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五百二十章 艰途(2)
    龙牙骑士们听到了山陵崩塌的声音。

    龙山邦国邀请矮人参与建造的城墙可以同时容许十二个骑士在上面并肩齐行,它的宽阔足以成为一个战场,龙山邦国的人们和格瑞纳达的龙爪骑士们形成了一个胶着的状态。单纯地就士兵和骑士们来说,守卫者完全无法与进攻一方相提并论,龙山的士兵与大多数骑士都只是凡人,但格瑞纳达的龙爪骑士几乎都有着红龙或是恶魔与魔鬼的血脉,虽然非常浅薄,但就像是克瑞玛尔曾经在碧岬堤堡无意中表现出来的那样,他们的力量要远远过前者,而且他们的坐骑不是马匹,而是有着利齿獠牙,需要仰头才能一窥全貌的恐爪龙。第一次面对这种怪物的人只要没有吓得浑身颤抖,双足软就可以被称赞为一个勇敢的人,何况还要与驾驭着这种魔怪的半魔或是龙裔作战,有着相当数量的士兵甚至不是他们的一合之敌,而他们被矛尖贯穿,被恐爪龙撕咬的时候出的凄厉叫声更是令其他人为之绝望。

    能够与这些非人们相对抗的只有泰尔与罗萨达的圣骑士,或是伊尔摩特的牧师,他们高声吟唱着所追随的神祗的名字,与兽人、巨人与龙爪骑士们作战,他们的武器上闪烁着神术带来的光,让这些凡世间的钢铁如同精金般的坚硬柔韧,它们可以粉碎恐爪龙的鳞甲,也能够劈开龙爪骑士的防护,邪恶的血脉在他们的锤子与宽剑下消亡,他们的存在让怪物和格瑞纳达人都不由自主地畏缩或是闪避。

    但凡人们也不是无事可做的,他们虽然无法突然拥有熊一般的力量或是狮虎的爪牙,但他们还有着矮人的武器与机关,在如此宽阔的城墙上,他们依托着凹凸的棱角与箭塔作战,每个角落或是转折之处都能成为他们固守的微小堡垒,除了弩箭之外,他们还有滚石,热油和石灰,在看似平整的地面下方,也时常出现一个可以从城墙的顶面一直延伸到地面的细长窖井或是布满了尖刺的陷阱,即便是最简单的,一块或是很多块会在过人类通常体重的情况下突然翘起的石砖,也会让一个兽人或是巨人摔得头昏脑涨,而他们可能就此再也爬不起来了。

    至于施法者们,龙山邦国接受中立的术士,法师和牧师们,当然,如果你是一个良善高尚的人那就更好,还有龙山的人们虽然从未出现过术士,但他们之中,有着法师与牧师天赋的孩子却要过大部分国家,他们的议会与执政官才从不吝啬这方面的投入,在龙山邦国,只要你有施法者的天赋,就不会因为缺少教导与钱财而在魔法的大门前驻足不前,只要你没有在这个关键的问题上说谎,所在城邦的议员会为你处理好所有的事情,你不必挂念父母兄弟姐妹今后的生活,也无需担心无法找寻到一个愿意接受自己的导师,更不必为了那些昂贵的施法材料、空白卷轴、宝石墨水而踌躇不前,所有的一切都由城邦负责支出,如果你可以成为一个强大如同碧岬堤堡的阿尔瓦的施法者,不但是你出生的城邦,龙山邦国的每一个城邦都会成为你的后盾。

    这让龙山城邦的施法者数量逐渐增加到一个同样会令人咋舌的地步,但这些施法者们,比起格瑞纳达的术士与法师们来说,他们又有着一个莫大的弱点,那就是不够残忍与卑鄙。

    但他们很清楚自己无法后退,他们身后是他们的父母,他们的妻子和孩子,还有同伴和朋友,胖术士已经不止一次地看到某个施法者突然闪现出晴空烈日般的光芒——在法术的列表中,有个法术可以让一个施法者产生相当于他最高上限的十倍伤害,但这种法术,除了能够毁灭他们的敌人之外,位于法术爆中心的法师也将会承担所有的伤害,无需推测,也无需施法,胖术士也知道在法术的光芒湮灭后,他认识或是不认识的法师可能连一根头也未必能够剩的下来。

    而就在他的上方,耀眼的光亮再一次占据了人们的视野,一只鹰狮身兽哀鸣着跌落下来,它侥幸还能勉强保有着一丝呼吸,但它身上的骑士与术士都已经成为了飞灰。

    只有三十尺了,胖术士对自己说,他用牙齿咬碎符文,魔法激荡着身周的空气,一个恶毒的法术因此未能生效,但随之而来的短矛却割开了他腰侧的皮肤,只差一点就把他钉在了城墙上,胖术士能够听到鹰狮身兽在唳叫,声音从微弱变得响亮,风擦过他的面颊,这是又一次俯冲而来的前兆,他抓住了一瓶药水,但一只手从后方伸过来,拿走了那只瓶子。

    胖术士吓的差点忘记了自己的法术,从高耸的城墙上掉了下去,但他很快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这张脸的主人是一个德鲁伊,“让我来对付这些家伙,”德鲁伊说:“你去完成你的工作。”

    胖术士猛地闭上眼睛,一股狂猛的风突然推开了他的身体,他能够睁开眼睛的时候,只看到一只巨大的金雕正在与一个鹰狮身兽相互纠缠着厮斗,在这对有翼生物的战斗中,鹰狮身兽身上的骑士几乎无法起到他应起的作用,就连术士数次做出手势也被无情地打断,无论如何,一个德鲁伊的智慧是不会逊色于一只野兽的,他甚至不会在术士刚刚举起双手或是吟唱出第一个音节的时候就打断他,也不会冒险等待到最后一刻,他每次都在中途,不是冲撞,就是啄咬,或是用翅膀掀起裹挟着凌乱羽毛的风,术士气恼地尖叫,但那只鹰狮身兽已经因为再三受到挑衅而了疯,骑士或许可以控制住它,但可能不是现在——而且,就在胖术士就像是阴影里的小虫那样潜入到土元素生物的双臂之下的时候,他看到那只金雕用爪子紧紧地攫住了鹰狮身兽的尾巴,后者被前者拖拽着坠落,直到狮身兽的脊背上闪过一阵微弱的光芒——他们所在的地方突然失去了大半的重力,金雕毫无防备地被高高抛起,术士的法术击中了他,但这时那只危险的小瓶子也掉了下来,恰好落在骑士与术士之间,随后,是的,如胖术士希望看到的,一场血肉飞溅的爆炸。

    另外两个龙牙骑士注意到了这里,他们驱使着自己的鹰狮身兽往此地飞来,胖术士往阴影里藏了藏,他们就在不远处掠过,没有现他,也没有找到德鲁伊,只有始终注视着他的胖术士知道,化身金雕的德鲁伊被爆炸的气浪与术士的法术推出去后,就立即降落到了地上,之后胖术士也没能找到他,不过他可能已经变成了一只鼹鼠,或是一只兔子,反正就是那种很会打洞的家伙。胖术士停顿了一下,怀疑他会不会潜入土元素生物的尸骸内,不过随即他就甩开了这个愚蠢的念头——当然不会,德鲁伊显然是知道他要完成的是那项工作。

    被派遣来的施法者还有好几位,胖术士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唯一一个到达这里的,但他随即听到了阴郁的轰鸣声,就像是从很远的地方而来的,但他知道它就在他的身边,他栖身的地方剧烈地摇晃着,石头和泥土从上空坠落,他听到有格瑞纳达人用他们的语言咒骂和尖叫,“我可不能太晚。”他对自己说,先前把他固定在土元素身躯上的法术已经快要失效了,胖术士拿出身上的符文盘,他还是第一次拿到这么漂亮的符文盘呢,纯秘银,上面镶嵌着的宝石即便被一个国王佩戴也是完全可以的。

    他的手指放在符文盘的中央,那里是一块非常易裂的祖母绿,只要一动,它就会破碎,然后符文盘中蕴藏的魔法就会喷涌而出。

    “住手!请立即住手,”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说。“术士!”

    胖术士茫然地抬起头来,他看到了一只显然要比其他鹰狮身兽更大的蠢家伙,它的胸部与腹部都披裹着秘银的链甲,而它身上的骑士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阁下或是殿下,容貌甚至称得上端正威严,看上去一点也不邪恶,倒像是信奉泰尔或是罗萨达的圣骑士,但胖术士知道他是一个个格瑞纳达人,还是一个血脉浓厚的龙裔,他的色和瞳色就是再确凿也不过的证明。

    “你知道你拿着的是什么吗?”米特寇特说。

    “一个符文盘。”胖术士老老实实地说。

    “一个可以杀死你一千次的东西。”米特寇特说,“那些人没有和你说吗?当然,这是应当的,不然你就不会把它拿在手里,又带到这个地方来。”

    “我不是很明白,大人,”胖术士傻呼呼地笑了笑,“有什么问题吗?我是说,除了你们的?”

    “他们没有告诉你,”米特寇特说:“这个符文中蕴含的魔法一旦被激,就会吞没一切,在你能够做出任何反应之前。”他的眼睛里带上了一丝怜悯:“他们想要毁掉我们的道路,但同时,他们也没有留给你哪怕一个再微小不过的机会,你会死在这里,在无数的岩石与泥土之下,就像是一个凡人。没人知道你在这里,是你做了这件事情,或许还会有人认为你逃走了,”他摇了摇头:“他们甚至可能不会收敛你的尸骨。”

    胖术士惊讶地张大了嘴:“真的吗?”

    “真的,”米特寇特说,他确实感觉到了这只符文盘中蕴含的力量,而且……“你是一个术士,”他说:“我一看你就知道了,你和我们一样是个天赋者,我们的伟大来自于血脉,生来就高人一等——所以他们才会这样对你,你应该知道,凡人们畏惧我们,憎恨我们,疏远我们,而他们的统治者不是想要利用我们就是想要杀死我们。”

    胖术士舔了舔嘴唇,“我们……我是龙山邦国的……”

    “所有的术士都应该属于格瑞纳达,”米特寇特看似自内心地说:“你也应该是,只有属于格瑞纳达,你才能得到你原本应该拥有的荣耀与地位,而不是被凡人们当做一件用过即弃的工具。”

    “可是我只是一个,不那么强大的术士。”

    “那是因为你还不是格瑞纳达的孩子。”

    “好吧……”胖术士小心翼翼地说:“那么我改怎么做?”

    “先把手指从那个符文盘上移开,”米特寇特说:“它很危险,很危险,只要注入一点魔力就能毁掉一百尺以内的所有东西。”

    “喔喔,”胖术士说:“我没想到它有那么厉害,”他低头看着符文盘,然后抬头,让米特寇特看到他惊恐又迷惑的神色,“但这是这么?阁下,”他慌乱地说:“我好像不能动了。”

    米特寇特向前倾了倾身体,就在这一瞬间,一阵针刺般的细微疼痛从他的脊背涌起,而在这之前,他的坐骑格里芬已经猛地展开了翅膀——胖术士看着他微笑了,“一百尺,”他说,“希望如此。”而就在这句话还未结束之前,他的身体,以及周围的一切都爆裂了,岩石与泥土如米特寇特所说的那样倾泻而下,格里芬嘶叫着,但还是被一块岩石击中了翅膀,它翻转着掉落,而它的主人丢出一块符文,这块符文将它们保护了起来,但周围顿时陷入黑暗,他们被埋葬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