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 艰途
    诺曼的女王并不知道就在她出这道旨意的同时,李奥娜与伯德温,已经离开了龙火列岛,向高地诺曼进。?

    这一切原本不在李奥娜的计划之中,她之前的设想是寻找出那场令得诺曼的老王,她的父亲不幸死去的巨大阴谋的主导,从而澄清伯德温身上的罪名,夺回自己的姓氏与继承权,然后和伯德温一起,作为诺曼子民尊敬与爱戴的将来的统治者公开而荣耀地回到高地诺曼。但事情的变化太快了,先是极具讽刺意味的,老王生前百般筹谋也未能达成的,将女性加入到继承人名单的事情居然在他死去,而他希望的继承人背负着罪名离开王都之后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而后就是受到了威胁的约翰王近似于疯狂地挥霍着诸位先王聚敛起来的钱财与力量,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诺曼拖入毁灭的深渊,再然后,约翰王在一个夜晚卑微地死去,没人去追究死亡的来源,显然这个结局让许多人感到满意,就像是老王死去的时候那样——国王死了,国王万岁,依据修改过的继承法,诺曼第一个女性继承人被推上了王位,真可笑,他们不愿意让李奥娜继承王位,对于黛安却要宽容地多。

    “因为她有着狄伦,”伯德温说:“而且是她深爱着的唯一的儿子。”

    他们在侧岛接到了从碧岬堤堡辗转而来的情报,伯德温与李奥娜一点也不怀疑其中的正确性,因为他们熟悉那种植物纤维制造而成的纸张以及精灵游侠凯瑞本的字迹,他们又询问了葛兰留在龙火列岛上的盗贼,确认了狄伦.唐克雷没有离开王都,现在的雷霆堡由一个贪婪而短视的家伙代为管理着。

    伯德温坐在火边,浅橘色的火光照亮了他端正的面孔,他曾经在逃亡的路途中急地消瘦过,然后在龙火列岛上因为有充足的食物与不受打搅的睡眠而重新变得强壮,但就在着短短十几天里,那些聚集在他的眼角与眉间的皱纹又加深了,他的胡须伸出皮肤,在嘴唇下方形成了一个铲子的形状,然后与唇上翘起的部分连接,这个新特征让他看起来或许要比实际的岁数更大些,也更威严,令人敬畏,至少李奥娜是完全不在意这些的,无论伯德温是什么样子,她都是喜欢并且接受的。

    “他不该这么做。”伯德温说。

    “谁?”李奥娜问,随即她就想到了一个人:“狄伦?为什么不,那是高地诺曼。”

    “他是个唐克雷。”

    “应该不是了,”说真的,李奥娜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伯德温总是对他那个并无血缘关系的弟弟抱有着可笑的甜蜜幻想,即便狄伦.唐克雷从未表现出对兄长(就算只是形式上的)的喜爱与尊敬,他憎恨和嫉妒伯德温,李奥娜想,这是所有人都能看出来的。

    “我知道,”伯德温说:“狄伦可能希望过他从来没有我这个兄长,”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李奥娜看到他的眼角有晶莹的闪光,她的心一下子就柔软了下来:“摩顿.唐克雷和我说过,”伯德温说:“他知道狄伦对他有着一个孩子对父亲最深切的渴望,但他恨他的妻子,还有这个孩子,所以,虽然他知道这对狄伦很不公平,但他还是,无法接受他——就连看见他摩顿都会感到心脏被刀剑贯穿。”

    “你知道狄伦没有继承摩顿.唐克雷的血脉吧。”李奥娜轻声说。

    “曾经不知道。”伯德温说:“但现在……”他在被迫逃离诺曼王都之后才现自己过去简直就是一头蒙着眼睛绕着名字叫做雷霆堡的石磨转个不停的蠢驴,在代克瑞玛尔管理侧岛的时候,无数的情报被递交到他的手里,像是狄伦的真实身份,这样重要而又不够隐秘的事情当然也在其列,他甚至知道狄伦的生身父亲,富凯的母亲很有可能来自于格瑞纳达,两者联系起来之后他不由得毛骨悚然。

    “那你还在抱着这么……”李奥娜勉强将一个恶劣的形容词吞了下去:“抱着期望?”

    “因为我知道狄伦一直希望父亲能够为他感到骄傲,”伯德温说:“你知道吗?我曾经想过,如果狄伦真的可以证明他能够成为一个可信而又可敬的领主,我不介意回到王都,或是回到我的村庄里,和我的妻子……”

    他突然顿住了,火堆还在燃烧着,树枝噼啪作响,在失去了谈论的声音之后,周遭是那样的寂静,寂静得让李奥娜就像是被一整座高塔压住胸膛,她感到无法呼吸,在尝试了几次后终于伪装出一个悲哀的笑容:“当然,”她轻声说:“潘妮是爱着你的。”她只是受到了迷惑与引诱,几乎任何一个女性都无法拒绝的殷勤与爱意,而且她也已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李奥娜是想要这么说的,但她现自己已经给快要到极限了。

    “但你不会,对吗?”伯德温说。

    “是的,”李奥娜说,“我不会,永远也不会。”

    雷霆堡曾经的主人向她伸出了手,李奥娜走了过去,在伯德温身边坐下,男子有力的手臂环抱着她比起其他女性更为宽阔的肩膀,他们是那样的契合,就像是为了彼此而铸造出来的。

    “狄伦要成为诺曼的王了。”李奥娜低语道,她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在确认自己不会再有儿子之后,老王牵着女儿的手让她坐在黑铁王座上,带着精金冠冕,拿着权杖,告诉诺曼终有一天会是属于她的。

    “诺曼的王只能是李奥娜,也必然会是李奥娜。”伯德温说,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如同黑夜般宁静的思想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它绚丽的就像是一幅华贵的丝毯,虽然时间是那样的短暂,但伯德温还是毫不费力地辨认出这是一个幻觉,在极北之地的海水之中,他们接受了巨龙们遗留下来的考验,而他从来没有和别人提起过它,因为他觉得那太可笑了,这是不可能的——他一点也不觉得这是他内心深处最强烈的渴求,只把它当做了一个无谓而可笑的梦。

    “只会是你,”他说:“只能是你。”

    ——————————————————————————————————————————————————————

    同样的,狄伦.唐克雷即将加冕的情报也一如飞鸟般地落在了呼啸平原,落在了格什的手臂上,他倾听着,然后随手捏碎了那只长着牙齿与舌头的眼珠。

    “这是魔法用具,”瑞卡认真地指出:“损坏了可是要赔偿的。”

    “高地诺曼的王都里多的是魔法用具,”格什慷慨地说:“你可以走进去随意挑一件。”他斜斜地瞥了红袍一眼:“或是你的导师?”

    “我想我们暂时还无需考虑这个问题,陛下,”瑞卡说:“我们现在还在呼啸平原呢?距离诺曼的王都还有一段距离。”

    “不远了,”格什说,他走过去,掀开了帐篷,寒冷的风立刻从外面灌了进来——呼啸平原出产最多的辉石,作为兽人们的王(也是第一个),格什的帐篷里当然不会缺少这些奇异的矿石,他的帐篷里简直可以说是温暖如春,这一下让瑞卡不太高兴地卷了卷嘴唇,他将双手放到袖子里,跟着格什走出了帐篷。兽人的统治者有权利将帐篷搭建在最高的地方,从这里俯瞰,可以看到兽人们的“羊圈”,几天前“羊圈”里诞生了最后一批怪物的胎儿,那些奴隶,即便没有死亡也失去了最大的用处,成群的小怪物蹲在她们尚有余温的躯体上,吞噬着母亲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度长大,兽人们根本不敢接近他们,因为它们从不拒绝就在嘴边的食物,任何。

    “你们应该不会再犯上次的错误吧?”格什问:“不过我觉得那也许不是一个错误。”

    “药剂是需要经过实验和优化的,”瑞卡坦诚地道:“至少这次您的子民不会有多余的折损。”

    格什从鼻子里出讥讽的笑声,他不会为了那些愚蠢蛮横的家伙担忧,但如果,他是说,这些怪物能够如红袍们所描述的那样彻底地摧毁人类的防线和意志,而不是让后者进一步磨损兽人那柄已经不够厚重的刀子——他当然是很愿意看到这一景象的。

    他们在走过那些“羊圈”的时候被上千双眼睛注视着,那些也许不该被称之为小的怪物们一边吞吃着人类的残骸,一边饥渴地用那双如同魔鬼一般的红眼睛捕捉着鲜活的猎物留下的踪迹,如果不是有魔法禁锢和震慑着它们,无论格什和瑞卡有着怎样的身份,它们也会一拥而上将他们分而食之吧。

    “你们能够控制这些东西?”格什粗鲁地说:“我觉得什么在它们的眼中都是一块肉。”

    “我们又不需要它们有多高的智慧,”瑞卡说:“我们只是需要混乱而已。”他说:“聪明的生物有时候也不怎么讨人喜欢,它们总是会想得太多。”

    他看了格什一眼,而有着他两个近三个高度的兽人也看了他一眼:“我也这么觉得。”格什说。

    瑞卡等待了一会,而也许是因为他移开了视线的关系,一只怪物以为自己现了一个松懈到放弃了警戒的生物,它猛扑了上来,只一跃就跃过了大概三十尺的距离,撞在了透明的屏障上面,格什可以看到空气都在颤抖。

    “它们……”

    “怎么样?”

    “我不会让我的子民去放牧这些野兽的。”格什说。

    “你怎么会这么认为,”瑞卡说:“这是我们作品,当然也只有我们能够奴役它们。”

    格什记得自己在那个叫做奥什么的家伙提出这个设想之后就询问过相当关键的问题,它们会繁殖吗?有多长的寿命?如果红袍告诉他说这些怪物会繁殖,或是在死去之前会吃掉整个高地诺曼,格什觉得他还是等待得更久一些比较好。

    事实上,如果不是有着兽神卡乌奢的神谕,格什不会和这些狡诈的半人类合作,兽人非常残忍,他们不但残忍,而且还异常疯狂。

    “三十天后,”瑞卡突然说:“龙腹隘口将会迎来今年的第一场雪。”

    “兽人们都是在第一场雪降临之前进攻的,这是传统,”格什无所谓地耸耸肩:“但我觉得,今年我们或许可以不要去遵循这个传统。”

    “那可真是太好了,”瑞卡微笑道:“规则从来就是一种让人讨厌的东西,而且我觉得我们如果够快的话,还能为诺曼的新王送上一份很大的礼物呢。”

    兽人的嘴唇向上翻起,露出獠牙,这是一个极其类似于恐吓的笑容。

    胖术士咽下一瓶药水,他的喉咙疼痛得就像是有一打猫在里面磨爪子,药水流过喉咙,带来凉意与治疗,他试了试,很高兴自己已经能够如常声。

    在再次投入战斗之前,术士检查了自己的卷轴带,卷轴剩余的不多,但都是一些抄写了强大的伤害性法术的卷轴。他和自己的法师同伴汇合,而在他们身边都是一些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的施法者,牧师们的神术投掷在他们身上,让他们变得力量充沛,精神集中,并且可以抵御大部分伤害:“可以了。”一个牧师说,而后一个法术被投向外界,伪造的景象将他们遮掩起来,不至于立刻被敌人现。

    不过这只是暂时的,一旦他们被卷入到无所不在的争斗中,他们的行踪不得不暴露在危险的视线之下,依照之前的安排,几个法师一同吟唱咒语,汹涌的火焰形成了一道宽广的墙壁,将龙爪骑士与格瑞纳达的术士们阻隔在外,而胖术士和另外几个施法者则借助法术如同蜘蛛或是蜥蜴一般在城墙的外侧迅地爬行,有龙爪骑士注意到了他们,投掷而来的法术与长矛在防护法术的屏障外折断和爆裂,光芒几乎让他们无法睁开眼睛,胖术士听到身边的同伴在惨叫,他们的屏障随时可以因为受到了过多的打击而碎裂,有人坠落,也有人被抓住,胖术士拼命地往前爬去,他距离那两座巍峨的残骸已经不远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