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 城寨(4)
    当巨人们发现从天而降的东西既不是石头也不是粪便,而是光芒闪烁的金子的时候,他们都发了狂,他们庞大的身躯在对人类说还算宽阔,但对巨人来说就有点狭小的岩石平台上跑来跑去,抓取那些叮当作响的小玩意儿,就算人类喊叫着承诺给他们更多的金子他们也无暇顾及,是的,城寨的首领答应过他们在战斗结束之后他们会拿到以箱计算的报酬,但现在这些东西并不存在不是吗?至少他们看不到也拿不到,在几个巨人甚至为了寻找滚落到投石机下的金币而掀翻了投石机,而在这个时候,格瑞纳达人的鹰首狮身兽已经掠上高空,术士与法师们投掷法术,摧毁堡垒与城墙——这是黑发龙裔的要求,也是龙牙骑士们自己的选择——在他们看到巨人和兽人,巨人和巨人,以及巨人与人类已经因为过于激烈的情绪厮打起来的时候,他们没去惊动敌人,让这些可怜的蠢货想起他们还在一场战役之中。

    最后一个属于城寨的,对巨人的愚蠢忍无可忍的法师折断了自己的魔杖,两个比巨人更高大,更有力,更坚硬的土元素魔偶从地下升起,一个推开障碍,扶起投石机,用不断掉落着泥土的拳头强迫巨人们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另一个笨拙地爬下平台,试图拉扯掉那些藤蔓,它几乎就成功了,但第四分队长的鹰首狮身兽从它的额前呼啸而过,一个闪烁着深紫**法光芒的法术击中了魔偶的中心,毁坏了关键的符文,它停顿在那里,随着魔法的流逝,它那双暗黄色的宝石眼睛中的亮光也随之黯淡下来。它毁坏了一部分藤蔓,但这些都被它庞大而沉重的身体取代了,一只恐爪龙从魔偶的肩膀位置露出头来,躲过了两三枚圆石后又沉了下去。但如果你以为这样就能遏制住格瑞纳达人的攻势那就大错特错了,在巨人陷入混乱的时候,龙牙的骑士们已经占领了一部分城墙,围绕着高塔的城墙恰好就在平台后方,依照原先的筹划,平台上的投石机正是为了增强城墙的防御而设置的,但现在,这种因为过于接近的距离让平台上的巨人、兽人与人类们陷入尴尬,因为这么短的距离根本无法让投石机发挥作用,而他们在操纵投石机的时候,他们的后背全都暴露在了敌人的视线之下。

    一个格瑞纳达的红袍术士随手施放了一个法术让接近他的金属发烫——异界的灵魂在尖颚港的钝头酒馆里也用过相类似的手法,灼烫的金属不但能让敌人失去武器,还会暴露出他们的位置,但他遇到的是一个狡猾的盗贼,他没有因为被焚烧的手发出疼痛的呼喊,或是喘息,他咬紧牙齿悄无声息地潜入到黑暗之中——他以为可以在阴影里等待下一个机会,但他面对的不是一个凡人或是普通的法师,红龙的后裔可不会轻易放过一个企图刺杀自己的人,即便他已经将自己隐藏起来了,但盗贼很快就感觉到肩膀上就像是有小刺轻轻一碰,它比黄蜂带来的螯刺还要温柔一点,但毒液立刻进入到了他的血管里,小魔鬼阿斯摩代欧斯懒洋洋地一推,一个已经被麻痹了全身的猎物就被它作为一份特殊的小礼物送到了那个术士身前。

    那个术士的瞳孔轻微地一缩,他在此之前可没察觉到小魔鬼的存在,但他随即认出了阿斯摩代欧斯——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误会,黑发的龙裔之前允许小魔鬼在自己的身边待了一会,好让该知道的人知道这只小魔鬼是他的仆从……术士向阿斯摩代欧斯鞠了一躬表示谢意,而后将那个盗贼推向了一具正在燃烧的军械,看形状它原本是为了掩护在城垛后射箭的士兵而架设的,但现在,它唯一的作用就是点燃这个人类,盗贼躺在地上,脊背冰冷,却连闭上眼睛也做不到,就连呼吸也很艰难,却还没有艰难到会让他窒息而死——他倒愿意这样死,但无论小魔鬼还是格瑞纳达的术士都不愿意,火焰从他的手臂爬到他的身上,人类的身躯不像干燥的木头那样易燃,但也不像石头那样永远不会燃烧,他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缓慢地灼烤而死。

    “他们应该等会再把我们放下来。”格瑞纳达的术士抱怨道,虽然他不认为这些凡人有机会伤害到自己,但术士的精神和法师的法术位都是有限制的,清扫道路可不是他们应该做的事情,但他也知道这是因为只有魔法才能驱赶出那些让人心烦意乱的老鼠和虫子,他念诵咒语,在指尖上捏上一些血瘢,火星飞溅中灰黑色的云雾迅速地从距离地面只有三寸的地方弥漫开,扫过石砖砌筑的廊道,在遇到水分的时候,它们迅速地凝结,变化成无色的水流往下流淌,最细小的缝隙也无法阻挡它们的前行,但在干燥的地方,它们又变成了无法捉摸的烟雾,这些烟雾被吸入人体后,瘟疫的植株就会从人类的血管与皮肤上勃发而出。

    正如他所希望的,在夹层、暗道与密室中的人类都被驱赶了出来,他们暴露在外面的皮肤奇怪地生满了像是小蘑菇那样的东西,在遇到强烈光线的时候它们就开始溃烂,连着皮肤一起——术士站在一个角落里,在看到两个用斗篷兜帽罩着全身的人他饶有趣味地抬起了一侧的眉毛,在他们还没发现他的时候,他举起双手,致命的闪电击中了那两个人,他们倒下的时候还在挣扎着摸索腰间,但小魔鬼如同闪电一般地冲过去,抢走了他们的次元袋和卷轴。

    术士给了小魔鬼一块灵魂宝石作为嘉奖,这两个是施法者,只是他们的阶位显然很低,或是为了隐瞒身份所以和士兵们厮混在一起,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仍然无法逃过格瑞纳达人给他们预定好的命运。

    小魔阿斯摩代欧斯将灵魂宝石放进腮囊里,就像是普通的仓鼠含着一颗坚果那样,它拍打着翅膀离开了那个术士,反正这里到处都有哀嚎与死亡,人类绝望的气息让它就像是少女闻到了玫瑰花儿那样心旷神怡,而它小巧玲珑的身躯又让它不至于引起很多人的注意——它沿着城墙飞,看到格瑞纳达的术士与法师们有节奏,有规律地清理每一尺城墙——城墙与高塔之间是空旷的广场,但在魔法的驱使下,一道粗陋的桥梁正在将它们连接起来,小魔鬼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发现略低的地方,有黑烟和火焰。

    那是平台上的投石机在燃烧,巨人们虽然有十五尺那么高,生性残暴,以人类为食物,但他们在面对恐爪龙和恐爪龙身上的骑士时就像是一群遇到了狂犬的孩子,但他们发现,他们蛮横的力量在敏捷如风的龙爪骑士和居高临下的龙牙骑士前毫无用处,还要不断地小心斩向膝盖的刀剑和针对背脊与头颅的短矛时,巨人们没有过多的思考就决定逃走。他们将投石机(有些还在燃烧,也就是阿斯摩代欧斯看到的那些烟火的源头)推向恐爪龙与人类,然后急急忙忙地攀下平台,但这个时候,被火焰带来的热量唤醒的藤蔓纠缠住了他们,巨人的皮肤十分坚硬,但他们还有着眼睛、耳朵和鼻子,还有其他一些柔嫩的地方,藤蔓往里面爬进去,然后从另一个出口爬出来,而在这个过程中,巨人的内脏与血液都被它们瞬息一空了。

    “我们是否需要保留一些兽人奴隶呢?”第四分队长询问道,事实上,他也隐约知道格瑞第的牧师们与卡乌奢的使者们相当暧昧,有可能,兽神已经与红龙格瑞第结成了同盟,但黑发的龙裔摇了摇头:“我要的是可以为我服苦役的奴隶,但兽人……”他指了指那些在看到巨人的下场后变得愈加疯狂的兽人——他们无法对抗恐爪龙与龙爪骑士,却能对付人类,虽然他们几个呼吸之前还是同伴,他们聪明地将城寨的士兵抓起来,投向藤蔓,在藤蔓忙于料理人类的时候四足落地地逃走:“我不觉得这些畜生有值得提供镣铐、鞭子和守卫的价值。”异界的灵魂冷漠地说。

    第四分队长并没有在这个方面固执己见的意思——他又不是兽人们的爸爸,他做了一个手势,几个龙牙骑士略一俯身,就带着身后的术士飞了出去,要捕捉这些兽人不太容易,但要杀死他们就要简单的多了。

    用于保证对话的法术撤销之后,他们身边的风又变得尖锐刺耳起来。他们落在一个就像是手臂那样伸出峭壁的长条岩石上,这里原先有个城寨的警哨,常年驻守着盗贼与法师,只是现在就连给这些人栖身的缝隙都已经消失不见了,从这儿可以俯瞰大半个隘口,包括两座高塔和附属的堡垒——左侧的堡垒就是山崖崩塌后被殃及的那一座,也是格瑞纳达的军团所选择的突破口,可以看到紫色的植被覆盖了大部分灰白色的岩石,上面就像是蜘蛛网上的干瘪昆虫那样悬挂着巨人,兽人与人类的躯壳——植被上方是一个弧形的平台,倾倒的投石器即将燃烧殆尽,而城寨的士兵们正在被龙爪骑士们毫不留情地追逐与残杀。仅有的,可以说是被称之为战斗的地方可能就是城寨的施法者与格瑞纳达的法师与术士之前的拉锯局面,格瑞纳达的施法者们重在质量与数量,而城寨的施法者可以借助高塔的庇护与以往丰富的储备。只是异界的灵魂看到三个术士正在围绕着一个小型的法阵准备法术,这是一个召唤法阵。

    克欧打了一个喷嚏,“我闻到了硫磺的气味。”

    “他们要召唤恶魔,也许是魔鬼。”异界的灵魂说,他在巫妖的填鸭式教育中看到过这样的符文与图案,知道它们会带来什么。就他们看到的,那个阵法中首先出现的是亮光。亮光在很多时候,很多地方都是只会让人感到欣慰的,但这种亮光不是,它有着人面狮身兽看到过的最为邪恶的钴蓝,然后是苍白的火焰,之后又转成了刺眼的紫褐色,而不下一打劣魔正从里面钻出来,它们带着火星,吐着酸液,身躯瘦削,背脊弯曲,带着粘液的躯体上生满毛刺,它们很少与正常的人类那样有着四肢,不是有着蜈蚣那样多的手臂,就是有着一条蛆虫般的腿或说尾巴。

    术士们拿出了鞭子,毫无疑问,这些鞭子也是有着魔法的,它们看上去又细又长,但劣魔们似乎十分畏惧它们,术士们不住地往空中抽打着它们恫吓与威胁,然后又拿出了……在无底深渊中通用的食物与货币,也就是灵魂宝石,作为诱惑它们的东西。先是一个劣魔开始振动翅膀,然后是更多的劣魔,它们飞向高塔,已经被法术与石砖封闭的窗户与门扉根本无法抵挡它们,它们就像是无形的影子那样潜入其中,就像是火焰和疫病可以驱赶出凡人那样,这些劣魔也可以将高塔中的施法者们驱赶出来。

    “那是什么?”克欧突然问。然后跟随着它的指示,异界的灵魂看向了那座连接着两座高塔的桥梁,在左侧的堡垒受到袭击的时候,右侧的堡垒中的士兵有从桥梁上跑去增援的,但也有些聪明的家伙,试图从不为人所知的小径上潜逃,但等候着他们的当然不会是自由,只会是格瑞纳达的法师与骑士,恐爪龙的嗅觉要比狗更灵敏,一个人类想要逃过它们的鼻子根本不可能。这些人异界的灵魂一个也不要,相当讽刺的,城寨的主人一直宣称这座要塞是为了抵抗格瑞纳达而建立的,但事实上,城寨士兵与施法者们的行为比格瑞纳达人还要恶劣与下作,他们袭击商队的时候,会以“他们为格瑞纳达效力”为理由,所有被俘获的人即便有人愿意付出赎金也无法得救,只能说可以得到一个快速而无痛苦的死亡而已。

    “像是一个法师。”异界的灵魂说。

    ——————————————————————————————————

    城寨的主人想要逃走,他走进暂时还未受到攻击的高塔,正好遇上了想要询问他那些俘虏如何处理的下属。

    “全部杀掉。”他说。

    “全部?”下属有点犹豫:“也包括那两个吗?”

    “除非你能想到有什么办法把他们带着一起离开。”城寨的首领无可奈何地说,他也在心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