落到这个地步他们考虑了很久,弗罗曾经有过婚姻的神职,但无论如何,他们都不会选择这位已经被人们鄙夷厌弃的女神,而且弗罗已经不复存在,她不可能为他们的婚姻祝福,即便在,更多的也只会是愤怒的诅咒;那么,可以考虑的大概就只有大地之神查缇,以及“生育与婚姻”之神格瑞第,但其他人或许不知道,葛兰和梅蜜还能不清楚其中的奥妙吗?他们是想要向宽和的查缇祈祷与献祭的,但尖颚港的格瑞第牧师们早就注意着他们。

    “首先我要恭喜你。”德雷克说,他给葛兰倒了一杯血酒,不知何时,就连亚速尔岛也开始流行起这种腥臭的饮料了,葛兰蹙着眉毛,将酒杯推开:“你尽可以说你想说的,德雷克。”他说。

    “我知道你现在非常强大,”德雷克说:“但基于一个朋友的立场,我想我还是要提醒你,有关于你的一些想法,格瑞第的红袍牧师们很不高兴,亲爱的,她们甚至有些恼怒。”

    “只是一个小小的婚姻盟约而已。”

    “正是如此,”德雷克苦口婆心地说:“那么为什么不把你们的双手放在格瑞第的祭台上呢?那些赤红色的娼妇会感到喜悦的,她们可不是查缇圣所里那些如同农奴般的牧师,她们是力量,是财富,是情报,葛兰,失去了她们的欢心,我亲爱的朋友,即便你能够击败法师,术士或是一整个军队,你仍然会觉得举步维艰,但如果有了她们的帮助,你会发现你做任何事情都像是用烧红的刀子切开牛油一样容易,而她们并没有要你的灵魂或是未出生的孩子,只是一个仪式,弄点怀崽子的母羊或是母鹿就行,马匹也可以,她们不挑剔你知道亚速尔岛上有多少女人因为那位尊敬的女神面前得到了一个或是更多的孩子吗?别和我说你不想要,我知道你爱着你的妻子,那么你就该知道所有向格瑞第献祭过的母亲都不会难产或是生下残疾或是死去的婴儿?”

    葛兰的心猛地悸动了一下,如果要说他和梅蜜有什么需要担忧的,大概就是这个了。梅蜜和其他的弗罗牧师一样,有着一具不适合怀孕和生产的身体,她纤细过度的腰肢与狭窄的盆骨注定了她很难如同那些粗壮的农妇那样轻松地分娩梅蜜在没有被驱赶出弗罗神殿之前,就曾经看到过好几个不幸的弗罗牧师因为生产而死去,有时候她们的孩子可以活下来,有时候就死在了它们母亲的肚子里。

    “我需要考虑一下。”葛兰说。

    “别这样,”德雷克说,“你知道我在为谁说话,她们没有直接面对你可不是想要得到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的她们只是想让你知道格瑞第的耐心从来就是十分脆弱的,而你的妻子,将来的妻子,现在不过是个孕妇,你不该让她面对不应有的危险。”

    葛兰的屈服在德雷克的预料之中,说实话,黄金夫人号的船长不明白葛兰为什么会如此顾虑重重,就他来看,格瑞第的力量显然要强于其他的神祗,女性想要孩子的时候固然可以求助滋养万物的查缇,但那个过程是十分缓慢和悠长的,许多可怜的妇人在没有得到结果的时候就死去或是被抛弃了,但格瑞第不是,只要你献上的祭品足够多,足够好,献祭的过程足够残忍譬如说,母羊的功效要低于母鹿,母鹿的功效又要低于母牛,但如果是个怀孕的妇人,那么她的功效要大于前三者之和;你可以请牧师用刀子直接割断祭品的脖子,但如果你能够自己挖出它们的心脏献祭就更好一些,或者你可以先将母亲的孩子挖出来,捏出它的眼睛,连着母亲的一起放在盘子里,这种绝妙的场景无疑会极大地取悦这位形容美艳的大腹女神。

    这样做的女性无一例外地在三个月内就会怀孕,并且生下一个男孩,这对于那些急切地需要一个继承者来巩固自己地位的女性是多么地重要啊,所以虽然即便罗萨达和泰尔的牧师们已经严正地拒绝承认格瑞第的神祗身份,但格瑞第的神殿祭台上的血迹从未干涸过。最主要的是,葛兰是什么人?他是一个恶毒阴险的盗贼,就连德雷克也曾经是他的猎物,现在也是,他有必要做出这种可笑的仁慈姿态吗?别告诉我他突然异想天开想要成为伊尔摩特的信徒了,如果那样德雷克一定会跑出去看看天地是否颠倒了。

    而葛兰和梅蜜所不想的是和这位女神有所牵系,就算葛兰现在正在和她的后裔建立起一个秘密的盟约关系,但就像是德雷克所说的,他既然已经选择了尖颚港,就表明他的生活不可能平静温和,他的敌人已经太多了,不需要再加上格瑞第的牧师们,她们比任何一个刺客都要危险,而且格瑞第既然能够保证其他女性顺利的生下孩子,也很难说她会不会因为葛兰和梅蜜的蔑视而勃然大怒,她们担忧的不仅仅是孩子,还有梅蜜的性命。零↑九△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就在梅蜜与葛兰在格瑞第的祭台上合力杀死了第一头母羊的时候,在另一个岛屿上,同样承担着孩子与自己性命的一位女性静静地坐在一个房间里,这个房间是高地诺曼人建造起来的,与龙火列岛的房屋不同,它们的墙壁与顶都是用海沙与树胶混合后做成的方砖砌筑而成的,这种建筑材料看上去极其粗陋,而且不太适应龙火列岛的炎热气候,因为它的门窗都很狭窄,但它被建造出来的初衷就不是为了舒适,而是为了安全。

    姬儿闭着眼睛,像是在祈祷,但他们很早就不信仰任何一个神祗了,她只是在倾听着外面的声音,在最初的几天里,她除了海浪拍击石,昆虫鸣叫,鸟儿振翅和仆从的脚步声之外什么都无法听到,但在她就着阳光的消失划下第七条痕迹的时候,她听到了一个不同的脚步声,这个脚步声要比男性的更轻盈,但稳定如同磐石,就像它主人的心与灵魂那样门被打开了,高地诺曼的王女李奥娜站在门外,微弱的橘色霞光与星河浅淡的蓝光糅合在一起,让她的红发呈现出瑰丽的紫色光晕。

    “你可以出来了,姬儿。”李奥娜说。

    “事情结束了吗?”姬儿问。

    “结束了。”李奥娜说:“出来吧,这里对婴儿和孕妇都不算是个好地方。”

    但它可以保护我们,姬儿在心里说,但她不会对李奥娜的话提出什么反对意见,鉴于她的身份是那么的敏感。

    “你想先回家,”李奥娜问:“还是……”

    “我的丈夫在哪儿呢?”

    “在战厅。”李奥娜说:“伯德温,还有你的兄长亚摩斯也在。”

    姬儿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说:“如果可以,我和你一起去,我不想从他人的嘴里听到我兄长的最终结局。”

    “那对你的孩子不好。”李奥娜带着轻微地谴责看了姬儿一眼,姬儿微笑了一下:“他是半个高地诺曼人,即便他还在母亲的肚子里。”

    李奥娜摇摇头,“如果你愿意,好吧。”她说。

    战厅是高地诺曼人在侧岛上所建造的最大的建筑,就和诺曼王都的那座大殿一样,只是要更粗糙与简陋,没有雕刻,没有鎏金,没有精美的灯具,柱子上甚至插着火把而不是点着蜡烛,但对于诺曼人,它是神圣而又庄严的在伯德温不够清醒的时候,他在本属于克瑞玛尔的湖中堡垒里处理事务,在那里他就像是一个濒临疯狂的暴君,但他最终还是清醒了过来,他对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不敢置信并深感羞愧,他立刻离开了湖中堡垒,和诺曼人一起居住在潮热的小屋里,在需要审判或是褒奖的时候,他就来到战厅里,他让李奥娜坐在战厅里唯一的椅子上,而他和其他战士一起站立与护卫着她。

    他脱去了那件精美的秘银链甲,去除了那柄精美的剑鞘(是侏儒们奉献给他的),不再穿着丝绸的长内衣而改为亚麻,他也不再精心地修饰自己的外表,每餐都要餮足甜美的葡萄酒和精致的食物直至呕吐,他回到了长桌前,身着皮甲,适量地取用清水、麦酒、烤肉与粗面包,和骑士们肆意地玩笑与比武,就像是在雷霆堡那样,理智与沉稳再次回到了他的身上,当他这样做之后,距离他们较近的诺曼人无不松了一口气,这才是他们所熟悉的领主之前的他几乎陌生的让他们认不出来。

    李奥娜回到战厅,坐在她的座位上,伯德温就站在她的右手边,而姬儿畏惧地看着诺曼人们,直到她的丈夫法师盖文向她伸出一只手。一些诺曼人对她的出现有所疑问,但还是让出了通路,姬儿的腹部已经高高隆起,距离牧师预计的产期不到一个月,而这个孩子是属于高地诺曼的。

    盖文握住妻子冰冷的手,他不赞成姬儿出现在这个场合,但他也知道这是必须的姬儿与亚摩斯并不是普通的兄妹,他们在龙火列岛相依为命,即便在那场可怕的海啸中,他们也没有放弃彼此,但是……

    所有人到齐之后,东冠名义上的主人,也就是姬儿的兄长亚摩斯被带了进来,以一个囚犯的身份。

    “具体事情,”李奥娜抬了抬手,没有强迫亚摩斯跪在她的面前,虽然这对于一个失败者来说很合适:“我想大家都已经很清楚了。”能够站在这里的诺曼人都有着一定的地位,他们也同样深受王女与伯德温的信任,当然知道之前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谁都知道,侧岛的主人克瑞玛尔已经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东冠的主人亚摩斯显然有了新的想法他理所当然地厌恶着那些占据了侧岛的外人,尤其是看到那些士兵与骑士之后,虽然他也有着自己的军队,但那种由不守信诺,散漫放浪的佣兵构成的所谓军队难道还能够与雷霆堡的坚墙相比吗?这些高大强壮的士兵可是曾经与凶恶的兽人战斗过的!

    亚摩斯疯狂地想要他们,但他也知道他们是不会忠诚于自己的他确实用了很多心思,伯德温的异样自然也无法逃脱他的眼睛,在他知道伯德温遭遇了一场叛乱,并且放逐了两个据说曾经是他最信任的下属的时候,他觉得这会是个好机会他派遣出自己的宦官试探伯德温,就他来看,伯德温这样的男性绝对不会容忍一个女性,尤其是在叛乱中隐约有着主脑地位的女性,哪怕是王女,继续凌驾于他头上的。

    他认为自己给出的条件十分优厚,他支持伯德温成为侧岛事实上的主人,甚至可以在确定那位发的施法者不会再次成为他们的威胁后,他会将整个侧岛册封给伯德温,让他再一次成为名副其实的领主,而伯德温所要付出的代价,也只不过是放弃对诺曼的王女李奥娜的保护亚摩斯甚至承诺在抓捕王女的过程中无需伯德温出手,免得他受到诺曼人的指责,而伯德温仍可以得到诺曼王给出悬赏的一半,他尽可以继续招募诺曼人,打造军队,有着亚摩斯这个盟友,他可以成为领主,大公,说不定还能成为一个国王。

    而亚摩斯所需要的不过是在东冠与其他岛屿作战的时候,伯德温的军队能够成为他的刀剑与盾牌,亚摩斯的想法很好,他失去了侧岛,但可以从另外三个群岛上得回更多的利益,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即便是处于狂乱不安中的伯德温也不会背叛李奥娜,遑论是现在这个理智的他?而且,就在他确定了这个想法之后,他的大宦官就将整件事情告知了他的妹妹姬儿,而姬儿早在一年前就成为了法师盖文的妻子。

    姬儿没有想过自己还能够拥有一个丈夫,一个孩子,一个家庭,以及就和她从吟游诗人的只字片语中幻想出来的那样,幸福而美好的一切,她只不过考虑了一个夜晚,就将这个阴谋完整地呈现在了李奥娜的面前。(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