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七章 交易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巫妖走过去,握了握大公小女儿的手,小手已经冰冷,但还是非常柔软,她正在父亲的臂弯里,面孔贴着母亲的胸膛,嘴唇青紫但还带着甜美的微笑。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ggaa

    “您想要建造怎样的一座城市?”年老的术士突然问。

    “一座从海中升起的大城,”巫妖说:“中间是一座辉煌的高塔,环绕着高塔是鳞次栉比的宅邸,水道如同阳光那样辐射向四面八方,桥梁如同蛛网,人们可以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而不会碰触到一滴水。”

    “听起来十分美妙,但那是一个需要时间与奴隶的工程,耗费可能要远超过您之前的预计。”

    巫妖看向他,“格瑞纳达的耗费从来就不曾动摇自身。”

    “对啊,”术士说:“你们掠夺。但站在我的立场上,我希望这个工程越大越好,越长越好提兰人会被打散吗?”

    “如果可能,我会从后续的另一个公国中得到更多的奴隶,到那时候,也许会的。”

    年老的术士微微惊讶了一下,因为他从刚才的话语里突然有了几分隐约的领悟,但他聪明地没有提起哪怕一个字:“我和大公有着同样的姓氏,”他说:“我的死亡已成定局,但我并不想到哀悼荒原去,我知道您们携带着灰袍,我恳+ .quu.求您,接受我的效力,”他深深地向发的龙裔鞠躬:“我有着许多的经验,也有着丰富的知识,在我成为幽魂后,我将是您最为得力的臂膀。”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我会失去尊严,自由以及我的灵魂。”大公的叔叔说,“但这仍然能让我滞留在这个世间,我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做完,也有更多的疑问没有得到答案。”

    还有就是为了确定提兰人可以如大公期望的那样得到些许微薄的希望,巫妖想,但他应允了这个要求,他几乎可以相信这个幽魂的忠诚,因为提兰人的前路就掌握在他的手中,如果他死了,或是失败了,那么接替他的人未必能够继续依照这种对格瑞纳达人来说简直就是仁慈的做法来对待这些奴隶,为了提兰的子民,这个幽魂都会不惜一切代价为他效力做事的。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你想要保留自己原来的名字吗?”巫妖问,成为幽魂之后,幽魂可以继续沿用自己的名字,也可以由主人命名:“还是重新得到一个?”

    “重新得到一个。”即将成为一个幽魂的术士说,他冷静地看了一眼应召而来的灰袍女士,死灵法师身上都带着难以磨灭的阴冷的负能量气息,她站在那里,不比大公一家好到哪儿去一些幽魂会执着于之前的名字,但既然他也是一个术士,那么他知道一旦被人认出他的身份,很有可能某些施法者可以利用他还是生者时的名字来控制他。

    巫妖点了点头。

    灰袍女士抬起手指,术士被一个致命的法术击中,他的灵魂瞬间离开了身体,但因为灰袍女士提前施放的另一个法术,虽然哀悼荒原的风尘已经吹拂过他的身躯,但还是没能带走他的灵魂,他站在那里,外界的负能量被陡然吸入室内,形成了一个速度飞快的漩涡,而最后,如同漏洞形状的漩涡就像是找到了倾泻的漏洞,猛地注入了那个孤单的灵魂半透明的灵魂刹那间变得坚实清晰,负能量之火从他的眼睛和口中溢出,青色的光芒照亮了巫妖的面孔。

    它嘶喊着,法术与哀悼荒原的相互拉扯所带来的痛苦让它有那么一段时间处于疯狂的状态,它左右冲突,寻找着法术的间隙,想要逃走和杀戮,但一只小小的手穿过了它的身体,它悚然而惊那是大公女儿的身躯,里面是空洞的,被灰袍女士控制着,幽魂的面孔上露出了茫然的神色,然后是悲伤,之后它不再是它,而是他,作为一个人类时的理智重新灌注到这个灵魂中,他清醒了过来:“非常感谢。”他慢吞吞地说,每一个音节都要在房间里回荡三次。

    “啊,”灰袍女士毫不介意地说:“这没什么,凡俗的感情确实常会令人烦恼不已,但有时候它也会在关键的时候给予我们帮助,这只不过是其中之一。”

    没错,巫妖在心里说,我们的灰袍女士正处于真挚甜蜜的爱恋之中。

    灰袍女士在确定幽魂已经恢复了应有的理智后就退出了房间,巫妖和幽魂签订了契约,他在还是克瑞玛尔的时候也曾经和幽魂签订过契约,不过在离开格瑞纳达之前,那些契约都解除了不然凯尔门与凯尔丝马上就会知道自己受到了欺骗与嘲弄。

    “好啦,”幽魂说:“我的主人,您想要我做些什么呢?”

    巫妖没有说话,而是先将一捧碎末投入签订契约时候燃起的香船,这是灵魂宝石的碎末,是幽魂的食物,他凭借着这些东西来强壮自身,幽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这方面,他的新主人看来倒是毫无吝啬之虞他也是一个术士,知道一些恶劣的术士常会用各种方法抵赖掉原应付出的酬劳,更别说提前给出奖赏了。

    “去看看呼啸平原。”曾经的不死者说。

    “兽人。”

    “兽人,还有人类,”巫妖说:“不要惊动他们,我需要的只是情报。”

    幽魂这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将会在呼啸平原看到如同提兰的都城差不多的景象,不,确切点说,是雷霆堡。

    贯穿了整个雷霆堡以及内城的奴隶队伍就像是沙漏中的沙子那样从城内落入城外,雷霆堡的城墙上,就连无从得知内情的士兵们也不由得胆战心惊,之前也有商人将人类奴隶作为货物给兽人,兽人只懂得征战与掠夺,他们不会耕种,也不会纺织,更别说烧制陶器与其他的生活必需品,有些他们会向商人直接,而有些则会直接手工艺人,只是无论怎样的奴隶,都很难在呼啸平原上度过三个冬天。但那个时候,兽人们的需求量也没有高到这种程度,每天都有上千个奴隶通过雷霆堡的数重闸门。

    一个士兵突然愣了一下,他看到了一张属于高地诺曼人的脸,还有诺曼人特有的高大身躯,那是一个生相丑陋的女性,也许是因为反抗得格外厉害的关系,她被捆绑起来拖拽在马匹后面,虽然马匹走的不是很快,但她赤着脚,一瘸一拐,而且显然很久没有休息过了,她的脸上与身上都有在砂砾石上摩擦过的痕迹。

    士兵本能地想要放下长矛,但他的手臂立刻被另一个士兵拉开了,“别去管这事,”那个士兵说:“那是一个奴隶。”

    “但她是诺曼人。”

    “诺曼人一样会成为奴隶,”另一个士兵凶狠地把他推到一边:“我说了别管她!”

    “但是……”

    “没什么但是,”阻止了他的士兵压低声音说:“这是狄伦殿下的商队,”他说:“狄伦殿下亲自为他们签下了许可证,他们是可以贩奴隶的!至于奴隶中有没有诺曼人这不是我们可以关心的事情,我们现在只能看好自己难道你想要被驱赶出去吗?或许你愿意去追随那个逆贼,但我的妹妹怎么办?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难道你希望她和你的孩子降生在荒野里吗?”

    那个士兵面露挣扎之色,但他想起了自己的妻子,据欧婆婆说,隔着单薄的肚皮可以摸到两个小脑袋,她很有可能怀着一对孩子,可能是他期望的女儿,也有可能是妻子期望的儿子,他几经犹豫,终于安静了下来。

    “等看多了,”那个士兵冷漠而不失悲哀地说:“你就习惯了。”

    那个被士兵们的争执延缓了速度的商人没有催促他们,相反的,他坐在马匹上,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场有趣的争执,诺曼人还是非常爱惜自己的同胞的,尤其是那些新人。不过最近诺曼人的奴隶确实多了一些,多到他们没办法用这些都是罪人来搪塞,但那又如何呢,用奴隶换取兽人们的宝石和辉石是狄伦殿下亲自允诺的对哈,狄伦殿下,他已经是王位继承人之一了,特别是诺曼王的儿子不幸夭折之后,驻守在雷霆堡并且已经取得了一次大胜的狄伦就这么突然跃入到诺曼贵人们的眼前,如果他可以得到更多的胜利,那么他的功绩完全可以铺设出一条通往宝座的阶梯。

    只是奴隶的数量或许真的多了一些,但这是必须的,兽人们在上两次的战役中大伤元气,他们已经被迫向人类屈服了,他们必须用人类的奴隶耕作田地,饲养牲畜来获得饱足,至少近几年根本无法聚集起足够多的兵力来攻打雷霆堡,依靠劫掠度过寒冷的冬天雷霆堡,或者说,诺曼的人们都是这么想的,虽然这种想法……

    “当然大错特错。”商人的首领说,他在进入到兽人帐篷之前脱掉了可以坠到脚跟的斗篷,露出里面象征着危险的红色长袍,毕竟在面对兽人的王和几个兽人之神卡乌奢的祭司之前,这种威慑与提醒还是非常必要的。

    “就让人类这么认为吧。”格什说,他戴着高耸的白骨冠冕,腰间环绕着干瘪的少女手臂,脖子上垂挂着一串婴儿的头骨。华丽的丝绸被他随意地披裹在身上,每样饰品与武器上都镶嵌着宝石,格什事实上从不需要这种虚荣的装扮,但奥斯塔尔,对,就是那个狡猾的术士,建议他这么做,好与过去的首领做区分。“我们最不需要的就是他们的警惕。”

    “他们认为您们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战士。”

    “我们确实失去了大部分的战士。”格什说,在伯德温最后的那场雷霆堡之战中,人类的城市毁灭了数以万计的兽人士兵。

    格什的暴雪是仅有的,保有了大半力量的部落,在失败之后,他从因此衰败的部落中吮吸了足够的养分,他的部落不但没有在接踵而至的严冬中萎缩,反而进一步地扩张壮大,雪融日出之后,格什率领着他的族人们抹除了更多部族的痕迹部族中的女人和孩子被保留,如果放弃抵抗,愿意忠诚于格什,男性的兽人也会被接纳,只是他接受了那个术士的建议,在第二年的冬季来临之前将这些不安的因素全都消耗在雷霆堡的城墙下,他因此从商人们那里获得了极其丰厚的报偿,这些报偿又被他换做了武器和奴隶。

    源源不绝的人类女性和男性被送到了呼啸平原,他们以为自己是来为人类的领主开垦荒地的,但很可惜,他们这点小小的奢望也很快被打破了人类的女性被用来繁殖,而人类的男性则是那些幼小怪物的食物在魔法与药水的双效作用下,人类女性可以在三个月里数次生下不能说是兽人也不能说是人类的怪物,就像是之前奥斯塔尔出来的速成成年兽人那样,小怪物们只要有食物就能飞快地长大,它们对食物的渴望甚至会让它们在刚刚滑出产道的时候就咬住母亲的腿……

    吸引了格什注意的是一个女性人类,她不但挣脱了束缚,还一举打到了两个兽人,当更多的兽人抓住了她,想要把她杀死的时候,格什制止了他们。

    “她是个强壮的好器囊,”格什用兽人们常用的俗语说道:“她会为我们生育成百上千个战士的。”

    那个人类女性嘶喊着,但兽人们立刻割掉了她的舌头,往里面填上草木灰,然后把她的四肢固定到敲打在地里的木桩上,让她的双腿曲起,会有兽人们成群结队地往里面投入种子,而邪恶的幼苗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萌芽。(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