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六章 谋刺
    与此同时,格瑞纳达的王都倒是一片平和。

    如果这次是如同以往那样的掠夺式战争,那么奴隶、粮食与牛马都已经源源不绝地被随同军队的商人们运送回格瑞纳达了,但这次,神殿的要求很明确,他们不需要奴隶,也不需要粮食,就连宝石与金币也可以酌情截留,格瑞第希望看到的是胜利以及毁灭。所以格瑞纳达的大部分商人们一时间甚至有点无所事事,只能等待着他们的同伴归来的时候看看有没有比较有趣罕见的货物——随军的只有一些兼备术士与商人身份的家伙,他们可以跟随上军队行动的速度,以及在战场上确保自己安然无恙;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专门为七十七群岛的居民服务的商人也雇佣了术士们一路跟随,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灰袍与巫妖们固然出手慷慨,但他们的挑剔与龟毛也是所有施法者中首屈一指的。

    所以当黑发龙裔的奴隶们,排列成长长的队伍从王都的外城经过的时候,引来了不少垂涎三尺的秃鹫与豺狼——虽然随军的商人们已经提早说明了这些奴隶都是那位克瑞玛尔殿下的财产,并且不可分割,虽不至于每个人他都一一见过,但卷轴上的数字,还有某些比较重要的姓氏是不容许出现差错的。只是这种说辞虽然让绝大多数商人沮丧而归,但其中一些奴隶还是引起了那些为贵人们效力的商人的注意——或是格外美貌(即便经过饥饿与风沙,疲累的侵袭,他们如同鹰隼般犀利的眼睛还是能够从沙子中挑出珍珠),拥有特殊的天赋,或是有着坚韧与光辉的灵魂,前两种多半出现在年轻的少年少女之中,而最后一种,不是有着纯净的血脉与尊贵的身份,就是命运多舛,或是拥有着渊博的知识与聪慧的头脑,或者三者兼而有之,这些无论是作为祭品还是抽出灵魂,做成灵魂宝石都是最好的,与普通人的灵魂相比,就像是用精细的小麦粉混合鸡蛋做出来的面包与粗粝的麸皮混合着木屑的所谓麦包之间所有的差别。

    而在这些人中,除了黑发的龙裔格外在奴隶的名单上注明的,都免不了被转手——在巨大的利益之前,很少有格瑞纳达人会不动心,至于差额,没关系,他们可以从别的地方抽取奴隶来取代,或是直接将他们划归到死亡的行列中,只要不太过分,这样的小把戏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巫妖当然知道这种事情的不可避免,或许那个来自于另一个位面的灵魂也知道,但他们都知道这是他们无法做到的诸多事情中的一件,毫不夸张地说,单单就是将如此之多的人类从格瑞纳达的骑士的短矛下挽救出来,就已经耗尽了他们的大多心力,而且之后还要看命运之神是否愿意将它充满恶意的视线移开——简单地说,就是新王,还有格瑞第暂时还不会收回那些可以说是突兀的宠溺与放纵——这个就连曾经的不死者也无法掌握或是了解。

    ————————————————————————————————————

    奥斯塔尔走入那座属于新王的圆形宫室时,所看到的就是这位对于龙裔还很年轻的王坐在他最喜欢的一把扶手椅上,而他的手边摆放着晶莹剔透的血酒,而他的面前则是一尊精致华美的模型。

    如果另一个位面的设计师阿德里安.史密斯在这里,他一定会跳着脚大叫剽窃,因为巫妖懒得去思考这些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当然,他也知道自己还是需要拿出一些不会被人质疑的东西,所以他在那位同居者的记忆里翻了翻,找出了在那个位面最高的一座建筑,它被人们称之为哈里发塔,奇妙的是,它居然也是矗立在一片碧蓝的海水旁的,而它的周围,也是干旱的荒地与沙漠,这座看上去由无数棱角分明的长立方体组合而成的金字塔形建筑有一千八百尺那么高——在这里,这个高度即便对于格瑞纳达来说,似乎也有点过分了,所以巫妖将它的高度限制在一千尺以内,即便如此,现有的,属于凡人的砌筑方法也无法建造起如此高大的建筑,所以它需要用到大量的魔法。

    不过有关于魔法的事情,要放到很久以后了,巫妖提交的文书中宣称(也是从另一个位面参考得来的),这座建筑将会跨越一个凡人从出生到死亡所需要的时间,也就是说,一百年或更久,但让格瑞第首肯的还是因为这座塔将会是这个位面最高的,比无论哪一个神祗的神殿与圣所都要高,匍匐在这座尖塔的顶端,你可以俯瞰整个巨大的半岛,以及观望海水尽头的七十七群岛。而塔身内覆盖的秘银,塔身外覆盖的黑曜石更是能够震撼所有看到他的人类或是非人,遑论那些围绕着高塔的塔楼群,单单看看那些小巧的,如水晶石群耸立着的模型,你就可以想象得到将来这会是一个多么庞大而又华美的城市,巨龙的贪婪、虚荣与野心在这座塔上得到了最淋漓尽致,即便格瑞第也产生过些许细微的怀疑,但最后她对于这座建筑的好奇与渴望还是让她决定不做干涉,如果,她是说,如果一切顺遂的话,这座城市完工前后,也将是她达成夙愿的那一刻,这样,这座华美的建筑就能成为她王冠上最为璀璨的一颗明珠了。

    啊,虽然这个景象距离人们还很遥远,尤其是对于那些成为奴隶的凡人来说,他们被押解到那片除了砂砾之外就是海水的地方的时候,完全就是一片茫然,是人群中那些侥幸被黑发龙裔保留下来的智者拿着卷轴开始熟悉这里的情况——首先是水,食物,他们一路跋涉到这里,每天得到的食物只能说确保他们还能自己行走而已,至于清水,要看队伍是否幸运地正在河流边停歇,不然他们只能任凭自己干裂;之后还要寻找是否可以让他们得以暂时栖身的地方,人们开始自然而然地聚集成群,一些家庭得以重逢,而在这里监管着他们的,是黑发龙裔的侍从,还有他的兽化人奴隶,他们得到的命令是只要这些奴隶不逃走,不怠工,他们愿意怎么做都随他们——围观的格瑞纳达人觉得他们太过宽容了,事实上侍从们也都这么认为,但他们也根本不想去管理它们——原本这些奴隶连看到他们双脚的殊荣都不会有,所以最主要的事情还是另一些奴隶在负责。

    兽化人的古怪样子在奴隶中引起了些许波澜,在最初的时候,他们是有些畏缩的,还有着些许怜悯——但就在几天后,最沉重的考验来临了——有人逃走。

    “把他们交给个格瑞纳达的侍从吧。”让他们惊愕的是,那位受到他们信任和尊重的牧师亚戴尔竟然这么说。

    “但他们会被杀了的!”

    “这是他们的选择,”亚戴尔说:“我们已经警告过他们了,他们仍然这么做就表示他们也同样愿意接受随之而来的恶果。”他微微沉默了一会:“如果我们对这一百人毫无作为,那么其他的人该怎么办?格瑞纳达的黑市上奴隶的资源虽然还不至于匮乏,但陷入干涸只是时间的问题,军团没有劫掠奴隶,而是杀死所有的人是神殿的旨意,商人们无法抱怨,但如果他们找到证据证明我们根本无法控制得住这些人,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做?”他垂下眼睛,“就算是我们放开双手,任由他们离开,他们也绝对无法走到王都一千尺以外的地方——无论是龙牙,还是龙爪,又或是龙刺,他们仍然拱卫着这里,还有那些并未随着军团出征的附庸们,失去了这个劫掠的机会,他们已经饥肠辘辘,就连外城区也发生过好几场暴动,你们觉得他们会宽容仁慈地容许一个可以换来金币的奴隶从他们的马蹄下逃走吗?”

    “把这些告诉奴隶中的长者,”牧师冷酷地说:“告诉他们,格瑞纳达人有一条法则是一十法,也就是说,如果逃走了一个奴隶,那么他们的主人将会随意选出十个奴隶在其他人面前残忍的虐杀,以威慑和惩罚他们,这次没有人能够逃走,这是他们的幸运,但接下来就未必了,让他们看着彼此,我不想看到无谓的牺牲——既然他们在他们的故土也未能逃离格瑞纳达人的枷锁,那么在这里也是一样,任何期望都是不切合实际的。”

    ——————————————————————————————————————————————

    “我的小儿子身边总是会出现一些有趣的人。”格瑞安达的新王说:“我甚至有些后悔,如果他留在我的身边……”

    “那么他也不会结识到那么多有趣的人了。”奥斯塔尔接口道。

    新王笑了起来,他是少数那种即便笑起来仍然会让人觉得阴郁不安的人,他的容貌虽然很美,但还是会让人联想到那些外形艳丽但本性邪恶的毒虫或是蛇,他站起来,将双手放在那座模型的塔尖上,塔尖是一块纯净无暇的坚石,切割的非常漂亮,在微弱的光线下同样如同阳光的结晶那样明亮辉煌,而这里,在这座建筑建成的时候,是一个观星室,据他的黑发后裔说,它的墙壁和顶面都将由大片的玻璃制成,并且可以按照需求伸缩,在玻璃落下后,这里就是一个供巨龙,也就是红龙格瑞第小憩的平台。

    “你觉得……”

    “什么?”

    “我的克瑞玛尔在想些什么?他弄来了这么多的奴隶,是真的想要建造一座属于自己的高塔呢?还是……”新王向奥斯塔尔眨了眨眼睛:“还是他身体里的另一半血脉在影响他的思想?或许还有行为?”

    这可真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我想他的目的还是非常单纯的,”奥斯塔尔狡猾地避而不谈:“如果是我,我也会选择寻找一个地方建立起自己的堡垒——他离开格瑞纳达太久了,这里已经没有了属于他的位置,他必须另辟蹊径,也有可能,他有着那么一点点的……善意,”他轻轻地弯曲手指,将食指与拇指之间的缝隙拉到最小,“但这也许只是为了得到那些人类的心,毕竟他根本无法从格瑞纳达这里获得忠诚于他的士兵和骑士。”

    新王宽容地笑了笑:“一个孩子的胡思乱想,”他说:“难道他认为一个平凡的人类可以与格瑞纳达的骑士和术士们抗衡吗?”还有那些猫耳朵与小鸟们。

    “当然不能,”奥斯塔尔说:“但他得把能够抓到的东西抓到手里啊。”

    “我以为龙牙军团中的很多人都欠了……他坐骑的债,他真是太淘气了,不是吗?”新王漫不经心地推了推那座塔尖:“你知道那个药草是什么吗?”

    “只知道它能够让鹰首狮身兽们发狂。”奥斯塔尔鞠了一躬,表示歉意,这个工作完成的不太完美:“还有它不是从魔鬼那儿交易而来,而是从恶魔那里交易而来的——可能就是克瑞玛尔殿下最新召唤的那个魅魔。”

    “看来她的确不是一个普通的魅魔。”新王说,一边卷了卷嘴唇,因为他居然将那个坚石塔尖拔了下来,现在正忙着把它装回去。

    “绝对不是,毕竟那位灰袍也在她的面前退却了。”

    “她是哪个君王或是领主的情人吗?”

    “暂且不得而知,”奥斯塔尔说:“她的名字……”

    “不必说了,”新王叹了口气,将那只塔尖反过来插进原先的平台里——等克瑞玛尔回来修吧,他应该能回来吧,“恶魔的真名如果能被我们知道就不必这么麻烦了。”

    “一百个抱歉,”奥斯塔尔说:“还有一件事情。”

    “说吧。”

    “就是那一位,”奥斯塔尔说:“您和我都知道的那一位灰袍。”

    “他怎么了?没有因为凯尔丝拖欠他的雇佣费用所以把她干了吧?”

    “也许他真想干什么,”奥斯塔尔说:“但显然不是凯尔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