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八章 谋刺(3)
    “我以为我能够得到一个比较动听的名号,”亚戴尔说,但奥斯塔尔立刻毫不掩饰地加深了笑容:“我可不想羞辱你的智慧,”他说:“能够在一群,格瑞纳达人,”他向外看了一眼,“龙裔,或是有着恶魔,以及魔鬼血脉的侍从们如鱼得水,你依凭的可不只是克瑞玛尔殿下的宠信,和你身上的这件白袍。”

    “凯尔丝殿下也是一个龙裔,还是格瑞第的牧师,应该受到您们,以及我们的尊敬与敬畏。”亚戴尔说:“既然我不是那么蠢,那么我就应该知道在格瑞纳达的王都,在红龙格瑞第的注视之下,杀死她红龙女儿的孩子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无论成功与否,我不但无法从其中得到一点好处,甚至连自己的性命也无法保全。而且,”他说:“我也不认为红龙之女竟然会愚笨如此,难道她会因为一个她所轻蔑的弟弟的附庸而轻易涉身险地吗?”

    “唔唔唔说真的额,你可真不像是一个白袍。”奥斯塔尔从椅子上站起来,他在房间里缓步走动,姿态优美,以一个令人迷惑的节奏:“罗萨达真的那么喜欢你吗?弑亲的罪人?即便你犯下了这样严重的罪行,他仍然允许你呼唤他的名字,给你庇护与力量?我以为这位晨光之神最不喜欢的就是那些善于玩弄阴谋诡计的人,毕竟他最憎恨的神祗就是那位,”术士谨慎地说,他可以在格瑞第的王都中读出晨光之神罗萨达的神名,但阴谋之神希瑞克却不在他可以随意摆布的字词行列之中据说这位身兼三位神职的神祗最为喜好的就是倾听冥冥之中传来的声音,虽然说每个神祗都能够对自己的神名有所感应,但希瑞克无疑是最强烈的,而且因为他的神职是阴谋的关系,所有针对于他的阴谋都会被他立刻得知,哪怕他们现在只是在针对一个能力卑弱的龙裔,也很难说这份情报会不会被无所不在的黑暗带到凯尔丝的耳边。

    不过发自内心地说,奥斯塔尔并不太过畏惧凯尔丝,就像新王原本可以在数十年前就决定让她彻底地消失那样,她太脆弱,简直就是一个令红龙蒙羞的劣质品,尤其是有着克瑞玛尔,一个拥有着与巨龙血脉相冲突的精灵之血的兄弟在侧,她的拙笨更是会令无数人发笑虽然她以红龙之女的身份倨傲地在这个王都中占有着一个尊贵的位置,但几乎没人会去关注与支持她,包括她自己的父亲与母亲。新王这方面完全是她自作自受,正如我们之前说的,新王固然要去亲吻格瑞第的爪子,但在格瑞纳达,甚至更为广远的地方,从红龙到凡人,谁又不是红龙格瑞第的奴隶呢?但一个真正的奴隶,又能够与一个真正的龙裔相提并论吗?而且格瑞第确实对新王充满了宽容,除了少数事情之外,她的金色眼睛从未在这个后裔面前泛起过炙热的怒火。

    她轻视自己的父亲,当然就别去指望自己的父亲会对她有什么善意,而她的母亲,如果凯尔丝与凯尔门是一对孱弱的幼龙的话,也许早就被她吞下肚子了生下不够强大的后裔对雌性的红龙是一种羞辱,而她没有那么做也许只是因为她更愿意和自己的红龙兄弟拥有一个强壮的子嗣,而不是被迫保持人类的形态去做一个龙裔的妻子。

    而她的兄弟,奥斯塔尔是说,她的同胞兄弟凯尔门,现在和克瑞玛尔一样正在千里之外,她无法获得他的任何帮助,即便龙爪军团就守护在王都左近,但她可没有指挥与调动他们的权利可怜的凯尔丝,她能够依仗的大概只有红龙的血脉,身体与钱财,她用前两者募集年轻有野心的术士、盗贼与佣兵,然后金币与珍贵的施法材料被她用来巩固这种关系。但若是奥斯塔尔站在她的身边,准会让她明白这简直就是在舍本求末,她是谁?格瑞第的直系后裔!她的身份?除了王室成员之外她还是格瑞第神殿中的主任牧师!她在哪儿?在格瑞第的双翼之下!有着这三重冠冕,她本应该如格瑞第希望的那样成为一个最为虔诚与狂热的牧师,这才是格瑞第需要的,而不是对米特寇特现在是克瑞玛尔的龙牙军团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

    身为女性本来就是她最为有利的一个条件,可惜的是她不但没有丝毫察觉,甚至将它放在了一个可以说是半弃置的位置。

    “你去哪儿了?凯尔丝牧师。”

    凯尔丝转过身来,在黑暗的走廊中,只有燃烧着没药的香船还在闪烁着暗红色的微光,灰白色的烟雾从细小的缝隙中钻出来,在拱形穹顶里相互缠绕,人类的油脂被混合在香料里,它们带来了一种极具肉感的焦香味,一些人可能会在不知内情的前提下仍然想要呕吐,但作为格瑞第的牧师,她们习惯并且喜欢这种气味,一些低级的牧师会将自己的长袍偷偷地遮盖在香船上面,窃取烟雾中的馥郁气味,但若是被捉住,做出这种行为的人会被鞭挞三天被地吊在每个人都会经过的厅堂,旁边放着多头鞭子,随便谁都可以提起鞭子抽打受罚的人。

    凯尔丝是最热衷于此的,不但是天赋,在神殿的课程中,她的成绩仍然要比大部分牧师都来得差,这让她始终处于一种愤怒与尖锐的状态如果找到机会,无论那个牧师学徒是被诬陷或是咎由自取,她可以一连挥鞭几个小时也不停歇,即便有着药水和法术,在她手下丧命的学徒与弟子仍然要多于一双手尤其是那些敢于表现的比她更为出色的娼妓。

    王都的掌堂牧师,是格瑞第随身侍女之一的长女,她是一个狂信者,对于凯尔丝的行为一向抱着警惕与不满的态度,不管怎么说,那些能够更快地领会到格瑞第的旨意,倾听到她的声音,施放出神术的孩子,只可能比凯尔丝虔诚地多,但凯尔丝的身份与血脉可以压过大部分砝码,她只能干涉,却无法驱逐与惩罚。

    “我是主任牧师。”凯尔丝放浪不羁地说:“我尽可以去任何一个我想要去的地方。”

    “但你的祈祷呢?”掌堂牧师责问道。“你已经缺席了整整十天。”

    “我会单独念给格瑞第听的,”凯尔丝说,话语中微微停顿了一下,若是旁人,也许只会以为她只是走了一下神,但掌堂牧师是个敏锐的女性,她马上察觉到凯尔丝的不对,她走近几步,但凯尔丝立即往后退,但她吐出的气息仍然泄露了她的秘密那种甜蜜无比的气味,只要是格瑞第的牧师就会感到熟悉,因为近几年她们每天都要将那些色泽暗沉的香料投入火中。

    “你吃了什么?”掌堂牧师说,这种有着艳丽花朵的植物结出的果实最初是从龙火列岛来的,龙火列岛的领主用这个来控制奴隶,格瑞纳达的术士们研究过它们,发现它们会对人类的头脑造成不肯逆转的恶劣损伤,甚至会将一枚滋味多变的精彩灵魂变质到淡而无味严重地贬低了原先的价值,所以很快就放弃了它,不过鉴于龙火列岛的领主的慷慨,它被作为一种单调的加工工作被持续至今,只是几乎只有学徒和弟子在调配那些药水。

    但这种情况逐渐发生了一些改变,随着格瑞第的神殿在各处一座又一座地矗立起来,神殿中除了治疗以及其他作用的药水就又多了这种又像是香料又像是食物的东西,它会令人发狂,让人放弃原先的信仰,让人愿意为之付出一切,虽然这份恶意暂时还未被大多数人察觉,但格瑞第的牧师绝对不会不知道她们被禁止碰触和使用它们,但还是有人会无法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也许她们也觉得施放一个法术就能解决的事情并不怎么可怕,但神殿的旨意很明确地指出,一旦有格瑞第的牧师亲身尝试了这东西,那么她立刻就会被送上格瑞第的祭台。

    奇妙的是总有人会去触碰她所不能触碰的界限,即便是在王都,格瑞第的神殿中,掌堂牧师刚刚处理掉两个与之有关的学徒,其中之一还是她弟子预备役的学徒后者是被引诱和谋害的,但掌堂牧师并不关心这点,她只恼恨自己竟然会如此失策,竟然挑选到一个这样愚笨的白痴,好吧,幸好谁也不知道她曾经想要晋升那个年轻的牧师。

    凯尔丝知道自己被发觉了,但她毫不在意,甚至咯咯地笑起来:“能让我更接近格瑞第的东西,”她向掌堂牧师深深地鞠了一躬,抬起身来的时候微微有些摇晃:“现在,我要回我的房间了,掌堂牧师,我要向格瑞第祈祷,向我们的母亲,可敬的格瑞第,强大的格瑞第与睿智的格瑞第。”

    格瑞第如果知道自己有着这么一个后裔掌堂牧师倒是很愿意在祭台上亲手挖出凯尔丝的心脏。

    凯尔丝当然知道掌堂牧师对自己有着诸多不满。但那又如何呢,她的母亲是红龙,她身上那些属于红龙的部分无时不刻地在彰显着这一尊贵的身份,她将掌堂牧师满含轻蔑与愤怒的沉默当做了又一次妥协,或是退让她向那位傲慢地点了点头,就再度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也不能说是完全地走,神殿中牧师们的住所是一个类似于蜂巢的地方,房间紧密排列,围绕着一个六边形的空旷庭院,庭院的中心是一个连接着火元素位面的熔岩池,不断地喷吐着火焰,灰黑色的烟雾裹挟着硫磺与碎粒翻涌着冲上天空,但奇妙的是,距离地面约近的房间就越阴冷,而越向上的房间不但温暖,而且也要越发的宽敞与舒适,越往上,你所能享受的服务与拿到的资源就越多,这也是逼迫着学徒、弟子与牧师们不断往上攀爬的动力。

    这里没有盘旋而上的楼梯,也没有升降用的机械只有矮人们会用那个来运送矿石,如果想要进入自己的房间,只有凭借神术或是自己的天赋,毕竟这里的大部分人都有着非人的血脉,把自己漂浮起来并不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或者更正确点来说,困难的是确保不会在空中遭到伏击与阻碍,下方的熔岩池就像是红龙贪婪的胃袋,它能吞噬所有掉入其中的东西。

    凯尔丝将自己漂浮起来,在服用了那种药物之后,她的精神也是轻飘飘的,施放法术的时候也不会有如以往的那种滞涩感,炽热的血液在她的身体里涌动着,带来无尽的力量,她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她的面孔上带着疯狂的笑意,在踏入连接着房间的平台时甚至让充任侍女的牧师学徒颤抖不已。

    结尾有些修改,一刻钟后补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