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八十八章 “丑鸡”
    丑鸡不太记得这是第几天了,虽然她非常努力地想要记住。

    她是个诺曼姑娘,在一个很小的山村里过活,父母都是最普通的山民。他们的领主老爷是个很好的人,春天允许他们进到山林里采集菌菇浆果,秋天允许他们将猪放到山林里吃橡子和果实,到了冬天,他们不但能够到山林中寻找燃料,还被允许捕捉三只以下的兔子或是山鸡——如果他们幸运地猎到,或是捡拾到大猎物,像是野猪或是鹿,在报给管事人后还能获得一两个铜币的奖赏。

    丑鸡是个绰号,也是一个名字,她从生下来的时候就很高大以及丑,她的肩膀将她母亲的身体都撕裂了,她的祖母皱着眉头将婴儿放在火光下看,“她可真丑啊。”这是丑鸡来到这个世上听到的第一句话。就像是为了验证老人的话,丑鸡不像是其他孩子,只要有母亲的奶水就不再会是那么皱巴巴,红彤彤的,她越长越难看,眼皮很厚,并且往下耷拉,鼻子很宽,可以横过半张面孔,上嘴唇打着褶皱地往下坠,就像是一只母鸡的嗦囊,所以当人们问,这个丑孩子叫什么啊,她的祖母就说,她叫丑鸡。

    丑鸡很丑,但在山村中,也没有什么皮肤如同白雪,头发如同木炭的漂亮人儿,所以她还是平安顺遂的长大了,虽然有时候有点遗憾于自己的容貌,却很骄傲于自己的强壮与力量——她的力气比男人还要大,可以举起一整棵碗口粗细的树,干起活儿来就像是头牛,所以到了她需要找一个丈夫的时候,她的母亲并不是很担心,小伙儿们虽然看重容貌,但他们的父亲和母亲可理智着呢,一张美丽的面孔在山林中能有什么用哦。不过丑鸡挑中的丈夫并不是这些小伙子中的任何一个,她的丈夫是个外来者,是个因为伤势沉重而不得不离开军队的士兵,半张面孔因为被火焚烧过而看上去就像是魔鬼,但他有着普通人无法企及的技巧与手法,作为一个猎人,他深受领主宠爱,这点从他们缴纳结婚税的时候只需要一口丈夫可以坐在里面的锅而不是妻子可以坐在里面的锅就可以看得出来(要知道两者可是相差了两倍之多)。

    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外面的情形丑鸡并不了解,但她隐约知道,诺曼的老王已经死啦,取而代之不是他的女儿而是他的弟弟,但这和他们几乎没有关系,当丑鸡以为他们的生活还是会这么平淡地继续下去的时候,一个骑士来到山村,她的丈夫被征召了,他离开了,然后再也没有回来。山鸡为此感到哀伤,但更加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一群陌生的骑士冲入村庄,他们就像是,不,就是一群卑劣的盗匪,他们掠走了一切,从食物到衣服,从被褥到陶壶,似乎什么都是他们想要的,包括无辜的村民们——他们被套上绳圈,拖拽在马匹后面,离开了自己的家,火把的光照耀着晚间的树林,他们爬上山岭,从上而下的俯瞰,能够看到这片狭小的领地上到处都是火光。

    丑鸡努力想要和自己的父母在一起,但她很快就被挑了出来,她听到有人嘲笑她简直就不像是一个女人,但另一个人说兽人不会在乎这个——丑鸡听到了,她那两只如同圆形风扇般的耳朵总能听到别人听不到的声音,她告诉其他人,但没有人信,他们认为自己是被买去耕作田地的,虽然呼啸平原上又冷又干,但他们只是平民与农奴,在那里种地不是种地呢?没人愿意跟着她逃跑,甚至还有人出卖她,因此丑鸡受到了与别人不同的“特殊”照顾。

    商人们之所以没有处死她或许就是因为她比其他女人更有价值,就如格什所说的,她强健的肚皮飞快地鼓起而又飞快的瘪下去,数量惊人的小怪物们带走她的温度和血,人们都以为她要死了,但在喂食的时候她的嘴巴张得最大——那些用粗陋来形容都不怎么合适的所谓“食物”,根本就是干草粉末与牲畜的下脚料,像是蹄子和角这些地方的零星皮肉混合而成的垃圾,其中还混着粪便和炭灰,有时候冷入骨髓,有时候灼烫如火,一些女人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扭头拒绝喂食,而喂食的兽人也不是很在意她们是不是愿意进食,反正奴隶是源源不绝的——她们或许希望尽快死去吧,事实也是如此,她们的身体在无人察觉的时候僵硬冰冷,丑鸡对她们表示敬意,但她仍然顽强地活着,耻辱的,艰难的,但她已经下定了决心。

    这可能是第十二,或是十三,有可能是第十五个夜晚,又或者更多,丑鸡身边不断地出现着新的面孔,雌性的兽人在她们之间走来走去,就像是关照着一群母猪的牧人,怪物的生产从来就是不讲究时间的,白天有,夜晚也有,这些雌性兽人的任务是将刚出生的小怪物从他们母亲身边拖走,免得它们将器囊吃掉了——丑鸡听到身边的女孩发出最后一声充满了解脱意味的喘息,她死了,她的身体很快就被拖走,两个兽人雌性在举着火把凑过来的时候,丑鸡看到了她们丑陋(比她更丑陋)的脸,那张脸和人类是那样地不相似,黄色的眼睛中却有着人类的感情——安心而又幸灾乐祸,是啊,如果没有人类女性,诞下这些小怪物的就是她们啦,而现在,她们除了需要付出一些细微的代价,譬如说,睡眠,就能免除痛苦与死亡。

    她们嘟哝着交谈,丑鸡听不懂,但她可以看见她们正在另一个地方忙碌,一个不幸的女性被不耐烦的小怪物撕开了肚皮,小怪物跑走了,她们要找到那个小怪物——一个兽人女性警惕地看了一眼丑鸡,发现她的肚皮还很平静,但她一转过头去,丑鸡就猛地用力,一个包裹在粘液中的怪物被推了出来,它智慧地保持着沉默,尖细的爪子按在丑鸡的腹部,嗅闻着腥气浓重的空气。

    丑鸡无声而大口地呼吸着,她的舌头被割掉之后,只经过了简单的处理,而粗粝的食物与缺失的治疗保证了它不会那么快地痊愈,丑鸡用臼齿咬着残余的部分,新鲜的血从口中涌出,小怪物陡然回过头来,它张开嘴,嘴里是带着钩子的舌头和细密如同鳗鱼的牙齿——丑鸡包起嘴唇,噗噗地喷着,在没有舌头的情况下,要做到这个太难了,但她还是成功地将自己的血喷到手臂和手掌上。

    小怪物迟疑不定地蹲伏着,它试探性地攀上去,咬了一口丑鸡的下巴,但随即它就差点被丑鸡的牙齿咬掉额头上的触角,它低声嘶嘶着,但丑鸡的反抗确实让它犹豫了,它循着血落在荒草里,在发觉不对后又爬上丑鸡的胳膊,它咬着丑鸡的小臂,从上面小口地撕下皮肉。

    好啊,丑鸡在心里鼓励它道,再上去一点,再上去一点,再上去一点就行啦,你这个杂种——她觉得自己等待了有一百年那么久,当小怪物终于开始啃咬她的手指时,她猛地一收手掌,一下子就将这个令人恶心的怪物捏在了手里——小怪物疯狂地挣扎着,爪牙并用地撕咬着,没一会儿它所能碰到的地方就血肉模糊了,但丑鸡就像是没有感觉的那样径直把它压在束缚住她的皮绳上……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兽人女性满怀疑窦地转过身来,四处张望。

    丑鸡顿住了,但她手里的小怪物还在猛烈地弹动,她看到那个女性兽人正在走过来——而就在这时候,丑鸡突然发现火把灭了。

    不,不是火把灭了,应该说,她被黑暗笼罩了,丑鸡以为兽人挖出了她的眼睛,这段时间她看到的足够多了,人类在这里只是食物与工具,兽人们可以随手地吃掉和虐杀其中的一个,而作为惩罚,失去舌头和眼睛是最经常的——但她没有感觉到疼痛,或者说,她只感觉到了冷,她手中的小怪物似乎也停止了动作,就像是被冻僵了。

    “奇特,”一个男人的声音说:“但异乎寻常的恶心。”

    丑鸡只觉得手里一轻,她抓着的东西就消失了,然后她又能看到了,不过所有的东西都像是被寒冷的雾气侵蚀了,丑鸡看到一只苍白的手指从雾气中伸出,按在她的额头上,寒意就像是针那样刺入她的脑子里,但在她无法忍耐地荷荷出来之前,那只手指离开了,然后丑鸡无比欣喜地看到捆绑在手腕上的皮绳如同有了生命那样自行旋转着脱落下来,她动作缓慢而僵直地先是俯卧,然后是跪着,最后才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她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扑向似乎陷入了昏迷的女性兽人,从她的身上扯下盘羊的皮毛裹在自己身上,同时异常娴熟地拔出了她塞在靴子里的刀——丑鸡已经注视了它无数次了,而所有的动作也在心里排练了无数次,她割开了兽人的脖子,喝着从里面喷涌而出的鲜血,一边不停地打着寒颤,血流到她的肚子里,让她的身体变得温暖起来。丑鸡这才抬起身体,观望四周,这里原本应该可以看见兽人们的帐篷,但现在不知为何,雾气遮挡了她的视线也遮挡住了别人的视线,她倾听着,就连风的声音也变得低沉、断断续续——她还是匍匐着,嘴里咬着刀子,四肢着地的爬到另一个女**隶身边,她割断了皮绳,而那个女性,同样也是一个诺曼人,她毫不犹豫地模仿着丑鸡的行为,不但喝了血,还吞食了女性兽人的肉。

    丑鸡几乎割断了所有她能触碰到的皮绳,但只有寥寥几个人还能行动——其他女**隶则只有低声哀求了结自己的力气,丑鸡和能够行动的人先是切开了她们的咽喉,然后用刀子刺穿她们的腹部,连同里面的怪物一起。

    幽魂注视着她们,兽人们将这些女**隶如同牲畜那样关闭在稀疏的“圈”里,一个接着一个,而这只是其中的一个,他曲着手指计算着,为这个数字——如果他还是人类,一定会感觉心惊肉跳。所以他虽然知道自己在做的事情极其幼稚而危险……但他还是这么做了,也许是因为残留在灵魂中属于人类的那部分吧,他不无安慰地看着丑鸡带着幸存者们潜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她们理智地没有选择去救或是杀更多的人,在雾气的范围之外,火把明亮,警惕的兽人来回巡梭,即便他们都是些卑弱的女性兽人,残疾的兽人或是年老的兽人,也不是虚弱的她们能够对抗的——而荒野之中,虽然有野兽,有严寒,有冰雪,但无论如何,也要比这个被深渊的气息统治着的地方来的温暖安全。

    逃吧,幽魂对她们说,远远地逃走,或者,作为一个人类应有的样子安然地死去吧。

    ——————————————————————————————————————————————————

    幽魂回到黑发的龙裔身边时,他坐在椅子上,心不在焉地抓着一只黑色的仓鼠,反反复复地捏来捏去,仓鼠的身体就像是一团泥胚那样不断地发生着变化——那并不是一只普通的小生物,而是这位术士的魔宠,它曾经作为一个使者借助大公的女儿而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这座宅邸里,看到它被如此恶劣地玩弄,幽魂的心头无来由地感到了一阵快意。他当然不可能对黑发的龙裔做些什么,但能够看到带来了绝望的小魔鬼被自己的主人无情地羞辱,被戏耍,他还是挺高兴的。

    小魔鬼发出一声尖叫,因为它突然就被丢出了房间,而且它想要再进去的时候,被法术拒绝了,它知道这是它的主人不想让它得到太多的讯息,但它还是忍不住恼火地嘀咕了一句在无尽深渊中相当流行的脏话。

    “我想说……”

    “什么?”曾经的不死者拿出了一叠羊皮纸,他需要计算和分析,尽可能快的。

    “您真是个好人。”幽魂真心实意地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