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八十章 公国
    格瑞纳达人很少顾念那些不幸者,除非他的离去能够给自己带来利益,所谓的追根究底也只是为了能够打击自己的敌人或是为了挽回自己在其他人心中的威信——再者,龙刺的其他成员都安然无恙,或说从这场对城寨的战役里,他们得到了不少好处——因为那只可以限制传送类法术的龙骨哨子,城寨的施法者没有一个能够逃掉,他们在绝望之后的反扑确实给格瑞纳达的军团制造了一点麻烦,但那也只是一点麻烦而已,在那个同样出自于红龙子嗣之手的阵法在山崩中损毁之后,龙牙军团的鹰首狮身兽成为了空中的王者,它们脊背上的术士有着比鹰隼更犀利的眼睛,他们居高临下,可以统领与观察整个战局,一旦龙爪的骑士或是龙刺的盗贼遭遇到了施法者们的反抗,他们可以在瞬息之间抵达,而后投掷下危险的法术。如此,在两面,甚至三面夹击之下,没有一个法师或是术士可以逃脱,他们随身携带的珍藏自然也成为了格瑞纳达们的缴获。

    虽然克瑞玛尔说过不需要留下兽人,但一些兽人,人类和巨人还是被留了下来,还有一点意外的,那些异界的灵魂觉得并不好控制与利用的施法者也被留了下来,“那些人类可以被作为下一场战争的前锋使用。”第四分队长是这么说的,“或者我们可以先处死兽人。”

    “不用了,”异界的灵魂回答说,在这场战役中,单单处死兽人或许会被视为对兽神卡乌奢的挑衅,在格瑞第与兽神卡乌奢关系亲密的现在,最好还是不要触动那根敏感的丝线——他将要走进帐篷的时候,发现守候在帐篷外的侍从身前还有着两个将自己的膝盖与额头都紧贴着地面的奴隶,“这两个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他问。

    “从高塔的深处,一个术士,当然,不是我们的术士,特意豢养的,我确定他们还没有被碰触过,”第四分队长说,“如果您不需要……”

    异界的灵魂轻微地摇了摇头,他径直走进了帐篷。黑发龙裔的侍从,事实上也只是受到了信任与看重的骑士极其谨慎的再次检查了他们,确定这两个只是最普通的凡人,身边没有任何可以拿来作为武器的东西(就连他们的长发也被割断了),才允许他们去服侍龙牙军团的新主人。

    “过来吧。”龙牙骑士们在离开帐篷之前听到那位殿下这么说,他们对视了一眼,唇边的笑容带着男性特有的心知肚明,说实话,在骑士们刚刚发现她们的时候也很惊讶,因为这里只是一个城寨而不是一个城市,里面充满了欲求不满的男性人类,还有兽人和巨人,而这两只小动物,简直就像是早晨的桃子那样鲜嫩可爱,也许是因为她们确实有个强大的主人——可惜的是,他还没来得及享用她们,当然,也由可能,她们是将要被作为祭品的,身心纯洁的孩子同样深受魔鬼和恶魔的青睐。反正不管是因为什么,她们被发现的时候就像是一捧泉水那样清澈而又完整无缺。

    ——接下来将是一个庆典,小型的,巫妖说,但还是有,格瑞纳达的军团在获得胜利后的第一个夜晚会尽情享乐——酒、女人和魔法。

    ——难道他们不担心敌人会乘隙攻击他们吗?异界的灵魂一边说,一边脱下赤色的长袍,露出里面及膝的白袍,曾经的不死者以为泰尔的赐予会在格瑞纳达邪恶的空气里逐渐黯然失色,但他显然大错特错,它不但没有腐化与脆裂的迹象,反而变得更加坚韧与光亮了,简直就是物似主人形,邪恶对于那个暴躁的独眼神灵来说就像是最火热的烈酒,一闻到味儿他就会精神奕奕地跳起来,挥舞那把沉重的锤子——而这件外袍,如果不是它没有手,也没有脚的关系,巫妖甚至会以为某个早晨醒来会看到它正在和术士或是红龙单挑。

    那两个人类奴隶也看到了这件白袍,不过他们不是施法者,对袍子的颜色没有那么敏感,所以其中之一的少女只是露出了怯弱的神色,她知道自己将要侍奉这个人,发自内心地说,她并没有十分的不情愿,这是一个非常好看的人,他的黑发在氟石的光芒下就如同绸缎那样柔滑与闪亮,他很年轻,皮肤比她们都要来的白皙光滑,他的容颜是她所见到的人中最美的,她记得自己的主人提到过城寨的首领虏获了两个精灵(他为此深感嫉妒),但精灵被关押在一个最隐秘的房间里,别说她没有自由走动的可能,就算有,她也没有办法看到据说那些如同晨光又如同森林的美好存在——她只从房间的小窗里看到过的非人只有巨人和兽人,他们是那样的狰狞,又是那样的可怕,每次看到她都会觉得那种就像是凝聚了所有邪恶的丑陋面容会像刀剑那样割裂她的身体。

    而且她听到那些高大而强悍的士兵们称这个人为殿下,她只是一个商人的女儿,没有奢望过可以与一个贵族缔结婚约,但如果只是侍奉的话,如果她可以得到他的宠爱,那么她是不是可以有那么一天可以重新见到自己的父母呢?想到这里,希望赋予了她更多的勇气,而这些勇气推动着她想要做些什么,在那个人温柔地请求她过来的时候,她几乎是欣然从命,她将自己的手放在那个人伸出的手掌上,唉,他的手指漂亮的就像是用雪花石雕刻出来的,没有一丝瑕疵,她的手被握住,然后她就被放到了膝盖上,之后呢,会是一个温柔的吻吗?她还没有被吻过……

    一缕细沙从黑发龙裔的手指间滑落,落入少女的发间,她立刻沉睡了过去,带着紧张与期待。

    “如果您想要做些什么,”另一个少女说:“我可以等一会,或者您想要两个?尊敬的殿下,我虽然接受过严格的教导,但我确实还是一个处子。而且,”她带着甜蜜的笑容说:“您是那种会让所有的女性乐于奉献的美人儿。”

    “若我有这个愿望的话,”异界的灵魂从容地说(可比尖颚港的时候好多了——巫妖点评道):“我会告诉你的,”他说:“但让我们先来看看之后的情况吧。”

    这两位人类奴隶,其中之一正是葛兰的下属,她的手腕上用朱砂描绘着一只小蜘蛛,这是葛兰与克瑞玛尔约定的符号,她带来了有关于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提兰公国的情报,克瑞玛尔将会细细地咀嚼它们,将它们与龙刺提交上来的情报内容相验证,以确保自己的认知不会从基础上产生偏差——这些情报当然不可能被放在女孩的腰带里,它们全都被记忆在她的头脑里,她攀上那张宽大的坐榻,拉开她的同伴,柔软的身体与黑发龙裔的紧紧依偎,即便没有法术的保护,她的声音也只可能出现在不到一寸的地方——这也是盗贼们所需掌握的技巧之一。

    “您真的不想享用我们吗?”最后她说,而她的双手被紧紧地握住,那双手虽然美丽,但也是一双男性的手,而且比这个女性盗贼之前遇到过的任何一个男性都要来得有力和坚决,她弯曲小手指,搔动那个不可诉诸于言语的地方:“人们都说龙裔有着比兽人更狂热贪婪的欲//望。”她微微动了动身体,嘴唇几乎能够感觉到那位殿下耳边绒毛的颤动:“即便是还在沉睡的那个孩子,她也不会为此哭泣的,殿下,您就像是一件只能在梦境中触摸到的珠宝,是的,更正确点说,没人可以拒绝您。”

    “但我可以拒绝你。”异界的灵魂无情地说,“还有她。”

    “那么之后呢?”年轻到可以说是年少,却有着与年龄完全不匹配的成熟的女性盗贼说。

    “如果葛兰的下属就连这点小事情都无法处理,”异界的灵魂说:“我会嘲笑他的。”

    他站了起来,将坐榻让给两位女性,走到书桌边坐下,打开墨水瓶,抽出羽毛笔,拉开抄写卷轴用的皮纸,女性盗贼一看就知道她所期望的夜晚大概就只能就此作罢了,她哀叹了一声,如果可能,她真不太想将自己的第一夜留给任务,但她也有着自己的智慧,知道什么时候应该适可而止。

    不一会儿,异界的灵魂就听到了细微而快乐的声音,她们彼此唱和,空气也因此变得灼热,芬芳馥郁的气息缭绕在空中,就像是无数双甜蜜而无形的小手。

    ——如果你要做些什么,巫妖说,不必顾及我。

    ——那只是一部分原因,异界的灵魂整理了一下笔尖,在这个时候,我除了那件事情之外什么都不愿意想——你知道,我们可能将要面对数以千计,万计的死亡,而我们……

    ——我们只能尽其所能,巫妖冷酷地说,我们已经做到了大多数人都做不到的事情,随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语调变得柔和了一些,龙牙的骑士在享乐,他们的坐骑也是,克欧会按照我们的计划去做,那些龙牙骑士会记得他们所要偿还的债务的。

    ——龙爪和龙刺呢?

    ——你是他们的统领,巫妖说,而且你有着龙牙,龙牙是三军团中最强的那一个,有他们的支持,你的权利可以惠及到……那些无辜的人,至少是其中的大部分。他停顿了一下,像是在犹豫,别为了那些注定要逝去的生命惶恐不安,这里不是你的位面,也不是你的国家,这片大陆从数万年前开始就四处蔓延着无法消弭的战火,如果你觉得它们已经平息了,我只能说这只是一种错误的幻想,就像是那些因为缺少空气而变得灰暗沉闷的余烬,我的……同居者,只要有一只手指去拨动它们,它们就会猛烈地燃烧起来。这场战役从一千年甚至更早之前就被确定下来了,我们并没有那么重要与强大,可以主宰它的生死,掌控它的走向,我们所能做的已经是大部分人所无法做到的事情,我们从猛兽的牙齿间抢夺它的猎物,而这只猎物也许会受伤,也许会死,但若是没有我们,它们的生命唯有终结一途。你从不苛刻地要求任何人,白痴,而在这件无比艰难的工作中,你却在恶毒地逼迫自己——你甚至不是一个神。

    ——我们只能……

    ——我们所能挽救出的每一条生命都是额外的,巫妖说,生命有时候就如同宝石那样珍贵,但更多时候它就像是砂砾那样卑贱。

    ——————————————————————————————————————————————————

    亚戴尔在庭院中徜徉,克瑞玛尔的庭院很美,不过虽然有着浅淡的晨光照耀着这里,但庭院中的植被总是令人感觉有些阴郁——晨光之神的追随者看了一会,猜想大概是因为这个王都常年雾霾笼罩,阳光不足,以及缭绕着太多黑暗的关系——那些应该是被石化后又被固定在这里作为装饰的躯体……他第一次察觉到那是什么的时候,不寒而栗。

    但现在他已经可以安安心心地为他们祈祷了,虽然说,这些早已离去的人似乎也算不得什么好人。

    他听到翅膀振动的声音,一个有着双翼的兽化人落在他的身边,她是有翼兽化人中最小的一个,起初对脸上带着烙印的亚戴尔还有些畏惧,但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她已经很喜欢这个牧师了——因为有着翅膀的关系,她们虽然不能往上飞,却能往下飞,在岩石的缝隙里,她们可以找到最丰美的浆果,而亚戴尔每天的午后甜点几乎都能用到这些紫红色或是黑色的小果子。

    今天她带来了一种赤红色的小浆果,吃起来酸甜可口,味道浓郁。

    亚戴尔露出笑容,但就在下一刻,他的神情就变得恐怖起来,浆果落在了地上,而他发出了一声暴怒的吼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