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三章 无视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龙脊山脉的中部也开始覆盖上一层白霜的时候,多灵城外出现了一个高大而丑陋的战士,她有着在诺曼人中十分常见的瞳色与发色,还有那粗壮的骨架,在南方这种女性或许会被视为怪物,但在诺曼很常见,只是她那身比孩子还要光滑无瑕的皮肤让守卫们迟疑了一会,他们打量着这个女人,从她的衣着到行李,精灵没有允许丑鸡进入银冠密林,但他们异常慷慨地赠送了这位勇敢的人类女性所有他们觉得她会需要的东西——不过其中大部分都被佩兰特和凯瑞本,以及一些常年在外游历的精灵们更换了,因为那些只能在精灵身上看到的衣物与饰品,还有武器只会给丑鸡带来致命的灾祸。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即便如此,那些柔滑的丝绵织品,精致的皮革制品与一柄来自于兽人们的刀子(没错,就是丑鸡自己的战利品,精灵们给它配了一个鱼皮鞘),还是让守卫们产生了些许敬畏之情。

    “你从哪儿来啊?”他们例行公事地问道。

    “古尔。”丑鸡说。

    “古尔是什么地方?”守卫警惕地问:“我们好像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

    “因为它太荒僻了,”丑鸡说:“但我们的领主是你们领主叔母的二姨的侄子的小舅子的外公的外甥。而我是他女儿的侍女,我来这里是为了完满亲戚之间的情分,送来重要的信件与礼物。”

    守卫低下头思考了一下那个什么叔母的二姨的……等等,他不知道这个陌生人是不是在骗她,但既然她说是来谒见那位尊贵的夫人的,那么领主的叔母是不会不知道她是不是有这门亲戚的——说实话,贵族们疯狂地相互联姻后产生的关系实在是让他们这些普通人深感头痛,于是他很快就叫来了警备队长,然后警备队长和一队士兵“护送”负责护送丑鸡到达堡垒外围的一处狭小的宅邸里——在不明身份的情况下,他们当然不可能直接把丑鸡送到夫人面前。

    如果只是在前几年,夫人的身份可能还没有那么重要,对多灵的人们来说,她只是城主的弟妹,丈夫的妻子与女儿的母亲,但在马伦.洛伦诺斯失踪之后,这位可敬的女性就承担起了一个原本不该由女性承担的重任——她坚决否认马伦已经死了,并且以更为强硬地态度驱逐了三位从不择手段敛财的诺曼王约翰这里购买了多灵统治权的爵士,有一次甚至被迫打了一场守城之战,当然,多灵的人们胜利了,虽然遭受到了可怕的威胁(那位卑劣的混蛋竟然威胁要将每一个敢于反抗的多灵人卖做奴隶),但他们还是坚持了下来,现在这位洛伦诺斯夫人履行着一个城主所有的义务并且享有同样的权力,她为此遭到了数次暗杀——可能是想要得到多灵的人,也有可能是诺曼王,幸运的是,后者已经没有办法抽调大军来惩罚这个敢于悖逆君王的女人了,如今诺曼处处都是裂隙——比洛伦诺斯夫人更加猖狂傲慢的人多得是,他们的骑士与士兵也要比一个只有这一座城市的女性更充足和危险。

    “你有什么信物吗?”警备队长温和地说,也许会有人疑惑一个领主之女为什么会有一个这样丑陋的侍女,但他可以从丑鸡的身上嗅到刀剑与鲜血的气味,这个女性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平凡女性,而诺曼的贵女身边往往会有这样的侍女,为了保证她的安全,更别说一个强壮并且善于搏击的侍女有时还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把这封信件送给夫人吧。”丑鸡说。

    信件被鉴定无毒,也未曾带着诅咒之后,很快就到了洛伦诺斯夫人手中,虽然她完全不记得自己有没有这个亲戚,但她只略微一掠,就发现信筒上的火漆戳不是别的,正是多灵年轻领主的纹章,她感到一阵狂喜,而后又变得沮丧,因为这个纹章的大小显然不是马伦带走的纹章戒指所留下的,她拿起自己的纹章挂坠简单地一比,就发现这是他们曾经赠给友人的东西——在那场瘟疫几乎毁灭了整个多灵之后,马伦将三枚纹章分别赠送给了这座城市的主人与恩人——李奥娜公主殿下,精灵游侠凯瑞本,还有半精灵血统的法师克瑞玛尔。

    警备队长看着他的女主人抽出信纸,她没有露出任何让人心生疑窦的表情,就像那确实是一封无关紧要的亲戚之间的问候信件,但她看了两遍,然后她抬起头来,“让那位女士进来吧。”

    丑鸡被邀请入内,她高壮的身形让整个房间都变得有点阴暗了——这里是李奥娜公主到来多灵后,为了安抚遭受着瘟疫折磨的子民们一直没有离开过的房间,阳光从巨大的玻璃窗里射进来,让这个房间温暖而又明亮。

    “坐吧。”洛伦诺斯夫人和蔼地说,丑鸡在一把椅子上坐下来,椅子的座面与扶手上都包裹着填充着鹅绒的绸缎,按理说应该十分舒适,但丑鸡试了几次,才发现它无法容纳自己的屁股,在夫人命令她的侍女拿一把更大的椅子来之前,她索性抛弃了那把椅子,在地毯上落落大方地坐了下来。

    “你们都退下吧。”夫人说。

    “但让先生陪着您吧。”侍女说——丑鸡的武器被留在这个房间外面,问题是单看她粗壮的手臂,就能知道她要拧断夫人的脖子不会是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夫人点头表示许可,那位法师是多灵人,他的导师是原先在雷霆堡的领主伯德温麾下效力的盖文,这个年轻人还是值得信任的,而且他很聪慧,虽然被留了下来,他也没有直挺挺地站在原处,摆出一副“我觉得你是个刺客”的姿态,而是走到一侧的桌前坐了下来,正好在夫人与丑鸡当中(可能要距离丑鸡更近些),大约八九尺的距离足以让他施放一个早已储备在符文印章中的法术,就算是魔鬼吃这一下也要有点受不住的,但从表面上来看,他似乎只是一个记官,他的面前摆着墨水和羊皮纸,像是要为丑鸡与夫人之间的对话做记录。

    但接下来他听到的事情差点就让他如字面意义般地跳了起来。

    “那么说诺曼的敌人正在用诺曼的子民来生产更多的敌人。”夫人镇定地说,她在精灵的信上已经看到了大概,所以现在还能勉强保持平静,“雷霆堡的领主,狄伦.唐克雷是否已经知道了这一重要的讯息?”

    “我不知道,”丑鸡说:“但据说,他现在正在王都。”

    “那么雷霆堡呢?”夫人惊讶地问道:“秋季短暂,冬季即将到来,兽人们的侵袭近在眼前,而雷霆堡的领主竟然还在王都?”

    “具体情况我不是很清楚。”能够得到这些情报还要归功于精灵们,丑鸡摇了摇头,然后她听到夫人询问那些曾经和她一起从兽人的爪牙下逃脱出来的人后,不由得露出了哀伤又憎恨的神情:“他们啊,他们都死了,夫人,”她说:“他们被吊挂在城墙上,从头颅往下几乎都是骨架,雷霆堡的代管理者告诉人们说他们是兽人的奸细。”只有一个女人赤身裸体地被关在站笼里,精灵们猜测可能是为了引诱出丑鸡,如果她确实去了雷霆堡,或是听说了这件事情,为了求证或是别的原因出现在那些观望的人群中。

    所以丑鸡在来到多灵的时候,她编织了一个小小的谎言。她也没有回到她的村庄,她连那片土地的边缘都没接触,路途中,哪怕城市和村庄近在咫尺,她也宁愿在荒野与密林中休息与寻找食水,虽然这样意味着她必须与野兽搏斗争夺,但她知道人类要比野兽可怕多了。

    法师看向夫人,多灵距离王都很远,距离雷霆堡就更远了,但比起南方诸国,他们又离得太近了。“我们能希望雷霆堡的狄伦.唐克雷能够注重这个消息吗?”他低声喃喃道。

    夫人则看向了丑鸡,雷霆堡现今的混乱情况她也有所听闻,因为多灵也是一个商业城市,来往的商人不止一次地抱怨过那位代管理者的贪婪,而那位要强行将多灵与洛伦诺斯夫人纳入囊中的爵士也提到过他会将那些敢于违抗他的人卖给兽人,还有,也有商人求见夫人,询问她是否要将战役中俘获的士兵卖出去——即便在以前,这也不能说是一件稀奇的事情,扈从、骑士和爵爷会被赎回,但普通的士兵所有的财产都在自己身上,他们如果有一个有钱的亲戚,也不会甘愿去做一个战役中的消耗品,但如果把他们留下来,很多领主又会怀疑他们的忠诚,而且也不是每个村庄都愿意接受外人,尤其是曾经劫掠与屠杀过他们的人,所以说,干脆利索地用这些标准的鸡肋换取一些亮闪闪的金币似乎成了一个最好的选择。但那个时候,他们也只会被送到与这场战役没有干系的诺曼领主那里,虽然作为农奴他们也未必能够存活很久,但总比成为食物要来得好。

    作为诺曼的子民,夫人甚至希望前一年的胜利不要来得如此轻易,她虽然是个女性,但她知道一些男性,特别是如狄伦.唐克雷这样的年轻男性,位高权重,又有着施法者的天赋,他几乎生来就是站在荣耀顶端的,他不是摩顿.唐克雷,也不是伯德温.唐克雷……就算是伯德温.唐克雷,二十年战功赫赫,却也有一次险些失去了雷霆堡,如果不是以毁掉整个城市作为最后的手段,那些兽人可能已经踏着诺曼人的尸骨如豺狼一般侵入诺曼的腹地了。

    而狄伦,他的做法夫人也和盖文的弟子探讨过,他们也研究过这个法术是否可以用在多灵,从理论上来说,这个法阵似乎确实无懈可击,只要有足够的魔法宝石与足够隐秘与稳固的安置地点,无需士兵和骑士,这个防御法阵就可以慢慢地将敌人消耗殆尽,但正是因为它确实是这样的看似毫无瑕疵,反而让夫人感到心惊胆战——狄伦.唐克雷将雷霆堡的士兵驱逐了多少?虽然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必须的,伯德温在雷霆堡矗立了二十年,他的威名简直就和雷霆堡的三重城墙一般厚重,每个士兵都有可能是他的崇拜者,夫人可以理解狄伦的做法,但她为之忧心的是雷霆堡的战力居然没有得到及时的补充——新王需要自己的军队,而那些贵族们在不满新王的同时也在竭力保证自己的力量不受削减,譬如说,现在新王的使者来向多灵索取骑士与士兵,洛伦诺斯夫人会温顺地交出手中的力量吗?不,她不会,虽然名义上这些士兵都会被补充到雷霆堡,但她不相信新王约翰,也不相信狄伦.唐克雷。

    但或许,她可以在保证多灵不受侵扰的前提下,抽调一部分士兵前往雷霆堡,但关键在于,狄伦.唐克雷会接受他们吗?就算相隔千里,洛伦诺斯夫人在接触政务之后也听说过这位殿下正试图将雷霆堡打造成一座魔法的堡垒。

    “你要什么呢?”洛伦诺斯夫人说,凯瑞本在信中希望她能给丑鸡一些帮助,如果是一般的女性,夫人会给她房子与金币,一个身份,或许还有一个丈夫,但站在她身前的无疑是个战士。

    “我想,”丑鸡慢吞吞地说:“我想,可能是……建立起一支军队吧。”

    一支奴隶的军队。

    ————————————————————————————————————————

    狄伦.唐克雷轻蔑地将箱子丢掷在地上,箱子里僵冷的躯体滚了出来,他身边的侍卫都在蹙眉——因为那个小而卷曲的畸形身体实在是太恶心了,就算取得它的人精心地用药物炮制过,但它还是散发出一股股令人难以忍受的臭味。

    “他们在挑衅我,”狄伦低声说:“精灵们……他们在恐吓我,以为我会被吓住,然后哀求他们回到雷霆堡——做你们的美梦去吧!尖耳朵的怪物,”他扯动嘴角微笑了一下:“……我的阵法可以毁灭巨人,难道我们还会畏惧这些人类和兽人的杂种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