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三章 更替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格瑞纳达王都中的情报流速是非常奇怪的,有时候它就像是在墙面上攀爬的苔藓那样慢,但有些时候它比风还要快,不过几天的时间,人们就对最近才回到格瑞纳达的,新王最小的儿子,克瑞玛尔殿下身边那个脸上有着烙印的牧师非常熟悉了。

    在格瑞纳达,除了格瑞第的红袍牧师,几乎就没有其他神祗的牧师了,可能会有几个兽人卡乌奢的祭司,或是某个邪恶神祗的追随者,他们得以在此只是因为他们所追随的那个神祗与格瑞第有着暧昧的盟友关系,他们是客人,也是如同灰袍那样的被雇佣者,但一个白袍?他只有可能被当做祭品或是因为私人的恩怨而被作为礼物和货物被送进来,是的,在克瑞玛尔身边的那个白袍出现之前。他让格瑞纳达暗而平静的水面起了些许涟漪,但异样的声音转眼之前就消失了,那张被清晰地烙印着“渎神”与“弑亲”字样的面孔可以说明很多问题,

    如果说渎神还有可能是因为失误或是疏忽,那么弑亲显然是个更为险恶的罪名。

    “你觉得他已经赎清了自己的罪过吗?”有人这样猜测道。

    “我觉得还没有,”另一个人说,“否则他就不会继续让这个烙印留在自己的面孔上。”可笑的是还有人质疑亚戴尔有无资格服侍一个皇子——格瑞安达同样是有着法律的,而一个被证明了罪行的失败者同样要接受惩罚,但在克瑞玛尔的坚持与新王的纵容下,亚戴尔还是成为了发龙裔的记官,而他所做的第一个工作,就是整理龙牙军团的术士名录。

    没人想到这个对格瑞纳达仍然十分陌生,格瑞纳达对他也同样疏远的龙裔真的对龙牙军团露出了锐利的獠牙——就像没人知道那些以孤僻而闻名的术士为何接受了他的雇佣那样,也没人知道他是以什么标准来衡量那些将要被剔除的施法者们的——他没有调换骑士,“我所了解的也不过是施法者们而已。”他这样谦虚地说,但骑士们还是诅咒了上百万遍,“愿他在无尽深渊里被魔鬼折磨一百年!”他们这样恶狠狠地喃喃低语,就像我们之前说的,骑士绝对不会高兴自己的术士或是法师搭档自愿或是被迫更换,或者说,至少应该给他们一些时间,骑士与陌生的施法者们之间需要一年,或是两年的磨合与熟悉,就此通悉对方的脾性嗜好,甚至是武技或是施法上的习惯,免得在战场上顾此失彼,相互冲突或是出现更严重的问题。但在面对一个可能比原先的搭档更强大的施法者时,骑士们还是明智地保持了沉默。

    幸而他们确实还有一些时间,格瑞第这次并没有过于吝啬,碾压性的战力确保了他们在面对敌人时还是相当从容的,他们可以犯错,嗯,一点点小错,而且有挽回的余地。

    新王拿到了那份被更替的施法者的名单,还有一些关切着这个问题的人,但他们看不出有什么,只能说被替换下来的施法者确实不如新的术士与法师——这确实是格瑞纳达人看不出来的差别,但亚戴尔知道,因为这些情报都是他和克瑞玛尔一起整理的,发的龙裔选出了三个分队,这三个分队在整个龙牙中不能说非常地拥有优势,但值得注意的是他们的三个分队长虽然属于两个不同的势力,但这两个势力事实上更多地倾向于秩序,没错,他们邪恶,但对于让所经的领地变成又一个无尽深渊毫无兴趣,他们希望能够在占领的平原与丘陵中以人类的方式统治人类,而不是如巨龙那样劫掠焚烧一番就滚开。

    而在这三个分队中,一些喜好胡乱杀戮与折磨的施法者也让他们的骑士很头痛,他们有时候也是需要傀儡、口舌与人质的好吗?但格瑞第喜欢混乱,享受混乱,所以他们也只能容忍这些可憎的捣蛋鬼们。“感谢我吧。”巫妖没有一丝羞惭地在心里说道:“你们很快就会发现自己是何等幸运。”新的术士,还有灰袍与袍,都是他综合了葛兰、小魔鬼还有以前的克瑞玛尔的记忆整理搜索出来的,理所当然的,他们都不是好人,但他们有着一个施法者应有的理智与冷静,深爱魔法,懂得权衡,懂得忍耐,也懂得如何遵守契约。

    让他们俯首听命的自然也不会是伟大的理念或是花俏的演说,而是数之不尽的珍贵的施法材料或是可以换来前者的金币。

    “这已经是侧岛一整年的收益了。”亚戴尔在记录的时候感觉手都在颤抖:“而这只是一座塔。”

    如果没有极北之海的秘藏,这个计划当然是不可行的,但现在那座在暗流中不断盘旋的岛屿已经彻底地沉没了,这表示巫妖可以为自己的传送门定一个坐标,在龙火列岛上的时候他已经给伯德温留下了一部分,它们足以颠覆一个国家,却还只是很小,很小,很小的一部分。

    巨龙们的慷慨馈赠确保了发的龙裔可以暂时性地为所欲为,其中或许还有新王与格瑞第的纵容,也许他们只是高兴于有人为他们免除了施法者们的俸金,但没关系,巫妖只是要确保自己的命令能够被每一个骑士与施法者听从,尤其是在他无法下达过于清晰的命令时,出于本身的习惯,施法者们也不会肆意地酿造出太过惨烈的灾难。

    毕竟他直到现在也无法确定冥冥中的法则是如何界定战争的,如果只是把他关小屋就算了,若是当时使用这个躯体的是另一个灵魂,而这个灵魂也被判定为邪恶的话……好吧,那么……用它所在位面的语言来说,他们gameover了,而且没有二十条命在后面等着他们。

    他们在一个深夜出战,鹰首狮身兽在寒冷的风中逐渐攀爬到云层上方,云层在星光下看上去就像是一层柔软却破碎的羊毛毯,从空隙中可以看到雾气笼罩的王都,之后王都变得更小,而他们所看到的疆域变得更大,他们甚至可以看到砾漠与沙漠的边缘。

    ——————————————————————————————————————————————————

    即便红龙格瑞第在格瑞纳达的国土被拓展到一个令她勉强满意的情况后停顿了下来,但就格瑞纳达人的欲求而言,所谓的边境线只限于他们的骑士长矛所无法触及的地方,国界与国界之间的小型争斗从未平息过,不过红龙的后裔在打磨自己爪尖与牙齿的时候,也去除了与其接壤的国家或是地区那层脆弱的外皮,至少他们将红龙带来的灾祸转移到另一个国家的时候,几乎毫无压力。

    现在,当石头去砸鸡蛋的时候当然可以所向披靡,但在钢锤前面石头也只不过是一只脆弱的小玩意儿,当格瑞纳达的龙牙军团与龙爪军团倾巢而出的时候,它们是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几乎所有人都那么认为,而最初的战况也是如此。

    红龙当然不可能将即便不计附属军团人数也已经达到了八千的龙牙军团与一万两千人的龙爪军团,还有人数虽然最少,但在战局中有着不可或缺地位的三千人左右的龙刺军团全部投入战场,格瑞纳达是一个庞大的国家,而这些狡猾的大爬虫们是绝对不会忘记看顾自己的巢穴的。所以最终,从这三者中切割出来的骑士与施法者们被重新编组成一个完整的,人数约在一万人左右的三军军团,即便如此,这个数量的军队也不可能在同一时间被放置在同一个地方,这是对战力的浪费也是在无谓地拖延时间,于是在整合完毕之后,这个可怕而邪恶的军团就犹如一条浑浊的大河,在炽热的平原上分做六道支流,向着各自的目标飞奔而去。

    克欧飞在所有鹰首狮身兽的前方,那些卑劣而不知何时就会降临于此的恶作剧让那些鸟头们下意识地和他拉开了一个距离——就算鹰首狮身兽的气味并不怎么好闻,而他们的骑士身上也总是弥漫着硫磺的臭味,但他们也不想总是被人面狮身兽的尿液或是粪便浇淋一身——不过就算是在距离他们很近的地方,想要听见克欧与克欧的主人说些什么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在高空,风的声音就像鼓声一样响亮,除此之外所有的声音都会被撕碎和卷走。

    “那可真是一个美人啊。”克欧说。

    “一只红龙。”曾经的不死者说:“而且她已经有八百或是九百多岁了。克欧,而且她是格瑞纳达王的妻子,为他生了两个蛋,至于那两个蛋是谁,我想你应该已经猜到了。”

    “凯尔门与凯尔丝,”克欧说,“据说即便是在龙裔里他们也是最令人讨厌的。”

    “不不不,”巫妖认真的纠正道:“如果依照巨龙的看法,我才是最讨厌的那个,拥有着它们最为憎恶的血脉,却可以得到它们的后裔无法企及的地位——凯尔门与凯尔丝曾经杀死过我一次,我想现在他们仍然想。”

    “那么他们的母亲怎么想?”克欧抛去了调笑的口吻,神色严肃地问——他没有直面过一条巨龙,但他知道红龙虽然并不太过在意后裔,但出于傲慢与谨慎,它们也不会放纵任何一个可能与其后裔为敌的家伙:“她居然没有在看到你的时候把你点成一颗火球?”

    “因为即便是红龙,也要屈从于它们的母亲。”巫妖说。

    “她是一只狡猾的红龙,”克欧说:“我竟然没有察觉到……”

    “你不会察觉到的。”因为克瑞玛尔暂时还无法成为这只强壮的雌性红龙需要在意的敌人,不过曾经的不死者并未因此而感到自尊受损,在他还未能获得足够的力量之前,他更愿意成为一粒不起眼的沙子,当然,可能这颗沙子还是让一些人的眼睛感到刺痛了。

    ——————————————————————————————————————————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