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五百零二二章 谋刺(7)
    你觉得我们还需要等待多久?

    这要看凯尔丝的,不过,我想她会选择在红龙最终一战之前,因为在那个阶段,格瑞第的牧师们将会被聚集在神殿和圣所里,赞美格瑞第,并祭祀她,祈祷敌人的鲜血与死亡能够让红龙变得更为强大——即便是凯尔丝,她也不会在那个时候犯下什么不该犯的错误的。

    那么说我们无需等候太久了。

    我想确实如此。

    ——————————————————————————————————————————————————

    时间转瞬即逝,潜伏在黑暗之中的人们意外地没有等到他们所期望的消息,亚戴尔继续忙碌于宫室与海边,没有一丝一毫受到袭击与滋扰的迹象,而他的奴隶们也一如往常的辛苦劳作着,每天都有人无奈地远离他们的亲人,但比起格瑞纳达王都中的奴隶们,他们的损失简直可以说是微乎其微——在一个半球形的地下岩穴里,藏着一枚净水球,这让他们可以得到干净与温暖的饮用水,至于食物,除了粗粝的麦麸之外他们还能够从海水中获得稀少的鱼,贝类以及一种生长旺盛的红藻,这种红藻漂浮在海水里就像是凝固的血块,伴随着不祥的传说,而且又黏稠又腥臭,从任何地方看都不像是可以食用的,但将嫩叶上的黏液清洗干净之后放在盐水里煮后就会变软到可以咀嚼和吞咽的程度,还有一种海虫,长得非常肥大,黝黑的身体上长满了柔软的棘刺,形态非常地近似于蛆虫,而且在被抓捕的时候会喷出所有的内脏,放在锅子里煮会收缩成钢铁的牙齿也我未必能够咬动的筋样的东西,不过亚戴尔在克瑞玛尔的指点下,告诉他们这种东西在去除内脏之后是可以生吃的——啊,还有一种长得就像是蚯蚓的海虫,它们藏在海沙里,但落潮的时候平滑的沙面上会留下它们呼吸时掘出的洞,将手指插进去就能拔出一根白色的长条,这种海虫与前一种不同的是一放入滚热的水中就会融化的什么都找不到,所以它也从未上过餐桌,也是克瑞玛尔,他告诉亚戴尔,将这种海虫融化后的汁液留下,在夜间变冷的时候它们会凝结,这时候就能用手指挖出来吃。

    亚戴尔尝过这三种东西,那个滋味可以说是终生难忘,不过对于空置了很久的肠胃来说,它们是无可比拟的珍宝。

    他放下手掌,那种晃动的柔软食物看上去就像是凝固的牛羊油脂,但只要嗅到味道就能让人产生呕吐的冲动,放进嘴里更是会让人感觉自己吃了一口肮脏的排泄物,但它确实可以让人们饱足,也不会让他们罹患疾病,或是变得虚弱——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喧扰声,他将用来盛装这种食物的海藻叶子交给奴隶们的首领,后者立刻将剩余的食物吞下喉咙,叶子直接丢入海水——他们用来烹煮食物与拿取它们的都是大大小小的海藻叶,红藻成熟的叶片,触摸上去就像是薄薄的羊皮,十分柔韧,经得起灼烧的考验。

    离开阴暗的洞穴,灼眼的阳光让罗萨达的牧师微微眯起了眼睛,奴隶们的队伍停滞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他们故意低垂着头,不让自己去看罗萨达的牧师。

    而在更远一些的地方,是克瑞玛尔的侍从们和格瑞第的牧师们。

    说到红袍,人们更多地想到的是术士,但红龙格瑞第也为自己的牧师们选择了这个颜色,只是从式样上来看,它们是截然不同的,术士们的长袍有着细小的纽扣,从颔下一直到脚踝,而牧师们的长袍则裸露着手臂与部分胸膛,腰上系着装饰着黄金与宝石的带子,海风吹起,长袍自腰间裂开的缝隙间隐约还能看见如同丝缎般光滑的腿,而她们美艳的面容就像是被奢靡的匣子与丝缎包裹着的珠宝。

    “如果说有谁对这些奴隶最为熟悉,”克瑞玛尔的侍从说:“大概就是亚戴尔了。”

    为首的牧师将视线转移到亚戴尔身上:“我听说过你的主人容留了一个堕落的白袍,”她做了一个手势,侍从让开位置,亚戴尔走了过去,格瑞第牧师伸出手,尖锐的指甲落在了他的面颊上,那里有着渎神的烙印,“真可惜,”她说:“如果没有堕落,他会更有价值的。”侍从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我的主人似乎不太在意这些,”他说:“他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心。”

    “告诉我,”格瑞第的牧师柔声道:“这里有多少孕妇?”

    “一个也没有。”亚戴尔鞠了一躬,而后从容不迫地说,侍从的神情立刻变得阴冷起来:“也许你不知道,”他说:“在格瑞纳达,谎言是一种不允许得到赦免的罪行,尤其是你的面前站着的是一个格瑞第的牧师的时候。”

    “这是亵渎,”格瑞第的牧师补充道,“也是羞辱——这样的罪行或许就连你的主人也未必能够承担。”

    “不是谎言,”亚戴尔说:“去看吧,或是用法术,神术,无论是什么,你们也无法从奴隶中找到一个孕妇——我的主人豢养他们是为了完成这个巨大的工程,每个人都要不分昼夜的辛苦劳作,女人和孩子也不例外,一些孕妇在来到格瑞纳达之前就失去了自己的孩子,而剩余的那些……”亚戴尔看了看四周,“我不觉得有胎儿能够强壮到可以继续在这个情况下存活下去。”

    格瑞第的牧师们当然不会就这样相信他,但确实,近万人中一个孕妇都没有,这是黑发龙裔在离开格瑞纳达前就警告过亚戴尔的,格瑞第最喜爱的祭品就是孕妇,而在他不在格瑞纳达的情况下,他的那些术士侍从根本不会在意一个奴隶,而亚戴尔的身份又注定了他无法在冲突中占据上风,至于克瑞玛尔留下的魅魔费瑞克希尔,还有不请自来的灰袍,亚戴尔无需询问也知道他们绝对不会愿意为一个,或是很多个奴隶动弹哪怕一根小手指头。

    他配置了药水,交给每个幸运而不幸的将来的母亲,这个药水虽然会让她们失去孩子,却能滋养她们的身体与保住她们的性命,也许。

    “那么就将十五岁以上与二十岁以上的女给我们吧。”格瑞第的牧师有点不那么高兴地说。

    “神殿这次非常慷慨,”侍从说:“每个女性她们都愿意用一个成年的男隶来换,”他看向浑浊的海水:“比女性更强壮和有力。”

    亚戴尔知道自己不该迟疑,但此刻的每一个瞬间都被延长到有数百年那么久,他转过身去,看向那些奴隶们,他们大多都是提兰人,但也有一些是黑发龙裔的坐骑克欧与蛮族人从龙牙或是龙爪骑士的刀剑下一个个抓出来的,但最后他还是语气平静地问道:“多少?”

    “有多少?”

    “一百……五十个。”亚戴尔说。

    “年龄可以再放宽一些,”格瑞第的牧师走到他的身边,“最少两百五十个。”

    “女性的比例原本那就很低。”亚戴尔说:“年幼的女孩根本无法坚持走到这里。”

    “难道我们的克瑞玛尔殿下还准备让他们在这里繁衍他们的小崽子吗?”格瑞第的牧师说:“这里是格瑞纳达,不是龙火列岛——如果你担心你的主人回来后会责罚你,”她轻轻侧身,在亚戴尔的耳边亲昵地说:“神殿将会在之后的二十年里每年无偿地给他一千个奴隶,都是成年男性,毕竟‘母亲’也很期望可以看到这座建筑群早日出现在她的双翼之下。”

    “这些都是未来的祭品不是吗?”亚戴尔说:“年老就算了,她们之中有些非常丑陋,我可不觉得这样的祭品能够博得强大睿智的格瑞第的欢心。”

    “你几乎要说服我了。”格瑞第的牧师甜蜜地说:“那么,两百四十九个。”

    “两百个。”亚戴尔更加温柔地说:“不能再多了。”

    “两百四十八个。”

    亚戴尔摇了摇头:“太难了。”

    “那么就……一千个,”格瑞第的牧师非常,非常,非常缓慢地说:“一万个,堕落的可怜虫,你以为你在和谁讨价还价?我可以杀死这里的每一个人,包括你,”她若有所思地说:“你要知道,有很多人在怀疑你的主人正在利用他的职权与血脉做些可笑的事情……你觉得呢?他似乎很喜欢你,也很信任你,还有那些长着爪子与翅膀的奴隶——要知道,‘母亲’是那样地宠爱着他,你知道有多少人因此对他充满了深刻的嫉恨吗?如果,我是说,如果他确实辜负了这份宠爱……无底深渊在下,”她耸动着鼻子,赤色的双唇向两侧拉开,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你知道他会面对什么吗?他会是……”她将声音放低,低的就像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整个格瑞纳达的敌人。”

    而就在亚戴尔以为时间已经凝固在这一刻的时候,他看见了提兰人的眼睛,里面没有仇恨也没有失望,只有极度的疲倦与悲伤,而后,一双纤细的手推开了挡在她身前的父亲,母亲,兄长,或是弟弟,一个接着一个,年龄在要求以内的女性走出了奴隶的队列,她们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什么,眼睛中因为畏惧而闪烁着亮光,但她们还是站出来了。

    “我来计数。”亚戴尔说。他不知道如果出现了更多的人,格瑞第的牧师会不会将她们一起带走。

    “随你。”格瑞第的牧师说,她当然可以采取更加激烈与残酷的手段,但这个结局也不是那么不合心意。亚戴尔真的仔仔细细地数了两百四十九个人给她的时候,她甚至笑了起来:“我可以理解克瑞玛尔殿下为什么会那么喜欢你了,”她说:“就连我也有点喜欢你了,或者我们可以在更舒适一些的地方有着更好的发展。”

    “荣幸之至。”亚戴尔说,一边竭力控制着自己不要捏紧手指,他的手掌上还残留着一丝温度——来自于那些畏缩的小手,带着湿意。

    ————————————————————————————————————————————————————————————

    格瑞第的主任牧师捧出一个有着两臂长的秘银盘,盘内蚀刻着魔法的符文与玄妙的图案,而一个孕妇被困缚在祭台上,她的泪水与汗水浸透了她的长发,而凯尔丝脱下了上半身的丝袍,让它自然垂落在腰间,裸露着丰满的胸膛,她的丝袍,手臂和发尾,还有尖锐的尾巴都被半凝固的鲜血浸透了,她将双手浸入一旁的金盆里,让混着没药与麝香的水洗去血迹,一个牧师为她捧上了新的匕首,这种匕首被专门用在祭台上,末端带着弯钩,能够勾起肋骨,让心脏完整地暴露出来。

    凯尔丝拿起匕首,随手在那个没能来得及及时退下的牧师面孔上轻轻一抹,这位受到了主任牧师的青睐的年轻牧师立刻痛叫了一声,锋利的匕首只一下就划开了她的面颊,主任牧师都能看到她的牙床了,但也只有这么一声,对格瑞第的敬献还在进行中,她迅速地退了下去,而凯尔丝的眼睛中掠过了一丝显而易见的遗憾。

    在主任牧师呵斥之前,凯尔丝已经猛地将匕首刺入了孕妇的之间,从第二根肋骨开始往下,笔直地剖到腹部,娴熟异常地取出胎儿,挖出它的心脏,掷在那只秘银盘上,然后是母亲的,随即她抓住了母亲的头发,将她的脸转向一侧,让她看着自己与孩子的心脏,那两只一大一小的心脏甚至还在微微地跳动。

    ——————————————————————————————————————————————————————————-——

    一个矮小的身影正在庭院之外等着亚戴尔。

    “崩崩?”亚戴尔惊讶地喊道,崩崩名义上是和那三个侏儒一样都是克瑞玛尔的奴隶,但他仍然保有自己的自由,只是为了避免被那些怀有恶意的人伤害或是劫掠,所以矮人很少离开地下。

    “有个棘手的问题,”崩崩愁眉苦脸地说:“跟我来——我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