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五章 城寨(2)
    阿斯摩代欧斯捏碎了一只玻璃球,玻璃球里装着的眼珠随之一同破裂,碎玻璃渣和黏稠的液体混合在一起,小魔鬼伸出舌头舔了舔,做出一个难看的鬼脸——这只眼球是三天前摘下来的,就和德蒙在白塔的外城区里玩过的把戏那样,这只装着眼珠的玻璃球可以让施法者看见魔法用具外界三十尺到三百尺的地方,这只玻璃眼球被放在一个废弃的乌鸦巢穴里,干枯的枝叶露出的空隙恰好可以让它们看见树下的道路,这样城寨里的法师就能够知道有没有敌人或是商队从这里经过了。

    也许现在城寨中的法师已经跳了起来,大声呼喊着有敌人,不过这对格瑞纳达的军队来说是无所谓的,即便他们只有一千人左右的骑士与一百名不到的施法者,也已经足以征服一个国家,作为首领,他的黑发龙裔主人所要注意的也就是别让这支队伍折损的太厉害,否则,战后统计下来的功绩无法抵消伤亡的话,克瑞玛尔是要受到惩罚,赤身裸体地拖着格瑞第沉重的石像,在鞭子的抽打下,环绕王都艰难前行的——想到这里,小魔鬼还真想看看这个场景,只可惜单单它一个是无法动摇战局的,而且那张来自于术士塔顶端的契约也不是用来欣赏的,上面巨细靡遗地用各种条文弥补了几乎所有小魔鬼可能寻找到的空隙,几乎,阿斯摩代欧斯心想,聪明的阿斯摩代欧斯总能找到那个线头,将这个糟糕的局面解开或是索性弄得更乱的。

    格瑞纳达的军队沿着狭窄的道路前行,前面是一个隘口,就像是龙腹隘口,有着面面相对的陡崖峭壁,而那两座高塔,就各自矗立在顶峰,高塔之间有着一座宽阔的桥梁,桥梁宽阔坚固,桥边的矮墙高度几几与人类的胸口齐平,和城墙一样有着城垛,可以让士兵们站在桥梁下向下射击或是投掷石块,而高塔下方的建筑,就像是交错的犬牙,鳞次栉比地盘旋在高塔周围,连接一个个小堡垒般的房屋的是只能容许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前行的窄小台阶和陡峭的斜坡,可以想象,只要有一个人站在阶梯的转角处伸出长矛,或是站在斜坡的顶端滚下圆形的木头或是石头……

    “那些阶梯甚至容不下我的幼崽。”克欧夸张地抱怨道:“别说是我还要鸟头了,对了,还要加上格瑞纳达的爬虫。”他说的是恐爪龙。

    之前格瑞纳达也不是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情况,载着术士们的鹰首狮身兽试探性地冲向这座城寨的空中,如果施法者们可以从空中投下火焰和闪电,那么一样可以弥平龙爪骑士们的前路,但这个城寨同样是施法者们的巢穴,鸟头们还没有进入城寨的外围,就被一阵奇怪的狂风吹得晕头转向,一只鸟头甚至折断了翅膀,从空中掉了下来,黑发的龙裔做出手势,它们坠落的地方所在的重力陡然发生了变化,虽然还不至于让鸟头还有鸟头上的乘客一起漂浮起来,却大大减轻了它们撞击地面的力度,虽然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些淤青脱臼之类的,但在龙爪的骑士冲过去把他们拖出来之后,骑士和术士都能站得起来。

    一只鹰首狮身兽不甘心地飞得更高,它的猜测没有错,一定的高度之后,这个法术就失效了,问题是在这样的高度,格瑞纳达的施法者们若是投下法术,即便它们不会被那个法术扰乱,余下的威力也只能与格瑞第庆典时燃放的烟花相仿佛了,克欧凭借着锐利的眼睛看到坐在那只鹰首狮身兽身上的术士忍耐地抿起了嘴唇,他嘿嘿嘿地笑了起来,“我不是在针对谁,”他说:“但我必须得说,会去选择鸟头的家伙都应该仔细检查一下自己的脑子,因为他们竟然相信鸟头那个只有拳头大的头骨里会有除了哔之外的东西。”

    “应该还是有些什么的,”异界的灵魂持反对意见,“它们的胃口也相当的不错呢。”

    克欧速速速地笑了起来,他挥动双翅,围绕着这座城寨快速地飞了一周,期间有城寨的法师释放出来的魔怪以及怪物想要袭击它们,但不是跟不上克欧的速度,就是被克瑞玛尔的法术击落。

    “看来这次我们可以不必太过烦恼,”黑色的男面狮身兽说,“我看到了巨人。”站在良善阵营的人是不会与以人类为主食的巨人和平相处的,巨人都是邪恶的,无一例外。

    “还有兽人。”异界的灵魂说,他的眼睛比狮身兽更锐利,他不但看到了那些在斜坡的末端,守候在檑木与石头后面的巨人,还看到了兽人,他们穿着人类的衣服,但毛发和拱起的脊背暴露了他们的真实种族,就在这个时候,城寨中施放了另一个强大的法术,这个法术激起了一阵烟雾,将大大小小的建筑笼罩起来,就连那两座如同尖针的高塔轮廓也开始轻微地颤抖起来,变得不再那么真实确切。

    ——————————————————————————————————————————————————

    第四分队长微微地皱了皱眉,“是那个吧,”他说:“我好像记得它是术士塔的新货色——不是说术士塔中所有的商品都要经过牧师们的审查才能外流吗?”

    “因为某种原因,”被第四分队长诘问的术士含蓄地说:“事实上它是一个瑕疵品,更正确地说,一个失败的废弃物……”

    “事实上,”第四分队长说:“它正把我们的骑士和龙爪军团拒之于城墙之外呢,就这点而言,它相当成功。”

    “它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如果有什么弱点,”第四分队长说:“就赶快说出来吧,这个城寨并不值得我们浪费太多的时间。”

    “但有人不允许,”术士说:“我告诉你只因为你是特殊的,你被允许知道,但到此为止,为了你好,”他说:“反正我们总会有别的方法进入到哪里的。”

    ——————————————————————————————————————————————————

    ——我在离开格瑞纳达之前确实有听说过一个术士塔正在研究一种防御性的法阵,巫妖说,但我没想到它居然没有被用在格瑞纳达,却被一个肮脏的城寨占为己有了——我想这是因为他们发现了这个设想的不可靠处……比他们以为的还要大,大到他们懒得去修正和完善。

    将失败的产物和产品打扮伪装一番然后以一个可以让大公或是国王的内库也为之虚弱的价格卖出去——这其中固然有着商人的功劳,但也有术士塔中那些学徒和弟子的原因,那些用来吟唱咒语的舌头在欺骗与忽悠的时候也同样灵巧如簧,巫妖在还是克瑞玛尔的时候就出过不少这样的外差,在面对普通的凡人的时候,他们要玩弄一些听起来极其高深与玄妙的术语,嗯,就像是另一个位面的什么纳米、破壁、分子化之类的等等等等,还要施放一两个小法术,发出些光亮和投射些幻影来恐吓与慑服他们。

    分队长们前来谒见自己的首领,他们还不熟悉克瑞玛尔,而且很有点担心这位黑发的龙裔有着如凯尔门与凯尔丝一般的古怪脾气,他们当然可以控诉这位首领的不称职,但不说在新王和格瑞第的庇护下他未必会受到什么真正的惩处,现在他们要切切实实地听从他的命令这一点就让很多人望而却步了。

    “也许龙刺会送来更多的情报,”一个分队长建议道:“只要等待……”

    “但我们在三十天后必须与自己的军队汇合,”第四分队长说:“而我们的敌人可不止这一座城寨。另外我们也不知道是否会有这份情报。”他问过那位术士,是否可以用重金购买这份情报,但仍然遭到了拒绝,似乎这与格瑞纳达的另一个计划有关,如果他们在这里以这个弱点将阵法摧毁,那么它可能影响到另一个位置,而这个位置的重要性远远大于他们,遑论这座城寨。

    “不需要等待,”黑发的龙裔说:“如果只是要摧毁法阵——我们有一个非常简单的方法。”

    就如他所说的,几乎在下一刻,所有的鹰首狮身兽们就再次飞上了高空,除了那只翅膀受伤的鸟头,它们竭力接近那两座高塔,在飓风中飘摇着艰难降落,爪子在岩石上咯咯作响。骑士们带着术士和法术们跃下狮身兽们的脊背后他们的坐骑几乎是迫不及待地离开了,它们从未遭遇到这样的风,它像是从四面八方而来的,狮身兽们的羽毛被吹得七零八落,还有不少都折断或是变形了。

    施法者们先是派出了自己的元素侍者,魔宠以及小魔怪,幽魂等等搜索城寨的法师们必然会在这些地方布置的魔法眼线,也确实找到了不少类似玻璃眼球的东西,其中还有一只小魔鬼的半个身躯,被固定在凝固的硫磺里,阿斯摩代欧斯毫不犹豫地一口连同类带硫磺地吞了下去,力量顿时充溢在它的肠胃里,阿斯摩代欧斯满足地摇晃了一下尾巴,它已经很久没有吃到这样丰富的大餐了,它在主物质位面有着好几个主人,但除了第一个,还没有哪个主人慷慨到容许它随意取用珍贵的灵魂宝石,更别提像是同类残骸这种珍贵物品,就算只有一半,也难得地让阿斯摩代欧斯有了饱涨的感觉。

    它眯着眼睛等了一会,像这种罕见的感受在小魔鬼身上可是很难得的。

    但它发觉自己的主人正在用一种无法捉摸的眼神看着它的时候,它立刻谄媚地卷起了尾巴,把它抱在爪子里,“只是一块小点心,”它可怜巴巴地说:“我需要它,我很饿——我发誓我会好好干活的!您需要我去做些什么吗?我也许可以钻进那座高塔里!”

    而它的主人,黑发的龙裔只是粗暴地抓住了它,然后把它捏成一小团,塞进了魔宠口袋里,对于小魔鬼来说,这种口袋不但脆弱还很让人讨厌,因为它里面什么都没有,但阿斯摩代欧斯可不敢在这个时候做些什么——它最新的主人会让他的火元素侍者来惩罚小魔鬼,火元素蜘蛛的温度还不至于直接将小魔鬼遣送回去,但它会烤卷小魔鬼身上每一根毛发,让它看起来又可笑又愚蠢。

    法师们打开自己的法术书,幸好格瑞纳达的军团里施法者的比例从来就是整个主物质位面最高的,否则如今的情况还真是有点让人为难——几个法师们记忆了化石为沙的法术,将原先隐藏在草木中的细小缝隙拓展的更深更宽,而后施法者们召唤出来的火元素生物携带着火焰沿着缝隙往下,将岩石烧红,法师们漂浮了起来——刚才是骑士带着他们,现在是他们带着骑士,而术士们开始投掷冰锥与水流,在接触到通红的岩石时,大量的雾气翻涌着冲出缝隙——等蒸汽消散之后,他们又重复了一次方才的行为。一个法师释放了一个法术,测试了一下缝隙的深度,向克瑞玛尔点点头。

    克瑞玛尔仍然能够听见石头的深处在喀嚓喀嚓地作响,他让下属发出信号,鹰首狮身兽又一次降落下来,将骑士和施法者们带走,而就在它们与飓风疯狂抗争的时候,黑发的龙裔,还有几个警惕的术士突然高举起双手——克欧振翅转向,而其他的鸟头们骤然向前冲去——一大波圆石如同冰雹那样猛烈地击打过来,每只都有人类的头颅那么大。

    第一波的圆石几乎都落空了,只有两三颗碰到了狮身兽羽翼的末端,但对于从地面向高空投射的石头,这点准确度已经很惊人了。

    “是巨人!”第四分队长喊道,只有巨人操控着的大型投石机才能投出那么远,那么高,而力道不减。格瑞纳达的军团中也有巨人,只是他们都在红龙的军团里。

    第二波,第三波圆石接踵而至,术士与法师们施放了法术,法术将圆石阻隔在外,但一部分圆石带来的力度仍然传递到了施法者与他们的坐骑身上,这个时候,一个术士看到他们首领身边的圆石突然不合情理地向上飞去,他停顿了一下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黑发龙裔显然是操控了重力,一如他之前所做的,圆石虽然沉重,但重量仍然无法与一只以千磅计算的人面狮身兽相比,在重力失衡的情况下,风会更快地紊乱它们的路线,而那只人面狮身兽显然要比鹰首狮身兽更狡猾与敏捷,它显然相当明瞭现在的情况,如此庞大的身躯,在它的操控下就像是刀锋划过水面那样轻盈优雅,只一下坠、倾斜、翻转,它就从飓风与圆石的双重夹击下安然无恙地脱身而出,无论是飓风还是圆石都没能在它和它主人的身上留下一丝痕迹。

    那个术士马上采用了这个方法,在这里的聪明人也不止他一个,法师们即便没有记忆这个法术,也有卷轴与魔杖,他们很快地一个个地从阵法控制的范围中离开,最后一个法师还记得做出一个讥笑与嘲弄的手势。

    他知道有人能看见这个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