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 城寨(3)
    城寨的首领是一个强大的法师。他的父亲是一个大公,这代表着他从出生起就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资源,在他被确认拥有凡人无法拥有的力量之后,他失去了继承权,但没关系,他能够用自己的天赋得来更多的东西,就连他的兄弟,现在的大公也要向他卑躬屈膝,就因为他有着这座可怕的城寨——就和格瑞纳达一样,施法者占据着人数优势的所在,大约有三十名法师或是术士在他的麾下为其效力,还有他们的弟子和学徒,这样城寨中的施法者甚至超过了一些国家的总和。

    这些人里,一部分正如人们所以为的,是因为愚蠢或是笨拙到毫无价值才会被格瑞纳达拒绝的可怜虫,但也有一些,他们的能力即便是在格瑞纳达的术士塔中也是首屈一指的,但总有各种原因让他们无法在那里获得一席之地,有些是因为过于傲慢而无法忍受格瑞纳达的龙裔术士们的蔑视,有些是因为不忿被利用出卖而设法戏弄了他的雇主,还有一些,是因为拥有着无上的智慧与足够的理智,且始终保持着警惕,所以才能从那座危险的红龙之都里取出熔岩中的宝石并悄无声息的离开——城寨的首领一贯是如此自诩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事实上他是逃出格瑞纳达的——他来到格瑞纳达的时候还很年轻,又有着英俊的容貌与强健的体魄,这让他一下子就成为了那些女性术士与牧师们追逐的小鸟儿,他在那几年里确实异常的意气风发,神采飞扬,但可惜的是这种美好的境况消失的比早晨的雾气还要快,他在和一个情人争执的时候,失手杀了她。

    而这位情人,很不幸的,正是一个兼具着术士与牧师身份的格瑞第的追随者,两种身份兼而有之就表明她的体内有着巨龙的血脉,而这种女性,在格瑞纳达的身份可是很高的,城寨的首领曾经希望她能够将自己引介给一个术士塔的主人或是某个殿下,为此还为她做过不少不为人知的恶事,其中一些甚至相当危险,但就在他的囊袋逐渐空落(法师们的消耗可是非常惊人的),而他也受了伤,需要长时间的治疗与修养的时候,却受到了她无情的嘲笑与驱逐——她的轻视给了沮丧而又暴怒的法师一个机会,他用一个魔法杀了她,然后偷走了所有他能够找到的珍贵饰物、魔法用品以及卷轴、符文盘等等。也许是幸运女神始终注视着他的关系,他不但逃出了格瑞纳达的王都,还成功地抹除了自己留下的痕迹。

    也许这位牧师还没有重要到他以为的那个地步,也有可能她的死亡被认为是另一个牧师或是其他强敌所为,法师在一个安安静静的小村子里伪装成凡人过了三年后发现并没有致命的追踪者和刺客——但他是绝对不会回到格瑞纳达了,他也不想回到自己的国家,因为他的父亲已经死去,而他的弟弟并不怎么喜欢他,而他将自己的视线放在了这个隘口上,隘口距离村子很近,他设法招揽了一群地精盗贼,将村子中的人类劫掠一空作为自己的奴隶,在陡峭的山峰上砌筑起一个小小的单层堡垒,这是第一步,之后,他威胁了他的大公兄弟,连同他从格瑞纳达的牧师那里偷来的东西构架起城寨的雏形。野心勃勃的他在这里花费了十年,不为别的,就是想要建立起一个仅属于他的“格瑞纳达”。

    他不能说这个愿望已经达成了,但让他自己,还有那些被掠夺和伤害的村庄和商队来说,他的城寨确实会令许多人为之颤抖,随着粮食、金币与奴隶逐日累积,他的军团(他如此称呼它们)也变得更为庞大,盗贼出现了,刺客出现了,巨人和兽人也搬迁到了这里,还有首领最为渴望的施法者们。城寨就像是一个发臭的黏土团,当它在尘土与粪便中翻滚的时候,每滚一次就会变大,变大,再变大,后来一些国家的使者也会出现在他的会客厅里,他们带来了一些盗贼公会们不愿意接受或是他们不愿意交给盗贼工会的任务,还有的就是试图招揽这里的首领——在格瑞纳达矗立于此后,当然也会有其他国家仿效它的做法,只是还没人成功,毕竟不是每个国家的创始者都能自己生下一大堆红龙和术士的。

    而且,就在近几年,格瑞纳达的商人也在和城寨接触,不过首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知道些什么,这个防护法阵就是他几经犹疑才决定拿下来的,它很贵,但无底深渊在下,它似乎也有着与高昂价格相称的力量,首领当然知道格瑞纳达的龙牙军团,也看到过那些鹰首狮身兽从他的头顶掠过(在他还在格瑞纳达的时候),当然,他不认为自己能重要到惊动红龙,但他也知道他的城寨所在的位置可以轻而易举地抵御住大部分敌人的进攻,但对于空中,他所有的手段就只有弩车和施法者们了。

    但现在他几乎想要哈哈大笑,是的,那些悲惨的大鸟被法阵引发的飓风吹得到处乱转——还有它们身上的骑士和施法者,它们根本无法接近他的高塔,也无法摧毁他的城墙,而这个魔法用具,竟然是他从格瑞纳达的商人手中获得的,真是太可笑了,他们的长矛竟然被自己的盾牌抵御住了。不过城寨的首领也知道现在还不是可以放心的时候,在城寨的法师们竭力尽心得到的一些零散情报里,可以看出他们将要面对的是一个在格瑞纳达相当常见的混编军团,如果那样,军团中的施法者数量起码会和城寨中的施法者数量齐平——而能够在龙牙军团中服役的施法者,从来就不会是些滥竽充数的蠢货。

    他要做好逃走的准备,但在这之前,他要给这些格瑞纳达人一些颜色看看,以回报这个国家曾经加诸于他的羞辱与折磨——格瑞纳达的术士们在山峰上忙碌的时候,他让巨人们架起了巨型投石机,但他有些不确定他们是做完了要做的事情,还是被坠落的圆石赶走的,但他们想要做些什么呢?首领思考着,无法得出正确的答案,他急匆匆地跑到每个法阵的关键点去查看那些只有他知道的符文盘,那些有些损毁或是力量耗尽的魔法宝石在几天前才调换过,而他次元袋中的魔法宝石还能坚持数月之久,虽然他可能只会坚持十分之一的时间或更少。

    而就在城寨的首领又是喜悦又是忐忑地从粗糙的小径上回到人们的视线中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种非常古怪的声音,如果在另一个位面,这种声音会被形容为正有一列火车经过隧道,在这里,人们则很难形容得出它,而且声音是从很深的地下发出的。首领低下头,看到阶梯上不断地有小石子往下掉落,这些小石子当然不会是凭空坠落的,他很快找到了它们的来源——那些石头台阶。

    首领反应迅速地释放了一个飞行术,他漂浮了起来,不再踩踏在那些危险的阶梯上,而他环顾四周的时候,发现距离他不远的一个平台上,架设着巨型投石机的地方,巨人们正在手忙脚乱地将圆石放回突然倾倒的箩筐里,但还没等他们把那些圆溜溜的沉重石头搜罗整齐,伴随着一声令人牙酸的吱呀声,那架有着三个巨人高的巨型投石机猛地倾倒了下来,当场将一个巨人压在架子下面,连接着木头的铁榫也因为猛烈的撞击而脱落开,木头在平台上滚动,撞碎了一段矮墙后停止。

    也许有人会奇怪,为什么木头会在平台上滚动,嗯,那当然是因为平台不再是平台的关系,城寨的首领立刻将自己提高了一些,让他感到心悸的是,虽然身处空中,经过隘口的风也依然迅猛,但那不是魔法而是自然带来的风,虽然强劲但不再是一件武器或是有力的屏障——阵法带来的飓风消失了。而半座城寨,正确点说,一座高塔以及附属的众多小型堡垒,它们的底座,也就是山峰。已经出现了大面积的滑坡,碎裂的岩石携带着大约七分之一的建筑下滑,城墙与阶梯都扭曲破碎了,一些堡垒虽然还能勉强保持原有的样子,但它们之中的人已经在石头的撞击碾磨中失去了性命,还有那些巨大的隙缝,他们为敌人准备的弩车、檑木和热油都掉了下去,或是搁在就算是巨人也碰触不到的地方。

    ——————————————————————————————————————————————————

    异界的灵魂可以察觉到那些术士与法师们的视线,术士们还好,法师们心中的小爪子几乎就要挠出他们的喉咙了,但他们还是忍耐着没有鲁莽地询问这个法术。就算问了,异界的灵魂也不会告诉他们,免得这些施法者一转身就将这个法术应用到那些无辜或是正直的人身上。

    “阵法已经被破坏了。”他说:“准备进攻。”

    这个阵法不好的地方就在于阵法所需要的符文盘需要固定在关键的节点上,一旦符文盘被破坏或是离开应该在的位置整个阵法就会失效,也许会有人想到去寻找它们,但现在的情况显然不允许,那么,询问了巫妖有关于这个阵法的情况后,异界的灵魂很快就做出了决定——要寻找某个被藏起来的小东西确实很困难,如果只是要损毁和移动——整个山峰都在震动与碎裂的时候,难道那些必须确保法术生效范围所以不可能只是放在一个小房间里的符文盘真的能够不受任何影响?只要一个符文盘不再起效,那么其他的符文盘也会随之黯淡无光。

    虽然说这确实有点粗暴,而且异界的灵魂并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毕竟那是一座山峰,不是一个沙盘,但他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只是要略微麻烦一些……他看了一眼阿斯摩代欧斯,仓鼠样的小魔鬼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鼻子,从栖身的树枝上走开一些。

    没有了阵法的干扰,也不是说格瑞纳达的军团就可以长驱直入了,这毕竟是一座精心打造了近二十年的邪恶巢穴。巨人们很快在金币的激励下重新架设起了投石机,兽人和人类操纵着弩车,施法者们升上天空,在弩箭与圆石的掩护下投掷法术,而且可以看到一些人正在挖掘废墟,显然是要将法阵恢复完全——另外,在地上,恐爪龙无法在狭小的阶梯立足也是一个问题——而这个时候,接到了命令的龙牙骑士们不再急于争取上空的统治权,而是先将城寨的下半部分清理干净。伴随着鹰首狮身兽的阴影如同闪电般地掠过地面。术士与法师的火焰和闪电在台阶与转角上闪耀跳跃,而那些躲入堡垒的人们则要小心有毒的雾气与施法者们的魔宠——像这样的“清洗”,如果不是需要保留法师与术士们的力量的话,可能要连续三次,不过异界的灵魂并不需要太过“干净”,他投下一些种籽,这些种籽在碰触到地面的时候,哪怕是石块,也会立即生根抽条,紫红色的藤蔓迅速地伸展到每个角落,那些侥幸没有被有毒的武器和魔宠杀死的人类发出哀嚎,一个兽人从一个看似根本不可能容下他的缝隙里钻出来,身上插着藤蔓的尖端,而格瑞纳达人已经觉察到那些藤蔓正在疯狂地吮吸他的血肉。

    这些藤蔓延伸的速度出乎意料的快,简直就像是火焰在蔓延,它们沿着破碎的小径,阶梯与堡垒往上攀爬,几乎碰到了巨人们架设投石机的平台才被城寨法师的法术遏制,而那个地方距离高塔不过几百尺,对恐爪龙来说,只需要几个飞跳就能解决这个小问题。

    藤蔓结成了一张巨网,虽然坡度依然十分陡峭,但有着手腕粗细的藤蔓完全可以承担得住恐爪龙与骑士的重量,而且它们的空隙可以让恐爪龙的爪子紧紧地抓住它们,而在这之前,格瑞纳达的施法者们投出法术,突然降低的温度让藤蔓的活跃性下降了一大截,就连恐爪龙踩在上面的时候它们也只是轻微地摇晃了一下触须,城寨们的法师也想要这么做,但仅仅控制住这些藤蔓并不能解决他们的危机,他们还需要投出火焰烧掉它们,但这种藤蔓似乎并不怎么畏惧火焰带来的高温,它们的枝叶要烧灼很久才会有那么一点点萎缩焦黑的迹象。

    能够对抗龙爪骑士们的只有巨人的圆石和兽人们的弩弓,异界的灵魂转头和第四分队长说了几句,第四分队长露出一个微笑,带着黑发龙裔给他的次元袋飞到空中,巨人们咆哮着,警惕地抬头张望,投石机吱嘎作响,被巨人们推转向他的方向,而第四分队长只是将次元袋中的东西取了一些交给了身后的术士,术士嘀咕了一句,然后他的法术就携带着那些东西投向了巨人中间。

    巨人们低头躲避,但那些东西砸到身上并不太疼,一个巨人迷惑地抓住其中一个,这时候他发现自己竟然捏着一枚金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