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章 迫近(2)
    鲸蜡蜡烛顶端的火焰轻微地蹦跳了一下,异界的灵魂抬起头来,在龙裔的房间里,用作照明的主要是白色的氟石,毕竟他是一个施法者,而在抄写卷轴或是实验法术的时候,白色氟石所发出的近似于天光的颜色是最不容易导致差错的,但他在等待着火元素位面的来客通常,这种生物最好的来去处是一个连通着元素位面的次元池,但有关于火元素的事情,无论是异界的灵魂还是巫妖都不太愿意让太多人知道,所以他只是用一只描绘着魔法符文的鲸蜡蜡烛来代替反正他们召唤出火元素生物也不是为了作战,小点没关系。

    蜡烛的火焰摇动着,在房间里投下复杂多变的名字,而后火焰倏地爆裂开,白亮的刺目光芒充满了房间,但只是一瞬而已,就在呼吸之间,灼烧般的光消失了,而蜡烛的火焰扭动着,逐渐从玫瑰红色进化成金子般的美丽颜色,略浅的尖端升腾而起,就像,或者说就是一头美丽的卷发在空气中舞动着,而在它的下方,是如同精灵般的小小的尖耳朵,和一张精巧而美丽的面孔,这张面孔只有克瑞玛尔的小指甲盖那么大,但清晰的就连细长的睫毛都能看的一清二楚黑发的龙裔将手掌伸过去,她一跳就跳到了他的手掌上,她的双脚大概只有麦粒那么大,落在皮肤上的瞬间就变得黯淡了,就像是穿了一双可爱的小靴子。

    她对异界的灵魂快乐地微笑了一下,作为元素生物,她们对正义或是邪恶并不是那么敏感,但她们的智慧每一只元素生物的智慧都可能远超过一个人类,一个巨人,一个矮人,甚至一只巨龙,因为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们在这个位面存在了多久,毕竟你很难说,一滴水死去了,一蓬火死去了,又或是一缕土壤失去了生命,他们的消失往往只是改变了一个形态而已,如果说谁才是这个位面,或是整个星界最后的赢家,除了他们大概就不会再有别人了。

    术士们时常会召唤和豢养一两只元素生物,但他们往往很少会去探究他们,它们的内在,更有相当一部分的红袍,召唤元素生物只是为了作战或是献祭,大概只有,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灵魂才会毫不犹豫地将所有能够微笑和哭泣的事物视为同类吧,他付出的情感并未如同巫妖所推测的那样沦为无益的笑料,相反的,他的投入得到了回应,而且是极其有价值的回应,就连曾经的不死者也会感到一丝嫉妒的那种元素位面中存在着各种我们能够在主物质位面见到的形态,从家鼠,到飞鹰,又或者是鱼,猴子,昆虫,但如果你看到了一个拥有着人类形态的元素生物,而它又对你抱有善意的话……但就在法术效应上的增幅就足以让人疯狂,遑论其他。

    譬如说,异界的灵魂(而不是克瑞玛尔)就可以让一只人形的火元素精灵为他送信,而不必担心其他巫妖之前都不知道一只元素生物在倾心爱恋一个人类的时候竟然会如此地温顺和忠诚只要有火焰,她就可以在倏忽之间任意来去,而且即便一些人对此有所觉察,他们也很难能够禁锢住一缕火焰,更别说这缕火焰简直就如同一只巨龙那样危险,最重要的,她所有的服务都是无需酬劳的……哦,不,等等,也许是需要的,巫妖在识海中抱着双臂,他可以看到那抹细微的火苗正在接近自己的身体。

    异界的灵魂将手掌移向自己的面颊,火元素形态的袖珍少女高高兴兴地伸出两只手臂,抱住了黑发龙裔的脸,在上面热烈地亲吻了一下,相比起手和脚,她的嘴唇要更为灼热一些,在那片苍白的皮肤上留下了一点红色的痕迹,还有的就是好似被针刺了一下的轻微疼痛。

    “你见到他了吗?”异界的灵魂问道,一边将手掌放在书桌的大理石面上,心满意足的火元素少女走了下来,低着头看了一眼铺在书桌上的羊皮纸,羊皮纸上是属于人类的文字,她看了一会就满怀怜悯地抬起头来看着她所爱恋的人类,点了点头。

    异界的灵魂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即便没有火元素朋友的打搅,他也不准备再看下去了,这是他们攻占下来的第二个公国,遗憾的是这位大公显然没有提兰大公的勇敢与坚毅,他拒绝了克瑞玛尔的条件,就如他们所推想过的那样,他不但不愿意放弃自己与后裔的性命,还用无耻的谎言与恶毒的命令逼迫他的子民用血肉为他巩固那面摇摇欲坠的城墙,即便他知道这种抵抗除了激起格瑞纳达人的杀戮之外别无它用,但他已经准备好了马匹和卷轴极其令人恶心的,他竟然将自己的妻子与儿子丢弃在了空旷的堡垒里,制造出自己还未离开这个国家的假象,事实上呢,他在龙牙军团发动攻击之前,就带着自己的情妇与私生孩子从暗道逃走了,更可笑的是,他居然还带着他聚敛而来的无数珍宝,异界灵魂真想仿效房东的做法,打开他的脑壳看一看,他怎么能觉得自己可以带着一个车队仍然可以无声无息地逃过鹰首狮身兽的眼睛与格瑞纳达施法者们的法术的?

    这个可鄙的人类一点也不值得同情,但为他的怯懦与贪婪付出代价的却是无辜的平民,他们不是士兵,更不是骑士,在面对如同雷霆的法术与暴雨般的箭矢时他们不是木然地等待死亡的降临就是绝望地奔逃,即便其中确实有一部分有着血性与经验的人想要组织起有力的抵抗,但他们立即就会被龙刺的成员辨认出来,而后成为术士们集中打击的目标讲究效率的术士们所倾泻而下的法术不但将人类烧灼的只剩下了一道黑色的影子或是粉碎成难以辨认的肉糜,同时也打击了尚算坚固的城墙,火焰的灼烧,闪电的劈砍,酸液的腐蚀,在人们惊慌的哭喊声中,石砖大块地崩落,而龙爪骑士们的恐爪龙强健有力的后肢只需要轻轻一跃,就能轻而易举地越过坍塌的城墙,在上一个公国没能得到宣泄的在这里得到了放纵,血和火覆盖了整座都城。

    这个时候异界的灵魂甚至要感谢这位大公的愚蠢了,因为他的不得人心,麾下的骑士与爵爷几乎都处在一个半独立的状态,他们在见到第一只狮身兽之前,就已经决定了自己与子民的命运荒野中的农奴与农民被驱赶着逃入了密林,沼泽,还有一些格瑞纳达人不会去多此一举的地方,城市中的人们若是不愿意逃走,第一时间就选择了打开城门投降,鉴于格瑞纳达军团骑士们那些可怜的钱囊,他们至少如提兰人那样保住了自己的性命,至于他们的管理者,不是早已消失,就是平静地迎来了克蓝沃的乌鸦使者。

    而最为惨重的境况只出现在了大公的都城里,巫妖不知道军团骑士的恶行是否会影响到自己他不是这场战争的发起者,也不曾为此谋划,他甚至没有出手幸而他现在是军团的统领,格瑞纳达的骑士与施法者们只会以为这只是出于他的矜慢,不愿意将珍贵的法术消耗在一些凡人身上,或许也会有人感到疑惑,但那又如何呢?在新王和格瑞第没有想要放弃他之前,就连红龙也未必能够直接威胁到他的生命。

    曾经的不死者不知道冥冥之中的法则是如何评论与思考的他没有受到惩罚,到了既定的时间,异界的灵魂取代了他,而对于巫妖来说根本不值得去在意与关心的事情对他来说却是一个沉重的负担那些铺陈在书桌上的羊皮纸卷抄录着他的奴隶数量,负责整理这份资料的术士十分地仔细与谨慎,奴隶不但分出了性别,还分出了年龄段,四十岁上的长者是一份,十岁以下的孩子是一份,婴儿是一份,还有一份最为特殊的,用赤红色的朱砂墨水抄写,那是孕妇的名单,那位术士简直满是喜悦地注明了这些女性的身份,还在血统高贵的那些后面打圈,异界的灵魂当然知道那是很么,每个,他是说,除了极少数之外,格瑞纳达人都会将这些“货物”视为对格瑞第最好的祭品。

    “但我可不需要,”异界的灵魂苦中作乐地大声说:“我现在就是一只性别不详的单身狗。”虽然它也快要汪地一声哭出来了,但相对的,作为珍贵的祭品,这些孕妇可以得到额外的照顾,不然她们大概会在抵达沙漠之前就因为无法承担跋涉中的辛劳而死了。

    他在犹豫片刻后,还是坐回到书桌前,他不想要看到它们因为知道那些数字与名字后面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但他必须检查和整理它们,将他们的“用途”在这里就全部安排妥当,不然那些商人可能会简单地处理掉他们,尤其是那些老人。

    火元素少女回到了鲸蜡蜡烛上,她俯身注视着这个年轻的龙裔,氟石与蜡烛照亮了他的眼睛,那双犹如深渊一般的眼睛流动着晶莹而璀璨的光芒,这是属于良善者的,出自于灵魂深处的慈悲之光。

    丑鸡站在一片白松林里,白松的树皮上布满了如同眼睛般的结疤,就像是无数人沉默地监视着这片领域。

    人类女性第二十次,或是四十次,或是一百次地向前走去,但就如之前的每一次,她在疲累到再也走不动的时候,又回到了她所熟悉的那个地方,她用作标志的树枝断裂的地方汁液已经凝固,泛着冰冷的微光。

    她不知道什么叫做迷锁,她的丈夫曾是雷霆堡的一个士兵,他见到过精灵,并且由衷地信任与爱戴着这些不同于凡人的高贵种族,他将这些事情告诉了丑鸡,但他不知道,更不可能告诉丑鸡在精灵的银冠密林之外有着一层就连兽人,巨人或是施法者们也无法轻易逾越的屏障生命之神安格瑞斯赐予他们的,辛格精灵们的王英格威与为数众多的精灵法师们共同布置下的迷锁,在迷锁还处于打开状态的时候,未经允许哪怕是一只飞鸟也无法侵入其中,而在如今,迷锁已经落下,银冠密林已经封闭的时候,这个地方就已经成为了一个随时可以吞噬无数生命的漩涡。

    丑鸡是幸运的,她遇到的是迷锁中最为温柔可亲的一环,她只是被无形地驱逐了,但随着这个顽固的人类一次又一次地踏入她不应来到的地方,迷锁似乎也开始愤怒了在她没有看到的地方,荆棘如同浪潮般地汹涌生长,割伤了她的脚和腿,鲜血流入泥土,丑鸡却浑然不觉,她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要见到精灵,“说出”一切,虽然她已经没有了舌头,也不会写字,但她想她总是有办法的。

    她又一次回到原地的时候,迎接她的是一只角鹿,但这只角鹿并未如先前的盘羊那样给她帮助,相反的,它无情地攻击了她,它的身躯是那样的庞大,沉重,只一下撞击就让丑鸡的口鼻,耳朵全都溢出了鲜血,在发现她仍然想要奔向密林而不是其他地方的时候,角鹿发出了愤怒的叫声,它低下头,那副被用来命名的角就像是被焊接在一起的刀剑那样将丑鸡猛地跳向空中。

    尖锐的角刺穿了丑鸡的腰肋,她抓住了鹿角,竭力将自己的身体提起来,挂在鹿角上面她知道被鹿角甩出去后,接踵而至的就是角鹿如同石锤的蹄子,在她还在自己的小村庄时,就看到过角鹿这样杀死一只山豹,而那只角鹿,还不如现在这只角鹿的三分之一大。

    角鹿焦躁起来,频繁地甩动着脖子,它的力气太大了,而丑鸡流了太多的血,她终于还是没有抓住,重重地摔在地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