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九十章 迫近
    龙脊山脉,请容许我们顾名思义一下,就是一道如同巨龙脊背般的山脉,而曾经在这个位面站立在所有生物之上的巨龙,无论是良善还是邪恶的,它们的脊背上都生着尖锐、长和扁平的棘刺,而龙脊山脉也是如此。浓墨般的密林从山脉的脚下向上延伸,逐渐变的稀疏,被覆盖着苔藓与荆棘的砂地取而代之,再向上,就是单一而荒寂的岩层,在大约距离峰顶还有五分之一的地方,岩层从匍匐、倾斜突然变作陡立着向下俯瞰的巨人,犹如墙面一般的岩石虽然有着裂隙与台阶般的凹凸,但那些狭窄得连一只男性人类的手掌也未必能够放下的凹凸只能容下盘羊的蹄子,它们以一种玄妙而令人称奇的姿态在矗立的岩壁上行走跳跃,形态优雅而从容,但必须一提的是,即便是盘羊,也有因为石块松动,或是突然吹袭而来的怪风而摔到筋断骨折的时候。

    兽人们也曾经想要翻越龙脊山脉,进入银冠密林,但这样他们的折损会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字,即便有兽人侥幸可以踏入密林的范围,密林的迷锁与精灵的弓箭也会很快将这种微小的隐患消弭于无形——只有精灵才能够在这样的山崖上不受任何困扰地行走来去。在属于人类与精灵的山脉一侧,还有着许多被精灵们催发出来的蓬草,蓬草是一种耐寒而固执的植物,只需要很少的养分和水就能蓬勃地养成最小也有两人环抱的一大团,辛格精灵们在巡视山脉的时候,这些蓬草就是他们暂时栖身的小屋,还有食物和水——蓬草的根部又细又韧,就像是一张巨大的网,咬嚼后会渗出带着酸甜味的汁液。

    但这些,在属于兽人的这一侧是没有的,即便有蓬草的种子被鸟和风带到这里,兽人们也只会不择手段地把它们拔下来吃个精光,就像他们这里只有荒野而没有山林一样,兽人们是个贪婪的种族,他们什么都要,却没有珍惜与长久的概念,只懂得无限制地消耗,所以在格什之前,几乎没有那个兽人部落的首领想到过可以成为一个王,他们不需要统治,只需要掠夺与占有。

    丑鸡所要面对的就是这个,在一天两夜之后,她的肠胃里只多了一团草和两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留下来的粪便,第三天她幸运地遇到了一只僵死的鸟,被甲虫包裹着,而丑鸡不但吃了那只鸟,没有及时逃脱的甲虫也被她放进了嘴里,甲虫在她的手臂上留下了许多咬伤,但她要看见才发觉自己被咬了——她的四肢都在麻痹,不知道是因为之前吃过的那些肮脏的东西还是小怪物们留在她体内的毒素,她颤抖着在月光下昏沉着睡去——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再次醒来,但第四天她还是看到了美丽的晨光,她向所有她知道的善神祈祷,而后继续向上攀去——这个时候,她的身边几乎只剩下了岩石与砂砾,坡度陡峭,就连她疲惫至极必须休息一下的时候,她也要提高警惕,免得一不小心就翻滚着掉了下去。

    第四天的夜晚,她跪下,又一次地祈祷,她的肠胃在剧烈的绞痛之后渐渐失去了活力,她不能感觉到冷、热或是坚硬以及柔软,无论哪里随便一抓就能抓起松弛的皮肤,丑鸡知道自己正处于一个危险的境地——她闭上眼睛,倒下的时候面颊碰触到一些东西,要到很久之后她才能明白那或许是一丛植物,她的鼻子猛烈的抽动着,因为她似乎又可以闻到东西了——她用尽最后的一点力气睁开眼睛,枯瘦的手指抓住了它们。丑鸡想过,哪怕是草也好,或者是别的东西,总之什么都可以,要知道她都在考虑吃掉自己的手指,或是脚趾,也许是那些不可能影响到她继续跋涉的部分。

    她把它拔起来,直接送到牙齿之间,最初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吃什么,但随着她比一般人更为坚韧的肠胃逐渐被打开,她的触觉和味觉都回来了一些,在明亮的天光下,她看到了她确实在吃一丛植物,一丛野生洋葱,底部有着不合逻辑肥大而汁水充盈的根茎,辛辣的叶片更是让她的手脚都变得温暖起来,这一从野生洋葱并不能说多,但也足够将丑鸡从死亡的边缘拉扯回来。

    丑鸡用半个夜晚吃掉了大半的野生洋葱,她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第二个人类奴隶舍命逃到这儿,但她的丈夫就是一个猎人,在山林荒僻的小屋里,他总是会留下一点取火用的东西,几个陶罐和一些橡子或是坚果,并把它们藏在动物找不到的地方,这是为了那些不幸迷途的人准备的,有些时候,这些东西能够救人一命——这些野生洋葱救了丑鸡一命,丑鸡也希望它们能够给予另一个人希望和机会。

    她在恢复了一些力气后在陡立的岩壁下蜷缩着手脚休憩,在朦胧中她感觉到有什么在温暖它,但在丑鸡醒来之前那个温暖的躯体就离开了,她坐起身,发现自己的气力已经恢复了,而且奴隶商人、兽人与怪物给她留下的伤势也已经不再流出血和脓液,她诚心诚意地感谢了关注她的神祗们后继续自己的行程。

    没人可以想象这样的岩壁是可以容许一个普通的人类攀爬的,它就是神祗留在这个位面的一座分割了兽人与人类的壁垒与城墙,它的底部甚至微微向内倾斜,很多时候,丑鸡都是悬挂在岩壁上的,但丑鸡必须感谢父母留给她的躯体,这个躯体并不好看,正确点说,它魁梧得丑陋,尤其是对一个女性来说,但在这个时候,它就是丑鸡的盾牌与长矛——在她向着自身悲惨的命运冲击的时候,她跌落了两次,但幸运的是,距离地面都还不算是太远,她挫伤了皮肉,但没有损伤到骨骼,而这些经验已经足够让她爬到更高的地方。

    如同丝絮一般的云雾从她的腋下穿过,她赤裸的脚趾和手指紧紧地抓住岩壁凹陷出来的地方,而她的身体紧贴着冰冷的石头,这些石头就像是怪物那样无止境地汲取着温暖的体温,丑鸡曾经听她的丈夫描述过吟游诗人是怎么形容风的——他们将风形容成少女的绒毛,也将风形容为湍急的水流,又或是将风形容成锋利的刀剑,但他们唯一没有形容过的就是风居然也能成为锤子和斧子,它们一下下地敲打着丑鸡的身体,一下下地劈砍着她的意志,想要把她从岩壁上剥离下来,丑鸡不能睁开眼睛,呼吸也变得艰难。

    但这些风不知何时变得柔和起来,丑鸡睁开眼睛,看到身边多了一群灰色毛皮的盘羊,它们怡然自得地行走在丑鸡周围,身体几乎与地面呈现出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角度,它们不但挡去了强劲的寒风,还给丑鸡指出了可以落手和落脚的地方——丑鸡满怀感激地跟着它们的指引向上攀爬,在一个很小的凸出上她短暂地休息了一下,用脏乎乎的毛皮擦去手掌和脚掌上的血,免得这些血让她在攀行的时候打滑,就在这个时候,上面的碎石突然掉落了下来,敲打着她的脊背和头顶。

    一只灰黑色的狼出现在盘羊上方,它是一只瘦削的孤狼,老狼,丑鸡能够辨认得出,它的皮毛都变成了难看的灰白色,但眼睛中闪烁着人类也未必能够有的智慧,它站在岩壁的顶端,往下推动碎石,即便是一只年轻而又健康的狼,也未必能够在这种陡峭的山壁上捕捉到一只盘羊,但它可以利用这个原本对自己不利的条件,盘羊们惊慌失措地在山壁上跳跃,闪避,但碎石的数量虽然不多,但持续不断,已经有一只经验不够的年轻盘羊跌落到山崖下面,幸好它只是受了一点惊吓,发现自己还能起身就跳起来慌不择路地逃走了。

    老狼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可惜的神色,但它有着后辈们无法企及的耐心,在这些盘羊找到道路逃走之前,总有两三只盘羊会因为年少或是衰老而跌死在山壁下面,这样它只需要慢吞吞地爬下去,就能尽情地享用一顿大餐——丑鸡可以不管这件事情,这是自然的规则,但她还是站了起来。

    那天夜晚,是一只盘羊睡在她的怀里,保证了她的身躯不会因为风和石头而僵冷,她记得那个暖呼呼但骚臭的气味。

    她捡起那些碎石,大叫着往上投掷,但没用,老狼只是懒洋洋地,几乎出于礼貌地躲避了一下。它或许还在嗤笑这个愚蠢的人类,一块碎石还不小心跌落了下来,差点砸到一只有着巨大弯角的盘羊,“抱歉!”丑鸡在心里大叫,然后她目光坚毅地拍了拍手,开始往上爬。这次老狼似乎感觉到了威胁,更多的碎石从上空呼啸而下,丑鸡的脸和头都被击中,血模糊了她的眼睛,她喘息着,突然一条湿漉漉的舌头伸了过来,舔去了她脸上的血,丑鸡这才发现一只小盘羊正站在她的手臂边——说真的,她真羡慕这些小巧到像是可以站在手指尖上的生物。

    丑鸡的手一伸上岩壁的顶端,就被狼爪抓得皮开肉绽,但老狼的警惕也让它失去了最后对抗丑鸡的机会,这些疼痛对于如今的丑鸡来说不算什么,她只一用力就将自己的上半身送了上来,然后在老狼决定攻击的时候,丑鸡一拳头砸中了它的鼻子,老狼发出一声哀嚎,疼痛让它变得疯狂起来,但除了丑鸡,还有攀上了岩壁的盘羊,那是几只雄性的盘羊,有着硬愈岩石的弯角,它们轮流冲撞老狼,几乎没有需要丑鸡帮助的地方,就将这只老狼逼迫下了岩壁。

    丑鸡听到了老狼摔落地面时的哀鸣声与撞击声,她可惜的是不能吃顿狼肉了,她将视线放在盘羊身上,虽然很抱歉,但……好吧,鉴于他们刚才还在并肩作战——不过很快,丑鸡就从盘羊那儿学到了如何采集与吞食蓬草,蓬草的滋味当然比不上狼肉或是羊肉,但比起丑鸡之前吃到的东西,它可以说是一盘子不折不扣的珍馐美味。

    盘羊在岩壁前与这个人类女性告别,在这个时节,即便是苔藓或是荆棘丛里也一样有着人类可以吃的食物,丑鸡继续向前走了大约五天,才隐约看到密林的边缘,她充满欣喜地走去——在她的丈夫告诉她的事情里,领主与国王们未必可信,精灵却是绝对不可能与兽人苟合的种族之一,他们与兽人之间的关系就像是水和火,无论哪一方也无法忍受对方的存在,只有精灵,她必须告诉精灵们,他们的敌人正在飞速地壮大,一场惨烈而狂暴的战役迫在眉睫。

    精灵们会帮她复仇,而不是任何一个人类。

    ——————————————————————————————————————————————————小鱼干焦了。

    但这不是凯瑞本的错,如果要说,那个突然从火焰中腾升而起的火元素生物应该负有大部分的责任。

    凯瑞本将水獭白脸儿放到身后,将手放在符文印章上,火元素生物可以为良善的施法者所用,却也可以为邪恶的施法者效力,它们是无需考虑阵营的。

    “请不要太过惊惶,”那个以人类的少女形态存在的火元素生物说:“我只是带来了一个故人的讯息,为你,密林之王英格威的继承人,精灵游侠凯瑞本。”

    “哪一位故人?”

    “谁不在您的身边呢?”火元素少女说:“或许您不再认可他,但他一直关注着您——那是一位黑发的龙裔,但也有着精灵的血脉,如果您还愿意记得他。”

    “克瑞玛尔?!”

    “向您致意,”火元素少女说:“可敬的游侠凯瑞本,正是那位。”她用那双火焰蒸腾的眼睛看了凯瑞本一眼:“他让我来警告您,邪恶与黑暗的触须正在您所没有看到的地方蔓延——红龙伸张着双翼,她的烟尘与一位神祗投下的阴影交汇,遮挡了您们的视线——请往北方看,也许您们将会发现一些您们忽略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