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五百章 第谋刺(5)
    灰袍觉得他真是一个好导师。

    在克瑞玛尔存放在他那里的命匣突然粉碎的时候,他以为他很不幸地又失去了一个弟子,这个情况在七十七群岛里并不罕见,巫妖几乎被所有的生者忌惮与敌视,即便是盟友,也不会与一个不死者有着利益之外的纠葛,只是他仍然不由得感到遗憾,因为这个小家伙确实是他最喜欢的一个。

    所以说,当他意外地从另一份情报中得知黑的龙裔克瑞玛尔再一次出现在这个位面的时候,就别说有多惊讶了作为一个接近于神祗的半神巫妖,他立刻想到了一个被所有人当做了虚妄之言的名词赎罪巫妖。灰袍简直可以确定其中一定产生了什么不可原谅的误会……七十七群岛上有着数以百计的巫妖,或许6地上也有相当数量的隐匿者,若说其中没有谁想要重新得回那些被他们抛弃的东西……这是不可能的,尤其是那些成为不死者不久,还未曾习惯作为一具骨头架子存在于这个位面的巫妖们,他们会怀念甜酒滋润双唇的感觉,也会渴望再次被柔软的怀抱接纳,或是披上珍贵的丝绒和绸缎,用胭脂与铅粉来伪装自己还是一个皮肉饱满,血气旺盛的生者。

    但克瑞玛尔不会,这个孩子异乎寻常的厌恶自己的身躯与血脉,他几乎是亟不可待地要将它们统统抛弃,他对红龙以及龙裔充满憎恨,而血脉的另一半传承,埃雅精灵似乎也被他划归到敌人或是陌生人的行列里,这两份感情催促着他以一个令人惊骇的度飞快攀升,在转化为巫妖之后,他对新状态的满意程度可以说是溢于言表,这点从他每天都要用蜡和羊毛毡打磨擦拭自己的骨头架子,把每根骨头都擦拭的闪闪光就能看得出来他还制作了一些药水,保证他的骨骼能够如同钢铁一般的坚硬,白雪般的无瑕以及婴儿肌肤般的光滑。

    附带说一句,这些药水在七十七群岛上意外地受人青睐,作为导师,灰袍当然是可以第一个得到弟子的小小馈赠的,他还拿到了配套的清洁药水,虽然利用负能量的腐蚀特性也能除掉骨头上的一些令人讨厌的赘生物,但还是有些会留存在细小的缝隙里必须说,自从有了这两种药水,七十七群岛上的光亮度都上升了不止一等。

    灰袍没觉得克瑞玛尔会因为得以重新回到生者的行列里而感到高兴,真可怜,他连晃荡着一身骨头架子去恐吓人类幼童的资格都被剥夺了,更别说他为此付出的时间、心力与金钱。

    克瑞玛尔的导师几乎就是怀着这种沉重的怜悯之情回到了6地上,他追索着克瑞玛尔留下的痕迹,一直到星光河边,然后看了一场好戏还猎到了一只可爱的小幽魂。

    灰袍从他的次元袋里取出一枚灵魂宝石,宝石里禁锢着一个有着灵智的幽魂,好导师一看就知道他是被格瑞纳达的红袍术士们所豢养,他们经常玩弄类似的把戏,杀死敌对的施法者,而后将他改造成惟命是从的幽魂,他们会被保留一些记忆与智慧,但那只是为了确保他们仍然可以被最大化地利用以及继续忍受术士们的嘲讽与折磨。

    “牟路斯。”

    灰袍说,幽魂在宝石里出惨烈的嘶吼,他的弟子比维斯死于灰袍的不肖弟子之手,它原本有个再好没有过的机会来为自己的继承人复仇,但他混乱的思想竟然将克瑞玛尔当做了一个灰袍,也许是巫妖的弟子和学徒,也有可能他还不曾接触到那些从动乱之年艰难保留下来,变得极其罕有的书籍倒是那个精灵游侠从他错误的话语中寻找到了真相。

    幽魂不甘心地撞击着宝石的墙壁,但它最终只能看见一个漩涡般的黑影向它笼罩下来……它被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吞噬了,连带着它终于推断出来的秘密,消失的一点痕迹也不留。

    “苦艾酒味儿的。”写作灰袍实则半神巫妖的家伙点评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