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七十四章 城寨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百七十四章

    米特寇特和龙刺的哨探所谈到的那位红龙女士在黎明之前,最深刻的暗中起飞,她的鳞片反射着天光,就像是流动的鲜血——她喷吐而出的火焰取代晨光唤醒了城墙上的人们。

    异界的灵魂曾经研究过格瑞纳达人的战术,因为鹰首狮身兽们的存在,他们的手法奇妙地与另外一个位面契合,简单点说,如同现代战争那样,首先降临到敌人头上的是来自于空中的打击,就像是异界的灵魂所在的位面中曾经发生过的最后一次大战中那样,红龙与鹰首狮身兽群是空中打击力量的主力,红龙的火焰与术士们的法术如同炮弹那样从空中倾泻到地面上,无处不在的火、烟尘、闪电与酸液比另一个位面的人们所需要面对的火药和钢铁更可怕,这种打击可以在瞬息之间摧毁坚固的堡垒、城墙,令得无数的凡人哀嚎着死去,让幸存者失去反抗的能力与信心,让他们畏惧颤抖,无法思考,同时还能够让隐藏起来的施法者们被迫暴露出自己的踪迹,他们将会是第二次打击的重点对象。

    他们所要征服的这座城市重要性仅次于王都,没有了它,格瑞纳达人就可以在三天或者更短的时间里让自己的阴影覆盖在敌国王都之上,在这里有着数以万计的士兵与骑士,还有着施法者们,他们或是不被格瑞纳达接受,或是无法容忍格瑞纳达的混乱或是邪恶,或是触犯了格瑞纳达的法律后不得不逃走,又或是和这个国家的人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血缘关系,所以他们几乎没有后退的余地,在红龙的火焰席卷了城墙之后,他们就像是混杂在沙子里的宝石那样显露出来。

    一个法师高声吟唱着咒语,他是一个勇敢的人,但这种勇敢在一只红龙面前没有任何意义,他的法术击中了红龙,让它发出一声嘶叫,与其说是疼痛倒不如说是意外,她轰地一声落在了城墙上,爪子紧抓着城垛,坚硬的石砖在它的爪子下落下粉末,它扭动着布满鳞片的脖子,金色的眼睛闪闪发光,竖立起来的色瞳仁里倒映着那个法师的身影。而那个法师,在巨龙降落在与自己几乎只是一探脖子就能来个热吻的地方的时候也没有露出畏惧之色,他开始做出手势,第二个咒语在他的舌尖上成型。

    红龙的翅膀突然掀动了一下,幅度很小,但一阵炙热的风突然钻进了法师的嘴里,他的法术和声音一起中断,而他的喉咙被无情地灼伤,他后退了两步,顽强地从身后拔出一根魔杖,但此时红龙抬起爪子,只一下就把他彻底地按在了爪子下面,鲜血立刻从那个法师的口鼻,耳孔中溢出,他还有一个手臂可以使用,他挣扎着,试图在城垛的缝隙中折断那根魔杖,但红龙的另一只前爪就像是人类的手指那样轻巧地夺走了那只魔杖,“一份很不错的小礼物。”红龙用通用语说,它的声音是那样的响亮,如同雷霆,而它巨大的头颅垂了下来,龙吻对着法师的脸,它在深呼吸,法师可以清晰地看到龙首下的囊部在猛烈地鼓起,他睁着眼睛,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一股他从未能够感受过的灼热与痛楚,但他没有想到的是红龙喷吐而出的火焰简直就像是线那样的细长,而它的形态注定了它要比之前的同类可怕上几百倍,火线落在法师的鬓边,那里的石砖发出崩裂的声音,然后法师的卷发与皮肤开始焦与翻卷,火线就像是活跃的小蛇那样攀爬在他的面颊上,肌肉融化,骨头炸裂,而他居然还没能死去,他张开嘴,火焰立刻落入他的牙齿间,在尖锐的疼痛之前是难以忍受的酸楚与苦涩——红龙可以看到他流泪了,也许是他感到后悔了,也有可能只是生理性的原因,但无论哪种感觉都让它心生快意。

    法师的死亡不能说快,但也不能说是缓慢,火线掠过他的脸,将他的头颅从嘴唇的纵线位置分割成了两半,因为高温的关系几乎没有血流出来,他的上半个头颅落在地上,红龙放开他的身体,满意地端详了一下自己的作品。

    城墙上处处火焰,除了之前这里的人们为了抵抗而预先准备的油脂与巨木之外,仅有的燃料就只剩下了人,敌国的士兵和统领着他们的人被一视同仁地点燃,士兵们的火焰小些,因为他们缺少脂肪,而贵人们要燃烧的更为旺盛一些——但红龙并不觉得满意:“让我看到更多的火!”它尖叫着咆哮道,鹰首狮身兽后的施法者们卑微地低下头颅,做出手势表示自己听到了它的命令。

    红龙注视了一会,数只被术士们召唤而出的火元素生物——鹰隼,鼠类和不成型的小团在主人的指示下飞奔向人类的安身之所——在城墙的边缘,居住的都不会是身份贵重的人,而这些手工艺人,游商和仆役只能够使用泥土和木头,也没有足够的水源,火焰的鹰隼可以飞入他们用木板钉住的窗户,而火焰的老鼠可以钻入小洞,在低矮的木床与木床上的干草中扩增自己的同类,不成型的小团看上去甚至有些可爱,它们落到哪里哪里就开始燃烧——低矮房屋中的人有些直接因为烟雾窒息而死,而有些则活活被火烧死,也有些逃了出来,但鹰首狮身兽上的骑士们拔出了短矛,短矛从空中呼啸而下,它们的猎物无一逃脱,因为他们几乎都是在奔跑中被短矛捕捉到的,所以每个人在倒下去的时候还本能地挥动着自己的手和脚,就像是这样就可以从死亡的罗网中挣脱而出似的。

    ————————————————————————————————————————————————

    红龙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这次是半岛上难以一见的,被厚重的浅灰色云层覆盖着的天空,只不过因为火焰的关系,这里的空气依旧干燥灼热。它拖着长长的尾巴在城墙上缓步走动,嗅着空中的气味,在即将走过一个箭塔的时候它突然停顿了一下,然后从那张巨龙的面孔上突然露出了一个犹如小女孩般的顽皮神情……虽然这种神情很难被人类分辨出来,箭塔中悄寂无声,塔楼上方与射箭的孔洞中都有死亡的人类垂挂着,它走了过去,在尾巴即将擦过箭塔底部的时候,极其快速与准确地,它将龙吻插入了其中一个射箭孔——射箭孔对这位女士的嘴来说实在是有点小,但红龙并不介意,它的囊部不祥地鼓胀起来,然后,它一口气将火焰吹入了这个箭塔,箭塔的每个孔洞与空隙立刻喷出了赤色的光,紧接着便是更为明亮的火焰,人类在火焰中惨嚎,而红龙心满意足地喘了一口气。

    它倾听着声音,感觉着其中微弱的魔法震荡,在火焰让石砖的边缘亮起的时候,它猛地挥动尾巴,高耸的箭塔拦腰折断,上半部分落入城墙之内,摧毁了一片木棚,但里面的人不是死了就是已经逃走了,但红龙没有去注意这个,它所关注的是箭塔剩下的部分——在一片奇迹般完好无缺的墙壁前方,站着一个术士,他的法术确保了他周围三尺安然无恙,但他的神色可不像是地面和墙壁那样沉静,“我投降,”他声嘶力竭地大叫道,汗水从他的头发流入他的红袍,那件红袍与火焰,还有鲜血相比,要黯淡的多了,“我愿意为您们效力,我姐姐是爵士的妻子,我知道他们所有的布置!我可以……”

    “听起来不错,”红龙说,一边提起它的尾巴尖,甩掉上面的黏稠液体,术士的躯体颓然从墙壁上滑落下来,“但我不需要这个,”它看向已经被火焰统治的城市,“我只需要死亡。”

    火焰将越来越多的人驱赶出来,他们之中那些有权势与财富的人尝试着祈求,威胁与贿赂,但就像是红龙所说的,他们的敌人只需要死亡,在他们发觉无法借助以往他们所依仗的东西求生的时候,他们开始反抗,一个商人拿出了他暗藏的武器,所有的人,除了孩子之外,都拿起了刀剑,弓弩,还有盾牌。

    “我现在很想念我的扈从,”一个龙爪骑士说,之前的战斗中,这种事情都是交给附属军团完成的,但这次为了保证军团进发的速度,那些人都被抛下了:“这种事情毫无趣味性。”

    “别抱怨啦,”他的同伴倒是极其的兴致勃勃,“我不介意贯穿任何一具躯体,只要它能够惨叫和流血。”

    龙爪的骑士们在那些凡人负隅顽抗的官邸前列阵,格瑞纳达的术士们做出手势,坚实的墙壁如同沙子一般地溃塌,里面的人们发出惊叫,他们看到了被色的盔甲笼罩着面孔和身体的龙爪骑士,还有他们身下的恐爪龙,恐爪龙们只轻轻一跃,就越过了松软的沙堆,它们的脚爪在石头的地面上刮擦着,发出刺耳的声音,没有等到这些敌人的临时首领想出什么对抗的方式,这些狰狞而强壮的野兽就冲向了人群,它们的重量让整个地面都在颤抖,只有很小一部分人能够在这种威慑下挥动刀剑,但这些刀剑只在恐爪龙的前胸甲胄上无用的滑出一条细小的痕迹就被巨大的力量推向一侧,而他们的头颅或是身体的一部分可能要比他们的武器更早地落地。

    龙爪骑士们的长矛穿透了一个,两个,甚至三个柔弱的人类身躯,他们的力量可以确保抬起长矛,举到恐爪龙的嘴边,他们的坐骑则满足地享受起这份意外的加餐。

    一个挂在长矛上的女性只被穿透了肋侧,她痛苦地哭喊着,衣服连同皮肉被恐爪龙一起扯下,裸露出来的身躯在灰色的天光下犹如乳脂般的柔润到发亮,那个抓住她的骑士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她的胸口与臀部,但当他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腹部的时候,一柄长刀迅速地割下了她的头颅,结束了她的痛苦。

    骑士不满地瞥了一眼那个多管闲事的家伙:“你在同情她吗?龙牙骑士?”他问,龙牙与龙爪军团的关系并不怎么好,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太吵了。”那个龙牙骑士说,然后一个一个地刺死了那些还没有完全死去的人,恐爪龙的咀嚼声变大了,简直就是在他耳边,不过这种恐吓是无法影响到一个龙牙骑士的,他直起身体,穿过那些鲜血淋漓的怪物,走到自己的鹰首狮身兽前,翻身跳上他的鞍座:“别忘记比起杀戮更重要的是时间,我们的时间并不多,而我们的任务却不少。”

    龙爪骑士则不快地做出一个下作的手势。

    鹰首狮身兽飞上高空的时候,这座曾经繁荣过的城市即将变成一堆焦的废墟,他不那么愉快地皱着眉,红龙至少应该留下可以帮它把金子还有宝石从这些砾石木头里挖掘出来的奴隶,如果那些士兵不可以,那么那些商人和手工艺人会非常温顺听话的,而且除非明了到自己之后的命运,他们是绝对不会反抗的。

    他怀念起自己在另一个分队的同伴,他和发的龙裔克瑞玛尔在一起,那位殿下显然要比红龙更冷静一些。

    ——————————————————————————————————————————————————————————

    而那位冷静的殿下正在注视着一座堡垒,或是用格瑞纳达人的话来说,是一座城寨,这座城寨由两个相对的主塔与附属建筑组成,因为里面是一个法师构筑起来的团体,所以这不能说是一个简单的任务。

    不过对于他来说,这是理所当然的吧,克瑞玛尔可不是红龙的孩子,相反的,他还是它孩子的敌人。(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