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九十四章 阴霾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第二十五天,克瑞玛尔率领的三军军团分支之一已经站在了最后一个公国的废墟里。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在另一个位面里,采用借助飞机、坦克的快捷方式,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出奇制胜的一个国家,最长一个,用三十九天征服了六十七万平方公里的一个国家,最短的一个,用一天时间征服了近五万平方公里的一个国家——在这个位面里,除了红龙与人面狮身兽,鹰首狮身兽几乎可以说是整个天空的霸主,而他们脊背上的术士所投掷的法术就是比火药和钢铁更可怕的弹药,恐爪龙虽然无法与坦克相比拟,但相比起来,人类在面对冷冰冰,非人力控制就无法移动攻击的金属块,与面对一只有着獠牙利齿,浑身鳞甲的野兽的感观是完全不同的,简单地比喻一下,有许多凶徒,他们在面对枪口的时候还能保持冷静的思考,可是在面对甩着涎沫,疯狂大叫的狼犬时却会崩溃的哭叫叫嚷,难道狼犬比子弹可怕吗?若非被撕开动脉,狼犬的撕咬并不一定会致命,但子弹可就未必了,这只能说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在作祟。而在这个位面的人们,他们宁愿和一个全副武装,身强体壮的骑士对阵,也不想去试探一只恐爪龙的爪子和牙齿是不是如他们所以为的那样锋利。

    而且,他们所征服的公国,也只不是三五个城市与大片的荒野所构架起来的虚弱政体罢了,能够像提兰大公那样将所有的子民全都收拢在麾下的大公也就这么一两个,更多的是大公在堡垒里豢养着不到半百之数的骑士与大约两三倍于骑士的士兵,分散在每个地方的所谓骑士就更可怜了,他们个人的装备也许还算可以将就,还有他们的扈从也能得到马匹和武器,但他们的士兵就是拿起了木矛(是的,就是字如其意的,一根削尖了的树枝),就连鞋子也没有的平民与农奴,这些人能够在真正中起到什么作用呢?如果大公能够及时地将普通的子民驱散或是迁移,然后将散乱的骑士与士兵募集在一起也许还可以阻挡上那么一时半会,但格瑞纳达人的速度太快了,快要在一昼夜之内他们就能让一座城市陷入完全的死寂,鹰首狮身兽与法师,术士们的魔宠在城市的周边巡梭,保证没有一个人能够避开它们的眼睛向邻近的地区发出警告。

    而就在这样的城市里,一只鹰首狮身兽耸动着覆盖在绒毛下的鼻子嗅着,而它身上的骑士则懒洋洋地将一柄镶嵌着宝石的长刀横在身前,这还是他从另一个城市中获得的战利品,说真的,他不明白为什么格瑞第要将这些人留到现在,他们很早之前就能这么做了,或许是为了将猪养肥?想到这里他不禁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他必须承认,这些城市确实在数百年的时间里富庶与积累了不少,他的皮囊里就积存了不少比这柄长刀还要来得贵重的物品——就在他想要把它们拿出来看看的时候,鹰首狮身兽停下了脚步,它厚软的四爪脚垫让它走动的时候能够不发出一点声音,但在走进瓦砾碎石的时候,一些翻滚掉落的石子杂物还是不免击破了这个静谧的夜,然后,一声短促的抽泣同时被狮身兽和它的主人捕捉到了。

    龙牙的骑士舔了舔嘴唇,他将长刀挂回腰带,取出精钢的长矛,鹰首狮身兽伸长了脖颈嗅着,在一块看似因为房屋倒塌而倾倒的雕像前站住了,龙牙骑士伸出短矛,在这座雪花石的雕像上轻轻击打,传来的回音让他挑起了一边的眉毛,短矛继续下滑,停住,而后插入了一道细窄的缝隙,他停顿了一会,不是出于仁慈,而是恰恰相反,因为他知道里面的人正遭受着比死亡更可怕的折磨——但他也没有拖延太久,毕竟他还不想弄到需要与不请自来的同僚分一杯羹……以及……

    鹰首狮身兽可以感觉到身上的骑士绷紧了双腿的肌肉,它拱起脊背,伸出锋利的爪子,牢牢地抓住了地面,只是非常短暂的一霎那,在低沉的呼喊中,这尊看上去大概有五百多磅的雕像一下子就被短矛挑向一边,短矛划在石头上的声音刺耳的让人恶心,今天最后的残晖投入雕像后的暗,在很多时候,光意味着生命与希望,可惜的是,在这里,这个时候的光却象征着绝望与死亡。

    作为一个有着微薄巨龙血脉的骑士,即便此时只有着微薄的光线,他也能清楚地看到暗中相互拥抱着的两个人类,一个年长的女性,一个年幼的女性,在她们的怀里是第三个人类,一个婴儿。

    他的嘴角向上扬起,闪着寒光的短矛指向了暗,那个年幼的女性想要走出来,但一把被那个更为年长的女性推向后面,她将婴儿塞到女儿的怀里,爬出地窖,在完全暴露在尚算明亮的地方时,骑士才发现她应该是个贵族,她的皮肤要比平民更加细嫩,容貌也要更为精致,鬓发凌乱,但发丝柔亮,说明她之前从未遭受过饥饿之苦,她颤抖,但坚定地走到了距离狮身兽不到一个手臂的地方,猛地抬起双手,拉开了自己的衣襟,将自己的整个上身呈现给敌人:“大人……”她说,可以听出她是努力想要柔媚一些的,但这对她太陌生了,以至于只换来了龙牙骑士一个讥讽的笑容:“大人,”她继续说,但慌乱让她几乎想不到其他的词语:“大人……”她喃喃地重复说。

    龙牙骑士颇为惊讶地看着那个年幼的女性正在往阴影里躲去,她显然和自己的母亲一样不擅长安慰一个不懂事的婴儿,婴儿不舒服地扭动着,但她只能焦灼地用手指按着婴儿的嘴唇,但看不到前面的道路的结果是她连带着婴儿猛地摔倒了,碎石划破了她的手臂和腿,婴儿摔到一边,立刻哇哇大哭。

    “有婴儿,”鹰首狮身兽兴致勃勃地说:“主人,我可以加顿夜宵吗?”

    龙牙骑士耸了耸肩。“随你”,他说。

    那个母亲猛烈地颤抖了一下。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鹰首狮身兽和骑士的对话都使用了她们能够听懂的通用语,但她已经无法顾及这是否是一个恶劣的游戏,她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勇气——鹰首狮身兽不得不说自己确实感到惊讶了,这个孱弱的人类女性竟然做到了许多强壮的战士也未必能够做到的事情——她扑了上去,抱住了狮身兽的一只爪子。

    而就在这个时候,少女忍耐着疼痛爬了起来,她顾不得什么姿势,将自己的弟弟往怀里一按就要逃走,龙牙骑士不悦地蹙眉,他的肩膀微微向后,手臂抬起,只要一击,他就能把那两个小杂碎串在一起,就像是串在一起的两颗糖球,他几乎可以想象得到这个女人会怎样的哭嚎,为了她仅存的两个孩子……

    这个时候,一个巨大的嗡嗡声突然降临到这个地方,少女和母亲的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而龙牙骑士苦恼地看向天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晚上好!诸位。”

    从天而降的家伙快活地和在场的每一个人,还有狮身兽打着招呼,毕竟后者是他最忠诚的客户,人类绝望地看着另一只怪物,还有骑着这只怪物的人以近乎坠落的方式骤然出现在他们中间,新的不速之客穿着色的紧身衣,秘银的链甲,看上去和龙牙的骑士有些仿佛,但无底深渊在下,他们才不是一伙儿的呢!

    “穆萨。”龙牙骑士阴沉地说出了这个名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