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五章 阴霾(2)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穆萨骑着他的食蛛兽,不多的可以在速度上超越鹰首狮身兽的怪物,在人类母女看来,它就是一只巨大的黄蜂,不比龙牙骑士的鹰首狮身兽好到哪儿去。

    龙牙骑士意兴阑珊地收回了短矛,他知道这些蛮族人是军团首领的奴隶,他们接受主人的派遣,在每座被毁灭的城市里寻找有价值的东西不过就他看来,多半都是人类,“只是几个女人而已,”他悻悻然地说,“闭上眼睛假装没这件事,”他半是威胁半是妥协地说,“你想要什么,金币吗?还是药水?”

    “我要我主人需要的东西。”穆萨说,一边赤/裸/裸地用估量的眼神注视着那对母女,还有那个婴儿。龙牙骑士跟着看过去:“我不觉得他们是非常有价值的东西。”

    “女人至多只需要一个月就能怀孕,”穆萨说:“她们从来就是紧缺商品,而婴儿,”他摇了摇头,“难道有比这更好的祭品吗?”

    龙牙骑士承认这一点,但他还想说些什么,不过在此之前,穆萨从容地直起身体,拉开了身上的那件宽外套。“名字?”

    龙牙骑士很是不情愿地说了。

    然后,让人更加想要叹气的事儿来了,这个蛮族人的外套内侧,居然装备了像是卷轴带一样的东西,或更正确地说,那就是卷轴带,他点着数字抽出其中一个,把它打开,这个卷轴上既没有描绘着玄妙的魔法文字也没有记录着重要的情报,或是令人心碎的诗歌,直白点说,它简直就是铜臭的化身,因为上面记录着发龙裔……的坐骑人面狮身兽克欧所有的债务人的姓名,债务的数目以及必须归还的日期。

    穆萨在抄录他们的时候就已经按照发龙裔所指示的那样用姓名首个字母来归纳排列,所以无需太多时间,他就从里面抽出了属于这位骑士的那一卷,他看了看,然后充满怜悯地抬起头:“你知道你还有欠一千五百个金币吧。”

    “一千五百个金币而已,”龙牙骑士恼火地说:“我现在就有宝石和珍珠可以偿还这笔费用。”

    “嗯嗯,”穆萨愉快地说,“那就太好了。”他头也不抬,微微一倾身就勾住了那只被当做短矛投掷过来的钱囊,钱囊一到手,穆萨就嗅到了浓郁的血腥气,他用脚趾头思考也知道它们是在什么情况下离开原先的主人的,但作为一个曾经在沙漠中以劫掠商队为生的强盗来说,他的道德感还没有强烈到对此产生不适,他将钱囊挂在腰带上,然后抽出一支炭笔,划去了这位龙牙骑士的欠款:“那么,”他厚颜无耻地说:“您还需要一点我们提供的好货色吗?保证又精又纯,来一份就能嗨上天。”

    这可真是名副其实的嗨上天,龙牙骑士神色阴郁地回忆起他的坐骑在闻了那些药草后满地打滚,抽搐,喵喵叫以及猛地冲上天,冲向帐篷,冲向自己以及地面的场景,他当然想要拒绝,但他的坐骑已经兴奋地昂起了头,“什么时候?”鹰首狮身兽用那种甜蜜得过分的声音说:“不是说那种药草已经售罄了吗?”

    “在谒见可敬的红龙殿下之前,”穆萨说:“我们大概还有一日两夜的闲暇时间,为了缓解一下您们的疲惫与紧绷的精神,我的主人从魔鬼那里交易来了十磅好药草。”

    “十磅!那么说我们会有一个盛大的宴会,”鹰首狮身兽连续拍打了几下翅膀,弄得尘土飞扬:“我简直就是迫不及待了,亲爱的,”它叫着自己的骑士,“我们还待在这里做什么?我们应该尽快返回要快,我担心我的兄弟们……那就是一群下流恶心的蠢货!”

    龙牙的骑士显而易见地忍耐了一下:“你不是想要吃掉那个婴儿吗?”他伏下/身,低声说。

    “婴儿什么时候都有,”鹰首狮身兽急躁地踱了两三步,“但好药草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

    “无底深渊在下,”骑士说:“我已经没钱了!”

    “欠着呗,”鹰首狮身兽显露出了一只邪恶阵营的怪物应有的自私与刻薄:“反正你已经偿还了前一笔欠款了,克瑞玛尔殿下是个好人,克欧……也是个……好混球,”它违心地说:“他们应该不会介意先赊欠一部分的。”

    龙牙骑士唾了一口,他知道今天的乐子又找不成了:“那么这两个,不,三个奴隶,”他说:“我应该有一份。”

    穆萨点头又左右摆了摆脑袋:“不,”他说:“她们本应该属于发现她们的人,但你确实可以把她们卖给我,我的主人,”他信手摘下之前刚到手的钱囊:“一千五百个金币,这是一个好价钱。”

    “拿着吧,”龙牙骑士说:“但给我药草。”

    “去向我的族人申领,”穆萨说,一边拿出一个很小的印章,他只轻轻一跃,就从食蛛兽的脊背上跳到了鹰首狮身兽的身边就算他是克欧的额……代理人,如果他敢跳到鹰首狮身兽的脊背上,他也一样会被咬掉脑袋:“让他看一看印章留下的痕迹,他就会把相应的药草粉末给你了。”

    骑士伸出手,穆萨飞快地提起印章盖了一下,骑士收回手的时候发现那是一条盘曲着的巨龙,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它看上去非常纤细,简直就像是条大蛇,难道这就是那位发的龙裔为自己预备的纹章吗?他猜测道,而他的坐骑早就不耐烦了,一等骑士发出起飞的指令,它就以一种看上去十分可笑的姿态奔跑了起来,在离开狭窄的街巷后,它就立即飞上了天空。

    “我还在这儿呢。”穆萨说,他的视线甚至没有落在那对母女身上,但他的语气冰冷的就像是霜冻过的地面,而他的坐骑与伙伴,也应景地发出了威胁,它在飞起的时候,腹部的螯针就像是一柄短剑,而那个相对于普通黄蜂简直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口器咀嚼着的时候就像是钢铁和钢铁在摩擦。“这个城市里已经没有你们的士兵和骑士了,有的只有格瑞纳达人,”穆萨一边走过去,一边说:“士兵,骑士,施法者,全都是格瑞纳达人,而下一个你们遇到的人未必会有一份债务来限制住他们的手脚。”

    “你要带我们去哪儿?”母亲说:“如果成为祭品的话……”

    “你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利,”穆萨平静而冷酷地说:“如果你让我感到厌烦,”他指了指已经陷入暗的外界:“我也可以召唤一个随便什么人进来,我想他们是很愿意……”

    “我们跟您走。”令人吃惊的,这句话出自于那个少女之口,“他说得对,”少女凄然地看了看自己的弟弟,为了不让他大声哭泣,她太过用力的手指在他胖乎乎的面颊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记:“我们没有谈判的资本。”从那座雕像被挑开开始,她们的生命就落在了喜怒无常的命运之神手中,她们只能尽可能地生存下去,不去考虑自己的将来还有多少。(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