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五百二十五章 悼亡(2)两更合一
    龙腹隘口在摩顿和伯德温的时代,每到深秋时分,都会有士兵被派出去拔除城墙下五十尺以内的草木,然后那些已经被风和阳光干燥的茅草会被点燃,火势迅蔓延,从隘口的这一端一直燃烧到隘口之外的地方,有时候它们会燃烧很多天,直到气温降低,霜雪覆盖了地面,有时候它们熄灭的很快,而城墙上的法师们会通报这个令他们警惕起来的情况——因为茅草如果在一到两天以内熄灭的话,只能说它碰触到了兽人的部落边缘——兽人们在驻扎的时候,他们的牲畜和奴隶会吃光周边的茅草,还有的就是部落的祭司如果现火焰正在靠近,那么他们也会祈求兽人之神卡乌奢降下神术,或许只是一阵黏稠的,带着恶臭的雨水,就能保证他们的部落不受火焰与黑烟的侵扰。

    但在狄伦掌控这里的时候,敢于提起伯德温与摩顿的人都死了或是被驱逐了,还有一些,虽然也提起过焚烧隘口的事情,但因为那时候狄伦正忙于设置法阵,他也只是一听就放下了,提出建议的法师不知道狄伦是否知道这是前两任领地的主人积累下的经验,出于胆怯,他们也就极其明智地选择了缄口不言——既然他们没有离开雷霆堡,并且愿意为新的领主效力,就表明他们不会是个天真的耿直之人。后来兽人们的攻袭果然如期而至,让他们安心的是,狄伦的魔法与阵图确实如众人所期望的那样无懈可击,兽人们甚至无法接触到城墙和士兵,只能在透明的屏障外龇牙咧嘴的喊叫敲打,但架设在三重城墙上的投石器与长矛、箭矢乃至火球、雷电与冰冻却能对兽人们造成难以挽回的伤害。

    兽人们的血浸透了隘口的土地,士兵们将那些丑陋狰狞的尸体就地烧毁,骨头与肉的灰烬被风卷撒在茅草之中,第二年的六月,这些茅草就生长到了人类的腰部,到了十月,这些茅草几乎有人类的胸部那么高,又如同雨丝一般的密集,它们互相扶持着,商队在里面行走的时候,就像是在劈开碧绿色的波浪,这里刚刚走过,后方就消弭得一丝痕迹不留。到了霜冻的天气,它们的色泽转为亚麻色与郁金色,上方覆盖着厚重的霜盖,白昼的时候,霜盖融化,沿着草茎流向大地,到了夜晚,这些湿润的茎干就冻结起来。

    这样冻结之后的茅草,让士兵们更不愿意去处理它们了,它们不但会划开衣服,也会连带着划开衣服里的皮肤。现在,在雷霆堡,士兵们不再是令人尊敬与羡慕的对象,法师才是,所有的资源都在无限制地向他们倾斜——不过士兵们认为,更多的可能是因为雷霆堡的代理领主总是在不择手段的中饱私囊,不管怎么说,那些高傲的法师们,要士兵们的亚麻布、木底靴、武器与器械的配件,麦酒或是面包,以及一两个银币有什么用呢?他们根本就连看一眼都不屑。

    但这些对于士兵们是很重要的,他们没有了亚麻布和木底靴,当然会更在意原有的一身,所以没有士兵愿意去做伯德温还在的时候每年都要加固与重建的各种工事;没有了新的配件,他们就理所当然地不再去关心那些弓弩、投石器与长矛,反正魔法已经取代了它们;没有麦酒和面包,他们就想方设法地降低本身的消耗,像是以往被抓到就会被处于鞭笞二十下到五十下,严重的时候甚至会被处死的事情,譬如就像刚才士兵的同伴提议的,到一个避风的地方去睡一会,也成为了随时都会生的小事情,即便骑士和队长看到了也只会木然地转过头去,何必呢,谁都知道,他们之所以还在,纯粹是因为城墙上没有士兵和骑士太难看了。

    而就在这些茅草下面,是终于被释放出来的怪物们,它们是红袍与魔鬼的创造,有着人类与兽人的血,吃着自己母亲的血和肉成长,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它们的数量已经能够和兽人的士兵们等同,而自从最后一批女****隶死去之后,它们的监管就从兽人换成了术士与法师,不然它们随时可以从高高的栅栏中跳出来,随便抓住任何一个活的生物撕咬吞吃,在祭司,当然,在格什的示意下,选定了进攻的一天后,就连兽人们都放下了紧绷的肩膀,要知道,虽然他们很小心,但还是有一个“羊圈”的怪物逃了出来,大约还不到一个手指的数量,就毁掉了五十只帐篷,无论是兽人战士还是奴隶,都成了它们的口中美餐,连一根骨头都没留下。

    而且它们还有着人类的智慧,或说比人类更狡猾,兼具野兽的本能,没有人教导过它们应该怎么做,但它们一出生就学会了安静,伏下身体,不要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它们虽然挤挤挨挨,但只有同伴业已重伤或是死亡的情况下才会吞噬同类,也不会一只只地仅仅专注于一个猎物,在猎物众多的情况下,它们会将现有的,温热的,能够动作的,有血有肉的东西咬死,然后才来慢慢分吃——那五十个帐篷之所以会损失的这样快,这样平静正是因为如此,而现在,它们被法师与术士们驱赶着,冲入隘口,也没有愚蠢地站立起来,四处张望或是做出其他会引起猎物警觉的事情,或者说,它们一直弯曲着腰背,一见到茅草就立刻钻了进去,将自己隐藏起来——在黑暗的地方,它们和兽人那样可以看见,但它们已经不需要眼睛了,它们有着如同鬣狗秃鹫一般敏锐的嗅觉,它们知道,在厚重的石砖后面,有着它们最喜欢的食物。

    心不在焉的士兵是第一个察觉到不对的,因为茅草虽然遮掩着一切异样,但那种不同于风引起的涟漪还是让他睁大了眼睛,在城墙投下阴影的地方,涟漪消失了,他站在那儿,从垛口上探出身体,四处搜寻着。

    他的同伴,也是他妻子的兄长,突然出了一声惶恐的叫喊,而就在士兵没能反应过来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他被用力抓着脖子,连带着身后的人一起倒下,而就在他的上方,被火把的光亮照到的地方,一个怪物正匍匐在空中——不,他确定没有弄错地点,就是悬浮在空中,就像是一只蜥蜴趴伏在玻璃顶上,魔法的屏障将它阻隔在外。

    他身后的人猛烈地喘息着,然后,士兵听到他笑了起来,虽然笑声里仍然带着恐惧导致的颤抖,但无论如何,那的确是个笑声:“太……棒了……”士兵听出那是他们队长的声音,“太好……了,我说,”队长的手碰触到了士兵的后颈,士兵这才现他的手指冰冷的就像是个死人:“太……妙了,”队长继续说道:“这就是……魔法,对不对?”

    “对。”士兵敬畏地说。

    像这样的骚动遍及了整个三重城墙,预先架设的火把被一个连着一个地点亮,城墙上顿时亮如白昼,而人们看到的是就像是围绕着一滴蜜糖的蚂蚁一般的怪物,它们趴伏在透明的屏障上面,两只,或是三只,也有可能是八只的眼睛咕噜噜地转动着观察着下方的情况,它们与人类的距离是那样的近,近到就像是一只只可笑的标本,人类可以清楚地看到它们的每一寸外表与构造——这些怪物的躯体像是人,但它们的头部却像是从嘴部开始被拉长的鸟或是鳄鱼,更应该被称之为长吻的地方一张开就是满口的獠牙,鲑鱼红色的舌头可以卷曲起来藏在鼻骨里,也能像是长矛那样地弹出,它们的手臂和腿部很难分清,手指与脚趾的数量也有不同,唯一相同的地方就在于它们都有着弯曲的利爪,这些利爪在屏障上抓挠着,想要破坏它们,但没有,是的,一丝伤痕都没有。

    法师们的学徒在城墙上飞奔着,几个法师与术士很快出现了,对于凡人们的惊恐与不安他们报以极端的轻蔑与嘲弄:“我看不出有什么问题,阁下,”一个术士对身边的另一个术士说:“您呢?”

    “我同样找不出为什么我们要在这里的理由,虽然他们的描述就像是城墙已经倒塌,而成千上万的怪物已经充填了整个雷霆堡似的。”

    “一百个对不起,”骑士说:“但是……这些东西……”

    “只是一些畸形儿罢了,”一个术士说:“我为狄伦殿下,以及将来的新王陛下感到万分担忧,他的骑士竟然胆小到连根本碰不到他的东西也要如此在意,要知道,淑女们也要等到老鼠爬上裙子的时候才会尖叫呢。”

    他的羞辱让骑士面色白,他还是狄伦的骑士,而不是摩顿或是伯德温的,但施法者的地位在雷霆堡是不容动摇的,他也只有恭敬地低下头去,喃喃着一些抱歉的词语。

    “好啦,”一个法师说:“我们要原谅这些凡人。”他说:“我去中心塔看看。”后一句他是用寂语说的,骑士看不懂,但施法者们都能明白。

    我觉得没必要,先前嘲讽了骑士的术士也一样用寂语说。

    但它们实在是太难看了,法师说,我觉得看到这些东西,我明天的早餐都可以省略了。术士抬头看了一眼,他必须承认,这些东西是不太好看,除了扭曲的躯体与面容之外,它们的皮肤是深鲜肉色的,光溜溜没有毛,只有疮包与稀疏的鳞片,在紧贴着屏障的地方还有着如同蛞蝓的半透明黏液,还有一些众所周知的裂缝与凸起,即便是术士,也必须承认它们实在是有碍观瞻,如果就这么放着,不但是早餐,就连午餐和晚餐或许也可以删减了。

    随你,他用寂语说,那么,就交给你了?

    好吧,交给我了,法师不在意地说,反正他也只是去提醒一声罢了。

    雷霆堡的人们并不知道中心塔在哪里,在重建这个城市的过程中,阶级被更为严格地区分了,商人与平民们根本无法接近施法者们所在的地方,而中心塔,虽然有着这么一个称呼,但它并未伸向天空与阳光,而是深深地嵌入了北地寒冷的大地,有数以千计的奴隶死在了这一工程下,但相对的,这是一座奇迹般的建筑,它就像是白蚁的巢穴那样由一根主干分出无数枝丫,有些相互连通,有些则不,而主根的末端,也是最深的地方,是一个宽大的房间,每天都有八名术士与法师监管着整张阵图——阵图就像是一个隐形的正方体,将三重城墙与雷霆堡笼罩在它的威力之下,而这些施法者们所对应的就是这个正方体的八个点,在他们围绕着的圆桌前,是一张巨大的魔鬼皮纸,雷霆堡所有的建筑和道路都毫无遗漏地矗立或是伸展在蠕动的骨白色纸张上,从中心塔散出去的赤红线条扩散到四面八方,就像刺刀藤的根系那样不放过任何一个微小的地方,而在线条上,有着八个明亮的光点,那是阵图的关键——符文盘。

    施法者所要关注的就是这八个光点,它们是这个正方体的“角”,一旦被触动或是被攻击光点就会闪烁起来,这个时候,他们只要移动光点,就能改变符文盘的位置,免得阵法被人摧毁——需要注意的不过是一个光点如果移动了,另外七个光点也要随之移动到相应的位置,不然阵法仍然会被减弱甚至消失——当然,这样的即时计算对法师们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

    不要说凡人,即便是没有资格碰触到这个秘密的施法者们也是无法进入到中心塔中的,但这位法师除了保有着那么一点属于人类的情感之外,也同样强大并且值得信任——他为狄伦的商会效力已经有二十年了,他甚至没有进入到那个房间里,只是简单地传送了一个讯息。而就在下一刻,城墙上的士兵与骑士们惊奇地睁大了眼睛,那些即便插满了箭矢,或是被火把灼烤看上去也依旧是活蹦乱跳的怪物们突然出了一声凄厉的唳叫,就坠落到了黑暗里,屏障微微地闪烁了一下之后,就连血迹与黏液都被清除干净了。

    人们充满喜悦地欢呼起来,法师听到有人在喊着“狄伦王万岁!”他不由得轻微地摇了摇头,显然,先是兽人,然后是怪物……不过他也觉得,像是摩顿与伯德温曾经能够做到的事情,狄伦殿下也应该能够做到。

    一个术士与他擦身而过,他瞥了一眼,认出这个术士是瑞卡,一个红的年轻人,可能是个龙裔,他和狄伦殿下有着同一个导师——也是法师轮值时的同伴,是个宽容又诙谐的人,但现在还不是他们轮值的时候。

    “如果你是要他们做些什么的话,”法师说:“我已经说过了。”

    “哦,”瑞卡说:“但我觉得你和我说的应该不是一件事情。”他盯着法师,法师突然觉得脊背寒,出于一个施法者应有的谨慎,他的大拇指按住了另一只手中指上的戒指,这是个符文戒指,只要宝石一碎裂,一个法术就能将他完整地保护起来,但他突然僵硬了,就连一根丝也无法动弹,而双毒蛇阿莫尼斯得意地嘶叫着,从法师的长袍下溜了出来——小魔鬼的毒液可以让人类立刻死亡或是陷入麻痹状态,阿莫尼斯是可以咬死这个法师的,但瑞卡不允许它夺走自己的乐趣——至少外表极其年轻的施法者露出了一个微笑,法师这才现他在微笑的时候还有着一个酒涡,酒涡被很多人称之为盛装蜜糖的小碗,但瑞卡盛装的无疑都是最为烈性的毒药。

    “看来你知道我要做什么了。”瑞卡说,“不要着急,我会把你的灵魂装在宝石里,你可以看到这里将会生些什么——我保证那将是一个极其绚丽盛大的景象。”

    他将手放在法师的脖子上,在他目眦欲裂的可笑表情里拧断了自己的脖子,他可要比法师警惕多了。(未完待续。)