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五百一十八章 王冠(圣诞节第二更)
    欲受王冠,必承其重。? ?

    这句话来自于另一个位面,但在这里,也有着近似的谚语。狄伦.唐克雷在约翰王还是个公爵的时候居住的房间中徘徊,那顶镶嵌着蓝宝石与坚石的精金王冠与权杖被安放在铺设着白貂皮与赤色丝绒的盒子里,就摆放在他的面前——炉床中火焰熊熊,狄伦伸出手,放在王冠上,金属的冰冷从指尖传达到他的内心,他在犹豫片刻之后,举起王冠,精金是种比钢铁还要坚硬,比黄金还要沉重的东西,要将它融化,并且铸造成人们需要的样子并不是一件简单轻易的事情——当第一个高地诺曼的王需要这么一顶王冠的时候,是银冠密林的精灵们给予了他们帮助,虽然矮人们一直宣称他们非常讨厌精灵,但只要是精灵们的要求,他们很少会拒绝。

    这顶王冠,依照当时还是个部落领的诺曼王的意愿,被铸造成了熊牙与银冠树叶片的形状,据说象征着精灵与人类的友谊。但人类的寿命太过短暂了,而精灵们的生命又是那样的悠长,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需要被铭记的事情湮没在了时间的长河里,而艰辛的生活与不等的命运又让原本就存在的矛盾进一步地激化。就像是现在,无论是黛安长公主还是狄伦,他们对这顶王冠蕴藏着的秘密毫不知情,或者说,他们即便知道了也不会在意,对于黛安长公主来说,世上只有三个人需要她去爱,她自己,她的儿子狄伦,还有她唯一承认的配偶富凯。而狄伦.唐克雷,从他还是个蹒跚学步的幼儿时,他所接受的任何一种教导都在告诉他精灵是一种几乎可以等同于魔鬼与恶魔的异类,或许还要糟糕,长久的生命与美丽的容颜让他们说出的每一句谎言都会有人信以为真……他们巧妙地伪装自己,矫饰言行,故意做出孤僻淡漠的姿态,似乎对权力一无所知也丝毫不感兴趣,但看看白塔,看看碧岬堤堡,看看诺曼和雷霆堡,看看灰岭与银冠密林,难道不都是精灵或是倾向于精灵的人在统治吗?更别说每个成年的精灵都要出外游历数十年或是更久,他们用自己的美名与魅力征服了多少人?无人可以统计。而精灵们的触须就随着他们的脚步与箭矢如同瘟疫般地延伸到每一个城市与每一片密林,或是每一处荒野,听听吟游诗人们的歌唱吧,精灵的名字难道不比骑士或是国王的更多吗?

    狄伦从来就是这样认为的,他敌视精灵,鄙视精灵,排斥精灵,在获得雷霆堡的统治权后,他不假思索地驱逐了与精灵交好的骑士以及商人,他也同样拒绝了银冠密林在每个冬季到来前的援助,他认为即便没有精灵以及他们的盟友,人类一样可以击退兽人,用魔法,以及意志——他是这么认为的,也做到了,他认为自己将会和老唐克雷那样为雷霆堡献出所有。

    但顷刻之间,所有的一切都颠覆了——约翰王死了,那样的简单,也许是因为很多人都已经受够了一个疯的国王,他看着自己的母亲黛安长公主夺去了舅舅的王冠戴在了自己的髻上,但就在几天前,她告诉狄伦,新的加冕仪式正在筹备,而在冬季到来之前,她的儿子会成为高地诺曼的王。

    狄伦是茫然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做,虽然他的心在催促着他尽快返回雷霆堡,但黛安长公主,或说诺曼的女王陛下,派遣了不下二十名施法者与一个百人骑士团看守着狄伦,免得这个任性的小家伙乘着她不注意的时候逃走,加冕仪式上没有新王那可真是太可笑了。

    狄伦知道她是真切地爱着自己的,不然她不会如此轻易地放弃权柄与荣耀,这不是他要的,可是他根本无法拒绝。

    明天,狄伦.唐克雷就不复存在了,既然他将会继承高地诺曼的王位,他就不可能继续保持唐克雷的姓氏,虽然这个姓氏好像也从未真正地属于他过,但他真的要失去它了。

    ——————————————————————————————————————————————————————

    “狄伦去休息了吗?”

    诺曼的女王坐在宽大的黑檀木妆台前,身边围绕着三名忙碌的侍女。一个帮她拆散髻,取下镶嵌着坚石与珍珠的小夹,在那个硕大的髻上,大概有上百根这样的小东西;第二个帮她解下袖子上的系带,这是近来才从南方诸国传来的新式样,袖子要做的蓬松宽大,然后用各色丝绸做成的细带子把它们按照一定的规律捆绑起来,其中各种奥妙各种搭配各种趣味简直可以写成一本三寸厚的书;第三个则在为她预备用于滋润皮肤的乳油——这些乳油来自于一个术士,昂贵的可以让一个封地贫瘠的爵士在冬季到来之前破产。

    “殿下还在思考。”被她问询到的第四个侍女说。

    “他是一个温柔的孩子,”黛安说:“就是有时候免不了优柔寡断——虽然这就是为什么我会那么地爱他。”

    “他会感激您的。”

    “当然,”黛安说:“他还不知道这是一份多么珍贵的礼物——除了他,还有谁能让我摘下诺曼的王冠呢?它是那样的荣耀光明,但我一直希望的就是他能够坐在黑铁王座上,带着精金的冠冕,手中持着权杖,而所有的大臣和骑士都要向他鞠躬行礼,屈膝礼拜。”

    说到这里,女王轻轻叹了一口气,她从几分公文里拿起一封信件,它来自于银冠密林,精灵们在信中无耻地恫吓说兽人们正在用人类的女**隶生产难以计数怪物,这份信件原本应该被送到狄伦手里,但黛安绝对不会允许狄伦的加冕典礼被任何事情破坏——现在距离冬季不过一两个月了,那些怪物难道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长大到可以成为一个战士吗?别开玩笑了,上一个冬天兽人们已经溃败在了狄伦的手里,这个冬天他们只能蜷缩在帐篷里忍饥挨饿着期待春季尽快到来,攻打雷霆堡?用什么,用奴隶和婴儿?

    “烧了吧。”黛安说,一个侍女接过信件,将它投入了炉床,幸而精灵们会用树叶的纤维做纸张,不然这个房间可要充满了羊皮燃烧后出的臭味儿了。

    黛安眯着眼睛,狄伦即便不在,他的法师团却仍然驻守在雷霆堡,雷霆堡的安危无需太过担忧。

    但是,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有人来领取李奥娜与伯德温的悬赏吗?”

    “没有,陛下。”

    “那么……一倍,”黛安平静地说:“不,三倍,将悬赏的金额提高三倍,”她无视侍女的骇然:“我要他们永远无法接近高地诺曼,永远无法动摇到我儿的统治——让盗贼与刺客去滋扰他们,追逐他们,让他们除了死亡之外难得片刻安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