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九章 夏末
    一片六指的血红色树叶盘旋着从树尖坠下,被阳光下的微风轻轻地推送着,直到落在了一个乳白色的毛绒绒肚皮上。

    白脸儿打了一个呼哨,但还是没有从梦中醒来,也许是因为正在做着一个好梦吧,在梦里有清澈和缓的河流,肥美的螃蟹,还有甜蜜的浆果与汁液,它在睡梦中咂着舌头,似乎已经尝到了那些难以忘却的美味,不,不仅仅是这些,水獭的另一个世界里还有一双细巧而又灵敏的手,这双手是属于施法者的,但它们从来也不介意为一只水獭烤出又香又脆的小鱼干,自从那个人离开了灰岭,白脸儿就再也没有吃到过那样好吃的小鱼干了。

    它的鼻子悲伤地耸动了一会,但在阳光开始变得稀疏的时候,白脸儿因为一个熟悉的气味而清醒了过来,如果是个人类,准会以为自己还在梦里,但作为一只水獭,白脸儿没有过多地去考虑所谓的真实与幻境,它相信自己的鼻子,所以它毫不犹豫地翻身而起,穿过一丛越橘,跑过了半个小槭树林,来到河岸边缘——这里并不是星光河的边缘,而是它在穿过银冠密林时分出的一条支流,这条支流比那些会在冬季干涸的同伴要来的宽阔深邃,也正是因为如此,河流里不分四季地游动着无数最长不过手掌的小鱼。

    在河流的沙岸边缘架起了一个小小的火堆,在上面烤着小鱼干的并不是别人,正是凯瑞本,在银冠密林,他无需面对敌人和邪恶,他的神色平和而从容,只是带着一点无法消弭的沉重……自从被他从星光河边抱回来之后,白脸儿就知道它所等待着的那个人不会回来了——对于精灵而言,水獭的生命几乎就是一眨眼间的事情,但白脸儿拥有的智慧让它知道,有些人会回来,而有些人则永远不能,在它低矮的巢穴中,它看到过许多欢笑,但更多的还是泪水——虽然凯瑞本没有哭泣,但水獭可以感觉到他非常痛苦,这种痛苦不是来自于刀剑或是箭矢,它就像是慢性疾病,带来的不是死亡,是比死亡更缓慢悠长的折磨,很多时候,你甚至可以忽略它,但在万籁俱寂之时,它的哀鸣将会如同水面上的涟漪那样不断地拂过灵魂深处。

    “你胖了啊。”凯瑞本说,一边将这只看上去像是在思考什么深刻的哲学问题的水獭抱了起来,沉甸甸的分量让他感到满足,还有柔滑闪亮的皮毛:“对啊,”精灵游侠说:“秋天就快要来了,”他把水獭放在膝盖上,慢吞吞地撸着它的毛:“你得吃的饱饱的,这样才能度过整个冬天。”事实上,不但是水獭,就连精灵们也在收集坚果、果实、鱼和其他一些可以吃的东西,虽然在严酷的寒冬到来的时候,为了取得可以抵抗极寒的肉和脂肪,他们还是免不了要狩猎,但如果可以,精灵们还是希望尽可能地减少这方面的消耗。

    火堆上,是一个被磨光的石板,石板上小鱼们翘起了尾巴,就是这个气味将水獭白脸儿吸引了过来。它在凯瑞本的臂弯里打了一个转,向火堆伸出鼻子,一个劲儿地嗅着,烟气涌入它的鼻子,让它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还不到时候呢。”凯瑞本说,一边叹着气,这是他第二次烤小鱼干,在他走过河边,看到小鱼们亮闪闪地从水流里跳起来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这么做,在密林中,你一向很难看到实体的火,但他还是这么做了,他怀念这个气味,还有这个味道,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成功地复制。

    这让他没有什么意外地想起他和亚戴尔说过的事情,佩兰特给他看了那份情报——碧岬堤堡的阿尔瓦法师的猜测是正确的,他们的小克瑞玛尔确实有着巨龙的血脉,或者说,何止是有,他身体里的血脉甚至是所有龙裔中最为尊贵的那些,而他也已经被他的父亲,还有红龙格瑞第再一次地承认了,并且有了相应的地位与尊荣,但也许非常多余的,凯瑞本十分担心他如今的境况,他简直都要感到懊悔了。

    凯瑞本承认那个时候他的头脑一片混乱,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克瑞玛尔,面对这个几乎被他当做了幼儿来看护的半精灵,如果他只是有着现在的这个身份,凯瑞本是不会感到意外或是产生敌意的,但他所推测出来的事实竟然是那样的可怕,克瑞玛尔不但是个龙裔,半精灵,他还曾是一个巫妖!而一个巫妖,在什么情况下可以重新得回生者的身体呢?在浩瀚的万维林中,很不幸的,凯瑞本就曾经看到过这个古老而孤寂的法则——而他也只是一掠而过罢了,怎么可能呢?即便一个施法者可以称得上良善,但他在成为巫妖的之前,之中和之后,都绝对不可能继续保有良善的立场,因为转化法术的任何一条都是极其邪恶的,这种邪恶几乎无法赎回——而且,既然他已经决定成为一个巫妖,也就表明他不再会继续保有一颗人类的心,不死者的血液是负能量的结晶,而他们的灵魂则是无底深渊的投影,他们或许会在某个时刻表现的如同一个好人,但他所有的行为都必定是有一个目的的,而且这个目的必定和他的利益紧密地牵系在一起。

    凯瑞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射出那枚箭矢的,那枚箭矢虽然没有贯穿克瑞玛尔的身体,克瑞玛尔那不可置信的眼神却已经刺中了游侠的要害,他匆忙回到了密林,进入万维林,而他的父亲,密林之王英格威,也等同从另一个方面隐晦地证明了他的猜想。如果,凯瑞本想,如果是在没有遇到克瑞玛尔之前的他,一定会感到愤怒,觉得受到了欺骗,并且在又一次遇到这个说谎者的时候把他钉在最坚硬的岩石上,但他连续尝试了几次,也没有从内心的任何一个部分搜寻到怒火的影子。

    那一切难道会是虚假的吗?不,他不这么认为,就算是最狡猾的魔鬼,也无法在游侠的视线下将伪装的面具无时不刻地挂在身上,他感觉到的真挚、热情、怜悯与温柔都是真实的,而且之前凯瑞本忽略或是宽容以待的一些疑问也得到了解答——是什么将自己,还有许多人,譬如说,亚戴尔的师长与同僚们,带回到这个世间的呢?这条法则上清楚地写明着,赎罪巫妖的躯体是由正能量凝结而成的。那么,他是被迫的吗?凯瑞本也不这么认为,如果说救下自己是因为自己是英格威之子,罗萨达的牧师们又怎么说呢?他们难道可以为他带来什么好处吗?就连凯瑞本也没有想到过亚戴尔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重新获得罗萨达的宠爱。

    最后是白脸儿的抽打让凯瑞本无法继续思索下去,他低下头,看到石板上的小鱼干已经快要焦掉了,精灵难得笨手笨脚地用树枝夹起小鱼,把它们放在预备好的树叶上,而水獭在旁边监督着,这种做到了很多人做不到的事情(包括以及不限于抽打密林之王继承人的脸)的生物很不高兴地拍打着自己的尾巴。

    “这是你的。”凯瑞本说,一边将树叶推向水獭,水獭嗅了嗅,摆出一张严肃脸,吱吱叫了几声。

    “不行,你吃的不能有盐,也不能有糖,”凯瑞本说:“不然你就会秃头的,也许还不只是头。”德鲁伊说过水獭是无法尝出甜味和咸味的,但白脸儿显然要除外,很明显的,它对那些加了细盐和蜜糖的小鱼干更有兴趣,一个没注意就会被拖走一两条。但有关于水獭之类的小动物吃了盐和糖后会掉毛这点还是克瑞玛尔说的。

    亚戴尔在离开密林之前,问过凯瑞本是否要说些什么。他要说些什么呢?凯瑞本想,他希望克瑞玛尔能够回来,回到灰岭,回到他们的身边,但他最后只能讲讲小鱼干。从游侠离开,到克瑞玛尔离开就已经说明了一件事情,虽然他们还在同一片星光之下,但这个孩子已经决定了走向另一条漫长而崎岖的道路,这条道路上他没有同伴,只有敌人,充满危机与艰险,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凯瑞本只希望这条道路的终点不是黑暗的深渊。

    ——————————————————————————————————————————————————

    丑鸡从兽人的部落中逃出来已经有六天,七天或是十天了,她的记性不是很好,但她终究还是一个性情坚毅,身体强壮的人,她身边的同伴在减少,也在增加——商人们就像是倾倒那样向呼啸平原运送奴隶,而在这些商人中,属于格瑞纳达或是狄伦的商队当然是最为严密以及危险的,他们的奴隶几乎没有逃走的机会,但还是有些只是看到有利可图而想要乘机一亲沃金女神芳泽的商人们参与其中——本来这些人是无法取得狄伦的许可证的,但狄伦已经前往王都,就像是曾经的伯德温那样,一年一次的回归,从国王这里得到恩赐、补给与褒奖,狄伦原本不想离开,但诺曼王的儿子不幸夭折了,王的情绪正处于一个不稳定的状态,他除了变本加厉的祭献给格瑞第之外,就是不断地更换与处死他的官员们——在他看来,每个人都可能与狄伦,他曾经最亲爱的外甥,现在的竞争者连通一气想要谋害他,而黛安长公主的突然“外出”更是刺激到了他那根最敏感的神经,他不但将长公主软禁了起来,还一连派遣了三个使者要求狄伦提前回到王都向他呈报雷霆堡的情况。

    当然,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只是一个借口,这次谒见原本就应该放在春季,丁香花盛开的时候,不然雷霆堡的领主就要疲于奔命在雷霆堡与王都的道路上,就算狄伦作为一个法师,可以借助魔法的力量传送,但进入到王都的范围之后,传动类法术失效,他就只能依靠马匹了——而距离冬季并不远了。

    雷霆堡人心惶惶,士兵们根本不想去违背狄伦留下来的代管者的命令——他们也确实在疑惑,但狄伦留下来的代管者是一个侯爵,他对金钱贪婪的就像是一只永远装不满的臭皮囊,无论是谁,挡住了他敛财的道路他就会让那个人去死,并且是极其痛苦的死,许可证就像是雪花那样从他的手中飞了出去——所有有勇气敢于无视他签发的许可证的人都已经被狄伦驱赶出了雷霆堡,商人们拿出了一箱金子,理所当然的,他们也要得回更多箱的金子,而这次兽人们也格外的慷慨,慷慨到商人们走过甬道的时候会将银币而不是铜币抛洒在地上,作为对士兵们的酬谢。

    或许正如商人们所说,兽人们需要人类奴隶为他们耕种土地,豢养牲畜吧,士兵们安心地将钱币放进袋子里,他们还有自己的父母、妻子和孩子,这些奴隶固然值得同情,但他们又能做些什么呢?

    而就是这些零星的,混乱的商队中,有些奴隶逃了出来,他们其中甚至还有其他国家的士兵,丑鸡遇到了他们,但他们并不相信丑鸡,毕竟丑鸡是一个诺曼女人,他们认为她是想要欺骗他们,让他们重新被诺曼人抓住,失去自由或是生命——不过还是有些人留了下来,他们要么也是诺曼人,要么是女人和受伤的人——在逃亡的路途中,除了丑鸡没人愿意带上累赘,但就像是伊尔摩特正在注视着她那样,丑鸡的队伍一次又一次地幸运地躲过了兽人们的搜捕与巡查……有时候是一阵夹杂着灰土砂砾的飓风,有时候是一卷深灰色的雾气,或是一群受惊狂奔的野角鹿,更有可能是一个隐秘的缝隙,他们固然失去了一些人,但都是因为伤势过重或是被野兽袭击,又或是无法经受得出饥饿与寒冷的折磨。

    但在龙脊山脉的脚下,丑鸡和同伴发生了争执,他们坚持要回到雷霆堡——最初和丑鸡一起逃走的女性只剩下了一个,但她没有被割掉舌头,所以她不但将她们遇到的事情告诉了其他人,还坚持要回到雷霆堡,将这件可怖的情报送交到雷霆堡的领主那里。她坚持只要领主知道了这件事情,就立刻会警惕起来,拒绝那些商人继续买卖奴隶的。

    丑鸡一个人站在原处,目送着他们远去,她不相信雷霆堡的领主——她紧了紧从女性兽人身上剥下来的毛皮,开始翻越龙脊山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